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温雅琦瞧了瞧屋内的人,一言不发,拔腿就跑。

    因为是丑事,在场的除了老夫人的心腹王嬷嬷,并没有其他下人,见温雅琦又跑了,养尊处优的贵妇人们肯定是干瞪眼了,只有甄妙还算利落,猛地站起来追出去了。

    追到外面喊上了留在耳房的百灵和青鸽:“青鸽,你脚步快,去把表小姐追回来!”

    “嗳。”青鸽应了一声拔腿就跑,明明身体滚圆滚圆的,双腿却有力,甩开步子跑得极快,没过多久就赶上了温雅琦,直接把她抗在肩头返了回来,到了甄妙跟前倒栽葱似的把她往地上一戳。

    甄妙脸上毫无笑意:“四表妹,你这次又想去哪里?”

    温雅琦头脑从没这么清明过,知道不说明白过不去甄妙这一关,反而镇定下来:“二表姐,我要去找甄静那个贱人问一问。”

    “甄静?”

    “是,二表姐,我这次昏了头,都是她害的!”

    甄妙冷眼打量着温雅琦,见她双眼圆睁,有种疯狂过后的清醒,心底却升不起一点同情。

    “四表妹,有句话叫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话糙理不糙,到现在,你还觉得都是别人的问题吗?”

    温雅琦不可置信的望着甄妙:“二表姐,你不信我的话,觉得她没错?”

    甄妙叹气:“她是她,你是你,这是两码事。”

    温雅琦眼泪刷的涌出来,却倔强的咬着唇没有哭出声,抖着身子道:“我知道我错了,错的无可挽回。二表姐,算我求你,让我去问一问她,问过了,我就死心了!”

    “死心?”

    “是。不然那口气闷在我心里,我不甘心!”

    甄妙头疼的揉揉太阳穴,终于点头:“好,我和你一起去。”

    她也要看看,甄静到底要怎么样!

    耽误了这会儿工夫,甄冰姐妹二人也赶了过来,见甄妙带着温雅琦去找甄静,忙跟了上去。

    谢烟阁,已经见了春色,台阶一侧摆了十数盆茶花。花开正秾。

    甄静穿了一袭曳地的白底绿萼梅织锦银丝披风,正形容优雅的赏着花,倒衬得人比花清艳。

    听到动静她直了身子,漫不经心的往那边瞥了一眼,嘴角就挂了浅笑:“怎么今日倒是热闹,几位妹妹都来了?”

    温雅琦冲过去:“甄静,今日你说清楚,是不是你害我?”

    两个婆子拦在温雅琦身前:“表姑娘请留步,静主子怀了身孕。身子金贵,冲撞了就不好了。”

    温雅琦被拦住不得近前,生生呕了一口血,怒骂道:“我就知道是你这贱人害我!”

    甄静漫不经心的弹了弹指甲。似笑非笑道:“表姑娘这话说的欠妥,你口口声声说我害你,总要说出个章程来,不然平白往我身上泼脏水。我可是不依的。”

    “是你,是你说和六皇子在七夕女儿会上相识——”

    听她提及六皇子,甄静脸色一冷:“天家之事。表姑娘还请慎言。我和六皇子在七夕女儿会相识不假,可这又和表姑娘有什么关系?难道我要表姑娘效仿了吗?”

    温雅琦被问的一怔。

    不对,她当时提起时,那神情,那语气,那隐含的鼓励,分明不是这样的,可,可效仿的话,确实没有提过!

    温雅琦只觉无比憋屈,咬着牙问:“那香囊呢,你教我在里面绣上名字——”

    甄静冷笑一声:“表姑娘,你今年也及笄了吧,我教你绣名字你就绣吗?那只是我的习惯而已,你跟着学去,怎么赖到我头上。”

    说到这里挑了挑眉,扫甄妙一眼,道:“莫非我教你吃屎,你也去吃不成?”

    “你,你不要脸!分明是你引诱我作出糊涂事来,如今倒是说风凉话了!”温雅琦猛的冲去。

    甄静就站在那里浅笑不语,看着带来的侍女嬷嬷们把温雅琦牢牢挡住,再瞥一眼脸色难看的甄妙,心中这才真的畅快起来。

    她已经是六皇子的女人,谁敢公开编排,反倒是甄妙,出了这事,难保让人想起她是怎么嫁到镇国公府去的呢。

    “三姐,真的是你在搅事?”甄玉铁青着脸问。

    甄静呵呵笑了:“六妹这话说的奇怪,我的事情,你们也是知道的,怎么没见做出什么糊涂事来?”

    说着看甄冰一眼,叹道:“只可惜表姑娘住在伯府上,平白连累了两位妹妹。呃,我听说六妹亲事定下了,可不要像我当初那样,出什么差池才好。至于五妹,你且宽心,等过上一两年这事被人们淡忘了,我求一求六皇子,说不准他会帮妹妹挑一门好亲事的。”

    甄冰手心都是冷汗,张了张口说不出话来,眼中迅速蒙了一层雾气,甄玉悄悄握住她的手。

    甄妙抬了抬下巴:“我怎么不知道,皇子能操心臣子家的婚嫁了?”

