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再不忍心,事情总是要交代的,甄妙咬了咬牙,一鼓作气说完。她瞧着焦氏和温墨言惊愕的样子,心情格外复杂,便垂了眼帘,盯着素缎裙面上的暗竹花纹不语。

    温墨言豁然站起来,双腿修长,转身就往外走。

    “表哥,你去哪儿?”甄妙追上去,挡在门口。

    温墨言盯着甄妙,长长的睫毛像鸦羽作成的扇,显得双目大而明亮,里面愤怒的火焰令人不敢对视。

    “二表妹,害死妹妹的凶手还活得自在,你拦着我?”

    甄妙抿了唇不语,脚步却没有半分移动。

    温墨言明亮的眼渐渐暗下去,悲伤、恼怒、不甘,种种情绪在眸中流转,最终连声音都低沉了几分:“二表妹,你真的要拦我?”

    他看起来不那么愤怒急躁了,却像受伤的小兽,绝望而压抑。

    甚至有那么一刻,甄妙觉得他要像个孩子似的哭出来了。

    其实,温墨言只比她大了一岁,才刚刚十七岁。

    “就算四表哥以后会讨厌我,现在我也会拦着你的。”甄妙淡淡地道。

    “你,你——”温墨言狠狠咬了下唇,唇上顿时涌出血来,他却毫不在意,“你就是知道,我不能拿你怎么样是不?你要是个表弟,我非得——”

    甄妙脸一沉:“四表哥就把我当表弟好了。”

    说着挺了挺胸脯,抬了抬下巴,投过去个挑衅的眼神。

    那意思很明显,有种你打我啊。

    温墨言尴尬地移开了眼。

    “墨言,别胡闹了!”焦氏终于开了口。

    “娘——”

    焦氏摩挲着干枯的手,语气满是苦涩:“墨言,雅琦这样子,是娘没教好。又怎么怨的了别人。”

    “娘,小妹再怎么不对,也罪不至死啊!”温墨言狠狠攥着拳头。

    这是他最不能接受的,幼妹才刚刚十五岁,花朵般的年纪,不过是月余没见,就香消玉殒。祖坟不得入,或是在某处起一座孤零零的香丘,想着那凄凉场景,便觉肝肠寸断。

    她再任性妄为。再满是缺点,也是他的妹妹,哪怕是终身不嫁,他养着也好。

    焦氏闭着眼,泪水簌簌而落:“是娘没有教会雅琦自重、踏实,还有坚韧,但凡她做到一点,也不会要娘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看着焦氏痛苦的神情,甄妙心中酸涩。

    不错。若是温雅琦自重,就不会**,若是她足够踏实,哪怕**了。这些亲人总会给她安排个良人,若是她坚韧,就算到了最糟糕的局面,也不会一根绳子吊死自己。逃避这一切。

    “是我的错。雅琦刚明白事理的时候,家里就渐渐艰难,娘忙着支撑家业顾不上她。后来你爹瞎了一只眼,担子更重,就更疏于管教她了。说起来,是娘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才害了她,也让娘受到这惩罚。”焦氏再忍不住,痛哭起来。

    “娘,您可别太伤身了,您还有公公,和我们这些小辈要管呢。”邢氏扶着焦氏劝道。

    那小姑子,可实在令她吃惊,竟做出这么多恬不知耻的事来,到现在,她也看出来了,府上这位姑母对小姑是顶好的,如若不然,这事发生在别的府上,早就把这不懂事的小姑送回去了。

    这样的话,她倒是没必要借机闹了,出了这种事后,那姑母对娘家只有更愧疚的份儿。

    想到这,她便劝道:“娘,姑母不是还病着吗,您总得带儿媳和小叔去看看。”

    焦氏轻轻点头,睁了眼看向温墨言:“墨言,娘不是什么有见识的人,却也知道贼要捉赃的道理。妙儿的话你也不是没听到,那位姑奶奶只是三言两语劝动了你妹妹,单凭这个,你凭什么找人家算账?雅琦已经这样,你还要再闹出笑话来让人戳咱家的脊梁骨吗?那让我怎么有脸去见你姑母?”

    焦氏说自己没见识,是过谦了,那时温家还没衰落,娶的三房媳妇,虽算不上名门贵女,那也是大家闺秀,不过是多年困顿日子,把人磋磨的像个农妇似的。

    温墨言傻傻站着,好一会儿,忽然一拳狠狠砸在墙面上。

    这小子力气大,这一拳砸下去,那白亮的墙面立刻龟裂如蛛丝,他顿时呆若木鸡,下意识去看甄妙,就像小时候做了错事被抓包时的反应差不多。

    甄妙快步走了过来,伸出了手。

    温墨言下意识后退一步。

    甄妙失笑。

    这人,还怕她打他不成?她又不是他老子。

    她从袖中掏出一方洁白的帕子塞到他手里:“手流血了,你先按着。”

    然后打开门喊紫苏进来:“紫苏,你带表少爷去包扎一下。”

    温墨言还想推脱,见甄妙板着脸,老实跟着紫苏出去了。

    焦氏站了起来:“妙儿,带我去见见你娘吧。”

