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田氏病刚好,有气无力的歪在外间的美人榻上,想着儿子忽然给她找的事儿,气都喘不顺了。

    小叔子看上了嫂子身边的贴身丫鬟,说出去名声可不要太好听!

    她就是再溺爱儿子,也不可能干出这种让人耻笑的蠢事来,更何况,现在正是二郎和三郎议亲的要紧时候。

    唯一的女儿要嫁到未开化的地方去,老爷先是降了职,后是被一个狐狸精迷得七荤八素,眼见着就要定亲的儿子又闹出看上嫂子身边丫鬟的事情来。

    田氏只要一想到这些乱糟糟的事儿,整个人就不大好了,头一阵阵的眩晕。

    她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又迁怒的暗骂一声。

    果然自打甄氏进了门就没好事,丫鬟她见得多了,可谁家的像她身边那么水灵的,这不是没事也平白惹出点事来吗!

    要说那阿鸾,别说是国公府的丫鬟里面,就是满京城姑娘丫鬟都算上,单论容貌比她出挑的也不多了。自打跟着甄氏进了门,不知多少婆子媳妇替家里的儿郎们求到她这里来,就是求着她这个管家的主子去跟侄媳妇说和一下。

    她一直没有应下来,不过是想着以阿鸾那容貌,将来或许还能在大郎两口子间添添堵,可谁想到这么快就把她儿子给搭进去了,简直是祸从天降!

    田氏招了田嬷嬷进来商议一番,第二日一早,就去给老夫人请安了。

    老夫人见了就嗔怪道:“田氏,你身体才刚见好,现在天又是最冷的时候,不好好养着,一大早过来做什么?”

    田氏面有愧色地道:“眼下正忙着,儿媳却不顶用,反倒还让老夫人操心。再不能多尽尽孝心,就更是寝食难安了。”

    老夫人又说了两句就转了其他的话题。

    “七郎瞧着倒是有精神多了。”

    璋哥儿经过这些日子的调养,总算有了精气神,这才跟着戚氏每日过来请安,按着排行,府里人都喊他七郎。

    见六郎和七郎手拉着手站在戚氏身边,老夫人隐隐松了口气,脸上笑容越发深了些:“六郎,祖母听说这些日子,都是你在照顾弟弟?”

    六郎平日像个小大人似的。听老夫人这么说,依然一脸严肃:“母亲说过,长兄如父呢。”

    豆丁大的娃娃说出这番豪言壮语,屋里人都乐了。

    老夫人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对戚氏愈发满意,只是见七郎怯生生的模样,衬着那小身板,越发显得可怜,不由暗暗皱眉。招手把三个孙儿并三娘罗知真唤到跟前,冲红福使了个眼色。

    红福会意,转身进了耳房,把在小炉子上热着的豆沙蛋卷端了过来。

    老夫人就招呼道:“尝尝吧。这还是从你们大嫂那得的方子,绿竹学着做的。”

    甄妙喜欢鼓捣吃食,每当做了什么点心小吃,都会给怡安堂送来一份。只是这也不可能日日都有。

    老夫人吃着这豆沙蛋卷最合口,甄妙察觉了,没待老夫人开口。就写了方子给了这院子里最擅长厨艺的绿竹。

    毕竟当长辈的自恃身份不好张口,她也不可能天天做这一味点心,还是教了伺候老夫人的丫鬟最方便。

    只是一种点心,盐糖的多少,水油的比例,和面的劲道,那也不是一张方子能说得清的,绿竹做出来的,味道就总比甄妙做的差了那么一点。

    当然对老夫人来说,平日无事吃上两口,也算够了,毕竟比起那些吃了几十年的点心已经算是新鲜口味了。

    要说起来,几个小的里面五郎是最淘气的,虽说田氏和甄妙不对付,她也约束着儿子少往甄妙那里凑合,可这话又不能给孩子说明白了,万一孩子说漏了嘴那就不妙了。

    于是年纪还小的五郎自然是不懂得母亲的心思,一听说这点心和最会做吃食的大嫂有关,第一个凑了过来,拿起一个豆沙蛋卷咬了一口。

    “好吃!”美食一入口,五郎就眉开眼笑。

    田氏恼小儿子不争气,没得给甄妙长脸,可众目睽睽之下又不好多说什么,就瞪了五郎一眼。

    谁知道小孩子眼尖,就被五郎给看见了,委屈地问:“娘,您为什么凶我?”