    甄静脸色微变,暗道一不小心大意了。

    皇子和外臣走得近,可是大忌,六皇子最忌讳人说这个,就算她怀着身孕,若是被他知道了恐怕也会恼的。甄四原本是个蠢的,没想到如今口齿伶俐起来了,都说镇国公世子对她好得很,难不成是被娇宠的?

    甄妙瞧了,甩过去一个高傲的小眼神,补上会心一击:“又没有亲戚关系!”

    这话噎的甄静好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来,脸上像调色盘,精彩极了。

    甄玉痛快的笑起来,快言快语道:“三姐放心,五姐将来再怎么样,也是要人八抬大轿抬进门的。”

    甄静眼神一紧,冷冷扫了甄玉一眼,随后勾起唇角,慢悠悠道:“是么?哪怕夫家开棺材铺什么的?”

    温雅琦怒极:“果然是你,那人,那人是你安排的对不对?”

    “表姑娘把我想的太能耐了,我哪有那个本事,这事情,不是满府的人都知道了吗?”甄静说着看了一个嬷嬷一眼。

    那嬷嬷忙道:“是老奴出去领饭时听府里下人们议论的。”

    “我跟你拼了。今日我们同归于尽!”温雅琦死命往那边冲,被人死死拦着,挣扎起来头发也散了,珠花也落了,异常狼狈。

    “够了。”甄妙喊了一声。

    所有人动作一静。

    甄妙向甄静走去。

    有两个嬷嬷向前一步挡着,她冷冷扫了一眼:“怎么,我堂堂佳明县主,镇国公世子夫人,想和自己堂姐说句话,还要经过你们允许么?”

    两个嬷嬷面有难色。忐忑的看了甄静一眼。

    甄静笑了:“你们让开。”

    然后手不自觉落在小腹上,冷眼看甄妙走过来。

    佳明县主又如何,她怀着六皇子的骨肉,难道她敢伤人不成?

    甄妙在甄静面前站定,沉默了片刻问道:“三姐,那棺材铺的二少爷,你可插了手?”

    若她只是挑动着温雅琦去灯市,那只是无耻,只怪温雅琦禁不住诱惑。若连人都是她特意安排的,那就是恶毒了。

    “没有。”甄静不紧不慢地道。

    “你发誓?”

    甄静笑了:“四妹,你可真是天真,我凭什么发誓?我说没有。你信也罢,不信也罢,这都是你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钟嬷嬷。扶我过去坐坐,我有些累了。”

    甄妙狠狠吸了一口气,转身:“先回去。”

    温雅琦不情不愿地被青鸽拖着往外走。

    甄静盯着甄妙背影。得意冷笑。

    站在院门口,甄妙忽地转身,抬了抬下巴,一字一顿地道:“甄静,你这么贱,六皇子知道吗?”

    说完拂袖而去。

    甄静还没来得及反击回去,就已经看不到甄妙人了,气得狠狠踢倒了一盆红艳艳的茶花。

    “静主子,您消消气,伤着腹中的小皇孙就不好了。”

    甄静这才恢复了冷静,轻轻抚了抚肚子,又笑了。

    是了,甄四再猖狂,除了动动嘴皮子功夫,还能把她怎么样,难道敢动她一个手指头吗!

    至于找六皇子告状?她还不信自个儿表妹做了那种事,她有这个脸去说!再者说,证据在哪里呢,只凭只言片语给她定罪吗?

    甄静瞧着那大红色的茶花格外刺眼,抬了脚狠狠碾碎了,转身回了屋。

    甄妙领着温雅琦去了温氏那里:“娘,我先回府派人给世子送个信,让他查查棺材铺那家人的情况。”

    “也好,若是那家真心求娶雅琦便好。”

    “姑母!”温雅琦连连后退,“难道你们还是要把我嫁过去?那人是个斗鸡眼!”

    ”雅琦,我和那孩子聊了几句,他眼睛虽有点问题,却不严重,不仔细看是瞧不大出来的,若是还算老实,你便嫁了吧,有姑母和你表兄表姐在,将来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不受委屈?”温雅琦又哭又笑,最后伸手一指甄妙,“姑母,您说实话,若是当初二表姐拉着落水的是这样的人,您也这么劝着她嫁过去吗?”

    “雅琦——”温氏被这话刺的身子一颤,神情顿时灰败了。

    娘家托付给她的侄女,最终嫁了这样的人家,她心里又怎么会好受,可这不是没有法子吗,这孩子,这孩子是要她的命啊。

    甄妙那颗心也凉了,扶着温氏道:“娘,我这就先回去问问再说。”

    然后一扫屋内的丫鬟:“你们送表姑娘回沉香苑,好生看顾着。”

    温氏生怕温雅琦再闹出什么事来,摇头道:“还是让雅琦先住在和风苑吧。”

    甄妙辞别温氏匆匆回了国公府,半夏已经在门口守着,一见她下车把一个信封递过去:“大奶奶,这是世子爷命人送回来的,本来说过午您还不回的话,直接送到伯府上去的。”

    甄妙接过来回了清风堂,把那信封打开抽出一叠纸来,拿着刚刚看了一半,百灵就匆匆走进来,形容惊恐:“大奶奶,出事了!”

    “怎么?”甄妙心中一沉。

    “伯府那边派人送了急信来,表,表姑娘上吊死了!”(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141219135922573、小小眼manman、米老鼠亲亲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