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待六皇子和甄妙等人退下,昭丰帝扶着雕龙扶手想要站起来,却又颓然坐了下去。

    心腹太监王德海吓得脸色都白了,到底是心理素质过硬,没有惊呼出声,连忙奔过去扶住昭丰帝,颤巍巍地问道:“皇上?”

    昭丰帝瞥王德海一眼,还算满意他的反应,说话有些费力:“去传张仲寒,记着,太后和皇后那边,都不得泄露!”

    “是,奴婢晓得。”王德海悄悄退出去寻张院判去了,心却像跌进了冰窟窿似的。

    皇上这身体,看样子已是强弩之末,万一有个好歹——

    他打了个寒战,不敢再往深处想。

    宫中风雨飘摇,甄妙因为陪着小皇孙景哥儿,却是半点不知的,只是心里一直惦记着国公府那边。

    她当日没依着罗天珵的话行事,后来果然引了这么多麻烦上身,至今困在宫里回不去,也不知道他那边如何了。

    “母妃——”一个细弱的声音响起,一只小手从后面伸出揪住了她的衣袖。

    甄妙深吸一口气,才忍住了以头撞墙的冲动,缓缓转过身子,露出个温和的笑:“景哥儿,你可以叫我佳明姑姑。”

    “母妃——”景哥儿仰着头,语气坚定。

    甄妙抚了抚额头,心塞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拿鸡腿砸刺客,六皇子那混蛋笑话她笨不说,还引起了昭丰帝的疑心。

    甄妙又不傻,只是因为景哥儿的事,也没必要一直把她留在这,这是变相软禁的意思。

    这些也就忍了,可是她莫名其妙多出个儿子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看着景哥儿胆怯的样子,甄妙又不忍说什么。只用手轻轻抚了抚他的脸,对前来问诊的邢太医问道:“邢太医,怎么小皇孙认不清人了?”

    邢太医看景哥儿一眼,低叹一声,道:“想来是小皇孙亲眼见着王妃死得惨烈,年纪小受不住打击,就强行改了自己的记忆,把您当成王妃了。”

    甄妙心一软,等邢太医走了,抱着景哥儿放到榻上。哄他入睡。

    “母妃,我要听小曲儿。”

    甄妙嘴角僵了僵。

    这个真不能忍了,她一开口唱歌就跑调儿,到时候把这孩子吓得心智失常了,谁负责啊!

    “母妃,您以前每晚都给我唱小曲儿的。”小孩子格外敏感,甄妙这一迟疑,泪珠儿立马就滚落下来。

    豆大的泪珠砸在甄妙手背上,于是她又忍了。

    唱就唱吧。反正一个小毛头,知道什么跑调不跑调啊,顶多以为她唱的有特色。

    甄妙拍着璋哥儿的背,开口轻唱:“月儿明。风儿静,树叶遮窗棂呀,蛐蛐儿叫铮铮……”

    景哥儿哇一声哭了,抽泣道:“母妃。景哥儿怕——”

    甄妙咬了咬牙,换一首:“小摇床,轻轻晃。小星星,挂天上……”

    景哥儿哭得更厉害了。

    甄妙破罐子破摔:“大公鸡,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把媳妇背到炕头上,把老娘背到山后头。烙大饼卷红糖,媳妇媳妇你先尝,我到山后看咱娘,咱娘变个屎壳郎……”

    “呵呵——”景哥儿破涕为笑。

    甄妙觉得有些不对劲,回头一看,罗天珵一脸呆滞的站在门口,领他前来的内侍死死低着头不敢笑出声来。

    完了,又丢人了!

    甄妙瞬间想到这里,又松了一口气,还好出现的不是别人!

    这么一想,尴尬被见到罗天珵的喜悦盖过,甄妙反而一脸欣喜的迎了过去,笑眯眯问道:“瑾明,你怎么来了?”

    当着内侍的面,罗天珵不好多说,只道:“我来接你回去。”

    甄妙心瞬间飞扬起来,可是想到昭丰帝,神情一暗。

    罗天珵似乎能猜到她的心思,道:“已经对皇上说过了。”

    “嗯,那我们走吧。”甄妙眉开眼笑,身后一个声音传来。

    “母妃——”

    罗天珵脸一黑。

    甄妙同样有些为难地道:“那小皇孙——”

    “皇上说了,要小皇孙先随我们回国公府住一段日子。”罗天珵几乎是咬着牙道。

    甄妙松一口气,这样也好,她真怕因为小皇孙害得她回不了家,留在这糟心的皇宫里大气都不敢出,毕竟再同情这孩子,她也不想牺牲自由。

    “三皇子那边要不要说一声?”

    “呃,三皇子就在外面。”罗天珵面不改色地道。

    “什么?”甄妙脚一软。

    那她刚才唱的歌儿——

    “放心吧。”罗天珵拍拍她的肩膀,“他绝对听见了。”

    甄妙不可置信的眨眨眼,这,这绝对是落井下石,伤口上撒盐吧?

    真不敢相信,她的夫君会这样对她!

