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田嬷嬷?”甄妙想了想,“是不是那次来清风堂,被我不小心把肋骨砸断了的田嬷嬷?”

    田氏笑容僵了僵,点头称是。

    甄妙忙摇头:“虽然听二婶说男方条件甚好,可这姻缘讲究个好兆头,田嬷嬷头一次去我那儿就被砸的几个月起不来床,总觉得不大好。”

    田氏猛抽了一下嘴角。

    她奶娘被砸是因为哪个啊,居然还嫌兆头不好!

    “祖母,您说是不是啊?”

    甄妙才十五岁,心思又不重,一双眼睛清透清透的,老夫人看了觉得舒坦得很,连连点头道:“大郎媳妇说的有道理。”

    人上了年纪,本来就讲究这些,更何况说话的是比较待见的孙媳了。

    田氏强咽下一口气,扯出一抹笑容:“因是奶娘的孙子,我这也是难免偏心了,其实找到我那想求娶阿鸾的还有好几个呢。”

    田氏连着说了几户人家,不是府里管事的子孙,就是铺子里掌柜的子孙,或者庄头的子孙,反正对丫鬟出身的女子来说,已经是极不错的人家了。

    甄妙冷眼看着田氏满脸诚意的样子,心生警惕。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再说那是她的贴身丫鬟,别人操什么心!

    不过老夫人听了几个人选后倒是来了兴趣,笑道:“大郎媳妇,你身边有几个丫头年纪不小了吧,也是时候物色人家了。”

    丫鬟留久了就怕把心养大了,干出背主爬床的事来又是一桩公案。

    老夫人想起阿鸾的模样,心动了动。

    那丫头长得太好,留久了确实不是好事。

    当然阿鸾也许是建安伯府特意给姑奶奶预备的通房,等甄氏以后有孕时开脸的。

    甄妙不知道老夫人想多了,道:“我两个大丫头都有安排了,等紫苏嫁出去阿鸾是要顶她的缺儿的,怎么也要再留几年。”

    说着笑看着田氏:“倒是青鸽年纪虽然小。将来怕是一时半会儿的找不到合适的,二婶要是有不错的不妨跟我提提?”

    青鸽?

    田氏脑海中闪过那个宽高差不多的胖丫头,眼前发晕。

    甄妙一拍手:“对了,二婶,您开始提的田嬷嬷家的孙子就不错啊。青鸽容貌虽比阿鸾差点儿,可田嬷嬷的孙子既然是读书人,肯定是明白娶妻娶贤的道理,不是贪图美色之人。”

    见甄妙双眼晶亮的瞧着自己,田氏觉得头晕的更厉害了。

    不愿意把阿鸾嫁出去也就罢了,居然还想趁机把她那胖丫头推销出去?

    见过无耻的。可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她也好意思说青鸽比阿鸾容貌差点儿,那是差一点儿吗!啊?

    “二婶,您回去和田嬷嬷说说呗。”甄妙不好意思笑笑。

    “这个……”田氏嘴唇都抖了。

    一口回绝吧,那明摆着是承认田嬷嬷的孙子只看重美色,那甄氏完全可以说这样看重容貌的人,她是不放心把阿鸾嫁过去的。

    同意吧,绝不可能!

    那丫头胖且不说,力气还奇大,一个不小心。婆家就得白发人送黑发人。田嬷嬷怎么也是她奶娘!

    “青鸽……青鸽年纪太小了点儿……”

    “阿鸾也只比青鸽大一两岁。罢了,总归都还不急,您说是吧,二婶?”

    呵呵。谁敢打阿鸾的主意,她就放青鸽!

    “也是的……”田氏挤出了几个字。

    这话题就暂告一段落。

    等回去,田氏就狠狠喘了几口大气才把田嬷嬷招来。

    听说甄妙差点把青鸽塞给她做孙媳妇,田嬷嬷吓出了一身冷汗。

    她那个孙子虽说读了几天书。其实被宠得不行,真娶个青鸽那样的回去,非要寻死觅活不成。

    二人又商议一番。田嬷嬷扭身出去了。

    说来也怪,自打田氏那日提了,阿鸾的红鸾星仿佛动了,又有不少人陆续求娶,有的还直接求到了老夫人那里去。

    老夫人知道甄妙想要留阿鸾几年,那毕竟是孙媳妇的丫鬟,她当祖母的也不好做主,就都给推了。

    府里陆续有了流言。

    这日阿鸾和百灵从别院结伴回来,路过花棚时就听到两个小丫头窃窃私语。

    “听说了没,清风堂的阿鸾是大奶奶给世子爷预备的呢。”

    “真的假的啊,那不是大奶奶的贴身丫鬟吗?”

