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静不可置信的望着六皇子,眼前一阵阵发黑,剧烈的心情波动致使小腹一搅一搅的,疼痛越发剧烈了。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她一定是听错了!

    她就想起在六皇子府中,莺莺燕燕那么多女人,可六皇子只要进后院,歇在她那里的时间是最多的,每一次和她在一起时,也是温柔又热情。

    她并不是傻子,男人对一个女人是热情还是冷淡,又怎么会分不清。

    也因此,无论是她自己,还是府中上下,都知道六皇子对她是格外不同的,不论是每日饭菜还是衣料、脂粉等用度,送到她那里的都是最上等的。

    一定,一定是她听错了!

    “殿……殿下,您说什么?”甄静眩晕的已经看不清,却执着的望着近在咫尺那个俊美的男人。

    传来的男子声音依然温和:“静娘,我是说,你要是觉得难以面对,就打掉好了,免得自己为难。”

    “殿下,您,您不想要这个孩子?”

    六皇子笑意收了起来:“怎么会呢,我只是尊重静娘的选择,不想你受委屈而已。”

    腹部越来越痛,甄静彻底恐慌起来。

    虽然她目前是皇子府上身份最高的女人,可到底只是个侍妾,只有孩子才能让她更进一步,她绝不能失去这个孩子!

    这一刻,她顾不得细想六皇子古怪的态度,亦顾不得什么脸面,伸出纤纤细手,抽泣道:“殿下,是妾说错了,妾不能失去我们的孩子,不然,不然妾情愿一死……”

    甄妙偷瞄着六皇子。

    她真有种预感。不靠谱的六皇子没准会来一句“那你就去死好了”这种话。

    还好在六皇子没有开口之前,甄静就先晕了。

    甄妙觉得,这人难得聪明一把。

    果然六皇子看着昏迷的甄静,没有再说什么惊人之语,只是淡淡瞥了那些嬷嬷和侍女一眼:“把人赶紧抬进去,该请大夫的请大夫。”

    那些下人拿不准六皇子的态度,但还是不敢大意的,急忙行动起来,要知道六皇子行事不羁是出名的,他现在看着漫不经心。要是静主子出了事,恐怕转头就会打杀了她们。

    毕竟静主子肚子里怀着皇孙,皇室血脉都金贵,并不像寻常人家那样,主母未进门,侍妾有了身孕就要落胎。

    下人们忙忙碌碌,氛围骤然紧张起来。

    六皇子却面色平静,对呆若木鸡的大夫人蒋氏道:“让世子夫人见笑了。”

    “不,不见笑。”蒋氏茫然摇头。可怜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六皇子转向甄妙:“佳明,那我们就去厅里坐坐吧。”

    甄妙皱着眉:“她腹痛,我等着做什么?我母亲还病着,就先告辞了。六皇兄好好陪着吧。”

    “三夫人身体不适?”

    甄妙冷笑:“那不是多亏了甄静么!”

    其实甄静做的事,虽然众人心知肚明,却拿不出证据的,甄妙敢这么说。无非是气急了,且见六皇子对甄静没那么上心罢了。

    “佳明的娘亲身体不适,那本王也该去探望一下。”六皇子非常自然的说出这句话。对蒋氏道,“那这里就劳烦世子夫人了。”

    “走啦,佳明。”六皇子率先往前走,走了几步又停住,“怎么走?”

    甄妙无奈走过去带路,渐行渐远时,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透过漏墙,可以看到一盆盆生机盎然的茶花,可谢烟阁地处偏僻,又好一段时间无人住了,这样春光未至的季节,难免显出那么几分萧条来。

    甄妙心中冷笑。

    便是这样的地方,给那个搅事精住,也是糟蹋了!

    她想着心事,表情就格外沉静,迎着冬日暖阳往前走,细碎阳光洒落在嫩白的面庞上,像淬玉般通透。

    六皇子瞄了一眼,就忍不住咳嗽一声。

    甄妙惊醒,勉强笑笑:“六皇兄,怎么啦?”

    六皇子就正色道:“佳明,今日你也有不对的地方。”

    甄妙那点笑意就收了,抿了唇与六皇子对视,一言不发。

    看她那倔强的样子,六皇子就手痒痒,忍不住想弹她额头一下,手动了动又放下。

    这样的举动,到底不妥当。

    “佳明脾气渐涨啊。”

    甄妙心中一凛。

    无论如何,在她面前的是位名副其实的皇子,而她只是个半路出家的县主。甄静虽说是六皇子的小妾,可说到底还是建安伯府的姑娘,她这个样子倒是有点迁怒了,且迁怒的没有道理。

    她越想越有些脸红。

    也许是每次见了这人都会丢大脸,又有了那点不知道人家认不认的救命之恩,久而久之就有种破罐子破摔、忘了掩饰自己性情的冲动了。

    意识到不妥之处,甄妙脸色转暖,欠了欠身子道:“佳明有哪里做得不对的地方,六皇兄可以指教。”

    六皇子嘴角一弯:“指教倒是谈不上。不过佳明啊,掀女人裙子这种事,以后还是别干了。”

    甄妙……

    六皇子懒洋洋摸摸下巴,笑眯眯地道:“如果佳明真的想看,可以让我来!”

