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她的选择在别人看来是特别的,但对我来说,和垂星、静水她们没什么不同。”罗天珵想伸手摸摸甄妙,因为浑身都是湿的,又没有动。

    他眸子清亮,语气真诚:“皎皎,这世上只有你对我来说才是特别的。以后,不会再有通房,就我们两个人,好好的过日子,行么?”

    沉默良久,甄妙才道:“但愿吧。那远山,什么时候想通了,就给她安排个好去处吧。”

    就算世子这么说,她也要杜绝远山成为他心头朱砂痣的可能。

    再者说,远山不论对错,亦有可怜之处。

    “放心,等将来她见了静水和垂星,说不定就改变主意了。”

    “何以见得?”

    罗天珵自信地笑了:“因为静水和垂星配的人,是最合适她们的,想来只要不是一头猪,总能把日子过好的。等远山见到她们过得好,自然会有所触动。”

    “若是她不为所动呢?”

    会不会他就愧疚一生了?

    罗天珵不在意地笑笑:“倘若她还是坚持出家,那也说明她有慧根,本就和佛门有缘吧。”

    甄妙白他一眼:“你倒是挺会为人着想的。”

    罗天珵欲言又止。

    “怎么了?”

    “我说了,怕你生气,又不理会我了。”

    “你不说,我更生气!”

    罗天珵这才道:“皎皎,她们三个很早就跟着我,除了远山用了那样的手段,其他两个并没有什么大的错处。其实说起来,还是我不对,若是我知道——”

    他说到这里停下来,似乎不好意思说下去。

    甄妙只斜睨着他。

    罗天珵耳根都泛红了:“若是知道会遇到你,让我如此情难自已的魔障。我也就不造这个孽,去收用她们了。所以,我还是希望给她们安排个好去处,你能理解我么?”

    甄妙伸了手,在他手臂上拧了一圈:“你说谁是魔障呢?”

    罗天珵苦笑连连,任由她拧着。

    甄妙叹气:“你说的,我都懂。可我还是不痛快,怎么办?”

    “那我任打任骂,行么?或者,你再泼我一盆洗脚水?”

    “我才不想再洗一次脚呢。”甄妙冷哼一声。“你快去沐浴吧,然后回书房去,省得让我瞧着就不痛快。”

    罗天珵知道,照这样下去,就算雨过天晴了,露出一抹傻笑就去沐浴了。

    没过几日,弹劾罗天珵的折子就送到了昭丰帝的案头。

    他招了罗天珵来,把折子递给他看。

    罗天珵扫一眼,立刻单膝跪下了:“微臣有罪。请皇上责罚。”

    昭丰帝面色有些发白,却还是那种深不可测的表情:“罗爱卿何罪之有,这折子上说的窝藏包庇月夷余孽,分明是田家的事儿。要朕说,把你扯上却太过了。这个杜彦生,如此是非不明,回头朕可要好好说说他。”

    罗天珵跪得笔直:“微臣惭愧。杜大人并没有错。微臣身为锦鳞卫指挥同知,掌管着侦讯、缉捕之权,结果臣的婶娘家却窝藏月夷余孽。臣有负皇上厚爱。若是不罚,实在无颜见朝中百官。请皇上暂且革去臣锦鳞卫指挥同知一职,此事交由杜大人彻查。”

    昭丰帝沉默良久,喊了人来,开口道:“宣旨,锦鳞卫指挥同知罗天珵未曾及时察觉婶娘田氏家族包庇月夷余孽之事,有失职之嫌,暂且革职查看,闭门思过一月。”

    这道旨意传出去,满朝哗然。

    罗天珵却不理那些异样目光,大步走了出去。

    萧无伤追上了他:“罗世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罗天珵心中一暖。

    他倒是没想到,在这人人避之不及的时候,居然还有人拦住他,说出这样的话来。

    想来六皇子对他始终恩宠,是有道理的。

    他深深看了萧无伤一眼,意味深长地道:“多谢,不过事情能查个水落石出,就是最好的了。”

    萧无伤有些听不明白了。

    他见了六皇子把这事说了,六皇子就笑道:“这个你就别操心了,罗世子自有分寸。”

    罗二老爷铁青着脸回了府。

    田氏还不知道朝中发生了什么,正在整理罗知雅的嫁妆册子。

    已经快到春末了,北边虽冷,冰雪已经开始消融,用不了多久送嫁的队伍就要出发了。

    罗二老爷直接踹开了门。

    听到动静,田氏扭头一看,把嫁妆册子啪的一声放下,站了起来。

    “老爷这又是怎么了?”

    “难道说,那边的人惹着你了,这不能吧?”她往嫣娘所住的方向努了努嘴。

    看着她这皮笑肉不笑的模样,罗二老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当下就失去了理智。

    他一把揪住田氏脖子,厉声道:“贱妇,你知不知道,大郎被停职查看了!”

