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等田氏离去了,老夫人才对甄妙道:“大郎媳妇,你看,无论是行军打仗还是这后宅争斗,有的时候道理是相通的。不能一味的进攻,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儿是划不来的。有的时候你觉得自己赢了,其实却是输的更狠了,有的时候退一步,是为了赢得更漂亮。”

    甄妙用崇拜的小眼神看着老夫人。

    这老太太是个人才啊,谁说镇国公老夫人不精于后院打理的,人家平时只是懒得杀鸡用牛刀。

    见孙媳妇乖巧又听话,老夫人气顺了些,意味深长地道:“大郎媳妇,你和大郎都还年轻,要说起来,正是积累感情的好时候。夫妻相处,总是在不经意间就渐行渐远了,待想回头,却是不能了。所谓至亲至疏夫妻,就是这个道理。”

    甄妙听了这话,若有所思。

    她是想和世子好好过日子的,可却没想过爱不爱的问题。

    这样固然受到的伤害最小,可是不是,也会有另一种遗憾呢?

    但话又说回来,情爱这么玄妙的东西,也不是说自己想交付就能交付的,前一世她就没对任何男孩子产生过异样的感觉,到现在,因为有了太多的干扰,就更不清楚对世子到底是什么感觉了。

    甄妙头一次觉得心有些乱了,回了清风堂,就有些茫然的坐在贵妃榻上出神。

    紫苏见状对绛珠使了个眼色,绛珠会意,扭头把锦言提进来了。

    锦言是养熟了的,出了笼子就飞落到甄妙跟前,张口喊了句“美人儿”。

    甄妙对这爱调戏人的八哥也是见怪不怪了,接过绛珠递过来的鸟食喂锦言,笑着逗道:“少侠啊,你不知道。今儿咱们府上,可来了一位真正的美人儿呢,可惜啊,你是没机会见了。”

    锦言用嘴巴捋捋羽毛,头来回晃动,一双小眼尤为出神,说到底只是一只八哥,又哪能真懂得人言呢?

    满屋子的丫鬟却好奇了。

    甄妙向来对下人们和善,百灵就大着胆子问道:“大奶奶,那位真的是位绝色美人吗?”

    罗二老爷带回个外室。那外室没被发卖还送到馨园的事儿早传遍了。

    清风堂地位本就特殊,随着罗天珵官场上得意,就更没有人敢怠慢了,就是不主动打听,一些无关紧要的消息也会有人主动说起。

    “确实是极美的。”甄妙回想着那惊鸿一瞥,感叹道。

    随后环视一圈,叮嘱道:“那是二房那边的人,你们平日能见着的机会不多,总之以后就算见了。也离的远远的,人美是非多。”

    几个丫鬟互视一眼,忍笑称是。

    心道大奶奶说这话,却是忘了自己什么模样了。不过一个通房,自然是不能和她家大奶奶比的。

    满屋子水灵灵的丫鬟说笑打趣,甄妙心情就舒畅起来。

    还没见到人,雀儿欢快的声音就传进来:“大奶奶。世子今日给您送来一只好漂亮的猫。”

    百灵就啐道:“这个雀儿,越来越跳脱了。”

    雀儿已经挑帘子进来,笑嘻嘻道:“百灵姐姐又骂我了。大奶奶您看。婢子说的有错没?”

    没等甄妙说什么,几个丫鬟已经围了上去。

    雀儿怀中抱着一只半大的猫,纯白的毛又密又长,看着就暖和,最特别是一双眼睛,竟然一只是纯蓝色,一只是琥珀色的。

    饶是沉稳的紫苏和白芍两个丫鬟,都忍不住多看了好几眼。

    雀儿抱着白猫走了过去:“大奶奶,这猫是不是太漂亮了,听罗豹大哥说,这猫是漂洋过海来的呢,世子费了不少心思才寻来的。”

    她说着就把白猫递过去。

    自从被老建安伯强行塞了一只八哥来养,甄妙倒是多了不少乐趣,见了这在大周难得的波斯猫,自然是挺稀罕的,就伸了手去接。

    谁知这时就听扑腾一声,在她身边的锦言就扑了过去,两只爪子揪着长长的猫毛厮打起来。

    这番变故太过突然,雀儿尖叫一声松了手。

    一猫一鸟就掉到地上,一时之间鸟毛和猫毛乱飞,鸟叫和猫叫齐鸣,还夹杂着锦言不知从哪学来的骂街声,一猫一鸟,打得那个热闹。

    甄妙最先回神,环视一圈。

    很好,小伙伴们果然都惊呆了。

    触及到甄妙的眼神,众人这才反应过来。

    雀儿离得最近,冲过去就要把它们分开,甄妙连忙喝止:“别乱动,被抓伤了就不好了!”