    甄妙一个趔趄,差点扑地上去。

    真是够了!

    她嘴角抽了抽,加快了脚步。

    二人穿过一片梅林,过了太湖石堆砌的假山,就到了和风苑。

    罗天珵已经回来了,正站在廊芜里远眺。

    甄妙提着裙角奔过去:“瑾明,吴太医请来了?”

    罗天珵目光落在甄妙脸上,随后忽然伸手,把落在她肩头的梅花花瓣拂去,然后错过她往前走了几步,对六皇子施了一礼。

    “没想到罗仪宾也在。”

    二人私下的关系是世人不知的,哪怕在甄妙面前,都维持着不远不近的样子。

    “罗仪宾竟然请来了吴太医,三夫人如何了?”六皇子笑问。

    今日吴太医当值。他也是知道的,没想到罗天珵能请了来。

    罗天珵就道:“都是皇上厚爱,吴太医还在给岳母大人看诊。”

    六皇子心里一动。

    最近形势微妙,他们这些皇子都好几日没见到皇上了,对他的病情猜测不已,其他皇子已经蠢蠢欲动,打探着皇上的消息,他一直隐忍不动,就是笃定若是有异常,身为皇上近臣的罗天珵。定会有所暗示的。

    果然此刻,他就得到了想要的消息。

    罗天珵请来吴太医,既然父皇是知晓的,足见父皇病情并没有到不可挽救的地步,至少没有几位皇兄想的严重。

    六皇子一想到几位皇兄私下里的小动作,心情就好了起来。

    “瑾明,六皇兄,我先进去看看母亲了。”甄妙说完,欠欠身。带着紫苏和青黛沿着长长的廊芜往前走,拐了弯,人就不见了。

    六皇子和罗天珵一时都没有开口。

    罗天珵就盯着六皇子头顶玉冠旁落的梅花花瓣出神。

    他倒是不知,六皇子对皎皎的三姐如此上心了。

    若是这样。倒是不好办了。

    以他现在的地位,说的不客气些,几位皇子恐怕还要向他示好,比如三皇子。他唯一的嫡子在国公府暂住,虽说是孩子受了惊吓,离不开皎皎的缘故。可这也只是个绝佳的借口罢了。

    但是六皇子却不同,谁都没他清楚,将来登上大统的就是眼前这位。

    他现在固然可以利用身份的特殊让六皇子退让,可将来呢?

    换位思考,谁若是动他的皎皎,他也会和人拼命的。

    若是一个帝王怀恨在心,那是相当可怕的事,他只怕皎皎将来为此吃苦。

    “瑾明,想什么呢?”没了旁人,六皇子说话随意了许多。

    罗天珵坦言:“没想到在这里见到六皇子。”

    “咳咳,我也没想到呢,本来是闲着无事,来看看静娘的。”

    他才不承认,是见到佳明的马车才来了好奇心,不然这小子非找他拼命不可。

    罗天珵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冷笑。

    果然如此!

    甄静对皎皎怀恨在心,若是这样,她就更不能留了。

    可眼下她住在伯府,若是出了事,无疑连累了皎皎的娘家,若是等人回了皇子府,那就更无法动手了。

    一时间,因为有了先知一直顺风顺水的罗世子,也觉得棘手起来。

    六皇子暗中培养的势力不小,如果是他在乎的人出了事,不可能一点蛛丝马迹都查不出来。

    六皇子觉得今日的罗世子有些冷淡,心道莫非这小子这么敏锐,察觉了他来伯府的真实意图?

    最近几次去见太妃,太妃都避而不见,他承认,见到佳明的马车后,就忍不住生出见一见的念头了,要说把佳明当成太妃的替身么?似乎也不是这样的,每一次和佳明接触,他就更清楚的认识到她和太妃是完全不一样的人。

    六皇子莫名有些心虚,以长叹掩饰道:“静娘有了身孕,一直不大安稳,我就来看看。”

    果然……

    罗天珵听了更不高兴了。

    甄妙的出现打断了二人有些尴尬的闲谈。

    “瑾明,吴太医开了豁痰开窍的方子,说要服上几剂看看情况,这几日我想留在府里侍疾,就不回国公府了。”

    出了正月二十,就是三皇子妃出殡的日子,元旦家宴的事,使得罗天珵不愿甄妙出席这种场合,且小皇孙在府上住着,也会引起颇多误解,这倒是个极好的推脱机会。

    “你且安心住着,我一有空闲也会过来的。”罗天珵道。

    六皇子在旁边跟着点点头。

    甄妙诧异看他一眼。

    六皇子差点岔气。

    “呵呵呵,也不知静娘如何了。”(未完待续。。)

    ps:感谢emilyleung打赏的和氏璧,让亲破费了。感谢飞鸟lty、狂飙小马721、冷語嫣、胧月夜莉打赏的香囊,陈大菇凉、好空白、小美女的妈妈、凌风水舞、嘀咯丫、悦莜、fantcy、碧海潮声2013打赏的平安符。

    推荐双钰大大的《邪王盛宠:医妃遮天》,双钰大家可能不熟悉,她其实是写《阿莞》的予方大大哦。附简介:齐妍灵的理想,是把那些想干掉她的人干掉,然后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医术银子在手,腹黑皇帝暖铺。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