    甄妙一脸麻木的走出去,迎着三皇子怪异的目光,心都抽筋了。

    来个雷劈死三皇子算了。

    她唱歌跑调,还给他儿子唱“咱娘变成个屎壳郎”……

    人家媳妇刚死……

    甄妙越想越觉得没有活路了,都没力气对三皇子说话,就浑浑噩噩的离了宫。

    “把小皇孙抱到前面马车上。”见景哥儿死死扒着媳妇前襟,罗天珵不干了。

    跟着来的是半夏,闻言忙伸手去接景哥儿。

    景哥儿揪着甄妙大哭。

    甄妙忙劝道:“算了,我们三人一辆车就是了。”

    “那怎么行。”罗天珵扫半夏一眼,“手脚利落点,别冻着小皇孙。”

    半夏是个忠心的,眼前虽是小皇孙,他也听罗天珵的话,忙抱了景哥儿就走。

    就听刺啦一声,甄妙前襟被扯开了。

    罗天珵和半夏注意力都落到那里,隐隐约约看到了嫩绿色绣水鸭子的里衣。

    寒风嗖嗖之下,甄妙整个人都不好了,吼道:“我就知道早晚会这样!”

    那天昭丰帝问话时,这倒霉孩子就死死扒着她裙子。她就琢磨着裙子掉下去该怎么办!

    罗天珵狠狠剜了半夏一眼,抬脚把他踹出去老远,怒道:“还不去赶车!”

    半夏心中委屈,他也不想看啊,这不是不小心嘛,再说,他是小厮,不是车夫啊!

    咦,大奶奶那里不算大啊——呸呸,他想什么呢!罪过。罪过!

    不提半夏的郁闷,罗天珵抱起甄妙直接把她塞进了马车里,然后钻了进去,气急败坏道:“笨蛋,这种时候,你吼什么,难道不该先把衣裳遮好吗!”

    甄妙被罗天珵吼的发愣,偏偏在这时景哥儿又喊了一声“母妃”,然后死死拽着她袖子不放了。

    这一瞬间。所有的委屈像潮水般涌上心头,那委屈化作了流水直奔着眼睛去了。

    甄妙眼圈一红,眼泪立刻就吧嗒吧嗒掉了下来。

    罗天珵都愣了,一时没回过神来。

    甄妙抽出个手绢抹眼泪。边哭边道:“那天,三皇子妃和红衣女子都死得好惨,她们,她们都很美……”

    罗天珵再次呆了呆。死和美有关系么?

    这女人和男人的想法,差别略大啊。

    甄妙接着哭:“我一多手,结果困在皇宫里出不来了。还多了个小娃娃叫我母妃,你说,要是让你知道了,你又生气找我麻烦可怎么办啊?”

    罗天珵……

    甄妙越哭越委屈:“我一唱曲子就找不着调子,被你听到也就罢了,偏偏还让外人听到了,太丢人。”

    罗天珵嘴角抽了抽。

    跑调不是重点,你唱的那词儿才是重点!

    “现在,现在又这样了,要是以后小皇孙一直这样,我衣裳裙子时不时被扯下来,可怎么办啊?”

    甄妙真的是有些绝望了,这孩子身份又尊贵,遭遇又可怜,打不能打骂不能骂,要是一直把她认作三皇子妃,她真想给自己点根蜡了。

    这可倒好,人家进一趟皇宫,带了赏赐回府,她进一趟皇宫,带个便宜儿子回府。

    甄妙不顾景哥儿还在一旁,就扎进了罗天珵怀里。

    罗天珵身子一僵,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胡乱的轻拍着她的背哄道:“好了,好了,怎么才几日不见,你成水儿做的了?”

    “你,你不怪我了?”甄妙闷声问道。

    “不,不怪……”罗天珵违心道。

    本来想着回去好好收拾一顿的,谁知竟委屈成了这样子,看来在宫里没少担惊受怕,吃了不少的苦。

    想到这里,罗天珵有些心疼。

    早知如此,那个县主的身份不要也罢。

    他是想着早晚要上战场的,一旦将来战争起了,他远在千里之外,把甄妙一个人留在京城,若是有个县主身份护持着,日子总好过些,不然当时略施手段,认义女的事也就不成了。

    前一世,甄氏可没有什么进宫的机会。

    罗天珵心中一凛。

    前一世,二皇子因为敬献白雉的事失去了争夺皇储的资格,这一世敬献白雉的成了太子,二皇子逃过一劫,可是兜兜转转,他中了奇毒,以后竟是成了活死人了,依然失去了登上那个宝座的资格。

    这是不是冥冥中自有注定呢?

    那么,甄氏可以为之去死的那个男人,也是一定会出现的吧?

    这一次的皎皎,会不会对他心动呢?

    想到这种可能,罗天珵那颗心针扎似的难受,若有若无的馨香传来,怀中的身体柔软香甜,他这才觉得有几分安心。

    这时却听一个童声问道:“母妃,为什么抱你的不是父王啊?”(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