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娘——”罗知雅骇了一跳,提着裙角避开了四溅的碎片走了进来。

    “元娘,没伤着你吧?”田氏见进来的是女儿,也有些后悔,忙拉着罗知雅坐下,上下打量着。

    见女儿只是裙角染上了茶渍,松了口气:“也快过年了,回头娘请锦绣坊的师傅来给你裁衣裳。”

    在府里,罗知雅日常穿的都是半新不旧的衣裳,自然没有什么心疼的,闻言就笑了笑道:“多谢娘了。”

    看着笑容浅浅的女儿,田氏心里越发难受。

    国子监才放了假,二郎和三郎却整日见不到人,五郎不知怎么,近日倒是喜欢往玉园跑了。

    三娘是庶女不提,也就是元娘最贴心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贴心的女儿,等转了年,就要远嫁到蛮尾去了,终生不得见。

    想到这里,田氏越发难受。

    这日子,可真是没法过了!

    见田氏脸色难看,罗知雅扶住了她的手臂:“娘,他又往西跨院去了?”

    田氏下意识皱眉:“元娘,那是你父亲,一口一个‘他’的,传出去让人笑话。”

    “他算什么父亲?”罗知雅眸子中流露出恨意,只是很快就一闪而逝,冷笑道,“在他心里,可曾想过我这个远嫁的女儿半分?恐怕他的心思都放在那狐狸精身上了吧!”

    一次又一次的绝望伤心,罗知雅再没了以往的温婉模样,眼神多了些寻常闺秀没有的戾气。

    听女儿提起这个,田氏也是气得心口抽筋。

    自打那祸水进了门,老爷真是一点脸面都不给她留了,夜夜宿在那边也就罢了,就是白天还管不住自己的腿往那边跑!

    她现在别说出门,就是去老夫人那请安。这一路走过去,都觉得那些下人们在看她的笑话!

    “娘,祖母也不管吗?”

    田氏恨恨地道:“你祖母那意思,还说我自作自受呢!”

    哼,那老太婆未免太偏心,她纵然是有冲动的地方,可做长辈的就真的不管了吗?老四的妾室进了门,那还是对老四有救命之恩且生了儿子的呢,怎么就当时给了那胡姨娘一个下马威呢?轮到她这里了,就撒手不管了!

    田氏想着气不顺。可当日老夫人说的那番话,到底是入耳了几分。

    田嬷嬷也劝过她,说老夫人说的话有道理,那狐狸精姿色太过出众,强行压着反倒不美,还不如任由老爷玩腻了再说。

    她心里明白这个理儿,可眼看着以往只要回了府,通房那里都鲜少去的爷们日日不离西跨院,心就像刀割似的难受。

    到现在。田氏真的有几分后悔了。

    早知如此,还不如别弄到眼底下,拿刀戳她心窝子。

    依老夫人的行事,要是养在外面有了孩子。国公府定是不认的。

    “娘,那您呢,就任由一个通房压在您头上?”罗知雅不明白管了十几年家,府上下人都上赶着往跟前凑的母亲怎么连一个通房都拿捏不住了。

    田氏叹口气:“马上就过年了。难道还闹出什么笑话不成?过些日子再说吧。”

    到了这时候,她是越发觉得自己有些冲动了。

    老太婆有一句话还是说的不错的。

    哪怕同一件事,也要审时度势。不能一味的用同一种法子处理。

    要是西跨院那位是淑娘,她不动声色的就能捏死她。

    有了淑娘进府在先,老爷还有脸再弄一房外室进府供着不成?

    可偏偏她闹脾气把淑娘卖了,这嫣娘再进府,恐怕就是老夫人还替她处置了,京城里那些人也要说她善妒不容人。

    罗知雅听了田氏这话,却觉得是母亲示弱了。

    她咬了咬牙,也没有再多提,陪着田氏说了一会儿话就走了。

    等回了自己院子,就吩咐随身丫鬟道:“去留意着点儿,老爷什么时候出门,速速回来禀告。”

    还未到晌午,那丫鬟就悄声道:“大姑娘,老爷派了人跟夫人说,出门访友去了。”

    罗知雅腾地站了起来,冷笑道:“访的好!”

    环视一圈屋内的丫鬟婆子,指了四人道:“你们随我去西跨院!“

    “大姑娘!”贴身丫鬟脸色发白。

    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觑。

    罗知雅抿了抿唇,冷声道:“我知道你们都是府上下人,跟着我去为难,不过丑话说在前面,不跟着我去不打紧,要是谁走漏了风声,可别怪我不容情了!”

