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老夫人看着跪在堂中的罗大姑娘,捂了捂心口问田氏:“元娘把嫣娘屋子砸了?”

    甄妙本来做了些小点心给老夫人送来,正陪她说着话,现在留也不是走也不是,最终一想,反正这情景她就是个打酱油的,想来也无人关注,就悄悄往后挪了挪,顺着老夫人的目光看向跪着的罗知雅。

    罗知雅听了老夫人的问话,紧抿着唇一声不吭,面上没有寻常闺秀惹怒了长辈后的忐忑,反而有种解气的畅快。

    “都是儿媳的错……”田氏忙揽到自己身上。

    老夫人继续问:“没伤着嫣娘吧?”

    “没有,元娘向来知书达理,这次实在是为了儿媳才砸了东西,并没有动嫣娘。老夫人,都是儿媳的不是——”

    听到没伤着嫣娘,老夫人眼神闪了闪。

    甄妙看的嘴角一抽。

    老夫人,听到砸的是物件不是嫣娘,您眼底那抹飞快闪过的遗憾是什么情况?

    老夫人已经恢复了如常的面色,淡淡道:“大家闺秀,动辄打砸东西像个什么话?那些物件,难道不是拿银子买来的,是大风刮来的?再者说,一个物件也不懂得惹人生气,你就是砸碎了,浪费的也是自个儿的力气。”

    罗知雅被老夫人一通话说的满面通红,只觉一口闷气上不来下不去的卡在胸口里,堵得她生疼。

    老夫人似乎有些失望,对田氏道:“田氏,元娘转年就要出阁了,二郎和三郎的婚事也要早些定下来,你以后多把心思放在管教儿女上,才是以后的福分。”

    “是,儿媳知道了。”田氏倒是有些稀奇女儿做出那番出格的举动,老夫人居然只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了。心里倒是生出几分可惜。

    早知道元娘要是收拾了那小贱人,说不准老夫人也不会追究呢。

    想到这里,田氏一个激灵,差点狠拍大腿。

    对啊,当时怎么只顾着砸东西,没给那小贱人一个教训呢!

    元娘现在这特殊身份,就是老爷,也不敢碰她一个手指头的,她怎么没想到呢!

    想也知道这是一锤子的买卖,元娘头一次去找了那小贱人的麻烦。虽说出去不大好听,可到底是对母亲的孝心,但要是再有第二次,就会给人造成粗鲁野蛮的印象了,连她也会有个管教不力的罪名。

    一时之间,田氏悔得肠子都青了。

    见田氏变了脸色,老夫人知道她回过味儿来了,不由暗叹一声。

    田氏出身不高,平日虽一副稳重和善的样子。可真的遇到事上,到底是魄力不够。既想表现的大度温和,又难消愤愤不平,最终就显得不伦不类了。

    老夫人不由想到了三儿媳宋氏和四儿媳戚氏。

    宋氏出身书香门第。平时不显山露水的,可她还记得老三那混小子第一次追着人家小娘子画像,被痛打一顿并索要银子,老三就暴露了身份领着那些人找上了正在宝华楼挑首饰的宋氏。

    宋氏半点犹豫都没有。直斥那些人是来讹诈的,并把老三斥为同伙,仗着和她家老爷面容有几分相似来讹银子。痛斥完就利落的指挥下人把那些人驱逐,并扣下了老三扬言要报官。

    那一次,原本觉得三儿媳性子温吞的老夫人就击节赞叹,对这刚过门不久的儿媳改了观。

    而戚氏,得知老四的噩耗后就昏了过去,醒来后得知有了身孕,虽变得浑浑噩噩的心若死灰,却强逼着自己吃东西。

    她至今还记得戚氏那时候吃一口吐一口,吐完再吃的模样,直令人心酸又感叹。

    还有大郎的母亲章氏,老大死的那一年,她红着眼坚定的对她说:“婆婆您放心,有明哥儿在,儿媳无论如何要好好活下去,看着他长大成人,娶妻生子,才对得起他。”

    后来章氏的尸首在湖里被人捞起来,她至今都不相信章氏是投湖自尽的。

    “老夫人——”田氏心疼女儿跪在冰冷的青石地板上,虽铺了一个垫子,可这种天气还是透骨的凉,小姑娘家哪受得住,就忍不住提醒了一声。

    老夫人回了神,看了还跪着的罗知雅一眼就轻叹了一口气。

    她相信身为嫡长孙女的元娘是不笨的,只是格局太小了些,或者说,在她以往的教养里,就没想过能动手打父亲的小妾通房这种事。

    “元娘,今日这事的对错,你自己心里有数,祖母就不想多说了。只是你转眼就远嫁蛮尾,再也没有长辈能教导你,祖母就说一句身为长辈不该说的话,听不听就在你了。”