    不说可能存在的狂犬病了,就是破伤风,在这个时代也是要命啊。

    雀儿愣在那里进退不得。

    这时一猫一鸟胜负已经见了分晓,锦言骑在白猫身上,得意的叫着。

    趁着这个机会,绛珠轻手轻脚走过去,沉稳而迅速的伸手抓住了锦言的翅膀,把它提了起来。

    锦言不甘心,又伸了爪子挠了白猫的背一下。

    白猫也是个聪明的,见锦言翅膀被束缚住了,一改刚才可怜的模样,跳起来张口就咬住了锦言的一只腿。

    绛珠只觉陡然一沉,下意识的松开了手。

    锦言尖叫着反击。

    白猫撒腿就往外跑。

    一鸟一猫,一边厮打一边叽里咕噜滚出去了。

    甄妙抚了抚额头,总觉得以后日子要热闹了。

    她预感的一点不错,接下来几日只要锦言和那只被取名“白雪”的猫一见面,就开始互掐,都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了。

    甄妙明显发现她院子里的丫鬟身手都利落许多,相应地,吃饭时也得多盛半碗。

    又经历了一番鸡飞狗跳后,甄妙咬着牙道:“眼瞅着要过小年了,去前院打听一下,世子什么时候回来。”

    她保证不找他算账!

    那边罗天珵听罗豹道明了来意,嘴角就忍不住翘了起来,果然女人都喜欢猫啊鸟啊的。

    “大奶奶收到猫,是什么反应?”

    “这个属下倒是不知道,不过当时雀儿姑娘是欢天喜地的抱进去的。属下想。大奶奶定然也是欢喜的,不然属下替您送了这么多次礼物,就这次大奶奶主动派人问起您的归期呢。”

    罗天珵顿时露出了笑意:“走,今日回府。”

    二人骑了马往国公府赶,路上罗豹期期艾艾半天,终于忍不住说了:“世子,属下……属下想向您讨个情。”

    “说吧。”罗天珵心情不错,嘴角噙着笑意。

    罗豹脸就涨红了。

    罗天珵挑挑眉:“什么事,这么难以启齿?”

    “属下——”

    等了半天没动静,罗天珵脸一沉:“大男人婆婆妈妈的。再不开口,你就不用说了。”

    这下罗豹急了,眼一闭豁出去道:“属下看中了大奶奶……大奶奶——”

    话还没说完,就被罗天珵一脚从马上踹下去了。

    罗豹嗷的一声惨叫,不顾路上来往的人异样的目光,捂着肚子又翻身上马,顶着主子杀人的眼神委屈道:“世子,属下看中了大奶奶身边的姐姐,就算您不答应。也别这样啊。”

    “大奶奶身边的姐姐?”罗天珵摸摸鼻子。

    罗豹能成为罗天珵的私卫,绝不是蠢的,见对方尴尬的表情就想明白了这无妄之灾是怎么来的,不由一脸呆滞。

    世子。世子这醋劲未免太大了吧。

    再说,他老人家到底在想什么啊,他要是对大奶奶有什么想法,能直说吗?

    呸呸。打死他也不会有想法!

    不行,他有点乱。

    罗豹扶着额头。

    罗天珵知道自己反应过激了,态度就软和了些:“怎么了?”

    “属下肚子疼!”

    罗天珵看着扶着额头的罗豹。不由大笑:“还好,你没说屁股疼!”

    罗豹火速把手放下,欲哭无泪。

    世子,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

    “你看中了哪一个,雀儿吗?”

    罗豹忙摇头,这下子再也不敢因为羞涩而结巴了:“不,不,属下倾慕的是紫苏姑娘。”

    “紫苏?”罗天珵想了想,甄妙身边是有个话不多的紫衣丫头,年纪似乎不小了。

    再看看罗豹二十出头的年岁,两人要真的成了,倒是般配。

    “世子?”罗豹一脸紧张地看着罗天珵。

    “等回去,我和大奶奶提一声。不过紫苏是大奶奶身边的一等丫鬟,或许另有打算也不一定。”

    “另有打算?”罗豹望着罗天珵的眼神都不对了。

    糟了,他怎么忘了,那些贵女们的陪嫁丫鬟,许多都是当作通房准备的啊。

    世子踹的他不冤啊!

    “你那是什么眼神?”罗天珵看着来气,“我说的另有打算,是大奶奶可能把得力的丫鬟配给陪房的管事之类的,别给我想些有的没的!”

    罗豹顿时心花怒放,傻笑道:“大奶奶已经相看过属下了。”

    “嗯?”罗天珵觉得,他又想踹人了。

    罗豹忙把那日的事说了。

    罗天珵心里有了谱,提醒道:“罗豹,你求娶别人我不管。如果求娶大奶奶身边的人,要是将来欺负了人家,让我在大奶奶面前不好看,我可是会要你也不好看的。就是这样,你还要求娶吗?你可想清楚了再说。”

    “不用想了,属下若是能有这个福气,定会好好对待紫苏姑娘的。若是将来哪里做的不好,任由世子责罚。”

    罗天珵满意的点了点头,回府后,去老夫人那请了安直奔清风堂去了。(未完待续。。)

    ps:最近大家讨论四叔很激烈。说实话,放在古代那种环境中,我觉得四叔还是不错的了。有的童鞋抓着四叔虽然失忆但也应该知道自己可能娶妻这点不放,我想说,他就是知道又怎么样呢,古人对恩义的看重,绝对不是今人能够理解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绝不是说说而已。如果站在男人女人的角度看问题,我们都是女读者,当然会觉得他占了便宜,可事实上,面对挟恩图报,他但凡有点良心,也很难拒绝的。亲们应该知道,为了报恩,古时候恩人孩子有难了,把自己孩子代替去死的都不少吧,放在现代能理解吗?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