    说完看向那四人道:“你们都是宫里赏下来的宫娥嬷嬷,转年就要随我去蛮尾了,若是认我是你们唯一的主子,就随我走,若是不去,那我自会寻了机会请示皇后娘娘,使唤不动的下人,我是不敢要的。”

    罗知雅远嫁蛮尾虽不像初霞郡主那么重要,可也不算无足轻重了。

    毕竟蛮尾大王子和二王子兄弟情深,二王子在蛮尾也有不小的影响力,罗知雅出嫁前,定会有机会进宫聆听教诲的。

    撂下这话,罗知雅转身就走。

    那四个宫娥嬷嬷对视一眼,还是一个满脸横肉的嬷嬷最先下了决定,跟上罗知雅前还拐进了耳房抄了一根烧火棍。

    另一个嬷嬷见状跟着效仿。

    两个宫娥年轻面嫩,倒是没有拿家伙。

    罗知雅回眸一看,笑了笑就加快了脚步。

    她必须在母亲知道之前闹个痛快,省得到时候母亲为难!

    嫣娘虽只是个通房,却是被千疼万宠的,不但有个贴身丫鬟伺候着,还有两个婆子做事。

    整个西跨院收拾的很利落,两个婆子正坐在门口磕牙。

    “啧啧,我在府里有年头了,也是看着二老爷由玉树临风的少年郎到如今这个年纪的,可就是二老爷年轻时,都没见对哪个女人这么疼爱过。”

    “可不是吗,二老爷对这位,可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这还是没生小主子呢,要是等生了小主子,一个妾肯定是跑不了的。”

    那最先说话的婆子,却意味深长的笑了。

    生小主子?

    呵呵,自打这位进门那日起,她就得了吩咐了,那些补身子的汤水里,可没少掺了避子的药物。

    二老爷特意避开二夫人挑了她们两个婆子,却不知道她是老夫人的人呢。

    别看她老婆子是个下人。连大字也不识一个,却万分理解老夫人的做法。

    祖母辈的,哪有不想看着多子多孙的,可谁都能生,就这位可不能。

    就这祸水的模样,要真再生出个小主子来,那可真是容易惹大祸了。

    她心里明白这位怕是永远生不出了,嘴上还是应和那婆子的:“说的是呢,小儿子大孙子。这位要真生了儿子,老爷还不定多疼爱呢。”

    正说着就见罗知雅气势汹汹而来,两个婆子不由愣住。

    愣神的功夫,罗知雅已经到了眼前。笑吟吟道:“嫣娘可在里面?”

    “在呢。”先前说话的婆子回道。

    “呵,我们进去。”罗知雅绕过两个婆子往里走。

    另一个婆子慌了,忙拦着道:“大姑娘,您这是——”

    “放肆!我去看看嫣娘。也是你能拦的?”罗知雅厉声问道。

    那婆子姓李,见罗知雅声色俱厉的模样,当下有些不敢动了。

    田氏可是管了十几年的家。这位又是国公府嫡出的大姑娘,要说在下人们面前没有一点威信,也是不能的。

    罗知雅领着人就进去了。

    先说话的那位婆子姓孙,她再想拦着,却被跟着罗知雅的一个嬷嬷推到了一边。

    这么大的动静,惊着了屋里的人,一个小丫鬟出现在屋门口,嗔道:“乱吵什么,打扰姨娘歇着了。”

    见到是罗知雅,当下吓了一跳,有些结巴地道:“大,大姑娘。”

    罗知雅冷笑一声:“姨娘,我怎么不知道二房还有一位姨娘?”

    那丫鬟吓傻了。

    嫣娘没有名分,通房其实比寻常大丫鬟身份高不了多少,可她们伺候嫣娘的,这些日子看着二老爷对她的百般宠爱,心里都是有数的,为了讨好,提起来就直接喊姨娘了,不然总不能直呼其名吧。

    罗知雅绕过小丫鬟,走了进去。

    一个青衣女子站在外间,冲着她盈盈一礼:“见过大姑娘。”

    她低眉垂首,语气谦卑,动作恭敬,背脊却挺得笔直,就像一株长在悬崖上怒放的梅,又在有了梅的风骨时更多了几分妖娆。

    那妖娆,就连还是少女的罗知雅见了,都像着了魔,忍不住多看几眼。

    不过她很快回了神,没等嫣娘再开口,就手一挥:“给我砸!”

    父亲可真是会疼人,这屋子里的摆设,竟然不比她那里差了。

    不,就是那个窗台上摆着的梅瓶,曾在父亲书房摆着的,她有一次见了喜欢,父亲都没主动开口赏了她。

    这个女人,美的邪门,她要不在出阁前替母亲出口气,以后是没机会了。反正,有那声“姨娘”在,今日也算师出有名了!

    乒乒乓乓一阵乱响,室内一片狼藉。

    嫣娘只是抿唇站着,一言不发。

    田氏那边听到动静带人赶了过来:“快住手!”

    本来就砸的差不多了,罗知雅喊了停,瞥嫣娘一眼,对田氏道:“娘,您怎么来了?”

    “你这丫头,真是胡闹,等你父亲来了定会狠狠责罚你的。走,随娘去找老夫人请罪去。”

    田氏安抚了嫣娘几句,又吩咐人把西跨院收拾好,领着罗知雅往怡安堂去了。(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