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妙这一诧异,六皇子似乎也察觉了问这个有些不妥当,只把唇抿得更紧了些,薄暮中倒是不大显眼。

    今日是元旦大朝贺,罗天珵身为锦鳞卫指挥同知,与那五城兵马司一样,反倒繁忙的很,早就说了晚上不能同来赴宴的。甄妙见不到人问一声要她装病的意图,只得含糊道:“早起时是有些难受,后来在宫门等候时祖母晕倒了,我一着急,出了些汗倒是好了。”

    “镇国公老夫人?”六皇子声音微扬。

    甄妙摇头:“不,是建安伯老夫人,我娘家的祖母。”

    就有一个声音插进来道:“六皇兄你不知道,建安伯老夫人晕倒了,是佳明抱着进去的。”

    甄妙欣喜地抬头:“初霞。”

    今日初霞郡主穿了一身胭脂色五彩妆花宫装,外罩雪里金滚花狸毛披风,显得神采奕奕。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初霞郡主走过去,很自然的挽起来甄妙的手,眨眨眼道:“六皇兄是有了新妹妹忘了旧妹妹,你们说得起劲,哪还留意到我是什么时候来的。”

    她这随意的调侃,向来总是笑吟吟模样的六皇子嘴角却微微一僵,不自觉斜睨了甄妙一眼。

    甄妙忙解释:“初霞,你这醋吃的好没道理,俗话说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她这也是怕即将远嫁的初霞郡主难受。

    这次大朝贺,就有蛮尾的使者前来,一直留到开春时,就直接护着初霞郡主去蛮尾了。

    都说待嫁的女孩子格外敏感些,更何况是嫁到天边去的,甄妙自是不愿意因为这么点儿小事儿让初霞郡主有了心结,要知道女孩子间的情谊有的时候就是一句话、一个眼神就可能烟消云散的事儿。

    甄妙虽信得过二人的交情,可正因为在乎。反倒不愿意有半点损害了。

    但她这解释不伦不类的,初霞郡主当下就笑了起来。

    六皇子亦是忍笑道:“佳明说的对,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呢,初霞你放心吧,你一直是我最喜欢的妹妹。”

    心里却在想,佳明这诗书,一定是和射御师傅学的吧?

    初霞郡主在六皇子面前随意惯了,闻言横他一眼道:“多谢六皇兄了,那我就带佳明先走一步啦。”

    说完也不待六皇子再说什么。就拉着甄妙快步走了。

    等和众人都拉开了一段距离,低声嘱咐甄妙道:“等我走了,以后你就少来宫里,哼,没有我护着,你还不得吃亏?”

    甄妙扑哧一笑:“是,我晓得了。对了,重喜来了没?”

    “来了,陪着长公主一起过来的。我领你去。”

    大周早就取消了王爷就藩的制度,只有建朝时分封的那些,至今还剩了几支藩王,后来的王爷就都养在京城了。这样下来,宗室人数不在少数,有那旁支的,日子过得凄惨的大有人在。他们最期盼的也就是今日了。

    长生殿殿堂极广,最尽头是一处高台,上设矮桌十数张。是供皇上、太后、皇后并有体面或受宠的妃嫔们就坐的,再往下就是两排白玉桌,直接摆到了殿厅入门处,由尊至卑,离高台最近的是皇子公主们,到了入门处,就是那些旁支了,但无论如何,今日能进到这里的,在血统上是整个大周最尊贵的一群人无疑。

    甄妙觉得这铺着红毯的路极长,走的她腿脚发软。

    初霞郡主悄悄捏了捏她的手:“你怕什么,你可是圣上亲封的县主呢。”

    要知道不是所有宗室子弟都有封号的,甄妙别看是个半桶水,却引来不少艳羡嫉恨的目光了。

    初霞郡主有些恨铁不成钢:“你越是没底气,别人越敢放肆,该端的架子就要端起来!”

    甄妙咧咧嘴:“我没怕。”

    “那你腿抖什么?”初霞郡主翻了个白眼。

    甄妙欲哭无泪:“我饿的……”

    她一直就有肚子一饿就心慌出汗的毛病,谁知道在宫里这么惨无人道啊,晌午倒是有宫娥给端了点心,只是别人都是吃上几口就放下了筷子,众目睽睽之下,她脸皮再厚也不好连盘子都吃了吧?

    甄妙再次懊恼没有在衣袖里藏些小点心,比如杏仁酥,拇指糕什么的,当时想着反正要装病回去的,却不想中途出了那个岔子。

    初霞郡主恨恨瞪甄妙一眼,咬牙道:“等会儿我挡着,你多吃点。”

    这吃货是怎么混进宗室队伍的啊,她绝对不认识!

