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为什么抱你的不是父王啊?

    啊?

    甄妙发现正抱着她的某人,脸黑的都冒烟了。

    罗天珵艰难的转了头,一字一顿:“小子,你再说一遍?”

    景哥儿瞅了罗天珵一眼,猛地就扑到甄妙身上去了,因为甄妙还在罗天珵怀里,小身子就一拱一拱的把罗天珵往旁边挤,抽泣道:“母妃,他凶我,他凶我,你快让他走,我要父王——”

    甄妙咬了咬牙,豁出去哄道:“乖,他就是你父王。”

    “什么?”罗天珵差点没坐稳。

    甄妙甩过去个白眼,低声道:“不然呢,让别人都听见我是他母妃,你不是他父王,然后你抱着我?”

    “他才不是呢!”景哥儿用一种“你真蠢”的眼神看着甄妙,“母妃,你怎么连父王都认不出来了?是不是这个坏人要拍花子把你拍了去?”

    甄妙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罗天珵幸灾乐祸的冷哼:“你以为他是三岁孩子?”

    深吸一口气,甄妙问景哥儿:“景哥儿,你多大了?”

    “五岁。”景哥儿皱皱眉,“母妃,说过多少次,我早不是三岁的孩子了。”

    说着瞥罗天珵一眼,怎么连这坏人都知道的事儿,母妃还问?

    罗天珵居然还流露出一副“看吧,我说的没错吧”的嘴脸,甄妙被这一大一小弄的脑仁儿疼,连揉太阳穴。

    景哥儿站了起来,胖嘟嘟的脸凑到甄妙跟前:“母妃,我给你吹吹就不疼了。”

    景哥儿呼呼吹着,一脸的认真,甄妙都能闻到小孩子那种特有的奶香味,又娇又嫩,吹的人心都软了。

    她忽然就怜惜起这孩子来。伸了手把景哥儿揽住,柔声道:“景哥儿真乖,我不疼了。”

    心中却在想,日后这孩子明白过来,没娘的日子该多难过啊。

    她甚至有些惊讶,像这种娇养的小皇孙竟然能这么懂事,知道体贴自己的母亲。

    还是说,小孩子在自己的母亲面前都是这么可爱的吗?

    甄妙偷偷瞥罗天珵一眼,晃过一个念头。

    将来他们的娃娃,也会像景哥儿这样可爱吧。她希望能生个胖儿子。

    “母妃不疼啦?”景哥儿捧着小手,“那您还给我唱小曲儿吧。”

    甄妙身子晃了晃。

    “母妃——”景哥儿可怜巴巴的拉着她的衣袖。

    “景哥儿乖,要到晚上睡觉时才能唱,你想想,以前是不是这样的?”

    景哥儿想了想,不情愿的点了点头,这才安静下来。

    罗天珵抿了抿唇。

    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竟被一个小孩子吃的死死的,哼。早知如此,还不如和他生个孩子出来。

    想到这有些意动,可再一想甄妙宫寒的毛病,又有些懊恼。

    现在别说孩子了。连同房都还不能呢!

    毕竟当着景哥儿的面,许多话不好说,罗天珵憋了一肚子话忍到了国公府。

    二人带着景哥儿去见了老夫人,然后安排到清风堂歇下了。

    各房各院听说小皇孙住在了清风堂。都送了东西来,其中四房送的最有趣。

    除了常见的那些,还有一套雕刻成各种形象的木玩偶。其中一个猴子尾巴缠在棍子上,轻轻一拉它的腿,小猴子就飞快用尾巴勾着棍子爬到上面去了。

    景哥儿虽身份尊贵,却没见过民间这种有趣又古朴的小玩意儿,当下就被逗的直乐,拿着再也不松手了。

    “替我和四婶道个谢,小皇孙很喜欢呢。”甄妙示意百灵拿了赏钱给送东西来的戚氏的贴身丫鬟含珠。

    含珠虽不甘心,还是记着戚氏嘱咐她的话,直说了:“好教大奶奶知道,这套玩偶是胡姨娘的心意,另外的才是我们夫人送的。”

    说了这话,含珠就替戚氏不平。

    夫人也太好性儿了,胡姨娘分明就是借着这机会讨好这边,甚至讨好了小皇孙,可夫人不但不拦着,还说要是小皇孙喜欢,大奶奶又满意的话,就坦言是胡姨娘送的。

    哼,那胡姨娘就是算准了夫人为人秉直,不愿意沾她一个姨娘的光,这才腆着脸借着夫人的手送过来,不然她一个姨娘,想送东西过来也没那个脸面。

    含珠就想起胡氏刚来时私下派人和清风堂接触,结果被大奶奶打脸的事情来,心下有些解气,可又埋怨夫人不懂得争取。

    见胡姨娘送的礼物讨巧,她还提醒夫人也换些讨小孩子喜欢的物件送来,结果夫人却无动于衷,就这么送了过来。

    这下好了,果然让胡姨娘讨了好去,要是一来二去的在大奶奶跟前有了体面,那不是膈应人吗?

