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早上小皇孙用过了饭,说要看锦鲤,非要老奴亲自去碧波池捞两尾来,说若是换了别人,怕吓着了锦鲤,锦鲤就会不能动了,老奴只得去了,不想等老奴回来,小皇孙已经不见了。”牛嬷嬷说完,恨恨瞪了那几人一眼。

    奶娘容娘子战战兢兢地道:“小皇子要喝牛乳蜜花露,要奴婢去小厨房交代一下——”

    话未说完就被三皇子打断:“那么多下人,怎么非要你去?”

    “小皇孙说只有奴婢才知道他要喝的是什么样的——”容娘子跪在地上垂着头,没敢再说下去。

    自打去了一趟镇国公府,见到小皇孙对佳明县主的依赖,她心思就活动了。

    小皇子刚刚丧母,一旦这时候成为他亲近的人,那可是受用无穷的,佳明县主那是机缘巧合不谈,她要是在吃食上多花些心思,让小皇孙习惯她安排的口味,那日积月累的,感情也就深厚了。

    三皇子冷冷扫了跪在地上的人一眼:“本王记得,不算你们二人,景哥儿也该有四个丫鬟近身跟着的吧?”

    跪在地上的一个穿绿衣的丫鬟道:“是,容娘子出去后,小皇孙因为……”

    “有什么话就说!”

    绿衣丫鬟一咬牙:“因为等牛嬷嬷等得烦了,就把婢子们赶了出去,婢子们在门外守着,等牛嬷嬷回来一起进屋,才发现窗子开着,小皇孙却不见了。”

    “吃过早饭小皇孙就不见了,你们现在才来禀告,想来已经找过了吧?”

    几人吓得连连磕头。

    牛嬷嬷强鼓起勇气道:“是,奴婢们已经找遍了整个园子……”

    听完了原委,三皇子终于失去耐心,一抬手:“来人,把这些没用的奴才拉下去。先关到柴房里,等找到小皇孙再说!”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啊——”

    任几人磕头如捣,片刻后还是被拖了下去。

    整个燕王府被翻了个底朝天,终于在王妃生前常去的小佛堂寻到了景哥儿。

    三皇子进去时,景哥儿正缩在墙角里,不让人靠近。

    “景哥儿——”三皇子伸出手。

    景哥儿往后缩了缩。

    三皇子一把把他抱起来,回了住处,问道:“景哥儿怎么会去那里?”

    “我,我想母妃。”

    三皇子沉下脸:“父王不是和你说过。你母妃已经不在了吗?你还甩开伺候的人偷偷溜出去,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我说了,她们就不许我去找母妃了。”景哥儿委屈地道。

    三皇子看了窗子一眼,打量着景哥儿:“景哥儿,这么高的窗子,你是怎么跳下去的,伤着哪里没有?”

    景哥儿抿了唇,不说话了。

    三皇子脸一沉:“怎么,还要瞒着父王吗?”

    对父王。景哥儿一直是有些怕的,听他这么一说,再不敢瞒着,委委屈屈地道:“我没有跳窗。只是打开了窗子,然后钻到床榻底下去了,等她们进来看不到我,出去寻时。我就直接从门口出去了。”

    三皇子眼睛瞬间一亮。

    他没想到,景哥儿虽然胆小了些,竟如此聪慧!

    本来对景哥儿。他已经有几分失望了。他还年轻,将来登上那个位子,多少儿子生不出来,景哥儿实在不争气,自会选一个争气的当太子。

    却没想到,景哥儿聪慧的超乎他想象,一个聪慧的嫡长子,分量就不同了。

    “父王——”景哥儿怯怯地拉了三皇子的衣袖,“我在小佛堂也没找到母妃,母妃真的像小锦鲤一样,被埋到土里去了吗?”

    “嗯。”

    景哥儿想了想,认真地问:“那,等明年,土里会长出许多个母妃吗?”

    “当然不——”三皇子话未说完,触及景哥儿哀伤忐忑的眼神,生生转了口,“当然不成问题的,景哥儿放心,等明年你就会有母妃了。”

    景哥儿扬起喜悦的笑容:“会和母妃一模一样吗?”

    三皇子额头青筋直跳,儿子太聪慧了些,真不好忽悠。

    “景哥儿你看,树上结出的果子,还有桃子和梨子,人又怎么会一样呢。”

    景哥儿沉默了。

    许久后轻声道:“和母妃不一样的,景哥儿不喜欢。”

    说到这犹豫了一下道:“和佳明姑姑一样的,景哥儿也喜欢的,她身上味道和母妃一样的。”

    三皇子听到这,眼神微微一闪:“景哥儿很喜欢佳明姑姑?”

    景哥儿狠狠点头。

    “那,景哥儿进学后,要努力,如果你表现好,父王就让你多见佳明姑姑,好不好?”

