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妙怀抱着小皇孙,正有些茫然的四顾着。

    她虽站在角落里,一旁正巧有一盏树形的五彩琉璃灯树,璀璨的光线把她那身烟霞色绣绿梅的裙衫映照的仿佛透明了般,灯下美人,肌肤如玉,莹润生辉,六皇子竟然能看到她因为焦虑而颤抖的浓密睫毛形成一把小扇子,在眼下投出优美的暗影,挠得人心痒起来。

    甄妙下意识的往高台望了一眼,与六皇子视线胶着,立刻眼睛一亮,冲他笑笑,抱着孩子就奔了过去。

    甄妙一过来,正好打破了因为张御医那番话而凝滞的气氛。

    “景哥儿——”一个男子箭步冲了过去,伸手要把甄妙怀中小皇孙接过,却发现小皇孙死死扒着甄妙的手。

    这时候其他几位当值的御医也赶到了,昭丰帝就对擅长儿科的邢太医道:“邢太医,快去给小皇孙看看,王太医,你去看看三皇子妃可还有救,你们几个配合着张御医,看怎么解二皇子的毒!”

    邢太医匆匆走过去,探查了一番道:“小皇孙只是惊吓过度,并无大碍,微臣开个安神方子等小皇孙醒来喂他喝了安神汤就是了。只是这里血腥味重,幼儿不宜久留。”

    一旁的三皇子神色缓了缓,迟疑地道:“佳明县主,景哥儿他拽着你不放手,能不能请你随太医过去,我稍后就来。”

    甄妙还能说什么,只得点了点头,随着邢太医往内室去时忍不住回头,正看到三皇子走到已经身亡的三皇子妃身边,与王太医说了句什么,王太医摇了摇头。

    三皇子挥了挥手,就有人上来把三皇子妃的尸首抬下去了,他则转了身子向甄妙走来。

    甄妙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心里莫名有些悲哀。

    她很不喜欢三皇子这样的男人。

    就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面对妻子的骤然离世,这反应未免太冷静了些。

    或许是,这个年代的男子,妻子在他们心里本来就只占了一个很小的角落,小的令同为女人的她心寒。

    三皇子走了几步,忽然脚步一个踉跄,接着嘴角就溢出了血珠倒了下去。

    四下又是一片骚乱。

    六皇子眼中闪过轻蔑的光,大步走来扶起三皇子,对昭丰帝道:“父皇。儿子扶三哥去里面歇着,王太医,请随我进去给三皇兄看看。”

    昭丰帝脸色颓然,沉重的点了点头,竟是没有力气再开口,只挥挥手让他们下去了。

    因着三皇子和小皇孙是父子,领路的内侍就要把二人引到同一间内室去,六皇子开口道:“还是分作两间内室方便些。”说着看了甄妙一眼。

    内侍这才恍悟,暗道六皇子好心细。打开了两个相邻的房门。

    甄妙抱着小皇孙进去,等邢太医看了方子吩咐宫娥去熬药了,她还脱不开身,只得干等着。心中盼着小皇孙赶紧醒来,她好回府。

    皇宫实在太可怕了,她再也不想来了!

    “在想什么呢?”一个声音骤然响起。

    “六皇子——”甄妙下意识站起来,手腕被扯了扯。这才想去来小皇孙还拽着她呢,只得坐着不动。

    六皇子皱皱眉:“佳明,你又忘了该如何称呼我了么?”

    甄妙怔了怔。莫名的就觉得这个时候和六皇子争论不会有好下场,勉强笑了笑,喊道:“六皇兄。”

    六皇子这才勾勾嘴角。

    “对了,三皇兄如何了?”

    六皇子眉头一皱,冷哼道:“人都不在这里,你喊三皇兄喊给谁听?”

    甄妙眨眨眼,简直觉得莫名其妙。

    果然皇宫中生活的人,不是在沉默压抑中变态,就是在沉默压抑中更变态,一个称呼而已,六皇子这是闹哪样啊?

    不是他指责自己刚才喊的不对的吗?

    接触到甄妙指控又委屈的眼神,六皇子也觉得有些尴尬,以拳抵唇咳嗽了一声道:“你们又不熟!”

    咱俩也不熟啊!

    甄妙没敢说,可意思都通过眼神流露出来了。

    六皇子板着脸,貌似认真地道:“佳明,甄太妃对我有养育之恩,你又是太妃的侄孙女,再加上现在的身份,我们就和那亲兄妹差不多,可你这样称呼别人,当心人家笑话你。”

    甄妙暗暗翻了个白眼,闷声道:“知道了。那三皇子怎么样了?”

    她刚才误会了人家冷情,结果人家因为三皇子妃的死都吐血昏倒了,这女人嘛,都有个同情苦命鸳鸯的心,甄妙也不例外,自然就忍不住问了。

    这话又换来六皇子一番冷笑,心道佳明这个笨蛋,也就是不是真的出身宗室,不用和这些人精们打交道,否则被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三皇兄要真伤心欲绝,还能先看了儿子,再问了太医,然后走上两步吐血?

