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今日,幸亏巧遇大嫂,才让他骤然想明白,那嫣娘除了容貌外,绝对有与众不同的地方!

    想到这点,二郎激动的握了握拳。

    他倒是要亲自探探,那女人到底独到在哪里。

    三弟平日是个懂规矩鲜少到后院来的,她一个不上台面的通房,居然能不动声色的勾得三弟神魂颠倒,后来羞愧之下差点自尽也要维护她,那么,大哥又能抵挡这样的美人儿吗?

    二郎有这个自信,在女色方面,大哥的定力是不及他的,不说成婚之前的四个通房了,就是现在,他悄悄打听了,在衙署办事时,居然还常常打发侍卫给媳妇送礼物,这可实在是笑话,换了他,任是天仙般的人物,也绝不会做出这等蠢事来。

    要说起来,二房几个子女,灵气还都集中在二郎一个人身上了,他聪慧不说,还冷静,这样的人,也有个毛病,掌控欲太强。

    他对嫣娘起了好奇,又想利用她坏了罗天珵的前程名声,就想亲眼看看,这嫣娘到底有何不同之处了。

    这人一旦对另一个人多了关注,那总是会找到机会的。

    这机会,就落在大年初一那日。

    这一日,老夫人按品大妆,带着两个儿媳并孙媳甄妙一起进宫朝贺中宫,府里就剩了痴傻的老国公、身体有恙的田氏和一众小辈。

    时值过年,正是人心浮动的时候,那些守门的婆子挨不住寂寞喝酒赌钱去了,二郎就不着痕迹的进了内院。

    他倒也不作那鬼祟轻浮之相,这本就是他的家,虽说常进内宅不大合适,可大过节的去看看病重亲娘,倒也是人伦孝道。

    国公府占地颇广,亭台楼榭。廊桥曲折,扶疏花木都系了喜庆的红绸,迎着风招展飘摇,平添了一份热闹。

    那些丫鬟婆子都聚在一起热闹,这风景宜人的园子反倒鲜有人来,二郎一路行来并没遇到多少下人,进了玉园探望了田氏,出来后站在台阶上轻轻出了口气,鼻尖似乎还萦绕着那股药味儿。

    二郎便不自觉看向了西侧的月洞门。

    从那月洞门过去就是西跨院,那勾了父亲和三弟魂儿的女子就在那处了。

    二郎轻轻进了月洞门。借着花木廊柱的掩饰,从西跨院后面的矮墙跳了进去,躲在犄角处盯着。

    香樟树下,放着石桌石椅,原本是夏季纳凉用的,此时却铺着厚厚的毛毡子,坐了一个青衣女子并两个小丫头。

    那青衣女子低垂着头,用剪刀剪着什么,红纸翻飞。细细碎碎的红屑洒落在雪地上,有种花落成泥的凄美,衬着她那一身青衣,倒是显出别样的高洁来。偏偏因为剪纸,衣袖上提,露出一截欺霜赛雪的手腕来,在那高洁之中又有了说不出的诱惑。

    这诱惑不像那些卖笑的女子明抛媚眼。亦不像小妾的争风引诱,而是那最端庄的贵女翩然出尘,却难掩骨子里的那抔风流韵致。

    嫣娘的美。就是那清贵的莲盛开到露出红蕊时露出了那抹浑然天成的媚,又因着这清雅的气质配着那低贱的身份,对男子就有种奇异的吸引力。

    二郎虽冷静自持,他这个年纪却想不透其中奥妙,目光落在那截雪臂上,亦是晃了一下神才移开了眼睛,心中却大惊。

    这嫣娘果然是有些门道的!

    “呀,姐姐剪的这喜鹊登梅可真好看!”一个小丫鬟拍手道。

    嫣娘这身份尴尬,两个小丫鬟都以“姐姐”称之。

    另一个丫鬟沉稳些,见嫣娘剪完了窗花,就拿了扫帚要把雪和纸屑一起扫去,就听一个清泠泠的声音道:“别扫了,留着还热闹些。”

    嫣娘说着起了身往回走:“我进屋歇会儿,你们也叫上两位嬷嬷一起热闹一下吧。”

    两个丫鬟喜上眉梢,连连道谢。

    嫣娘转身进了屋子。

    这屋里自然是没资格烧地龙的,不过罗二老爷显然是把这位疼到了心坎里,屋里摆着好几个火盆,烧的热热的。

    从冰天雪地的外面进来,就觉得热了,嫣娘解下大衣裳顺手挂在衣架子上,穿着一身合身的雨过天晴缎子袄躺在了床榻上。

    刚刚躺下,忽然一惊,冷声问道:“谁?”口鼻却被人捂住了,男子的气息扑面而来。

    嫣娘不像寻常女子那样惊慌失措,反而停止了挣扎,几乎是气定神闲的等着对方松开了手,这才转了身看去。

    看清来人的一瞬间,眼底深处闪过说不清道不明的失望。

    她以为,是他来了,哪怕是来斥责她办事不力也好。

    前几日辗转拿到手上的那张纸条,就是提醒她找错了人。

    却原来,是她奢望了。

    嫣娘黑濯石般的眸子瞬间恢复了清冷无波,仿佛之前的涟漪从未起过,冷冷看着站在眼前的男子。

    “怎么,不认识我了吗?”二郎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

    嫣娘微怔。

    二郎自嘲道:“那晚假山匆匆一别,我还以为撞见了精怪,却不想你,你是那般身份。你……你就没有什么对我说的吗?”

