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妙一进了自个儿院子,这才察觉出不对来。

    清风堂历来是镇国公世子的居所,虽没有处在中轴线上,占地却颇广,内里连练功房都是有的。

    不过因为主子就只有罗天珵和甄妙二人,当初因为甄妙从秋千摔落的事儿又撵了一批人出去,补充进来的却是少数,整日里清风堂都算得上安静。

    近来最热闹的,就是常见到那只八哥锦言和白猫白雪鸡飞狗跳的扭打在一起了,这也成了清风堂一景。

    可今日一进来,就见院子里立着许多丫鬟,定睛细看,竟是各个院子的都有。

    百灵是个机灵的,四下瞧瞧,冲在清风堂扫洒的丫鬟使了个眼色。

    那丫鬟忙走过来,行了个礼。

    甄妙就问:“怎么回事?”

    小丫鬟是清风堂的人,对甄妙自然是没有隐瞒的,忙放低了声音道:“婢子听说,是因为小皇孙逗白雪玩,结果被白雪抓了一下,把各院子的人都惊动了。原本老夫人是要把小皇孙暂且接到怡安堂去的,可小皇孙哭闹不停,说要是离开这儿,等您回来就寻不着他了,于是就留在了这里,各院子的主子都过来看了,其余的,婢子就不知了。”

    这丫鬟年纪不大,口齿却伶俐,且把事情条理分明的说个了清楚明白,再想她不过是个扫撒的小丫鬟,能把事情理的这么清楚,已经是难得了。

    甄妙不由多看了她一眼,但见她眉眼清秀,一双黑白眸子灵活分明,倒是个不错的。

    只是这时,甄妙也顾不得想这么多,忙抬了脚匆匆向里面走去。

    倒是百灵玲珑心肠,见甄妙多瞧了这丫鬟一眼。心道紫苏姐姐眼看就要配人,到时候说不得就要再提拔几个得用的上来,这丫头倒是个好苗子,就存了留意的心思,只是这时候也顾不得细问,忙跟了上去。

    甄妙进门时,正瞧见邢太医提着药箱,旁边还跟着药童,由紫苏领着往外走。

    “邢太医,小皇孙如何了?”

    邢太医看甄妙一眼。心道这位世子妃倒是沉得住气,要是换了旁的妇人,知道自己养的小畜生惹下这般大的祸来,早就吓得花容失色了。

    甄妙表现的还算镇定,是因为白雪已经养了一段日子了,每日洗澡顺毛,打理的干干净净,又没和其他猫狗接触,要说带了什么病毒。这种可能几乎没有,不过小孩子被抓伤了,若是处理不慎感染了也是大事,但有了邢太医在。这方面其实也可以放心了。

    “伤口不算深,已经处理过了。”究竟有没有事,邢太医却没多说一个字。

    甄妙知道这些太医跟人精似的,秉承的是中庸之道。绝不会保障个什么让人抓住把柄,于是也不再问,欠了欠身道:“邢太医辛苦了。”

    邢太医还了礼。告辞出去了。

    甄妙进了屋,环视一圈,微微一愣。

    没想到病了些时日的田氏居然也在,看她气色,竟是好得差不多了。

    老夫人坐在正中,其实早把甄妙和邢太医那番话听进了耳里,发生这样的事虽然闹心,可心里对甄妙的反应却是满意的。

    世子妃将来就是国公府的当家主母,沉稳谨慎是少不了的,平日看着大郎媳妇娇憨纯真,可真的遇到了事,竟有些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气度了,这一点尤为难得。

    不说别人,就是她自己,听说小皇孙被清风堂养的白猫抓伤了,都心里一个咯噔。

    正向她秉事的三儿媳宋氏,这是一贯妥帖的,都失手打翻了茶盏。

    那边太子眼见着失了宠,二皇子又成了废人,这三皇子说不得就是将来的那位了,他膝下也只有小皇孙这一个嫡子。更别提皇子争位,有了子嗣的原就比孤零零一个的占优势些,皇室血脉有了延续,将来才不会有祸乱。

    这倒不是乱说,试想一个膝下无子的皇子登基了,然后死活生不出儿子来,这将来天下能安稳吗?

    于是小皇孙的金贵,就可想而知了。

    镇国公府虽门第高,可到底只是臣子,就是眼前三皇子不愿得罪把此事轻轻揭过,难保不会秋后算账的。

    老夫人想着这些,坐在这里心情一直是沉重的。

    年轻时她性子朗阔,不愿多琢磨这些,可自打府里一连串变故,早就由不得她自在了。

    当初大儿媳死的蹊跷,就是她的长子,说是死在战场上的,可数年后老国公悄悄跟她说,当初一个侥幸活下来的亲兵眼瞧着射中长子的乱箭,是从己方这边射出的。

    她当时听了惊怒交加,催着老国公彻查此事,却没想没有多久,国公府又是一桩祸事,戎马一生的老国公竟从马上摔下来,摔傻了。再后来四子追查真相,又是一去不归。

    打那时起,她就知道这潭水深不可测,看着满府的儿孙,只得默默把这些事都咽在了心里,国公府是再禁不起风雨了。

    甄妙向屋里的长辈打了招呼,到田氏那里时,多说了一句:“二婶看起来气色不错呢。”