    “你傻呀,就是贴身丫鬟,等将来大奶奶有了身子,才好赏给世子爷啊,总比让世子爷去西跨院强。”

    “姐姐你懂得倒多,嘻嘻。”

    先前说话的丫头啐了一口:“什么多不多的,府里现在不是传遍了吗?那天我还看到世子爷那位叫沉鱼的通房躲在这里哭呢。”

    阿鸾静静听着,脸色发白。

    百灵握了握她的手,下巴往一边抬了抬。

    那里有个老花匠正用一把大剪刀咔嚓咔嚓修剪着花枝。

    阿鸾见了,略略平静了一些。

    百灵拉着她回了院子,劝道:“阿鸾,你别往心里去,那些小蹄子都是胡乱嚼舌的。”

    “她们这是把我架在火上烤呢!”阿鸾咬着唇道。

    “走,我们去跟大奶奶说。”

    阿鸾犹豫了一下。

    她也不确定,大奶奶听了这些话后,对她会不会有想法,或者以后心里防着她,要是那样,她还有什么意思。

    阿鸾再一次恨起容貌的拖累。

    等百灵拉着阿鸾把听来的谣言说了,甄妙就笑了,干脆把上了等级的丫鬟都叫进屋来,除了陪嫁的,还有云柳、云燕两个。

    甄妙环视一圈道:“想来府里最近的传言大家也听说了,今日我不妨把话说明了。跟着我从建安伯府来的,将来我都是要当管事媳妇用的,没有预备什么通房丫头。至于世子爷原来伺候的,要是有这个心思,我也不拿捏你们,只要世子爷愿意就成。”

    这番话转头就传了出去。对阿鸾的议论立刻少了许多。

    反倒是罗天珵一回来,就似笑非笑地问甄妙:“皎皎,我听说,只要我愿意,你不介意那些伺候的当我的通房丫环?”

    甄妙脸一黑:“谁说我不介意?”

    “不是你说只要我愿意,你不会拿捏她们吗?”

    甄妙嗤笑:“我说不拿捏她们,不代表我不介意。”

    “那你是什么意思啊?”罗天珵也有点懵了,只觉那句女人心海底针说的太有道理。

    甄妙冷哼一声:“之前的什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也就罢了,谁让你收用她们时我还没来呢。要是再有新通房,别怪我打断你第三条腿!”

    什么?

    罗天珵眨眨眼,有些困惑,当看到甄妙目光往某处落了落时,顿时福至心灵的懂了第三条腿的意思。

    那一瞬间,罗天珵都觉得第三条无辜的腿抽疼了一下,不由苦笑道:“皎皎,难道我还不如爬床的丫头吗,你拿捏她们。反而要打我……打我那条腿?”

    说着下意识的把腿并拢了一下。

    像他混得这么惨的,一定不多!

    甄妙叹口气:“我也不想说什么女人何苦为难女人那种违心的话,对惦记我男人的女人,我半点好感都没。不过你才是祸根。你守住了,自然没别人什么事了。你守不住,累死我拿捏别的女人。”

    罗天珵哭笑不得:“你这哪里来的歪理啊?”

    “心不歪就成了。”

    罗天珵把甄妙揽在怀里,在她嘴唇上亲了亲。低叹道:“真是一个傻姑娘。”

    可他偏偏喜欢!

    田氏那边,心里正窝着火。

    她悄悄放出风去,求娶阿鸾的就多了起来。谁去求都不成,阿鸾是预备着给世子爷当通房的流言自然就起了。

    想借此让甄氏膈应,或许主动把阿鸾打发出去是其一。

    撩拨起阿鸾爬床的心思,万一成了大郎的女人,三郎自然认命了,是其二。

    甄氏亲口说要让阿鸾当大丫鬟,趁着这流言,甄氏身边竞争这个位置的丫鬟没准会悄悄给阿鸾使绊子,是其三。

    清风堂那三个通房有了阿鸾这样的潜在劲敌,弄出什么幺蛾子是其四。

    她这计策虽然简单,却能一石四鸟。

    最不济,哪怕有一个成了,也给甄氏添添堵,可没想到甄氏如此干脆利落,一听这流言,立刻摆明了她那丫鬟都是要放出去的意思,让她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田氏这口气闷着出不去,又怕三郎忍不住心事传扬开来,小叔子看上嫂子身边丫鬟,二房可就什么脸面都没了。

    这么多糟心事都在心里放着,田氏刚见好转的身子就又不大好了,无力的斜靠在床榻上歇着,探病的人来人去。

    “夫人,嫣娘和绿娥来看您了。”

    罗二老爷早年几个上了年纪的通房都打发出去了,现在只剩下了两个。

    一个是原本伺候田氏后来爬床的绿娥,一个就是嫣娘了。

    “让她们进来。”

    等二人进来,田氏就指了嫣娘服侍她吃药。

    嫣娘一言不发的端了药碗,用勺子盛了药送到田氏嘴里,田氏一下子吐出来,怒道:“太烫了!“

    嫣娘又盛了一勺,默默的吹冷。

    田氏心里就冷笑。

    老爷就是再宝贝又如何,她想磋磨一个通房,有的是办法。

    罗知雅盯着嫣娘,眼中闪过冷光。

    这时候有丫鬟禀报二郎和三郎来了。

    三郎一进门,眼睛立刻亮了,心情大好地道:“娘,原来最漂亮的丫鬟是您的,您就把她给了儿子吧。”(未完待续。。)

    ps:祝大家新年快乐。

    推荐《将门娇》的作者翡胭大大的《锦上花》:

    安国公府的五小姐知书达理,貌美如花,还做得一手出神入化的药膳,

    不只把病弱的兄弟养得白白胖胖,还调理好了老皇帝的陈年旧疾。

    人人都说,五小姐前程似锦,将来必有不得了的造化,前来求娶者恨不得踏破国公府的门槛,

    谁料她纤手一指,却嫁了本朝最恶名昭彰的京城一霸。

    京城一霸:我有心上人的,你就算嫁了我,也不要指望我能看上你!

    穆嫣:我也有心上人的,我嫁你就是因为你不会看上我呀。

    这是一对互相嫌弃的冤家从相杀到相爱的有趣故事~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