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不知怎的,罗天珵在身边,甄妙就来了睡意,她很自然的躺在他怀里,眼睛已经睁不开时,迷迷糊糊地问:“今晚不走了吧?”

    罗天珵失笑:“不走了。”

    他先是兴致冲冲赶来见她,接着喝了一缸子的醋,此刻她温顺的窝在他怀里,竟也觉得困顿了。

    他搂着她,那若有若无的香气连绵不绝的往鼻子里钻,香甜美妙,令人安心。

    他按了按肚子,心中奇怪,似乎是饿了?

    “皎皎,你身上是什么味儿?”此时甄妙脱得只剩了中衣,颇为宽松,罗天珵闭着眼,倒是熟练的把她肩头衣裳蹭开,嗅着她的味道。

    甄妙已经是半睡半醒,抡起爪子拍在他头顶上:“别闹!”

    她不是那么清醒,声音就比平常多了慵懒,那尾音也没平日清澈,还带了那么几分娇憨,直挠的罗天珵心跳了跳,再忍不住,凑在她雪白的肩头亲吻起来。

    甄妙浑然不觉,只是有些不舒坦,伸手推了推,见推不动,果断放弃了,竟还记得断断续续回答:“我……我白日做了香橙果子露,里面放了牛乳和蜂蜜……这几日累了,今晚就偷懒,没洗澡……”

    她说完翻了个身,彻底安静了。

    身侧的罗天珵却睡不着了。

    二人自打成亲到现在,只同房过那么两回,现在甄妙心里有了他,就是偶尔闹别扭,都流动着夫妻间特有的甜蜜,他就是个圣人,也不可能一直忍着。

    特别是那果香、奶香混着她的体香,撩的他异常难受。

    他轻轻咬在她肩头,手伸过去,捏住那团柔软。

    甄妙经过前半夜的事儿。此时倒是困极了,已经睡得很沉。

    他揉捏了一会儿发现她没察觉,竟有了一种偷偷做坏事的感觉,这感觉一生,反而更停不下来了。

    另一只空着的手不过三两下,把那素色亵裤轻轻褪下,然后与她贴得更近了。

    不一会儿纱帐轻微的晃动起来,伴随着压抑的低喘。

    睡在外间的青黛,奈何听力太好,恨不得自插双耳。尴尬地连翻身都不敢,生怕世子爷知道她没睡着。

    忽然外面喧哗声起:“不好啦,后罩房走水了!”紧接着就是杂乱的脚步声。

    甄妙蹙着眉,觉得自己做的梦越来越离奇,先是莫名出现在一只小舟上,河面太宽阔,一个浪头接一个浪头的打来,她随着小舟摇晃,都有些眩晕了。忽然那河面又燃起了火,火就浮动在河面上,向她这边蔓延。

    罗天珵听到后罩房走水,只停了一下。就又轻轻去亲她皱起的眉头。

    眼看大火要烧过来,甄妙一下子吓醒了,猛地坐了起来,就听到一声闷哼。

    她还有几分恍惚。眨了眨眼才清醒一些,听到那痛苦的闷哼,下意识地问:“怎么啦?”

    罗天珵捂着那处。又痛又丢脸,打定了主意,死也不说的。

    可甄妙已经彻底清醒了,见他那动作,再低头瞧瞧自己,哪还有不明白的,脸上顿时绯红一片。

    这些日子,她吃着药,不能与他行夫妻之事,他倒是会想法子,每次得了机会,就只停在外面瞎胡闹,却没想到,连她睡着了……

    她忽然脸色一变,低声问:“是不是我起的急,撞着你了?”

    说到这,倒抽一口凉气:“那里难道骨折啦?”

    罗天珵脸都黑了,暗自庆幸外面刚传来动静时,就听到外间青黛起身出去了,不然,他到底是把青黛灭口呢?还是灭口呢?

    “你说呢?”他咬着牙反问,那处疼的恨不得骂娘,偏偏眼前这人,他又舍不得骂,只得暗骂自己一声自作自受。

    “我看看!”甄妙被吓着了,低了头去扒他的手。

    她不会是有史以来第一个,把自己夫君大人废了的吧?

    这么一想,甄妙吓得冷汗都出来了,手上力气奇大。

    罗天珵死死捂着那处,咬牙蹦出两个字:“别闹!”

    甄妙怔了怔。

    他闭闭眼,狠狠吸了一口气,道:“容我缓缓,就好了。”

    甄妙不敢勉强他了。

    要是没事,她看不看都不打紧,要是有事,伤在那里,或许出于男人的自尊,他不让自己看是正常的……

    “可是,要不还是找大夫看看吧——”甄妙还是冒死说了一句。

    “怎么说?”

    “什么?”甄妙一时之间没明白这话的意思。

    罗天珵一字一顿地问:“怎么说我受的伤?”

    甄妙表情一滞,沉默了一会儿道:“要不,你还是缓缓吧。”

    罗天珵……

    这一沉默,甄妙这才留意到外面的动静,不由变了脸色,抓起衣裳边穿边道:“后罩房走水了,糟了,该不是停放雅琦尸身的那间房烧起来了吧?”

