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初霞郡主咬着唇,语气哽咽:“表姐,甄四,我心里太难受了!”

    甄妙和重喜县主对视一眼,眼眶都湿了。

    就听初霞郡主长叹一声:“再也吃不到五味斋的点心了——”

    重喜县主淡淡道:“放心,陪嫁队伍里,有一个点心师傅,就是五味斋的。”

    五味斋幕后东家是昭云长公主,送个把点心师傅给初霞郡主,再容易不过了。

    “张氏卤肉铺的酱猪蹄也吃不到了。”

    “我给你的添妆里,有一张酱猪蹄的方子,是我吃过几次张氏卤肉铺的猪蹄后,琢磨出来的,味道虽不是完全一样,但我吃着也不错了,你就将就一下吧。”甄妙道。

    “还有陈大嫂的灌汤包……”

    甄妙和重喜县主再也忍不住,齐齐翻了个白眼。

    真是够了,还让不让人好好的伤感了!

    三人话别虽和其他人有意拉开了一段距离,可今日初霞郡主是绝对的焦点,时刻有人留意着。

    这番对话被离得稍近的几位皇子公主听在耳里,俱是一脸黑线。

    二公主颇为担忧的道:“初霞这样子嫁到蛮尾去,会不会蛮尾的人以为大周公主都这样啊?”

    四公主眼含热泪:“我要是晚生几年,冲她这几句话也得替她嫁了啊!”

    两位公主深情对视,不约而同在想,初霞你个吃货,放过大周公主的名声吧!

    初霞郡主才没工夫考虑公主们的怨念,她先拉着重喜县主走远了些,不知窃窃私语了些什么,然后又对甄妙招手:“甄四,你过来。”

    甄妙走过去,初霞郡主没有说话,反而向着湖堤走去。

    三皇子见了过去阻拦:“初霞。岸边湿滑,还是不要去了。”

    初霞郡主穿的是隆重的公主礼服,长长的裙摆曳地,在水草茂盛的湖边,很容易就弄湿了。

    这倒好说,万一出个什么意外,堂堂和亲公主众目睽睽之下掉进湖里之类的,那他可怎么对父皇交代!

    “没事,我和佳明有悄悄话要说呢,不走远点。被你们听去可怎么办,说不准又要笑我。”

    三皇子想到之前初霞郡主说的那些话,抽了抽嘴角。

    初霞郡主拉着甄妙径直从三皇子身侧走过。

    三皇子鬼使神差问一句:“今日罗仪宾没有来啊?”

    甄妙停住脚,冲三皇子礼貌笑笑:“世子他还在闭门思过,自是来不了的。”

    说完擦肩而过,三皇子望着她窈窕背影皱了眉。

    既然这早晚是自己的女人,再想着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就有些不能忍了。

    若不是为了景哥儿,他怎么会要一个跟过别的男人的妇人!

    三皇子刻意忽视了心底深处那丝微妙的兴奋感。不忿地想着。

    初霞郡主拉着甄妙一直走出数十丈,才在一处平坦的大石上站定。

    “甄四,你和三皇兄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甄妙有些诧异:“没有啊。”

    “听他那么问,我还以为你们很熟悉呢。”

    甄妙笑了笑:“也许是因为景哥儿在我那里住过几日吧。”

    初霞郡主了然地点了点头。放低了声音:“甄四,我是觉得三皇兄心思挺深的,反正我长这么大,就没看懂过。你又不机灵。还是远着点吧。”

    “什么叫我不机灵?”甄妙咬着牙,“初霞,我谢谢你操心了!”

    初霞郡主伸出手。在甄妙脸上使劲揉了揉:“我都要走了,你还敢生气?”

    甄妙一下子沉默了。

    真的到了离别的时候,她才发觉真的舍不得好友。

    嫁的那么远,可能一辈子再也见不到了。

    初霞郡主叹口气:“甄四,你说你怎么就不是个男人呢,凭你对我的两次救命之恩,我早早的来个以身相许,于情于理我父王也不会反对的,就不用现在去和亲了。”

    她没理会甄妙古怪的表情,悄悄往后面扫了扫。

    今日送行的除了皇亲宗室,还有一些大臣。

    那人也来了,他身量颇高,挺拔修长,温润精致的眉眼模糊了年龄,站在一群半百老头子中,格外显眼。

    仿佛有一只小小的蜜蜂,在心头轻轻蛰了一下。

    初霞郡主忽然泪流满面。

    她匆匆的转回了头。

    甄妙怔住,随后明白了什么,安慰性地拍了拍她肩膀。

    有宫娥由远及近:“公主,时辰到了,该启程了。”

    初霞郡主恢复了高冷表情,淡淡“嗯”了一声。

    二人缓缓往回走。

    初霞郡主拖曳在草地上的金红色裙摆有了些污痕,她却毫不在意,对着永王夫妇跪了下去拜了三拜,声音清脆:“父王,母妃,你们放心,女儿会过得很好的,你们也要保重。”

    永王揪着永王妃的袖子,早已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永王妃本来也想哭的,被永王这么一弄,只得死死忍着了,含泪叮嘱女儿:“初霞,到了蛮尾,不要什么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和大王子相处时,记得母妃教你的那些话。当然,若是有不长眼的惹到你,也不要忍气吞声,你是大周的公主,谁也不能轻辱了你!”