    老夫人不悦的眼神扫来,田氏暗暗吸了口气,才道:“你两个弟弟都没动手呢,就你等不得。”

    五郎更加委屈,偏偏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时六郎坦然的拿过豆沙蛋卷吃起来。

    这孙子自小沉默古板,按理说有田氏那番话在先,这时候是不会出头的,老夫人心里就一动。

    莫非是老四回来后,这孩子乍然得了万般宠爱,就有些骄纵了?

    于是试探地笑问道:“六郎,怎么你不怕你母亲瞪你呢?”

    因是玩笑话,田氏几人都没说什么,反而是笑吟吟地听六郎怎么回答。

    六郎把口中点心咽下,又掏出小帕子拭了嘴,这才一本正经的回道:“母亲不会瞪六郎的,点心是祖母赏赐的,长者赐不可辞。”

    老夫人大为惊讶,深深看了六郎一眼。

    她是真没想到,六郎这个年纪能说出这番话来。

    可就是童言童语,才狠狠扇了田氏一耳光,她脸色当下就不好看了,勉强控制着才没有流露的太明显,心里却是气个半死。

    六郎这一说,比之刚刚五郎哑口无言可灵慧多了,偏偏还提什么他母亲就不会凶他,要知道她刚刚才瞪过五郎的,这不一下子就显得她不如戚氏了吗!

    田氏暗暗吸着气,目光不经意扫到甄妙,见她嘴角含笑端坐在那里,不由咬了牙。

    她就知道,一跟这小蹄子扯上,就没好事儿!

    要不是她巴巴的给老夫人什么点心方子,今日老夫人也没有新鲜点心招待孩子,那就没有这打脸的事儿了。

    田氏这里暗自生着气,没想到七郎给了她一个惊喜。

    七郎只是把点心咬了一口。就吐了出来:“难吃!”

    一屋子人都愣了。

    老夫人更是收了笑意,平静的看着七郎。

    七郎虽然年纪小,也隐隐感到气氛令他心慌,可在吃食上,他是半点委屈都受不了的,当下竟然红了眼睛,甩腿跑到甄妙跟前,眼泪汪汪的仰视着她道:“没有嫂嫂做的紫薯玫瑰馒头好吃!”

    她这算是坐着也中枪吧?

    果然众人看来的目光都带了点深意。

    田氏首先打破沉默道:“大郎媳妇原来还给七郎做过紫薯玫瑰馒头,这又是玫瑰又是紫薯的,做出来的馒头到底是什么模样?连我都好奇了。难怪七郎一心惦着呢。”

    宋氏端坐不语,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戚氏心情则有些复杂。

    那次甄妙直接把胡姨娘替七郎求的吃食方子送到她那里,自是表明了态度,可看七郎这样子,或许,大侄媳妇儿对七郎另眼相看也说不定。

    要知道这人与人之间,是要讲眼缘的。

    若是别人对七郎好,她不在意,可甄氏身份不同。她不但是国公府将来的女主人,还是县主的身份,她要是对七郎青眼有加,将来六郎可就难以自处了。

    戚氏平时虽平和通透。可为母则强,涉及到儿子的利益,自然是不能免俗的多想。

    七郎偏食的厉害,又骄纵。甄妙是不待见这样的小孩子的,可此时他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像刚睁眼不久一点惊吓都受不得的小狗狗。那过分的话也说不出口了,甚至对七郎还有了几分怜惜。

    大人们一步步选择到了今日这难解的局面,孩子却是最无辜的。

    甄妙冲七郎笑了笑,道:“二婶没见过紫薯玫瑰馒头,等回来侄媳多做些给大伙儿尝尝。”

    然后又冲老夫人调皮的眨眨眼:“祖母,您是不晓得,当时大郎他冒充别人去了四叔住的地方,孙媳为了不被乱棍打出去,就先做了些吃食逗七郎开心,俗话不是说吃人家的嘴软吗?”

    “就你鬼机灵。”老夫人笑骂道,说完看向戚氏,“戚氏,既然七郎现在跟着你,该管的你也要管起来。孩子年纪小,有些不妥当的地方慢慢教,也就好了。”

    戚氏应了声是。

    六郎忽然道:“祖母,七弟没有跟我在一起啊,每次六郎都要去西跨院寻七弟呢。”

    老夫人听了脸就沉了,只是碍于孩子们多,不便发作,就对甄妙道:“大郎媳妇,你不说要做紫薯玫瑰馒头吗,快带着你这些弟弟妹妹们一起去吧,省得他们一直惦记着。”

    “嗳。”甄妙脆生生应了,起身带着几个孩子走了。

    田氏盯着走得飞快的甄妙,又心塞了。

    她今儿个顶着这副摇摇欲坠的身子来请安,就是为了找个机会把阿鸾那事提一提。

    可现在话还没机会说,人就走了,她还白白被打了一次脸,这不是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吗?

