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蒋氏带着人刚离开明华苑,留在院子里的大丫鬟雕栏就追出来了。

    “怎么了,急慌慌的?”事情越多,蒋氏越见不得别人这样,再沉不住气,府里可就更热闹了。

    “夫……夫人,老爷陪着六皇子来了,现在正在厅里等您。”

    “什么?”饶是一贯沉稳的蒋氏,也变了脸色。

    六皇子这时候来府上,是看三丫头的吗?

    三丫头在六皇子心中地位竟如此高!

    再想到甄妙去了谢烟阁,蒋氏就更觉头疼了。

    匆匆返了回去,果然见到六皇子与甄大老爷相对而坐,正聊着什么。

    蒋氏忙施礼。

    六皇子笑道:“世子夫人客气了,本王只是无事来看看,不知静娘是住哪里?”

    蒋氏面色古怪。

    心道六皇子,您这么面不改色的上门来找自己的小妾,真的合适吗?

    “静娘住在谢烟阁。”

    “呃,本王好像还看到镇国公府的马车,莫非是佳明县主也回来了?说起来,我们兄妹也许久没见了。”

    许久没见?

    蒋氏抽抽嘴角。

    真是够了,妙儿大年初一才拿鸡腿砸了刺客,满京城都知道了,六皇子,别说您不知道!

    而且兄妹什么的,在妙儿娘家这里说的这么自然,真的好吗?

    “不瞒六皇子说,府上出了点事,所以县主才回来的。”

    六皇子眼中闪过好奇:“那本王来的真是不巧了。”

    蒋氏暗松口气。

    看来六皇子还是知道分寸的,府上有事情,总该回去了吧,要是让他知道他小老婆和妙儿此刻没准正在争执,那可实在不妙。

    就见六皇子一脸诚恳问道:“发生了什么事?若是有需要本王帮忙的地方,世子夫人尽管说。”

    素来以沉稳谨慎为人称道的蒋氏终于忍不住扶额。

    六皇子摸摸鼻子:“哦,看来是本王多虑了。”

    他站起来往外走。口中道:“不知佳明在何处?”

    蒋氏一个趔趄,差点被自己的裙角绊倒。

    一定是她听错了,六皇子登门不是去看三丫头的吗?

    六皇子回了头,神色坦然:“当初在宫里,多亏了佳明,才让本王避过一劫,还一直没有好好谢过她。”

    “县主……”蒋氏迟疑起来。

    说实话真的没问题吗?

    她犹豫的工夫,忽见六皇子收了笑容,心中一沉。

    她怎么忘了,站在面前的到底是一位皇子!

    再不敢犹豫。忙道:“县主此时应该正在谢烟阁里。”

    “这样啊。”六皇子一双狭长凤眼挑起,笑得璀璨生辉,“那便顺道去看看静娘吧。”

    蒋氏晕乎乎的在前领路,总觉得哪里不大对!

    甄大老爷晕乎乎的坐在厅里捋着胡子思考,总觉得哪里有问题!

    谢烟阁那边,正是剑拔弩张之势。

    “四妹妹怎么又来了?”甄静好整以暇地打量着甄妙。

    “我表妹死了。”看着甄静散漫的神情,甄妙心中怒极,面上却有种令人心惊的沉静。

    甄静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又停住。笑道:“是呢,我也听说了,四妹妹节哀,三婶还要你照顾呢。”

    甄妙也笑了:“放心。我不会像我娘那么脆弱。甄静,我就是好奇,一个才十五岁的女孩子就这么死了,你那颗心就一点无动于衷?不怕有报应吗?”

    “报应?”甄静呵呵一笑。“四妹这话问的极好。我也想问问你,想当初我那姻缘被你搅散了,你怕有报应吗?”

    甄妙眯了眯眼:“我不怕。便是曾经对不住你,也在你多次的算计下还清了。甄静,该不会因为你倒霉,那些算计没有得逞,你就觉得自己没做过吧?”

    “谁倒霉?”甄静那优雅的面具有些裂了,恼恨地反问。

    甄妙也是真动了肝火,比往人心口插刀,她怕过谁,当下就高傲冷哼一声:“当然是你倒霉,不然满府的姑娘,怎么就你托生成庶女呢?”

    见甄静身子一颤,甄妙再接再厉:“然后还成了姨娘,以后生出庶女来,母女二人,可真继承了你姨娘的遗志了!”

    “你,你给我住嘴!”甄静推开侍女,上前一步,“甄四,你还敢提我姨娘?”

    甄妙掏掏耳朵:“我没听错吧,那是姨娘,不是娘娘,我怎么就提不得了?”

    甄静额角青筋冒起,手抖了抖,深吸一口气把怒火强行压了下去,恢复了冷静:“甄四,任你怎么说,现在你表妹没了,你母亲听说神志不清了,你不回去伺候着,来我这作甚?”

