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田氏吐了血,这一次却不敢任性地躺在床上了。她知道求罗二老爷没用,直接跪到了老夫人面前。

    “老夫人,求您允许儿媳回娘家一趟,帮扶父母亲人一把。”

    罗二老爷追了过来:“娘,您别听这贱妇乱说。田家罪有应得,现在凑上去,是要把咱们国公府连累进去啊!”

    老夫人沉下脸来,难掩眸中的失望:“老二,这是你该说的话?田氏是罗家妇,田家女,无论她去不去,这是抹不掉的。要真的不闻不问,才该让人笑话咱们镇国公府不近人情!”

    罗二老爷讪讪不语。

    老夫人抬抬手:“田氏,你去吧。”

    她说着转向甄妙:“大郎媳妇,从公帐上取一千两银子给你二婶。”

    甄妙倒是没有犹豫,脆生生应了一声是。

    等人散了,她去书房寻罗天珵。

    这几日罗天珵一直闭门在家,二人朝夕相处,原本因远山而起的一点隔阂渐渐消弭。

    当然,想着远山在家庙修行,甄妙心里还是有些膈应的,不过她也知道,凡事不可太过,说到底,那也是个可怜可悲之人,只希望她以后回心转意重新觅得幸福,那才是皆大欢喜。

    罗天珵正手持一卷书看着,神态适意悠闲,一点看不出颓废的样子。

    见甄妙过来,他把书卷放到一侧:“怎么这时候过来了?”

    或许是想得更通透了,他整个人看起来像是收入鞘的宝刀,少了一分凌厉,多了一分温润。

    特别是持卷看书君子如玉的模样,甄妙不由自主多看一眼,总怀疑是自己推门而入的方式不对。

    “怎么不说话?”罗天珵起身走过来,用大手包裹住甄妙的手把她领到书房内靠窗的红木小榻坐下。

    甄妙因为体质虚寒,虽然一直吃药调理着。手还是比常人凉些,握在手里犹如一块上好的美玉。

    他微微皱眉:“怎么不多穿些?”

    “已经比别人穿得厚了。”

    现在已经是春末了,爱俏的年轻女子早就换了轻薄罗裙,只有甄妙还老老实实穿着厚实的软缎裙,不过她似乎又抽条了,不显臃肿,反倒看着格外窈窕。

    “我这书房有些冷。”罗天珵拿起一条薄被给甄妙搭在膝盖上,“怎么了,找我有事儿?”

    “没什么事,就是想着短短几日发生这么多大事。觉得不大安心。”她说着看罗天珵一眼,见他神色淡淡,才问,“皇上不会真的怪罪你吧?”

    罗天珵摇头笑了:“应该不会,没看才只罚我闭门思过一个月吗?”

    太子那边动作频频,这一个月,他自然是要消失在人前,才好打个出其不意,又能堵了二叔二婶的口。何乐而不为呢?

    甄妙微微放了心。

    她想问田家之事有没有他在里面的推波助澜,想了想,还是没有问。

    不说他前世受过的苦,就说今生。罗二叔夫妇一直给他们使绊子,就算他手段激烈些,那也只能说他们踢到铁板上了。

    “那我先回了。”她起了身要走,被罗天珵拉住。

    “放开了。”二人虽然是和好了。可那日的场景还是挥之不去,一时半会儿的,甄妙对过度的肢体碰触。有些抵触。

    她想,要是罗天珵敢亲她,说不定她会忍不住踹过去的。

    没想到罗天珵倒是相当老实的松开了手,可怜巴巴地道:“放开就放开。”

    见甄妙头也不回的走了,忙喊了一句:“晌午我过去用饭啊。”

    甄妙脚顿了顿,这才推门出去了。

    盯着还在摇晃的木门,罗天珵莞尔一笑。

    田氏回了田家,与田母抱着大哭一场。

    因为家财都被没收,男丁还在牢里押着很快就要上路,那些下人早就作鸟兽散,只剩下一家子女眷及三个不足十岁的孙辈了。

    “娘,这是一千两银子的银票,您收着。”

    田母大惊:“这么多银子,你拿过来,万一惹了姑爷的厌弃怎么办?”

    虽说罪不及出嫁女,可一个家族一旦出事,出嫁女遭休弃的还少么?

