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世子爷!”垂星和静水大惊。

    只有远山早有所觉,垂着头绞着帕子,手上青筋冒起,愈发显得消瘦。

    几个通房里,静水是性子最文静的,平日也鲜少参与是非,她震惊完,飞快用眼角余光扫了远山一眼,心中若有所悟。

    这两日远山闭门不出,是不是招惹了什么?

    垂星已然开口:“世子爷,婢子绝不会离开您。”

    罗天珵目光清冷,微微牵了牵嘴角:“我的耐心有限,你们可要想清楚了。”

    垂星已经跪了下来:“世子爷,婢子生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求您别赶婢子走!”

    嫁人有什么好的,她已经跟了世子爷这样的男人,难道能看得上那些粗鲁的甚至大字不识一个的男子吗?

    投靠亲友?她早就是孤身一人,投靠谁去。

    至于自立门户,那就更不可能了,她没有亲友,也没有孩子,将来有什么盼头,就算世子爷真的派人照应一二,这日子过得又有什么意思?

    既然自立门户也是一个人过,留在这里最差了,不过是不能亲近世子而已。

    且现在是世子爷和大奶奶成婚不久,正是夫妻情浓的时候,等过上个三年五载,说不定世子又想起她们来了呢?莫非世子爷还能一辈子只守着大奶奶一个人不成?

    垂星坚定了心中想法,连连磕头,到后来伸了手去拉罗天珵裤腿。

    罗天珵强忍了踢飞眼前女人的冲动,抬脚后退两步,脸色彻底冷了下来,看向静水:“落雁,你有什么打算?”

    静水憋了口气:“世子爷,婢子是羞花。”

    罗天珵抖了抖嘴角。

    皎皎这都改的什么名字,真是够了!

    “说你的打算就是了!”

    静水垂首而立。极力保持着冷静:“婢子打算嫁人。”

    若是可以,她也想儿女双全,有个汉子对她知冷知热的,哪怕他丑些,没能耐些,可这又如何呢,世子爷再好,不对她好,那这些好与她又有什么相干?

    “很好。”罗天珵这才露出一个真切的笑容,然后看向远山。

    远山这两日早就考虑了千百次。就等着罗天珵这一问了。

    她淡淡开了口:“婢子不想嫁人,也不想出去,世子爷若是允许,就让婢子去家庙带发修行吧。”

    她赌了,若是这样还不能让世子怜惜,把她留下来,那么,她也认了。

    她不信,一个男人。面对真心爱慕他的女人,能狠心成这个样子!

    垂星和静水,同时瞪大了眼睛。

    远山的回答确实让罗天珵很意外,他深深看了远山一眼。开口道:“既如此,那就如你所愿。什么时候后悔了,你随时可以找我,那三条出路。我依然给你留着。”

    远山瘫坐在地上,失神好一会儿,喃喃道:“婢子谢过世子爷了。”

    罗天珵扫了垂星一眼:“我说过。这西跨院是不打算留人的,既然你也不想出去,那就和远山做个伴吧。”

    垂星身子一晃,差点栽倒。

    青灯古佛,孤寂一生,还不能吃肉!

    想到这样的场景,垂星就觉得要崩溃了,她几乎是匍匐在地上哀求:“世子爷,婢子错了,婢子错了,婢子不要出家,婢子……婢子愿意配人。”

    “那便好。”罗天珵扫视三人一眼,“那你们回去好好收拾一下,这两日我就送你们出去。”

    罗天珵动作很快,不过是第二日,就把三人送走了。

    静水许给了一位掌柜的当填房,那掌柜的三十出头,媳妇难产去后多年未娶,相貌也是端正的,虽比静水大了十多岁,可静水见了那人,还是有些意外,意外她还能嫁给这样的人当正头娘子。

    这掌柜的年纪稍长,媳妇又是死于难产,就特别懂得疼人,静水嫁过去后待她如珠似宝,不过三个月就有了身子,来年生下了一对龙凤胎,那日子过得就越发有滋味了。

    垂星配的是一位庄头的小儿子。

    那小儿子自小是进过学堂的,后来因为贪玩从树上摔下来脚有些跛,才不再进学。

    他虽是贱籍出身,脑子却是好使的,人又厚道,常常给庄子上的人免费写个书信什么的,庄子上不嫌弃他跛脚想嫁给他的小娘子多得很。

    垂星刚开始还嫌弃他跛脚,等后来发现庄子上大姑娘小媳妇看她的眼神都充满羡慕嫉妒恨时,人就有些飘飘然了,再加上相公是个识文断字的,长得又秀气,不是她想的那种粗鲁汉子,一颗心就慢慢回转了。

    说来也巧,也是不到三个月,垂星便查出有了身子,转年生了个大胖小子。

    当然,这些就都是后话了。

    至于远山,镇国公府在西边一角就设了家庙,收拾了包袱直接搬过去就是了。

    等第二日甄妙去给老夫人请安,才听田氏问起:“大郎媳妇,婶子听说昨日大郎把三个通房都打发了?是不是她们调皮,惹你生气了?”