    二人寻到重喜县主那落了座。

    初霞郡主现在是公主身份,座位本来不在这边,但她坐在这里,也没人开口提醒讨人嫌。

    丝竹声响起,一队舞姬出现,腰肢轻摆,水袖飞抛,瞬间把气氛带动了起来。

    借助着乐声,各桌谈笑更随意起来。

    又过了一刻钟左右,内侍高声道:“皇上驾到,太后娘娘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歌舞一停,一大群人呼啦一下都跪了下去。

    昭丰帝落了座,环视一圈,目光在最近的一处空桌落了落,才道:“诸位平身吧,今日是家宴,大家不必拘束。”

    众人这才陆陆续续的站起来。

    骤然跪下又站起,本就饿得头晕眼花的甄妙觉得更眩晕,一时间竟没站起来。

    初霞郡主忙拉了一把,趁着丝竹声再次响起,低声道:“跟你说不要紧张了,怎么吓得都站不起来了?”

    甄妙张了张嘴,又闭上。算了,紧张得站不起来总比饿得站不起来好些。

    没想到重喜县主好心解释道:“她肯定是饿的!”

    甄妙……

    等酒宴过半,大半人或是被歌舞吸引,或是专注聊天,初霞郡主压低声音道:“你们看,太子一直没来呢,只有太子妃到了。”

    重喜县主神情淡淡,衣袖一抬抿了一口果子酒,清冷的面上就多了一丝红晕。声音还是冷的:“太子身体欠安,自然是来不了的。”

    太子如今被皇上厌弃的事,无论是宗室子弟还是文武百官都心知肚明,只是明面上却不好说的。

    重喜县主说完就冲初霞郡主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多谈。

    初霞郡主努了努嘴:“我就是看着太子妃形单影只的样子,觉得开心。”

    “初霞!”重喜县主瞪了她一眼。

    甄妙跟着看了太子妃一眼,太子妃似有所觉,往这边扫了一眼,神情不复往日的从容,而是多了一丝阴郁。

    甄妙忙收回目光。低头抿了一口果子露。

    初霞郡主忍不住提醒道:“甄四,你要留神些,我总觉得太子妃有意针对你。”

    “怎么呢?”甄妙眼角余光扫了一下,发现太子妃目光已经移到了别处去。

    这一次,重喜县主没有阻止初霞郡主往下说,反倒捏住了薄如蝉翼隐隐有些透明的粉瓷酒杯,等着她继续说。

    “还不是那次,她和我说话,有意无意的提起蛮尾那边风沙大。最是损害皮肤的,那边的女子皮肤都糙得很。我听了正郁闷呢,她话题一转,立刻夸起你肌肤好来了。然后还说你得了甄太妃保养皮肤的方子。我当时听着就不对劲了,她这不是挑拨着我找你麻烦吗?”

    甄妙抿了抿唇。

    太子妃这话,确实不地道了。

    太妃那保养肌肤的方子,惹了多少人眼热。她是知道的。

    太子妃最开始试探后见她软硬不吃,后来又把新晋的吴贵妃引了来,接着是那一帮子公主。只这一手,就让她不好再融入那个圈子。

    当然这个甄妙是不大在乎的,但话又说回来,只要是个正常人,总愿意别人待见她,而不是烦她吧,所以要说她对太子妃能有好感,那就奇怪了。

    可她也没想到,太子妃竟还算计起初霞郡主和她的情谊来了。

    能令肌肤光滑如缎的方子,哪个女人能不动心?

    初霞郡主若是对她开口,碍于甄太妃的嘱咐,她是不能泄露的,出口拒绝,尴尬又不忍。

    甄妙悄悄捏了捏初霞郡主的手,说了实话:“不瞒你们说,太妃确实给了我一个方子,只是太妃也说了,不得外传。等哪次我进宫求一求,看太妃答不答应写给你们,只是话说在前头,要是太妃不同意,我也没有法子了。”

    初霞郡主也不是矫情的,要真能得到那样的方子当然是求之不得,要是得不到也不必强求,总之是不要甄四为难就是了,爽利的道了谢。

    重喜县主淡淡挑眉笑道:“替初霞问就是了,我用不着。”

    听重喜县主这么说,初霞郡主不愿意了:“喂,你这样说,倒显得你肌肤比我好似的!”

    “不是比你好,只是女为悦己者容,你这不是要出嫁了嘛。”

    初霞郡主脸红了,跺跺脚:“谁为一个野蛮子容啊!”

    甄妙回忆起那日见到的二王子,虽不如大周男子斯文秀美,却阳刚健美,依她的审美观,反而是更欣赏那一型的,想着初霞郡主这心态将来恐怕会吃亏的,就劝道:“初霞,你不要先入为主嘛,我翻阅游记,蛮尾那边风景习俗都是挺有趣的,还有那大王子,定是个英勇不凡的男子呢。”

    “这你也知道?”

    “我不是见过二王子一次吗,都说他们兄弟挺相像的。”

    “咦,这么说,你还挺看好那二王子了?”初霞郡主兴致勃勃地问,声音不小心高了点儿。

    重喜县主踢了她一脚。

    初霞郡主刚要瞪眼,发现一个宫娥正走过来添酒,这才止了声,三人无声的笑起来。(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1501061759、书友1501060026、lillian00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栗栗原上草打赏的香囊,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还有一张,补昨天的,估计写完会比较晚,大家可以明早看。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