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蒋表哥——”甄妙提着裙角走了过去打招呼。

    蒋宸豁然回头,目光凝结在那张朝思暮想的芙蓉面上,就再也移不开了。

    他几乎是贪婪的凝视着眼前的人,仿佛要把她印刻到心尖上去,胸中的激荡不停的冲击着四肢百骸,冲的他浑身发软,张了口,竟是吐不出一个字来。

    “蒋表哥,你清减了,听母亲说你前些日子病了,可好些了没?是不是胃口不佳的缘故?”

    蒋宸确实瘦了不少,穿着月白棉袍,还能穿出那种温润出尘的味道来。

    听着这甜软的声音,蒋宸这才找回了理智,微微笑着回道:“没有的事儿,只是着了凉而已。我看着瘦了些,是因为又长高了。”

    甄妙这才惊觉,印象中那个温润秀雅偶尔又有些傻气的少年已经长成了如青竹般的男子了,需要仰着头,才能看到他面上的表情。

    “表妹最近还好吧,听说大年初一的事,我……我们都很惦念。”

    甄妙嫣然一笑:“挺好的。当时那事发生的太突然,还没顾上害怕,事后再想起,也就没有害怕的心情了,世子说我是傻人有傻福呢。”

    蒋宸心里像是被一根针狠狠刺了一下,又尖又疼,骤然的心悸令他变了脸色,忙咬了一下舌尖,露出真切的笑容:“是我多虑了,世子能力出众,定会护你周全的。”

    甄妙出阁前是隐隐察觉出蒋宸心思的,不过在她想来年少时这种朦胧的好感,随着她出嫁也就化作一缕青烟随风散了,见蒋宸面色有异,只以为是身体不适,就忙道:“蒋表哥是不是不舒坦了,这里风大天寒,还是早点回去吧。”

    触及甄妙关切的眼神。蒋宸心中苦涩,消瘦的俊俏脸庞上却依然带着笑:“这就回去了,只是出来透口气。”

    说到这里喉咙有些发痒,想要咳嗽几声,顾及甄妙就在面前,怕失了礼,就死死忍着。

    “表妹这是去哪儿,该回去了吧?”

    “本来是回沉香苑看表妹呢,结果她不在,就出来寻她了。等见了表妹说几句话就回去了。可惜墨言表哥不在。我还答应他,天冷了咱们一起吃火锅呢。”

    蒋宸看向甄妙的目光越发温柔,如那月光沾染了烟火色,又明亮又轻柔:“温兄确实念叨过几次呢。”

    甄妙就笑了:“那等他回来,我叫世子请你们一起吃酒。”

    “好。”蒋宸微微笑着,心中却轻叹。

    这样的约定,自打表妹出阁那日起,就成了遥不可及的美梦而已。

    那样不可见人的心思还没消去,他又怎么能厚着脸皮真的去吃那样一顿酒?

    这世上为何会有这样恼人。又情不自禁的感觉呢,蒋宸下意识的抚了抚胸口,心底一片苦涩。

    甄妙见蒋宸答应,很是欢喜。这吃火锅就要人多才热闹,就冲他盈盈一笑,提起裙角道:“蒋表哥,那我就先走一步啦。你也回屋吧。”

    “表妹慢走。”蒋宸脚步微动,想要送送,又猛然停住了脚步。

    偏偏他这一动一停。正巧踩住了地上一截枯枝,惊飞了竹林间蹦蹦跳跳觅食的麻雀。

    几只麻雀乱飞而起,撞到了竹子上,竹枝积留未化的残雪和水滴簌簌而落,蒋宸几乎是想也未想,就推开了甄妙,替她接住了那一身雪水。

    突如其来的冰冷刺激的他再也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

    甄妙看着原本淡然若仙的男子一身狼狈,又咳嗽的厉害,有些懵了,忙抽出帕子递过去,并扭了头吩咐道:“青鸽,你快去替蒋表哥取了披风来,不,不,还是你赶紧送蒋表哥回去快些。”

    “暧。”青鸽奔了过来。

    甄妙有些担心蒋宸的身体吃不消,他这样消瘦,一看就是病体初愈,这么一受凉,万一再严重了就糟了,不由嗔道:“蒋表哥,你推开我作甚,我身体比你壮实多了,就是淋湿了也不打紧的。”

    咳咳,表妹,你这样雪上加霜,真的好吗?

    蒋宸于是咳嗽的更厉害了。

    “大奶奶——”百灵脸色发白,急急喊了一声。

    甄妙不以为意,忙催促青鸽道:“快一点啊,等送了蒋表哥回去,就去和风苑等我。”

    “大奶奶——”百灵急得跳脚。

    甄妙蹙眉:“百灵,你力气没有青鸽大,扶蒋表哥回去会吃力的,就不用这么自告奋勇了。”

    百灵抚了抚额,已经不忍直视她家主子了。

    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半夏,送蒋公子回去。”

    甄妙猛然回头,才发现不知何时罗天珵立在竹林边,定定的看来,身边的小厮半夏脸色难看的像去赌坊输光了裤衩似的。

    他今日穿了一身黑衣,颇为修身,挺拔如青松,更显得那张俊脸白净如玉,只是面上那层笑意薄而淡,眼睛里像淬了冰晶,灿若寒晨星。

    “半夏——”罗天珵直视着蒋宸,又开了口。

    “是,是。”半夏忙跑了过去,微弯着腰,“蒋公子,请吧。”