    甄妙犹豫了一下,点头:“二舅母随我来吧,只是太医说了,我娘受不得刺激,不然病情就反复了。”

    “二舅母知道的。”焦氏拍拍甄妙的手。

    她那双手粗糙似老树皮,剌的人肌肤微微刺痛。

    甄妙就想起温氏曾说过的话。

    娘家最困难时,连下人都舍不得请,衣裳都是主妇亲自洗的。

    一时之间,甄妙理解了温氏的苦衷。

    任谁娘家人过得如此,自己就是住在金山银窝里,也会坐立难安吧。

    出了厢房的门,顺着抄手游廊往前走,天已经有些暗了,残阳西坠,把那方的云染成青红色,沉甸甸的似要支撑不住,给人的心情也蒙上了一层阴郁,墙角那株老梅开着花,稀稀落落的白梅,迎着风有几分萧瑟的意味。

    “二舅母,您走这边。”甄妙站在了外侧,遮挡住了风。

    焦氏长途劳顿,又悲伤入骨。再吹了风病倒,那就更令人头疼了。

    她觉得有些力不从心,对料理这些事,她向来不擅长。这一刻,很想甄妍就在一旁,像未出阁时一样,给她拿主意。

    可这是行不通的,甄妍眼看就要临盆,又是个气性大的,知道这事万一动了胎气。那更了不得。

    甄妙挺了挺背脊,扶着焦氏往前走。

    不擅长,那便用心去学好了,路总是人走出来的。

    焦氏和温氏见了面。

    焦氏是个撑得住的,明明正经历着丧女之痛,还耐心抚慰了温氏几句,温氏就像个小女孩般,搂着焦氏大哭起来。

    甄妙看了大松口气。

    心中郁结,能哭出来。就好了一半了。

    温墨言由紫苏领着过来,见到里面情形,立在门口不动了。

    甄妙见状走了出去。

    “我等会儿再进来拜见姑母。”温墨言说着,瞧了甄妙一眼。见她神色平和,道,“二表妹,我想……去瞧瞧雅琦。”

    甄妙沉默好久。点头:“嗯。”

    温雅琦已经入殓,棺材就放在和风苑一间后罩房里。

    甄妙领温墨言过去,一推开门。一股阴冷之气就扑来。

    温墨言挡在甄妙身前,回头道:“二表妹,你就在外面等着吧,我进去看一眼就是了。”

    甄妙胆子其实极大,只除了怕鹅,但对看死人,真没有兴趣,就老实点了点头,站在门外等着。

    温墨言走过去,先盯着棺木头部镶嵌的铜镜片刻,才把棺盖缓缓移开。

    温雅琦就躺在里面,面色发青,孤零零,空荡荡,周身空无一物。

    这也是当下习俗,未嫁的女子身亡,别说入不得祖坟,就是连陪葬物都不许有的。

    想着妹妹生前最爱精致首饰和漂亮衣物,到现在却落得如此下场,温墨言只觉心痛难言,一滴泪从眼角流下来。

    他忙后退,怕泪水落到棺木上,退出半丈后蹲下去,压抑的低泣起来。

    甄妙站在门外听着,还是忍不住走进去:“四表哥——”

    话音嘎然而止,直愣愣瞧着半开的棺材里温雅琦那张铁青的脸。

    温墨言豁然站起,脸色都变了,挡住她的视线把她推出去,这才返回去,把棺盖盖好,又走了出去,黑着脸问道:“好端端的进去做什么?”

    甄妙抿了唇没吭声。

    因为听见他一直哭,想进去劝劝这种话,还是不要提了,想必没有哪个男人愿意听到这种答案。

    “有没有吓着你?”温墨言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甄妙摇摇头:“没有。”

    这个真没有。

    可惜温墨言不相信,沉了脸往回走,等快到正屋那里时,低声道:“四表妹,你要是害怕,就见表妹夫来陪陪你。今日的事,实在抱歉了。”

    他现在异常后悔,想去见妹妹最后一面,随便请个丫鬟带路就是了,何必要表妹领去。女孩子都胆小,她这一吓,吓出什么病来可怎么是好。

    “真的没事。”甄妙扯着嘴角笑了笑。

    温墨言显然不相信,还是忧心忡忡的样子。

    甄妙目光随意落到他包扎好的拳头上,才想起来一事,也没有寻常女儿家的忸怩,坦然道:“四表哥,我那帕子呢?回头洗洗,我还要用的。”

    沾了血的帕子她显然不用了,那帕子虽普通,又没有特殊标记,可毕竟是她用过的物件,留在温墨言那里总归不妥。

    温墨言伸手入怀掏了掏,愣住:“应该是留在次间里了。”

    “那便算了。”

    等温墨言进去拜见温氏,甄妙不动声色的唤来紫苏,听她说那帕子已经绞烂了,这才放了心。(未完待续。。)

    ps:感谢安奈儿_tb、丶茕茕白兔、吴千语打赏的腊梅。

    推荐吴千语大大的《医律》,一百多万字,已经很肥了。

    简介:这是一个现代女法医与古代福尔摩斯完美结合,谈情说案的故事!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