    “祖母——”罗知雅微怔。

    她想过祖母会对她失望,对她厌烦,反正她也无所谓了,却从没想过,祖母看着她的眼神是如此意味深长,有怜惜,有无奈,还有些她怎么也看不明白的东西。

    就连甄妙都不自觉坐直了,认真听老夫人说话。

    “这世道对我们女子呢,本就严苛,所以你要做一件出格的事,总要得大于失才值得,如果纯粹是为了泄愤,那就太糊涂了。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呢,那就谨守本分规矩。”

    老夫人说到这深深看了罗知雅一眼:“元娘,你起来吧,这番话,祖母希望你能记住了,将来在异国他乡,或许有那么几分用处。”

    “是。”罗知雅低低应了一声。

    面对这样的老夫人,她心中的愤恨和戾气实在是找不到出处。

    老夫人揉揉太阳穴:“田氏,你们下去吧。”

    田氏欠了欠身子,拉着罗知雅退下了。

    等人走了好一会儿,老夫人才去端茶。

    甄妙忙斟了一杯热茶递过来。

    老夫人喝一口热茶,心里熨帖几分,示意屋里伺候的人退下后,才问:“大郎媳妇,今日若你是元娘,你会如何?”

    “我?”甄妙眨眨眼,她明明是个打酱油的。怎么好好扯上她了。

    老夫人笑了:“让你说你就说。趁着祖母还没老糊涂时,还能给你把把关。要是等过些年,说不准祖母就像你祖父那样了,再想替你们操心也不能了。”

    她这个孙媳妇,并不是心思曲折的,要说起来做不了那种顶出色的当家主母,可是她年轻时,又何尝是精于后宅算计的人呢?

    对于他们这种顶尖的世家,大是大非上不糊涂,才是更重要的。

    见老夫人一脸认真。甄妙也不好意思敷衍,就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要是孙媳是元娘的话,我或许会直接把嫣娘砸了吧。反正……反正砸东西也是砸,砸人也是砸……”

    老夫人笑了起来:“大郎媳妇,这就是刚才祖母对元娘说的那番话了。既然做了出格的事,那就干脆追求最大的利益,不然这出格的事不是白做了吗?”

    甄妙狠狠点头。

    她终于知道刚刚老太太那遗憾的小眼神是怎么回事了。

    没想到老夫人接下来的话更是让她惊掉了下巴。

    “大郎媳妇,祖母还告诉你一句话,凡事要谋定而后动。若是拿不准,还不如不动。你二叔回来,定会发脾气的,元娘固然因为将要去和亲不会受到什么处罚。可对你二婶却难免迁怒。当然,这还不是最主要的。”

    “最主要的是什么?”甄妙顺着老夫人的话头问。

    “最主要的啊——”提起这个,老夫人一阵心塞,“最主要的是两个看院子的婆子。定会因为护主不力被你二叔打发了。”

    “这个——”甄妙犹豫了一下。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这也是难免的吧。

    老夫人咳嗽一声,接着道:“那两个婆子里。有一个是祖母交代过的,总不能让嫣娘再生出个庶孙来。”

    甄妙倒抽一口冷气。

    “怎么,吓着了?”

    甄妙忙摇头。

    “不管你是吃惊也好,吓着也好,以后这偌大的国公府交到你手上,有些事祖母是不想瞒着你的。”

    “孙媳明白了。”

    老夫人叹气:“只可惜元娘闹了这一出,以后祖母可是有心无力了。”

    说着眨眨眼:“大郎媳妇啊,这事儿你可别说出去,不然你二婶知道,该吃不下饭了。”

    甄妙差点笑出声来,强忍着答应了一声,心里悄悄为田氏母女点了根蜡。

    不是她幸灾乐祸,实在是猪队友比神对手来的可怕啊!

    果然就像老夫人说的,要是一件事情拿不准,还不如不动啊。

    嘿嘿,像她,从来都不动!

    不出老夫人所料,罗二老爷回来后知道罗知雅干的事,果然是大发雷霆,偏偏他这女儿现在是打不得碰不得,一口气直接发作在伺候的丫鬟婆子上,把人统统赶出去又直接买了两个婆子两个丫鬟进来伺候嫣娘,卖身契牢牢握在了自己手上。

    也不知道是偶然还是有意,田氏身为管家的主子,意外察觉了之前那孙婆子悄悄从药房拿避子药混在汤里给嫣娘喝的事,再看现在的西跨院却是铁桶般插不进去了,一口血直接就闷在了胸口里,不出两日真的憋闷病了。

    这一日二郎有事,三郎独自去馨园探望了母亲田氏,陪着用了晚饭这才往前院走,穿过后花园时不料在假山拐角处撞上了一个人。(未完待续。。)

    ps:感谢童鞋们的打赏和粉红。推荐朋友一抹冰绿的《良缘天赐》:

    简介:现代小白领穿越到娇蛮跋扈女贵女身上,刚来就被许配给上京鼎鼎有名的纨绔子弟,这让她情何以堪。且看穿越女咸鱼翻生的华丽转身。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