    呵呵,但凡习武的人,想要运气逼出一口血来还是容易的。

    二皇兄为了替父皇挡刀身中奇毒,他好歹把刺客踹了下去也算救驾有功,三皇兄只能另辟蹊径,借着三皇子妃的死博得父皇同情怜惜之情了。

    不过是个连妻子的死都能算计上的人!

    六皇子见甄妙懵懵懂懂的,恨铁不成钢,偏偏碍于身份和此时环境,又不好说什么,只得问道:“佳明,那时候,你为什么用鸡腿去打那刺客?”

    甄妙沉默了一下,道:“手滑……”

    她自然不是手滑的,只是天赋异常,嗅觉比常人灵敏的多。

    她那座位本就处在外边缘,又离高台较近,红衣女子飞来时就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异香,偏偏那异香不让人心旷神怡,还有一种恶心感。

    因为之前罗天珵莫名其妙的叮嘱,甄妙本来就有今日家宴恐怕要出事的预感,那时的异常顿时刺激了她一直紧绷的神经,几乎是没有考虑,手中正准备吃的鸡腿就照着红衣女子的脸招呼过去了。

    鸡腿飞出去的瞬间,她才开始后悔。

    那女子要不是刺客,只是飞过去给皇上献上一朵花或者一个媚眼什么的,她这扔鸡腿的举动就丢大脸了。

    等发现那女子果然是刺客,甄妙更后悔。

    满大殿的人都没发现女子不对劲,就她先发制人的把鸡腿当飞镖扔出去招呼刺客了,这也不好解释啊!

    不过在知道二皇子中了奇毒而六皇子幸免时,甄妙倒不怎么后悔了。

    人心都是偏的,她和二皇子可没什么交情,至于六皇子,虽有些不着调,但他对太妃好,想想久居深宫的太妃能有这么个晚辈时不时去探望,也是难得了。

    “佳明?”六皇子眼睛眯了起来,显然是不满她的回答。

    甄妙更不满,轻哼道:“六皇兄,我可救了你呢,你就用刑讯逼供报答我?”

    六皇子有些急了,一把抓住甄妙手腕:“笨蛋,就是这样,我才想知道你究竟是怎么先一步发现刺客的啊,难道你想用手滑这个荒谬的理由去敷衍父皇吗?相信我,气头上的父皇可不管你的身份,定会勃然大怒的。”

    甄妙眼睛都瞪圆了,瞄了瞄六皇子的手,诧异看他一眼,心道她当然不会蠢的对昭丰帝也这么说,可是——这关他什么事啊!

    居然说她笨!她要告诉世子去!

    六皇子火烧似的放开甄妙的手,别扭的撇开脸

    这时小皇孙醒了,声音尖利的哭叫一声,然后就抱着甄妙不撒手了。

    一个内侍匆匆走进来,行了礼:“六皇子,佳明县主,皇上请您二位过去问话。”

    甄妙闻言站起来,小皇孙满脸惊慌,拽着她死命不撒手。

    “景哥儿,我要去见一下你皇祖父,等回来再来看你好不好?”

    景哥儿似乎听不懂甄妙说什么,拽着她的手更紧了。

    甄妙有些吃痛的皱了皱眉。

    别看是小孩子,使出吃奶的力气来,她手腕估计要青了。

    无奈的与六皇子对视一眼,六皇子叹道:“带他一起过去吧。”

    昭丰帝见甄妙抱着景哥儿过来时,有些意外,甄妙告罪道:“小皇孙可能是惊吓过度,一让他松手,他就哭闹。”

    景哥儿受到巨大惊吓后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临昏迷前把甄妙的样子深深记住了,到现在神智还不大清明,就知道死死抓着这救命的稻草,倒是可以理解的。

    昭丰帝只觉心里沉痛,伸手捂了捂胸口,暗吸一口气才道:“佳明,你是怎么发现那红衣女子不对劲的?”

    六皇子担忧的看了甄妙一眼,心中想这傻丫头要是还说手滑,他该怎么说才让父皇消了气才好。

    甄妙却没看六皇子,把那紧扒在身上快把她裙子踢下去的景哥儿悲愤的往上提了提,道:“那红衣女子飞过来时,臣女闻着她身上有股若隐若现的味道,那味道香中带臭,令人闻之欲呕。”

    见昭丰帝和六皇子都是一脸狐疑之色,甄妙提醒道:“您还记得永王别庄刺杀的那伙人吗,当时他们的体味与大周百姓不同,也是臣女闻出来的,臣女生来嗅觉就比常人灵敏些。”

    听甄妙这么一说,昭丰帝也想起了往事,心里如何想不提,面上倒是露出和蔼之色:“佳明,既然景哥儿离不开你,这几日你就暂且歇在宫中吧。”(未完待续。。)

    ps:感谢虎虎佳牛、子弋子陌、小小眼manman、沈君卿打赏的平安符。小画画那混蛋,居然坑队友,说我要三更,大家别拦着,看我不拿鸡腿砸她一脸。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