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妙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罗天珵泄气,坐直了身子,悄悄的把棉袍往下拉了拉,遮住了那撑起来的地方,强摆出淡定的模样道:“吃饭吧,等吃了饭,我还要去衙署。”

    甄妙顺势站起来,在那紫檀灵芝绘宝瓶四方桌旁坐下,有些不满地道:“这才什么时候,就要去衙署,不是过了正月十五后才开印的吗?”

    罗天珵跟着坐过来,伸了手替甄妙把垂到前面的发丝拢到耳后,苦笑道:“大年初一发生的那事你忘了,我们锦鳞卫且有的忙了,好了,不说这个,先吃饭,不然该凉了。”

    大冬天饭菜冷的快,二人歪缠了这一会儿,其实已经不热了,甄妙夹了一筷子鱼,摇了摇头,把青鸽唤了进来。

    “把我早前让你冻的牛肉切的薄些,做个麻辣牛肉汤来。”甄妙吩咐完,看罗天珵一眼,又道,“算了,还是我去吧。”

    罗天珵就拉住了她:“这么冷的天,又是冻牛肉,你亲自动手做什么,青鸽做的麻辣牛肉汤不是挺好的吗?”

    甄妙摇摇头:“你这么忙,还是少吃麻辣的,省得上火,我去做个暖胃的酸汤牛肉,这个还没教过青鸽。”

    青鸽一听是新鲜菜式,兴奋的咧嘴:“大奶奶,切牛肉让婢子来,您就在一旁指点着婢子怎么做就行了。”

    罗天珵因为甄妙这番话心里美滋滋的,忽然间就万分想喝上一口热热的酸汤牛肉了。

    甄妙动作也快,不大会儿就返了回来,青鸽跟在后面端了一个青花瓷的海碗,碗里汤白而浓郁,牛肉薄如纸,金针菇根根分明,上面撒了一层碎碎的泡椒和葱花。一股酸酸的味道直冲鼻子,一闻就食欲大开。

    热气袅袅中,甄妙笑眯眯地道;“那些菜都冷了,不吃了,我们就吃这个好了,还有一些黄金馒头配着吃。”

    果然一口酸汤入腹,罗天珵觉得浑身都熨帖了,心头暖洋洋的,一点都不想动弹,更别提离了娇憨的媳妇儿去办差了。

    等用完了饭。狠了狠心,决定喝一杯茶再走。

    甄妙就捧着茶盏问:“瑾明,那二皇子中的毒,真的没办法解了吗?”

    “据说‘无情郎’是无解之毒,也或许有解毒的法子,只是罕有人知道吧,那毕竟是外族之物。”

    “那日的刺客,究竟是何人啊?”

    罗天珵迟疑了一下,见甄妙巴巴望着他。原本要她不必操心这样的话就说不出口了,放低了声音道:“是月夷族的余孽。”

    “月夷族?就是昭云长公主逃婚后被灭族的那个月夷族?”

    “不错。”罗天珵神情冷凝,中指环扣无意识地敲打着桌面。

    自打北河围场那次失踪开始,后来遇到四叔。这月夷族似乎就有死灰复燃的迹象了,这次皇宫行刺事件更是查到了刺客月夷族余孽的身份,偏偏拨开那些明面上的人再深查下去,哪怕以他如今掌控锦鳞卫的力量。探查起来却总有雾里看花的感觉。

    这次事件,龙颜大怒,牵扯出不少的人。内府、礼部,甚至光禄寺都有官员受了牵连,可查出那红衣刺客是自幼就采选入宫的舞姬之后,却陷入了瓶颈。

    “皎皎,我先出去办事,等明早回来,陪你回建安伯府。”

    一般正月初二、初三是出嫁女回娘家拜年的日子,只可惜甄妙困在宫里没赶上,只得延迟了。

    “嗯,那你早去早回。”

    罗天珵把甄妙拉过来,抱了抱,叮嘱道:“那小皇孙住在这里,恐怕三皇子那边很快就会派人来,不论来的是谁,你也不必委屈了自己。”

    甄妙点头。

    “还有……下次小皇孙再叫你母妃,你别再哄着他了,小孩子,就是不能惯出臭毛病!”罗天珵把早就想说的话抖了出来。

    甄妙取来鹤氅递过去,嗔道:“小皇孙刚刚丧了母,你怎么还跟个小孩子计较。”

    罗天珵脸色异常严肃,反问道:“这怎么是计较?”

    甄妙给跪了。

    大哥,您脸色都臭成这样了,这不是计较是什么啊!

    “皎皎,你总不想小皇孙一直住在我们府上吧,要知道这孩子身份毕竟不同,将来恐怕有的为难。”

    其实这点他倒是不怕的,这个当口,至少在明面上三皇子不敢拉拢他这个敏感衙门的官员,就是趁着小皇子住在这里暗中谋划,他也完全能够撇清,关键是那孩子太讨人嫌啊。

    今儿和皎皎总共这么点相处时间,就被那破孩子占了大半走,看样子以后还有的粘人呢!

    凭什么啊,这是他媳妇,他想抱就抱,那破孩子父王算哪门子葱!

