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妙又看向罗天珵。

    他穿的直裰颜色雅致,衬得他清风朗月般,偏偏那支起的小帐篷破坏了所有的美感。

    甄妙神色有些古怪。

    一个男人,都这时候了,还能有反应,要是没被下传说中的某药,完全不科学!

    可是,还是想把那碍眼的小帐篷踢掉怎么办?

    她心里堵得难受。

    他们是没成,可若是她不来,是不是就在一起了?

    空气中那甜腻的香让她有些不舒服。

    甄妙有些心凉。

    如果说他的解释就是被下药的话,那么,她收回对他的喜欢,还来得及么?

    前后两辈子,她第一次喜欢一个男人,她不知道别的女人遇到这种事会是什么反应,总之,她难受极了。

    甄妙伸了手,一点点的把罗天珵抓住她手腕的手指扳开,见他张口欲言,竖起了食指放到他唇边:“我当然是要听你说的,不过不是现在,你先处理好眼前的问题吧。”

    她转了身就走,鹅黄软鞋落地无声,小石子却咯的她脚底生疼。

    白芍等人忙追了上去。

    罗天珵怔怔看着自己的手,忽然从衣袖中拿出一只精致的哨子吹响。

    片刻后,就有两名面容普通的男子出现在面前。

    “看好她,不能让她出事,也不要改变任何东西。”

    他说完这句话拔腿狂奔,不多时就追上了甄妙。

    当着白芍等人的面,直接就把甄妙打横抱了起来,不顾她的惊呼和捶打,抱着她一路回到了清风堂正院。

    甄妙气急了,照着他肩膀狠狠咬了一口,尝到血腥味也没停下来。

    罗天珵轻抚着她的背:“你咬吧,只要你解气就好。”

    甄妙反而没力气咬了。她转了身背对着他躺着,轻声道:“罗天珵,我也会累的。”

    是,他前世是经历了很多不幸,她占了原主的身体,就该还她欠的债,可说到底,她又有什么错呢?

    若是可以,她才不愿意要这具身体,哪怕是姿容绝世又如何。她只想自由自在、普普通通的活着。

    也可以有个普普通通却一心一意的男人爱她,不用担心他心里背负了什么枷锁,会不会时不时蛇精病发作。

    “皎皎——”罗天珵喊了一声。

    他是真的懊悔了。

    他不该自大的以为,察觉了远山的不妥,他就能悄悄解决一切。

    他决定老实交代。

    “今晚远山打着灯笼去门口接我。说实话,我对远山虽没有男女之情,可那时候想起过往,也没有拒绝她相送。再后来察觉自己身体起了变化,觉得远山恐怕有不妥。就顺水推舟去了她那里,想看看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然后你便过来了。”

    他伸手扳过甄妙的身子,与她对视。语气真诚:“皎皎,我不是狡辩,我从没想过和远山发生什么,也绝不会和她发生什么。无论你过来不过来,都是一样的。”

    罗天珵说到这里,有些沮丧。

    他这话恐怕不会有人相信的。任何一个人都会认为是因为皎皎过去了,才打断了好事。

    不过会被误解,也是因为他先选错了方式,却是连抱怨的资格都没有了。

    “皎皎,让你难过,是我错了。”

    沉默许久,甄妙才开口:“无论我去不去,你都会守得住?”

    罗天珵点点头。

    甄妙嗤笑一声:“罗天珵,你把我当傻瓜哄么?”

    她眼睁睁看着他脸上血色褪尽,这才有些痛快了。

    其实,她是相信的。

    他这样的男人,根本不屑于说谎。

    可是,她心里还是难受,为什么要这么轻易的原谅他,让他心里好受?

    他也总要尝尝难受的滋味,才会长记性!

    弄清事实的法子有千千万,他或许选择了最有效的一种,可偏偏是让她最难受的一种!

    若是他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将来两人还是过不到一处去的。

    “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甄妙淡淡地说。

    罗天珵没有动。

    甄妙加重了语气:“你若不走,我会更生气。”

    罗天珵站了起来,苦笑:“好,那我走。”

    他一步步往外走,背影分外落寞,最后回了头,可怜巴巴瞅着甄妙。

    甄妙别开了眼。

    “皎皎,我去远山那,把事情查一查。”

    罗天珵说完,这才走了。他直奔西跨院,进了远山屋子,守在屋子里的两个暗卫松了口气。

    一直双手环抱,瑟缩在床榻上的远山脸色一喜,顾不得穿上鞋子就向他走去。

    “世子爷,您回来了——”她声音哽咽,身上胡乱披了一件粉色外衫,分外惹人怜惜。

    罗天珵冷冷瞥了一眼,就对暗卫道:“这里的东西没有动过吧?”