    听了含珠的话,甄妙面不改色笑道:“那也该感谢四婶啊。”

    含珠愣了愣,随后欢欢喜喜的福了一福,才转身走了。

    趁着景哥儿玩玩偶,罗天珵握了甄妙的手,似笑非笑道:“你倒是会说话。”

    “什么会说话啊?”甄妙这才反应过来他指什么,不以为意地道,“我本来就猜着那套玩偶不是四婶会送的东西,约莫着就是那位胡姨娘了。”

    “呃,这你都能猜到?”罗天珵有些诧异。

    甄妙瞥他一眼:“见微知著嘛。”

    罗天珵再问怎么个见微知著法,甄妙却不肯说了。

    她心道,四婶以孀居的身份熬了那么多年,无论原本性格如何,倒如今待人都会不自觉带着点疏冷,这也是最近和两位婶子打交道多了感觉到的。

    戚氏派大丫鬟来送东西,表示了重视,准备的礼物中规中矩,其实才是最合适的。

    皇孙的身份虽尊贵,可小孩子喜好不定且不说,就算送了对心思的物件又如何,等过些日子他回去,还能记得你是哪个。再者说,就算三皇子感激,感激的也是国公府,或者说是甄妙,难道还能记得国公府四房一个姨娘不成?

    同样,甄妙感谢,谢的也是戚氏,胡姨娘要是撇过戚氏把东西送来,她还不收呢。

    要说起来,胡氏到底是有些急功近利了。这才忽略了这些曲折。

    等含珠回去把甄妙的话转述给戚氏听,戚氏就微微地笑。

    含珠跺跺脚:“夫人,您就是脾气好。”

    戚氏摇头,神情却是愉悦的:“能当脾气好的人,才是福气。”

    碰到的都是明白人,心情又怎么会不好。

    日头一点点升高,有了些暖意,倒是难得的好天气,景哥儿玩累了。拽着甄妙的袖子睡着了。

    甄妙这才歇口气,轻轻把袖子抽出来,给他盖上被子,示意阿鸾仔细照看着。这才回了自个儿的屋子用饭。

    见罗天珵还坐在饭桌前,不由惊讶:“瑾明,你怎么还没吃?”

    “等你一起吃。”罗天珵面无表情地道。

    甄妙与之相对而坐,觉得有些对不住。就主动夹了个红烧鱼块放他碟子里。

    罗天珵眼一抬,对立在屋里伺候的丫鬟道:“你们都出去吧。”

    紫苏几个对视一眼,见甄妙不反对。就低着头出去了。

    “等会儿还要她们上漱口水的——”甄妙话未说完一声惊呼,捶着罗天珵的背道,“你干嘛呀?”

    罗天珵把她抱到了榻上,翻过身子照着屁股就打下去。

    啪的一声脆响,小小的内室里都是余音,甄妙都被打懵了,边遮掩屁股边问:“你干嘛打人呀?”

    罗天珵也不理,紧绷着脸又啪啪打了几下,才冷声问道:“蛮尾二王子英勇不凡?呵呵,皎皎,你能不能给我说说看,他英勇不凡在哪里呢?我怎么就一直没看出来呢?”

    “我们说的话,你怎么知道啦?”

    罗天珵气乐了,扳过甄妙身子,二人面对着面:“我不知道的时候呢,你是不是还恨不得替元娘嫁过去呢?”

    “没,这个真没有。”甄妙立刻否认。

    罗天珵凝视着她的眼睛。

    秋水般的眸子,蒙着一层雾气,随着她睫毛轻眨,仿佛蝶翼在湖心划起了涟漪,把那雾气一层层推开,显露出澄澈的明瞳来。

    罗天珵心里酸酸涩涩的。

    他也知道自己小心眼了,可知道她那么说,还是忍不住生气。

    或许,是因为知道她对自己的心,总是欠了那么一点点火候,才这么患得患失吧。

    “瑾明——”甄妙被他眼底的无奈刺了一下,心中一紧,忍不住伸手抚住了他的眼睛。

    微凉的指尖相触,罗天珵握住她伸来的手,凑到嘴边亲了亲。

    “瑾明,你到底在担心什么?”甄妙疑惑不解,不过这些日子二人相处的很不错,看他不开心,她也是怪心疼的。

    罗天珵说不出口。

    皎皎其实没做错什么,她只是还没像个真正的女人心悦男人那样心悦他而已,可这个,他又能指责什么呢?

    往深处究,不过是他没能耐罢了。

    嗯,看来回头要找人讨教一下经验了。

    罗天珵把甄妙揽在怀里,啄着她的唇细细密密的亲了许久。

    甄妙想着自己一进宫就惹上麻烦,还是他把自己从火坑带回来的,再加上这样的唇舌相碰并不反感,甚至隐隐约约还多了一点甜蜜清香,不但没躲闪,反而环了他的脖子轻轻回应着。

    罗天珵心中一荡,几乎难以自己,就在快要按耐不住想要把她强行推开时,甄妙主动移开,气息微喘:“瑾明,你吃薄荷糕了吧?我说怎么越来越饿呢!”

    罗天珵脸立刻黑了。

    “什么薄荷糕,越来越饿,那是因为你没吃饭!”

    他才不承认,因为想着见了面二人会亲近,去吃什么薄荷糕呢!(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