    直到老夫人开口,田氏才依依不舍的收回来目光。

    “戚氏,这么说,七郎是跟着胡姨娘一起住?”

    “嗯。”戚氏低低应了一声。

    老夫人话音里隐含着怒气:“胡闹,七郎既然记在你名下,那就是半个嫡子,不由你教养,反而跟着一个姨娘,这不是把孩子耽误了吗?”

    戚氏沉默了一会儿,抬了头直言道:“是老爷的意思。”

    老夫人既然知道了这事,到底七郎为何跟着胡姨娘,自然能查出来,她本没必要这样说,免得老爷知道了再埋怨她。

    她只要把过错揽在自己身上,老爷定会内疚的,可是戚氏不想这样做。

    因为一个姨娘对至亲的夫君耍心机,那让她觉得可悲,亦不屑。

    老夫人也是诧异于戚氏的直白,怔了怔才让人散了。

    马上就过年了,衙署已经封了印,罗四叔也从五大营回来了,只是各种应酬往来也多,早上出去还没见着人。

    等他一回府,就被叫到了怡安堂,老夫人劈头盖脸骂了一通,直骂得罗四叔满脸通红。

    “等回去,你就把七郎给我领到戚氏屋子里去!”

    罗四叔虽羞恼,语气却坚定:“娘,儿子也不能失信于人。”

    “失信?”老夫人高高挑眉,“你答应一个姨娘这种荒唐事,可想过戚氏?”

    “娘,这是我欠胡姨娘的。”

    “那戚氏呢?”

    罗四叔脸微红,似乎有些赧然,可不回答过不了老太太这关,只得吐露真言:“戚氏是我的妻,我不会还账,会和她一起好好过这一辈子。”

    老夫人这才放下心来,有些欣慰:“你只要没犯糊涂就好。”

    罗四叔回了玉园,望着西跨院的方向,只觉有些无力,叹息一声进了戚氏屋子。

    戚氏其实一直在等着罗四叔。

    她心中有些沉闷,有些忐忑,她在想如果老爷劈头就是一句谴责,她会怎么说,可却想不出来。

    罗四叔握了戚氏的手,没有提她那几乎算是告状的举动,只说了一句话:“茜娘,委屈你了。”

    戚氏泪盈于睫,那颗一直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心,总算是落到了实处。

    她到底是用这次的告状,看清了老爷的真心!这样的冒险,总是值得的。

    甄妙蒸好了紫薯玫瑰馒头,给各院都送了一份去。

    像罗知雅罗知慧这样平辈的,随便遣个小丫头去就是了,但给长辈送东西,就要派有些体面的丫鬟了,恰巧去馨园那边的是阿鸾。

    田氏一见来的是阿鸾,心情登时不好了,暗骂了一句。

    这小蹄子,该不会是想攀高枝儿吧?

    是了,若不是这小蹄子引诱,三郎怎么会忽然动这个心思,她那个儿子,可是一直对男女之事不上心的。

    等到了第二日,众人请安走后,特意留下来的田氏当着老夫人的面儿就对甄妙说了:“大郎媳妇,昨日你身边叫阿鸾的丫鬟送东西过去,可把我满院子的丫鬟比下去了。我的奶娘田嬷嬷求了我跟你讨个情,想替她孙儿求娶阿鸾。”

    田氏早把奶兄一家脱了奴籍打理她的嫁妆庄子,奶兄家的长子如今二十来岁,虽没考中秀才,却已通过了县试、府试,是个童生了。

    虽说读书上天赋不高,不准备再考了,可奴籍出身能有如今,也是造化了。

    田氏在人前向来对大郎是好的,男方这么好的条件,她当婶子的亲自开口求娶一个丫鬟,甄妙要是回绝了,那就有些不近人情了。

    田氏当着老夫人面来问,就是要看甄妙会怎么说。

    反正若是不答应,在老夫人那里落个不好,她还有别的法子准备着。(未完待续。。)

    ps:最后一天了,收到许多粉红,万分感谢,祝大家元旦快乐,新年好运气。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