    “是。”

    “去找十一来。”

    其中一个暗卫出去了,大概过了一盏茶的工夫,一个打扮寻常的女子走了进来,行礼道:“十一见过主子。”

    “你们先出去。”罗天珵对先前两个暗卫道。

    等他们出去后,指了指远山:“她里里外外,包括地上这些衣衫,都给我检查一遍。”

    “世子爷!”远山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随后开始恐慌起来。

    罗天珵却抬了脚,出去了。

    等了一刻钟左右,十一请罗天珵进去。

    “主子,属下已经检查过了,在这香囊里发现了两粒药丸,似乎不太寻常。”

    “你最擅长这些,把这药丸拿去研究一下。”

    “是。”十一出去了。

    室内只剩下了罗天珵和远山二人。

    “远山,我想你也是个聪明的丫头,事到如今,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还是主动说了,免得受皮肉之苦,也不要消磨了我对你最后的耐心!”

    “世子爷,世子爷——”远山跪在罗天珵脚边低声哭泣着。她仰着头,隔着朦胧泪眼,那人冰冷的面容却越发分明。

    她颓然跪坐:“婢子……婢子说就是了。”

    等她讲完,罗天珵挑挑眉:“哦,你说那药丸是雪雁的表姐给她,她又分给你的?”

    “是,婢子不敢有半点隐瞒。”

    “行,我知道了。”罗天珵抬脚便走。

    “世子爷——”远山突然伸手抱住了他的脚踝。

    罗天珵居高临下的看着匍匐在地上的女子。

    她仰着头,倔强地问:“为什么?”

    “放开。”

    远山似乎有些疯狂了:“求您告诉婢子为什么,以前您明明不是这样的!是不是因为大奶奶来了。容不得您和我们在一块儿?”

    “你先放开,我就告诉你为什么。”

    远山松了手。

    罗天珵神态认真,丝毫没有敷衍:“远山,你听着,这和大奶奶无关,是我想这样做,便做了。”

    “不是的,不是的。”远山疯狂摇头,“世子爷。您曾经也说过喜欢婢子的,怎么会一点不想再和婢子在一起?”

    她喃喃自语,眼忽然亮了:“世子爷,婢子知道了。是因为婢子身份低微,是不是?不然,明明婢子先跟了您,您先前对婢子也好好的。为什么有了大奶奶就完全变了?若是,若是婢子能有大奶奶的身份——”

    罗天珵叹气:“远山,你想得太复杂了。其实很简单,我喜欢的只有大奶奶而已。若是我的心上人,哪怕身份再低微,我也会把正妻的位置留给她,而不是当一个通房。”

    远山彻底愣住,罗天珵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马不停蹄的探查起来。

    这种药丸,绝不会是一个寻常的妓子能有的。

    果然,只用了一日,事情就查了个明白。

    雪雁那个表姐,已经是有些过气的,自顾尚且不暇,又哪里有这种神奇的药丸给雪雁。

    倒是田氏这两个月多回了几次娘家,有几分古怪。

    很快,田家的情况就被写成密报,送到罗天珵眼前。

    他盯着这份密报冷笑。

    真没想到,田家竟混入了不少月夷余孽,想来一个包庇的罪名是逃不了的。

    他从没打算让田氏死。

    死算什么,太便宜她了,他要她长久的受折磨,把他受过的痛苦一一讨回来!

    不过她既然这么迫不及待,那他也只好加快点速度了。

    只是,这个事情,不该由他查出来。

    要知道,在世人眼里,那可是待他亲如父母的叔婶呢,他自然是要做个“好儿子”的。

    罗天珵唤了一个人进来,吩咐道:“把这个,无意中透露给杜大人知晓。”

    杜彦生是锦鳞卫另一位指挥同知,他比罗天珵资格要老,可昭丰帝明显偏爱的是罗天珵。

    二人表面和睦,可他知道杜彦生心里是不甘的,想必非常乐意给他找些麻烦。

    安排妥当了,罗天珵回了府,他先去清风堂正院,傻傻在窗外站了一会儿,抬脚去了西跨院。

    有些事情,是到了该解决的时候了,一念之仁,伤的是他最在乎的人。

    这两日,身心受到最大打击的就是远山,她出现在众人面前时,瘦的竟有些脱了形。

    垂星和静水二人不知道发生了何事,见了许久未曾踏足西跨院的罗天珵,欢喜都要从眉梢眼角溢出来了。

    罗天珵直截了当开了口:“今日叫你们过来,是有些话要说。你们三个也跟了我多年了,这两年到底如何,你们心里也清楚。我今日就把话说个明白,这西跨院,以后我是不会再来了,你们心里不要再抱着什么念头。若是你们愿意,我会安排你们嫁个妥当的人,若是不愿意嫁人,投靠亲友或是自立门户也可,我都会派人照应一二。到底如何,你们不必有顾虑,现在就给我说说吧。”(未完待续。。)

    ps:感谢热恋^^、胖胖945、路人1991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