    “这银票是婆母给的。”

    田母怔了半天,叹道:“镇国公老夫人是个难得的好人,我原道你是个有福的,没想到娘家还是连累了你。”

    “娘,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您是怎么打算的?女儿是想着,干脆把这宅子卖了,赁一栋小的住着,得来的银钱留下必须的开销,置办一些上好的田地租出去,再买下两处铺面好生经营着,以后也是个长久的生计。”

    “娘也是如此打算的,只是如今家里老的老小的小,还都是女眷,做这些实在不方便,二娘,你那边若是有人手,就拜托你了。”

    田氏应了下来。

    田母又道:“三个哥儿还小,倒是好说,家里再难总不会亏了他们读书进学。可你两个侄女儿眼瞅着大了,到了议亲的时候,家里乱糟糟的名声不好,恐耽误了她们。”

    田家现在未出阁的只有两个女孩儿,一个田莹,一个田雪,都比罗知雅小些。

    田莹也就罢了,对田雪,田氏还是极喜欢的,她一度有让三郎将来娶了田雪的念头。

    至于二郎,那是长子,而且他们的谋划一旦成功,是要当世子的,婚事自然不能草率了。

    到如今田家女眷虽没有被贬为奴籍,可再要把田雪许给儿子,田氏却是不愿了。

    不过嫡亲的侄女,将来帮着说门好点的亲事,倒是可以的。

    田母犹豫了一下,才道:“二娘,家里现在乱糟糟的,又要安置这么些人,冲撞了她们小姑娘就不好了,要不先让你两个侄女在国公府住一段日子?”

    “小姑,我们家莹姐儿可就指望你这个亲姑姑了。”田莹的母亲开口求道。

    田雪的母亲也不甘示弱,直接拉了田氏的手:“二姐。婆婆一直说全家族的人,最有出息的就是你,果不其然,真的有了事,也就靠你帮衬一把了,比起充军的父兄来,有你这么个姑姑在,雪姐儿还算有福气的。”

    在田母的殷殷期盼,嫂子和弟妹的捧高下,田氏到嘴边的拒绝默默咽了下去:“那我先带两个侄女儿回去住一段日子。等家里安顿好了再说。”

    田母一颗心总算落了下来:“二娘,娘就知道你不会撒手不管的。”

    两个儿媳对视一眼,齐齐舒了口气。

    儿子还小,将来能考取功名最好,实在不能,接手家里的铺子打理也是条出路,可这都是要人照应的,不然在京城做生意寸步难行。

    田氏到时候年纪大了,再说毕竟隔着一层。还是嫡亲的姐姐有了出息,才好帮衬弟弟。

    两个女儿都是花骨朵般的年纪,确实不能耽误了。

    于是田氏回了一趟娘家,放下一千两银子不说。还带回来两个侄女。

    在这个年代,女孩儿去外祖家或者姑母、姨母家小住,都是常有的事儿,若是往常。田氏带人回来当然没什么,可现在田家犯了事儿,罗二老爷一见那两个小姑娘。脸当时就撂下来了:“丧门星!”

    甩下这三个字,他便扬长而去,直奔了嫣娘那里。

    田氏气得手抖,却发作不得。

    田莹自幼娇惯,又是个敏感的,当场就不乐意了:“姑母,姑父既然嫌弃我和堂妹,您还是送我们回去吧。”

    田雪乖巧一些,虽是羞的涨红了脸,语气还是好的:“姑母,祖母年纪大了,家里正是忙乱的时候,母亲和伯娘恐忙不过来,其实我们不该这时候来的,不然您送我和姐姐回去,等家里安顿好了,我们再来府上看您。”

    田氏被罗二老爷扫了面子,更不可能送两个侄女回去打脸,拉了二人的手道:“好孩子,别理你姑父,他最近心气不顺,我带你们去给老夫人磕头。”

    田氏带着两个女孩儿去了怡安堂,老夫人并没流露出嫌弃的表情,各赏了一对金镯子,吩咐待遇和罗知雅她们相同。

    自此,两位表姑娘在国公府住了下来。

    罗天珵听闻了,冷笑一声。

    至亲发配充军的滋味,二婶总算也尝到了,不过还不急,这才刚开始呢。

    田家老弱妇孺他不想再痛打落水狗,且由他们去吧,但其它的,可还没完呢!

    眨眼就到了四月。

    山花烂漫,绿柳婆娑,连波光粼粼的湖水都泛着几许香气。

    这一日是难得的好日子,也是大周的初霞公主和亲蛮尾的日子。

    迎亲的使节喜气洋洋,送亲的队伍漫长壮大,十里长亭挤满了人。

    天子不宜劳顿,太子一直在养病不出,除此之外,几位皇子都来了。

    三皇子因为替昭丰帝传了话,并代表了昭丰帝和迎亲使节商谈公主路途中的一些事宜,显得格外意气风发。

    甄妙和重喜县主并肩而立,正与初霞郡主话别。

    许是景哥儿经常在耳边念叨这位佳明姑姑,三皇子已经起了心思,等有那么一日,就把甄妙弄到宫中专门照顾景哥儿,那时候,她也算是他的女人了。这么想着,他便不由多看了几眼。

    甄妙个子比寻常女子高些,穿了白色绣柳絮碎花的长裙,用一指宽的鹅黄色腰带束着,显得腰细腿长。

    三皇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初霞郡主盛装打扮,眉心垂了一颗纯净通透的红宝石,显得格外明艳动人。

    她瞧着两位密友,眼圈终于红了。(未完待续。。)

    ps:感谢一纸一笔一江山、citytrap、水の旋律、胖胖945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