    “好。”景哥儿脆生生应道,终于露出近日来第一个笑容。

    三皇子看得心中微动。

    若是景哥儿真的能成才,将来他饶过佳明县主性命,悄悄把她纳进宫来也未尝不可。

    至于罗天珵,暂时的拉拢可以,将来他是不想让他活着的。

    掌控着帝王身边最亲信的卫队也就罢了,从他的眼睛里,他不曾看到过身为臣子的卑微,这样的人,他用起来可不放心!

    原本佳明县主他也不想放过的,不过既然景哥儿喜欢,谅她一个女子也掀不起风浪来。

    三皇子脑海中闪过甄妙的样子,还算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隐隐生了几分不可言说的刺激感。

    自打王妃去后,他已经素了一个多月,当晚终于是忍不住,悄悄把一直在书房伺候的侍女破了身子。

    时光匆匆,很快就到了阳春三月,百花吐蕊,青草迎着风长,处处是潋滟春光。

    紫苏就在一个吉日出嫁了。

    甄妙给了她两百两银子的压箱钱,还赏了一套纯金头面,两套银头面,几匹好缎子。

    各院来添箱的丫鬟们见了,无不心生艳羡。

    紫苏含泪磕头出了门,三日后回来拜见主子。甄妙见她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倒是比往常瞧着可亲了许多,这才放了心。

    “罗豹对你好,我就放心了。你们新婚,我给你两个月的假,两个月后你再进院子,当管事媳妇。”

    “大奶奶,婢子不用两个月的假,现在开始当差就行。”

    甄妙就打趣道:“放心,休假也给你发月钱的。”

    “大奶奶。婢子不是这个意思——”

    甄妙扑哧笑了:“你真的不用急。虽说是罗豹先看中了你,可两个人从未真正相处过,还是多相处一段时日,感情才深厚。”

    这么一说,紫苏顿时红了脸。

    看着向来严肃持重的紫苏也会含羞,屋子里的丫鬟们都打趣。

    “是啊,紫苏姐,我们虽笨些,可这几日伺候大奶奶也没挨骂呢。你就放心吧。”

    “错啦,现在不该叫紫苏姐了,应该叫罗家的。”

    紫苏又羞又恼,几个丫鬟笑闹成一片。

    甄妙斜睨了她们一眼:“你们放心。等将来你们出嫁,我保证不厚此薄彼,每人都给两个月的假。”

    这下子,几个年纪大点的纷纷红了脸。寻了借口躲出去了,只有青鸽一脸茫然:“大奶奶,婢子不想休假。休假了就不能在小厨房做吃的了。”

    立在甄妙身后的白芍忍不住笑了,等没了人,才对甄妙道:“大奶奶,看青鸽那懵懂模样,婢子都替她愁了。”

    “憨人有憨福的,倒是你,就真的不打算嫁人了?”

    白芍收了笑容,点点头。

    “若是有人,不在乎你脸上的痕迹呢?”

    其实养了这两年,白芍脸上只剩了一道浅浅的痕迹,甄妙真不觉得因为这道疤,就寻不到良人了。

    沉默片刻,白芍轻声道:“一时的不在乎,不见得以后就不在乎了,婢子就一直伺候大奶奶,乐得自在。”

    甄妙总算明白白芍的想法了,她因为破相自卑了,并不是真的抗拒嫁人,只是对男人没有信心罢了。

    甄妙就把这事记下,以后好多多留意着合适的人。

    这个月,甄妍产期到了,生了个八斤重的大胖小子,洗三礼时,看着他藕节般的嫩胳膊嫩腿,还有那张肥嘟嘟的脸蛋,甄妙爱的不行。

    温氏又开始在她耳边念叨:“你二姐这算是在婆家站住脚了,妙儿,你过门也有一年了,怎么还没动静?”

    这还不算完,参加洗三礼的女眷都是或远或近的亲戚关系,有真心实意关切的,也有嫉恨甄妙年纪轻轻就有了现在的身份,忍不住说出一两句风凉话的,明里暗里都在说甄妙肚子没动静的事儿。

    甄妙心塞了大半日,这才与几位婶子一起回了府。

    田氏回了馨园,悄悄把雪雁喊了来。

    雪雁是田氏身边容貌最出众的丫鬟,为了打压嫣娘,田氏把她开了脸,只可惜罗二老爷一颗心都扑在了嫣娘身上,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也只收用了两次就冷落下来。

    田氏吩咐了她几句。

    雪雁听了,脸色微变,看到田氏射来的冷光,默默点了头。

    老爷靠不住,她能靠的只有主母了,若是再得罪了,那就是死路一条,就像是曾经的绿娥一样。

    田氏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有一日雪雁躲在花棚里哭泣,就被来摘花的远山瞧见了。

    她们本是一批的丫鬟,有几分情分,后来分到不同院子,远山又早早成了世子的通房,这才淡了。

    不过此时见了雪雁在哭,被改名为沉鱼的远山还是站住了脚。(未完待续。。)

    ps:第二章来也!基友表示,俺每天照三餐督促柳叶码字,比她的责编还勤快哦!ps:俺不是小画画,乃们猜,俺是哪个?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