    “我歇了这些日子,确实养的差不多了。”田氏微微一笑,随后又皱了眉,“倒是没想到清风堂这边发生了这样的事,心里放不下,就过来看看。”

    田氏那嘴角是翘起来的,待说完觉得不妥,死命压了下去,心中却欢喜不已。

    她可真是没想到,凄凄凉凉养病这些日子,迎头得了这么个大好的消息。

    小皇孙在清风堂出了这事,不说老夫人的不满,得罪了三皇子,那是谁都担待不起的。

    更妙的是,她早就打听过了,那只白猫可是大郎送给甄氏的。

    呵呵,怎么处置这只猫,那就有趣了。

    不过在田氏想来,哪有人护着一个闯了大祸的小畜生的,那白猫定会被打死了送到三皇子府去,不过因着那是大郎送她的玩意儿,这么一来,伤了大郎脸面不说,甄氏恐怕还会埋怨大郎多事送一只猫进来,他们夫妻定会有一番口角,夫妻情分淡了,才是最妙的。

    经历了罗二老爷两个通房的事,田氏再明白不过,这夫妻之间,不管你是过了多少年相敬如宾的日子,只要有那么一次差错,就可能渐行渐远,再也不复当初的。

    所以得了这个大好的消息,田氏原本的八分病也去了五分,为了看笑话,收拾的利利落落的过来了。

    因着二人这番对话,老夫人就看了田氏一眼,见她气色不错,尤其一张脸还带了点红润,倒像是逢了什么喜事似的,不由皱了眉。

    原本还觉得田氏过来,是个惦念大郎夫妇的,可现在瞧着,怎么倒有种喜气洋洋的感觉呢。

    人的精神状态,那是想遮掩都遮不住的,先前老夫人心里沉重,几个儿媳都来了这里,她就没多留意田氏,被甄妙这么一说,立马就看着不对了,看着田氏的眼神也冷了冷。

    田氏心中正得意着,忽觉老夫人看向她的眼神不对,心里一个咯噔,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忙把罗二老爷干的那几桩戳她心窝子的事想了一遍,顿时心塞,流露到面上,就有那么几分忧心的意思了。

    老夫人这才收回了目光,看向甄妙。

    “祖母,孙媳先去看看小皇孙。”

    “嗯。”老夫人点点头。

    甄妙去了暖阁,三皇子府的牛嬷嬷等人都守在那里,白芍也在角落里站着,倒是阿鸾,正在哄小皇孙吃药。

    几个皇子府的丫鬟,落在阿鸾身上的目光俱都凌厉嫉恨,倒像是一把把利刃,恨不得把阿鸾扎成个筛子才解恨。

    小皇孙自打生下来,最亲近的就是皇子妃,对她们这些伺候的丫鬟,虽不如别的小主子对自个儿下人的那种亲近,总还是有点不同的。

    可没想到皇子妃一走,小皇孙把镇国公世子妃错认成亲娘不说,连带的对这个叫阿鸾的死丫头,都比她们亲近多了。

    没看小皇子被猫抓了,却不让她们近身,反倒是那阿鸾还能留在跟前劝着喝药吗。

    几个丫鬟眼神对视,早就把心思交流的明明白白。

    世子妃的身份,将来是不怕对她们有什么影响的,可这阿鸾就不一样了,万一小皇孙回了府,想要这阿鸾伺候着,国公府还会留着这丫头不给不成?

    等那时候,又哪还有她们立足的地儿!

    听了动静,景哥儿转头,立刻喜上眉梢:“母妃,您可算回来了!”

    说着就挣扎着要下床,被阿鸾拦住,轻声细语道:“小皇孙,您还是坐好了,不然我们大奶奶该担心了。”

    没想到景哥儿居然把阿鸾的话听了进去,坐着没动,只是眼巴巴望着甄妙。

    甄妙快步走过去,在一侧坐下,看了看景哥儿裹着纱布的手臂,问道:“痛不?”

    景哥儿甜甜一笑:“原本是痛的,可见了母妃,就不痛了。”

    甄妙嘴角抽了抽,这孩子将来长大了要是哄起女人来,杀伤力可真强,没看现在她都不忍心纠正他那句“母妃”了吗?

    没想到景哥儿比她想的还要精怪,见甄妙一时不做声,改了口道:“姑姑,您给景哥儿吹吹。”

    牛嬷嬷实在看不过眼,咳嗽一声道:“县主,请容老奴说句话。”(未完待续。。)

    ps:感谢茶香飘韵打赏的财神罐,碧海潮声2013打赏的香囊,天降腐女1号、紫漣漪、fgs001、喻可可、飞鸟lty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各位。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