    罗天珵点点头:“从那间房开始烧,那是肯定的,不然怎么毁尸灭迹呢?”

    听了这话,甄妙更着急了,匆匆往身上套衣裳,套了半天,就听罗天珵慢条斯理来一句:“莫套了,那件是我的。”

    两个人的中衣都是素色细棉的,光线不亮又心慌之下,拿错了太容易了。

    甄妙揪着那套了一半的衣裳,欲哭无泪。鹅黄色绣海棠花的肚兜裹着玲珑的身体,露出大半雪白的香肩,她却不知道这幅模样有多撩人。

    罗天珵叹口气,亲自替她把衣裳穿好,嗔道:“急什么,难道还指望你去救火不成?”

    “就是救不了火,我也得出去看看,现在母亲病着,父亲向来不管事的,整个和风苑都没个理事的人。”甄妙急急解释了一句,等穿戴妥当,见罗天珵想起身,把他按住,“你不是伤着了吗。还是别动了。再说,你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也解释不清啊。”

    “我其实——”

    罗天珵刚想说话,甄妙已经转了身匆匆走了。

    他那话就咽下去,摇头失笑。

    本想告诉她其实事情没有那么糟,既然这丫头等不及,那就再等等吧,反正最急的也不会是她。

    想到甄妙把披风解下还给温墨言的情景,罗天珵不厚道的翘了翘唇角,伸手捡起衣裳慢慢穿着。疼的又皱了皱眉,一张俊脸顿时更臭了。

    歇在耳房的紫苏早听到外面动静,站在门外候着,见甄妙出来,默默欠身。

    甄妙点点头,带着她穿过堂屋去了温氏歇息的正室,温氏的大丫鬟锦屏正守在门口。

    “我娘怎么样了?”甄妙低声问。

    “夫人今晚喝了安神汤,还睡着呢。”

    甄妙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这时她才发觉外面动静小了许多。

    她顾不得多说,交代锦屏留意着温氏。匆匆出了屋门赶往后罩房。

    青黛已经返了回来,见甄妙出来就迎上来,禀告道:“大奶奶,火是从放表姑娘尸身的那间房烧起来的。您父亲。还有舅母、表少爷他们都过去了。”

    “好。”甄妙提着裙子快步往那边走,远远的就看见火光冲天,提着水桶、水盆的下人络绎不绝。

    等到了近前,就见焦氏颓然倚靠在邢氏身上。温墨言由足足四个人死死拉着,还在挣扎。

    她目光一扫,就看到甄三老爷抬腿踹了一个下人一脚。似乎是怪他动作慢了。

    见甄妙看过来,甄三老爷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胡乱解释道:“正好睡在书房,听到动静就来瞧瞧,没吵着你娘吧?”

    “娘还睡着。”

    甄妙觉得,他似乎瞬间松了口气。

    此刻她也顾不得细想父亲微妙的变化,快步走到焦氏那里:“二舅母,我来迟了。”

    “妙儿,快去拦着你表哥,别让他做傻事。”焦氏哑着嗓子说了一句让甄妙很意外的话。

    似乎是察觉了甄妙的诧异,焦氏苦笑:“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儿,不能再让儿子有闪失。雅琦早就走了,一具尸身,烧了,干干净净的也没什么不好。”

    她虽这么说,眼泪却溢了出来,不想让甄妙看见,匆匆别开了脸。

    焦氏的坚毅,让甄妙又是佩服又是心酸,她走到温墨言身边,劝道:“四表哥,你就听舅母的话吧。”

    温墨言满脸沉痛:“不是的,我刚来时明明还有机会进去把雅琦的尸身抢救出来的!”

    他看着甄妙:“表妹,你知道的。”

    知道妹妹死得冤枉,这一场大火,把一切烧个干净!

    甄妙心中也不好受,对这位表哥,又有了不同的看法。

    此刻他伤心欲绝,大庭广众之下,却没有把温雅琦死的蹊跷的事情嚷出来,足见不是个莽撞的。

    等大火熄了后,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了。

    温墨言坚决劝甄妙陪着焦氏回去,自己则等在那里,等烟散了后,第一个冲了过去。

    那片房已经成了废墟,不知刨了多久,才刨出一具焦黑的尸首来。

    他直直望着,虎目中终于落下一滴泪来。

    甄妙安抚好焦氏,往外瞧了一眼,天际已经泛起鱼肚白,这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她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回去,罗天珵斜靠在床柱上,听到动静睁开眼。

    见她面色苍白,走路有些摇晃,又气又心疼,偏偏他那时候身上疼着,又不便出现,只能等着她回来。

    “你表哥如何了?”

    “很难过。”

    罗天珵满意地点点头,才道:“等会儿我悄悄出去,然后登门看你,让你表哥也来吧。”(未完待续。。)

    ps:感谢我是酒精、狒女王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