    说着轻轻抚了抚小腹,道:“我也不妨告诉你,我也是不怕报应的,因为你表妹的死跟我没有半点干系,你再无理取闹,也只是自取其辱而已,平白辱没了你世子夫人的身份。”

    “无理取闹?”甄妙笑眯眯的瞧着甄静,忽然扬起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甩了一个耳光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震惊了所有人,包括甄静在内,她怎么也想不到,甄妙敢打怀着身孕的她!

    甄妙无视满院子人的震惊,抬了抬小下巴:“看到没,连这都算不上无理取闹,我之前只是说说话,怎么就是无理取闹了?甄静,我不妨告诉你,若不是你怀着身孕,孩子是无辜的,我非把你打成一个猪头不成,那时候,你才明白什么是无理取闹!”

    甄静气得发抖,忽然看到一道身影,顿时眉头紧紧蹙起,捂着肚子蹲下去,气喘吁吁地道:“你们这些奴才都是死的吗,任由她欺我?莫非是看着她是县主,我只是个没身份的妾——”

    几个皇子府跟来的侍女嬷嬷都变了脸色,一边去扶甄静,一边警惕的盯着甄妙,有眼尖的看到前面身影,立刻跪了下去:“六皇子。”

    甄静白着脸被扶起来。捂着肚子看向那里,顿时流下泪来,睫毛微颤,委屈无比地喊道:“殿下,妾没有保护好您的孩子——”

    甄妙回了头,就看到六皇子那张呆滞的俊脸,显然是被她连打带骂的壮举惊呆了。

    不知怎的,就觉得无比委屈。

    她家男人还没回来呢,怎么甄静的男人不合常理的蹦出来了,是要护着他小老婆寻她麻烦吗?

    再听了甄静那恶心人的话。甄妙半点不后悔刚才的举动。

    果然打人要趁早,要是六皇子早来一步,她可就没这个机会了。

    眼瞧着甄静那隐隐的得意,甄妙趁着那群人都跪下无人护着甄静时,做出个惊人的举动。

    她迅速掀起甄静的裙子瞧了瞧,然后扭头飞奔到六皇子跟前,一双大眼蕴满泪水:“六皇兄,她诬陷我,没有流血。孩子分明还在她肚子里好好的。”

    看着那张无比熟悉的脸,虽明知不是一个人,可她的泪还是让他下意识的揪心,然后又因这孩子气的举动。觉得好笑无比。

    “谁敢诬陷佳明啊,说来听听,皇兄给你做主。”

    此时不说,更待何时。

    甄妙倒竹筒似的说了出来。最后总结道:“就是这样,她逼死我的亲表妹,还说我无理取闹。我忍不住打了她一下。结果打脸她捂肚子,还说没保护好孩子。六皇兄,同是女子,我难道恶毒的连别人腹中孩子都伤害吗?传出去我该如何见人?”

    说着咬了咬唇道:“她分明是想再接再厉,逼死表妹后再逼死我!”

    甄妙心中冷笑。

    甄静真是忘了,她现在是佳明县主,六皇子就是她名正言顺的皇兄。

    她倒是要看看,六皇子是护着妹妹,还是护着小妾!

    若是,若是护着小妾,哼,不是还有世子吗,世子是她家的,那是一万个肯定只会护着她的。

    想通了这点,甄妙隐隐有些后悔,刚才打少了!

    不过转念一想,罢了,她毕竟怀着孩子,真把孩子打掉了,她也做不出来。

    甄静简直气疯了,她居然敢这么告状,她凭什么?

    急忙冲到六皇子面前,泪盈于睫,我见犹怜:“殿下,妾自来了伯府,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怎么就能让表姑娘去了灯会,还与人私定了终身呢?四妹这样说,分明是往我身上泼脏水,妾身份低微,名声不好也就罢了,可腹中的孩儿若是因为我背负着不好的名声,妾哪有脸面对他。”

    甄妙直接跳过眼前人的梨花带雨,冲六皇子道:“皇兄您瞧,我没说错吧,她肚子疼还跑的这么快,到底是谁往谁身上泼脏水,一望便知。”

    甄静深知此时争执不智,只柔弱心伤的望着六皇子,虽没有说话,可一双眼睛欲说还休,道尽了不知多少情意。

    六皇子却被甄妙那声“皇兄”给触动了,是皇兄,不是六皇兄呢。

    看一眼甄静娇柔的模样,再看甄妙气鼓鼓着一张脸,那颗心早就偏的不行了,牵了牵唇角道:“静娘,若是觉得难以面对,就打掉好了。”

    甄静和甄妙同时目瞪口呆。

    “殿下!”这一次,甄静真的觉得心口生疼,随后蔓延到小腹去,身子晃了晃往下栽去,被身后的一个嬷嬷手疾扶住了。

    甄妙还是一脸呆滞,心中在狂吼。

    六皇兄,你这么渣,你后院的女人们到底知不知道啊?(未完待续。。)

    ps:感谢安奈儿_tb打赏的桃花扇,奴牛牛1、fgs001、书友1401211849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

    再次召唤一声,今晚七点半柳叶上名家访谈,有时间的童鞋可以去聊天室溜达溜达,没准还会见到别的可爱的作者大大们哦。在女生网首页点名家访谈进去,就有聊天室的链接了。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