    想着前一世三皇子败在六皇子手下的那个下场,某人一不小心傲娇起来,冷哼了一声。

    甄妙真的被罗天珵唬住了。

    她也是听到不少风声,说太子失宠了,眼下二皇子又成了废人,这么一想,三皇子在剩下几位皇子中年纪最长,母族又显贵,这不是最热门的人选吗?

    这么说,这小皇孙没准还能成为小太子?

    偏偏这时候罗天珵又吓唬一句:“咳咳,你说要是那位上去,小皇孙就只认你当母妃,说不准你就真得进宫呆一辈子了。”

    甄妙呆了:“进宫?给小皇子当奶娘吗?可是,可是我还没有奶……”

    她这么不专业,求饶过啊!

    罗天珵目光不自觉落在那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某处,点头:“不错,你确实不具备当奶娘的资格,可是,万一要是让你去当小皇孙的庶母呢?”

    甄妙仿佛被雷劈了:“你说啥?”

    罗天珵本来是吓唬甄妙的,可这话说出口,自己先酸上了,暗骂一声三皇子痴心妄想,难道真做着当皇上的美梦,然后让他的皎皎进宫不成?

    真是气死他了!

    咔嚓一声,桌角被怒极的某人捏断了。

    甄妙还处在惊惧中,反而没在意某人的异常。伸出水葱似的手指指着自己:“我,我不是嫁给你了吗,怎么还能进宫当……当那劳什子庶母?”

    “怎么不能?”罗天珵冷哼一声,“那里面历来最是藏污纳垢,别说大臣之妻了,就是侄媳、嫂子,甚至亲妹妹都——”

    甄妙忙捂住了他的口:“哎呀,你快别说了。”

    太吓人了!

    再一想景哥儿喊的那声甜甜母妃,甄妙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罗天珵做最后总结:“所以,以后万万不能叫小皇孙再喊你母妃了。知道么?”

    “知道了。”甄妙眼含热泪。

    罗天珵虽然满意甄妙的回答,可心里还是一阵阵的不舒服,完全忘了这话题是他自己故意挑起吓唬人的了,绷着个脸就往外走。

    甄妙抚了抚胸口,忍不住喊了一声。

    罗天珵停下脚。

    甄妙磨蹭过来,吭吭哧哧半天没说话。

    “怎么啦?”罗天珵伸手揉揉她的头顶。

    “把发髻揉散了。”甄妙啪的一声打开他的手,倒是忘了不好意思了,把想的话就说了出来,“瑾明啊。你那次说的那个梦里,那人是不是——”

    说不出口,伸手比划了个“三”字。

    罗天珵目瞪口呆,随后勃然大怒:“你倒是想呢!”说完气呼呼的甩袖走了。

    等狂奔到街上。才清醒过来,自嘲笑了笑,眼底却是闪过狠绝。

    那人不出现则罢了,若是出现。他定要了他的命,才不让皎皎与他见面呢!

    罗天珵夹了夹马腹,狠狠抽了一鞭子。烈马奔腾,溅起一路烟尘,转眼就消失在街角。

    甄妙想着罗天珵临走前的表情,心里怪怪的。

    他那样子,明明又气又恼,可怎么就像个炸了毛的刺猬呢,刺的她心里麻麻的,还有几分好笑,可笑意过去,又留下几分心酸。

    “大奶奶,三皇子府来人了,在外面等着求见您。”百灵进来道。

    甄妙回了神:“让人进来吧。”

    不多时进来六个女子,打头的是个中年嬷嬷,头发梳得高高的,一丝不乱,身侧是个媳妇子打扮的少妇,再后面则跟着四个丫鬟。

    那中年嬷嬷带头浅浅施了一礼:“见过县主。”

    甄妙冷眼看着,虽是礼数周到,却难掩那股傲气。

    “不必多礼了。”甄妙淡淡地道。

    那嬷嬷似乎有些诧异甄妙的态度,抬了眼皮,很有技巧的扫了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容光绝色的女子坐在玫瑰椅上,面上似笑非笑,双颊嫣红似采撷了天际霞光,一袭莲青色曲水织金锦裙层层叠叠铺展而开把一身光华接住,却又生生被主人的丽色给压下了几分。

    甄妙还被罗天珵那番话说的心里有阴影呢,这时见了三皇子府的人,哪能有好感,就抿了唇打量这六人。

    那嬷嬷心中惊奇。

    都说这位县主出身寻常,虽说嫁入国公府又封了县主,可底蕴一时半会儿是改不了的,可如今看着,居然很有几分气度。

    连嬷嬷自己都不察觉,再开口,她那姿态就恭敬多了:“县主,老奴是小皇孙的管事嬷嬷,这位容娘子是小皇孙的乳娘,剩下四个都是伺候小皇孙的丫头,奴婢们奉了三皇子的吩咐,前来照料小皇孙的。”

    甄妙听完,抬了抬下巴:“紫苏,带几位去小皇孙那儿。”(未完待续。。)

    ps:感谢fgs001、巧克力香槟、24ai、yuesenong、小小眼manman、闹啦啦、灿若星辰xc、雨丝弥漫、lcy8382、fgs001、引鳳棲梧打赏的平安符。每次看到那些熟悉的昵称打赏和投粉红都觉得感动又惭愧。妙偶有你们支持,太幸运了。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