    初霞郡主仰起脸:“母妃放心,只有女儿欺负别人的份儿,怎么会让别人欺负女儿呢!”

    她这话说的虽有几分娇蛮,永王妃听了却真的好受了些。

    还好女儿不是个柔弱的,不然她一颗心真的要操碎了。

    初霞郡主上了马车,她回头凝视着那些熟悉的面孔,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那个方向,她终究没有多看一眼,弯腰进去,把车窗帘掀开,招了招手:“记得给我写信!”

    甄妙和重喜县主知道这话是对她们说的,齐齐挥手回应。

    罗知雅铁青着脸上了另一辆马车。

    她也是要远嫁蛮尾,远离故土。终身再难见父母亲人,可因为有公主在,她就如一个透明人般,没有人想过她的难过和牺牲,就连她的父亲,曾经疼她如掌珠,现在也不过是面色沉重些,连眼眶都没红,哪里能和永王比!

    是,永王那样是有些丢人。可她多希望能为了女儿丢人的父亲是她的!

    而不是像父亲那样,昨晚还歇在了嫣娘那里!

    罗知雅一颗心像浸在了冰窟窿里,没有一丝热乎气,她回头看了站在人群最前处冲初霞郡主拼命挥手的甄妙一眼,眼底划过深深的恨意。

    她好歹是她的嫂子,除了给她添了妆,多余的话一句都没和她说,却拼命凑到公主那里去,说白了也是个逢高踩低的。大哥莫不是眼瞎了,看上这种女人!

    罗知雅恨恨摔了帘子,进了马车坐好,却没有再掀开窗帘。闭了眼任由马车缓缓动了。

    望眼欲穿的田氏死死盯着锦缎帘子,可惜那帘子只随着马车的前行微微晃动着,并没有再被掀起。

    她异常难受,身子晃了晃差点栽到罗二老爷身上。

    罗二老爷条件反射把她扶稳。见周围人目光都投过来,只觉被扫了面子,咬着牙低声道:“蠢妇。做出这种寻死觅活的样子作甚?要是被有心人说对皇家不满,我就把你休了,让你和你那一家子破落户作伴去!”

    这话半点夫妻情意都没了,田氏喉咙一阵阵腥甜,强忍着没有吐出来,一颗心渐渐凉了。

    曾经二人也举案齐眉过,一起满心欢喜的憧憬过将来,可男人的情分比纸还薄,一旦撕破了,竟是对她连个阿猫、阿狗也不如了。

    他现在一个芝麻绿豆大的闲散小官还如此,若真的成功夺了那个位子,是不是立刻就要想法子让她病逝了?

    头一次,田氏隐隐有些后悔了,她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子上了马车。

    她不能倒下,无论是二郎、三郎,还是娘家,都需要她。

    甄妙去与永王夫妇辞别:“父王、母妃,我采了三月初三的桃花酿了桃花酒,现在刚刚能喝了,等明日带上几坛去王府看你们可好?”

    除了那夭折的暗恋,初霞郡主最放不下的应该就是双亲了,她既然与初霞是至交,又认了干亲,替她尽尽孝道是应该的。

    永王嗷的一声哭了,边哭边拿永王妃的衣袖抹泪:“初霞也最喜欢用果子、花瓣之类的酿酒了,虽然有的味道比较奇怪,可我每次都喝得一干二净。佳明,你酿的应该比初霞强点吧?”

    永王妃暗暗拧了他一把,对甄妙露出个勉强地笑:“明日早点过来。”

    原本认下这个女儿,是宫里那位的意思,永王妃不过是面上情,现在她却对甄妙真的生出了几分喜爱。

    甄妙知道,对永王夫妇来说,今日是属于远去的初霞的,还是让他们安静一日沉淀心情才好,略说了几句就分开了。

    “甄妙,你上我的马车吧。”重喜县主走过来。

    甄妙想起罗天珵的叮嘱,摇了摇头:“不了,我得先回去。”

    出门前,罗天珵对她说,送别了初霞郡主就立刻回府,无论有什么事也不要耽搁。她答应下来,就该守信。

    见重喜县主面色虽平淡,眼底却有些失望,甄妙理解她的心情。

    初霞渐行渐远,她其实也有许多话和重喜县主说的。

    她心里一动,邀请道:“重喜,不如你和我一起回国公府吧。”

    重喜县主犹豫了一下。

    其实,出门前母亲说想见见甄妙的。

    “我给你做黄瓜汤包吃。”

    重喜县主果断点头:“好。”(未完待续。。)

    ps:昨天晚上加班到十一点,年底真心伤不起。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