    嫣娘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几乎冷笑出声。

    眼前的人分明是府里的二公子,可他这样子,竟然是在冒充自己的三弟?

    这可是奇哉怪哉。

    再想到那人不许自己对三郎出手,至于这位二公子,可是未置一词,只是那晚昏暗,她才找错了对象,现在这人找上门来,倒是该叹一声天意了。

    嫣娘眉尖微蹙:“三公子这话说的好笑,奴不过是与三公子有一面之缘,又有什么好说的?您这样的一盆污水泼在奴身上,是嫌奴没被老爷拿绳子勒死么?”

    二郎气乐了,也不知是为了自己那傻弟弟,还是因为从没一个女子这样顶撞过自己,挑眉道:“你是在说爷自作多情了?”

    嫣娘眉梢一挑,眼波横斜。却是冷若冰霜的直了直身子:“奴不敢说什么,三公子觉得是就是。请三公子速速离去,给奴留一条活路!“

    她说着就往外赶人,却不知因为急切,胸前两团白玉一颤一颤的,把那青色小袄险些挣破了。

    二郎也没见过这般美人翻脸无情的模样,情急之间竟一把抓住了那截皓腕,趁着嫣娘怔忪之际,俯身就把她的唇堵住了。

    嫣娘死命挣扎,反倒激起了二郎的性子。手死死箍着那细若杨柳的腰肢狠狠亲了一通才松开,眸子暗沉,里面火光惊人:“你既然那日引诱了我,那就负责到底吧。”说完一擦嘴,大步离去。

    等出了玉园被风一吹,从那奇异的滋味里回了神,二郎却并不觉懊恼。

    三弟本就是鲁莽的性子,今日这行为倒是再正常不过。

    他倒是要借着三弟的名义看看,这嫣娘到底有何殊处。若是牢牢占了她的心,说不定差使起来就更容易了。

    那还残留着**气息的暗室里,嫣娘却抚着唇笑了笑。

    这可真是有意思了,孰是猎手。孰是猎物,来日方长,自是且行且看了。

    国公府里暗潮涌动,皇宫大内。亦是好不到哪里去。

    别说在寒风中的等候,见了皇后太后又是磕头又是应对,一番下来足以把这些养尊处优的贵妇们折腾的够呛了。

    甄妙心里正犯着愁。

    昨儿夜里。罗天珵叮嘱她,今日寻个机会表现出身体不适,就把晚上天家的家宴给推了。

    想着要以佳明县主的身份去见那么一大群龙子龙孙龙媳妇,甄妙也是乐得不去的,可是偏巧她的亲祖母,也就是建安伯老夫人在等候时晕倒了。

    皇宫大内,外命妇都是不能带下人进来的,建安伯老夫人这一晕,一大堆或精明或沉稳的贵妇人也都干着急。

    好在那守门口的内侍是有经验的,也或许早得了吩咐,忙一边叫人去请太医,一边叫人去抬架子来。

    只是寒风瑟瑟中,嫡亲的祖母晕倒在地,架子又不知多久抬来,甄妙就急了,脑子一热,卷起袖子把建安伯老夫人抱了起来,对已经风中凌乱的内侍道:“公公,歇息之处在哪儿,请带路吧。”

    于是,甄妙就在一众贵妇人的见证下,脸不红气不喘,脚步生风的把建安伯老夫人抱了进去。

    再然后,她就欲哭无泪了。

    就她那健壮的表现,再说什么身体不适,谁信呐。

    她这县主本来就是个半路赚来的,别人稍微起了疑心,也要说她个藐视皇家,不顾情谊的罪名。

    甄妙心中对罗天珵说声抱歉,只得硬着头皮留了下来,打定主意晚宴就挨着初霞郡主坐,想来能少些是非。

    等外命妇们都散了,甄妙小心翼翼的挨到了傍晚,才被请去长生殿赴宴。

    路上遇到几位皇子及皇子妃,别人也就罢了,六皇子明显是有些诧异,似乎有些意外甄妙会出现在这里。

    他拧了眉深深看了甄妙一眼,继续跟着众人往前走,只是不着痕迹的渐渐落到后面,与甄妙相隔不远,用极低的声音问道:“我听瑾明说,皇妹身子不是有些不大舒坦吗?”

    甄妙深深诧异了。

    世子让她装病,怎么还对六皇子说起她身体不舒坦的事儿?六皇子他似乎还挺关心这个?

    这,这到底是神马情况?(未完待续。。)

    ps:感谢lcy8382、yh_yh1166、yh_yh1166、戥逸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放假后第一天上班,真忧伤。www.88dushu.com 88读书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