    “嘶——”田氏疼的倒抽口气,拼命扯着罗二老爷胳膊,“你快松手啊。老爷,您是糊涂了吧,大郎被停职查看又怎么样?那不是好事么,他再得意下去,更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呸!”罗二老爷一口浓痰吐到田氏脸上,“你知道大郎为何会被停职查看?还不是你娘家干的好事儿!”

    田氏脸色发白,尖叫道:“什么?这又关我娘家什么事儿?老爷,你给我说清楚!”

    罗二老爷气得不行,手上没了轻重,一用力,把田氏掐得直翻白眼。

    匆匆赶来的罗知雅扑了上去,拍打着罗二老爷胳膊:“父亲,您快放开母亲!”

    罗二老爷早已失了理智,手一甩,就把罗知雅甩了出去。

    罗知雅飞出去,幸亏被赶来的三郎接住了。

    三郎自打发生嫣娘那事儿,就从国子监退学了,任由罗二老爷拿皮鞭抽了几次,死活不去。

    罗四叔曾许诺回头把三郎安排到六大营去。是以这些日子,三郎就在家中呆着,大半时间都留在了演武场上。

    他力气大,走过去把罗二老爷拖开了:“父亲,有话好好说。”

    罗二老爷反手打了三郎一个耳光:“孽子,你敢拦着我?”

    “父亲,您再这样,就要了母亲的命了。儿子和妹妹眼睁睁看着,若是母亲真的出了事,那还要不要儿子和妹妹活?”

    罗二老爷这才找回些理智。

    他一直喘着粗气。眼赤红地瞪着田氏,看起来极为骇人。

    田氏被掐的面色铁青,披头散发像厉鬼般,二人瞧着倒是半斤八两了。

    “你说,我娘家怎么了?”田氏猛烈咳嗽了几声,就冲过来问,被罗知雅死死拦着。

    罗二老爷冷笑:“大郎之所以被革职查办,就是因为你娘家被查出包庇月夷余孽!”

    田氏脸色煞白,连连摇头:“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不行,我回娘家去问问。”

    她死命挣开罗知雅往外冲,被罗二老爷一脚踹了回去:“贱妇,你还敢回娘家?还嫌不够腥臊吗?我怎么娶了你这么个蠢妇!”

    田氏被罗二老爷踹懵了。呆呆看着他。

    “你给我老实呆着,从此你那娘家,不许踏足一步,我再想想办法!”

    罗二老爷甩袖出去了。

    田氏愣了好一会儿。大哭起来。

    罗知雅只觉前路灰暗,恨不得闭眼不起,却强打着精神安慰田氏。

    三郎一跺脚。去国子监寻二郎拿主意去了。

    罗二老爷四处托人打通关系,可惜他位卑无权,所仗的就是国公府这棵大树。

    此时国公府的世子爷,位高权重的锦鳞卫指挥同知罗天珵都要倒了,谁还给他一个芝麻官面子呢,俱是纷纷避之不及。

    老夫人知道了此事,长叹一声:“罢了,老婆子就舍出这张脸面,进宫去求求太后娘娘。”

    匆匆从城外赶来的罗四叔阻止了老夫人。

    “母亲,就连大郎,都因为二嫂娘家之事被皇上惩戒,您若是进宫去求太后娘娘,不是更让皇上震怒吗?到时候,大郎的革职查看,说不准就变成革职了!”

    一番话说的老夫人打消了主意。

    其实她本来就不想管田家的事。

    她冷眼瞧着,田氏这两年行事越发不妥当了,若是娘家经此一劫,让她自此安分下来,倒是因祸得福了。

    老夫人一不管,罗二老爷彻底没辙了。

    他这时候才懊恼,大郎怎么就被停职查看了呢,但凡他没事,现在也不会求救无门。

    就算大郎隐隐察觉了他们夫妇的心思,难道婶娘落难,他还能见死不救么?那世人就该戳着他脊梁骨骂了。

    可现在皇上金口玉言,要大郎闭门思过,却是没有任何办法了。

    国公府这边该着急的人束手无策,不着急的人好好闭门思过,一心想要把罗天珵打压下去的另一位锦鳞卫指挥使同知杜彦生却牟足了劲要把事情查个痛快。

    这一查,不但查出了月夷族余孽,还查出了田家多年前倒卖私盐的一桩旧事来。

    田家底蕴浅,是暴富的家族,这样的家族,有哪个是干净的,管着锦鳞卫的杜彦生能查出此事,在罗天珵请罪时早就意料到了。

    这一下可是捅了马蜂窝,再没人敢求情,昭丰帝干脆利落的处置了田家。

    财产充公,男丁十岁以上者尽数发边远充军,许是看在镇国公府的面子上,女眷倒是免了发卖为奴的命运。

    田氏知道了消息,一口血直接就喷了出来。(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