    蒋宸平息了咳嗽,冲罗天珵拱手:“有劳罗世子了。”

    罗天珵紧抿着唇角,微笑:“蒋公子客气,举手之劳而已,哪日在下请你喝酒。”

    蒋宸转了头,竭力自然的冲甄妙点头示意,隐去眼底深处那抹担忧和歉意,这才随着半夏离去。

    等蒋宸远去了,罗天珵收回目光看向甄妙,神情似笑非笑。

    甄妙几乎是瞬间,就觉得周身更冷了,不自觉拢了拢身上衣裳。

    “过来——”罗天珵没好气地道。

    这女人不但会气他,还总是知道怎么样会让他心软。

    甄妙根本不知道某人醋坛子又打翻了,脚步轻盈的走了过去。

    刚一走到跟前,就被罗天珵一把环住,解下身上披风替她裹在了身上。

    还带着对方暖意的披风裹在身上,顿时驱走了那丝寒气,甄妙忙道:“别呀,把衣裳给我披着。你自己受寒怎么办?”

    “没事,我身体壮实,冻一冻不打紧的。”罗天珵似笑非笑地道。

    真看不出那病秧子有什么好的,竟还勾的他媳妇心疼,哼,难道他不会吗?

    “瑾明,是不是练武之人,对寒热的耐力就比寻常人强啊,据说功力深厚的还能寒暑不侵呢。”

    罗天珵气个倒仰。

    那病秧子替皎皎挡了雪水,皎皎就心疼地恨不得以身相替。他解下披风。小腿肚子还打哆嗦呢,咳咳,当然这个略略夸张了那么一点点,可是,皎皎居然认为他该寒暑不侵,这,这日子实在没法过了!

    某人脸黑得不能再黑,青鸽还有些懵懂,百灵却不忍目睹。

    世子爷又被大奶奶带沟里去了。能别扭成这样,也真是够了。

    偏偏甄妙还多嘴问了一句:“瑾明,你怎么在这儿,不是在陪大伯父他们一起喝茶么?”

    罗天珵听的气血翻涌。咬了牙道:“若不如此,怎么能有机会让半夏送蒋公子回去呢。”

    甄妙这才发觉某人脸色有些不对,问道:“瑾明,你怎么啦?”

    “没事。”罗天珵缓缓吐出一口气。“你怎么来这了?”

    “我是回沉香苑找四表妹的,她没在,说是去谢烟阁了。就顺便过去看看。”

    “谢烟阁?”

    “哦,谢烟阁是我三姐出嫁前住的院子。”

    罗天珵就冷冷看了百灵二人一眼,淡淡道:“这么冷的天,你想见表妹,就让百灵她们去请到和风苑就是了,自己乱跑什么,着凉了怎么办?”

    “你们去寻表姑娘,我陪大奶奶先回和风苑。”

    罗天珵拽着甄妙走了,路上一直没吭声,自个儿生着闷气。

    甄妙有心缓解气氛,可实在不知道他好好的怎么又恼了,寻思着或许是以前的病根儿没治利落,偶尔的总要发作一下,就想着等回府的路上再好好哄哄他算了。

    见甄妙跟没事人似的,某人更生气了。

    谢烟阁里生了数个火盆,温暖如春。

    “静姐姐,这一针,是这么绣吗?”温雅琦眉眼含笑地问。

    她一直以为三姐温雅涵绣工出众,没想到原来这位进了六皇子府的伯府三姑娘绣工也是一等一的。

    在小姑娘心里,六皇子是比镇国公世子还要厉害尊贵许多的人物,成为他的人,虽然是妾也是极威风的,更别提这位三姑娘还怀了小皇孙,说是只要一生下来就会请封侧妃呢。

    甄静瞥了悄悄进来冲她微微点头的丫鬟一眼,嘴角翘了起来,语气却是温柔的:“是这样呢,雅琦表妹很有天赋。”

    到底是个没见识的小丫头,不过是叫她来了几次,不经意间流露出只言片语,就笼络住了。

    又过了一会儿一个丫鬟进来:“主子,四姑奶奶身边的姐姐来了,说是请表姑娘去和风苑叙话。”

    一听是甄妙喊她,温雅琦脸上一喜。

    甄静笑盈盈道:“快去吧。”

    等温雅琦出去,立时收了笑,问先前进来的那个丫鬟:“怎么样?”

    那丫鬟低声道:“四姑奶奶和蒋公子在竹林说话,恰巧被罗世子看到了。”

    “没人发现你吧?”

    “没呢,婢子远远躲着,一见世子从那方向出现,立刻就回了。

    甄静眉眼舒展开来。

    越是年轻恩爱的夫妻,越是经不住这样的刺心,那颗猜疑的种子一旦发芽,可就有趣了呢。(未完待续。。)

    ps:感谢李子谢谢打赏的香囊,感谢书友141123102904961、小小眼manman、lillian00打赏的平安符,感谢童鞋们的粉红。本月23号晚上柳叶会上个名家访谈,有时间的童鞋跪求捧场啊,据说冷场实在不是那么美妙的。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