    甄妙愣了愣。

    罗天珵做这些,并没有对她提。

    他竟把三个通房都打发了吗?

    不过,什么叫惹她生气了?

    甄妙抚了抚鬓发,笑眯眯道:“这两日没见着世子,侄媳还不知道这事呢,没想到二婶就知道了。”

    她皱了皱眉:“等见了世子,我问问他吧。”

    田氏暗暗憋了一口气。

    瞧她这张狂样,不就是显摆大郎看重她嘛!

    这其实就是田氏被嫣娘刺激的有些敏感了。

    她叹口气:“要说起来,既然世子把人都打发了,也没什么,通房不过是个讨爷们欢心的玩意儿,不稀罕了再换就是了。不过我听说那个叫远山的,是送去家庙了吧,她年纪轻轻,这倒是有些可怜了。”

    老夫人听了。这才有了些不同的表情,不过并没吭声。

    在老太太看来,一个通房,还轮不到她替她们说话,扫了孙媳的面子。

    田氏暗恨老夫人假大度,抿嘴一笑道:“只是这男人,总要有人伺候着。大郎媳妇,你那若是没有合适的,不如婶子帮你张罗着?你放心,婶子保准给你挑两个老实的。”

    甄妙都听呆了。

    原来人还能无耻到这个地步!

    她受够了田氏在她面前总摆出一副长辈的架子。还打着为你着想的模样。

    她眨了眨眼,有些茫然地问:“二婶,您是说,要送通房给世子?”

    田氏脸色微变。

    虽说其实是一码事,可这么明晃晃的说出来给侄子塞通房,那就太难听了。

    甄妙还在问:“二婶,您是不是这个意思啊?”

    田氏脸微红,飞快瞄了在场的人一眼,勉强笑笑:“你年纪轻。上面又没有婆婆,婶子只是怕你有想不到的,提醒一下。”

    “哦,原来只是提醒侄媳一下啊。那多谢二婶了。”甄妙抿了抿唇,“不过侄媳一直知道在家从父出嫁从夫的闺训,既然世子不想要通房,我怎么好违背他的意思。婶子要是想送通房。就直接对大郎说吧。”

    甄妙一口一个“想送通房”的帽子扣过来,直把田氏堵了个半死。

    老夫人这才开了口:“田氏,大郎这边有大郎媳妇。你就不用多费心了。倒是你那边,那个嫣娘你可要好好管着,别再出什么乱子。”

    田氏顿时心塞的说不出话来了。

    甄妙施施然行了礼:“祖母,孙媳炖了木瓜雪蛤,去看看怎么样了,等好了给您端来尝尝。”

    等到了夜间罗天珵回来,又傻站在窗外徘徊。

    甄妙佯作不知,打开窗子把一盆洗脸水泼了出去,嘀咕道:“这些丫头越发懈怠了,洗脚水放这么久,也不知道端出去倒了!”

    说完砰地一声落下了窗子。

    罗天珵呆若木鸡的立在窗外,浑身湿透了。

    那水顺着头发滴滴答答落下,似乎隐隐混着香气。

    他大吃一惊。

    莫非是魔障了,竟然觉得这洗脚水也是香的!

    他傻站了一会儿,嘴角微微翘起笑了。

    皎皎还愿意拿洗脚水泼他,想来,不会一直不理会他的。

    甄妙进了内间坐在床榻上,解过气后,又有些不安。

    这么坏的事,她可从没干过!

    过了两刻钟,她问阿鸾:“世子呢?”

    “世子爷还站在窗外。”

    甄妙气得拍了拍床板:“他一定是故意的!”

    这个无赖,浑身湿透了站在外面不走,是故意要她心软吧?

    最终,甄妙还是妥协:“把世子请进来。”

    这个年代,一个伤寒感冒,都可能要了人命,她再生气,也不能拿这个磋磨人。

    罗天珵很快就进来了,阿鸾识眼色的退下了。

    “你……怎么把人都打发了?”

    不得不说,他这个举动,取悦了她。

    别说她好哄,这样的年代,通房对男人来说就是个使用的物件,需要了去使用,那简直是天经地义的事儿。

    一个男人不用,只是因为他不想让妻子伤心,绝不可能是因为他觉得睡通房这个事本身是错的。

    这就是他们从小形成的观念,就像甄妙觉得男人和牙刷不可共用是一个道理。

    “既然她们的存在让你不开心,我便不要了。”

    罗天珵的回答,确实证明了甄妙想的没有错。

    这是隔着千年的代沟,两人观念的碰撞。

    她想,她不可能让一个男人完全变成她想要的样子,不过如果这个男人愿意为了她改变,这总是一个好的开始。

    甄妙心中想过这些,面上却没有显露出来,只是淡淡地问:“我听说远山去了家庙,她为你做到如此,对你来说,她是不是特别的一个呢?”(未完待续。。)

    ps:感谢阿弥陀佛么么哒童鞋打赏的财神罐,补了十一月份欠的打赏一张,顺带求个粉红。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