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太孙一直身体健壮?

    太子妃倒真是会信口雌黄,她以往没怎么和太孙近距离接触过,可刚刚一直替太孙做人工呼吸,太孙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药味是瞒不过她的鼻子的。

    那种药味,根本就是由内往外散发出来的,虽然极淡,可形成这样的体味,却是长久药不离口才会的。

    需要长期服药,这说明太孙绝不可能是身体强健之人。

    身子弱的人,落水后生病的几率更大,病情恐怕也会更重些,太子妃居然想把这事瞒着,全推到她头上?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太子妃这样说未免过分了,太孙身子弱,怎么也责怪到我头上?我早说了太孙是自己落下水的,说不定就是因为陪着您来侍郎府,累着了,这才脚一软摔下去的。”

    太子妃豁然而起,怒道:“你才脚软!”

    她气得胸前波澜起伏:“佳明县主,你不停诅咒太孙身子弱,究竟安的什么心?宫里谁不知道,太孙向来身子强健,就连寻常孩子常有的风寒发热都是少有的!”

    她说着看向三位皇子:“三位皇弟,佳明县主是半路成的宗世女,或许不清楚,你们总该知道吧?”

    四皇子和五皇子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五皇子对甄妙印象越发差了。

    罗天珵炙手可热,他私下也悄悄拉拢过,却没有成功,本就心中憋了一口气,再看这位佳明县主,明明有错在先还强词夺理,仗的可不就是罗天珵的势!

    他淡淡扫了甄妙一眼,道:“我几位侄子中,就属太孙养得好。明明和二哥家的祥哥儿一般大,却比他高了半个头呢。”

    甄妙听了心中诧异,看向六皇子。

    六皇子虽有心偏着甄妙,可这种人尽皆知的事实在偏不了,只得点点头,附和道:“五哥说的不错。”

    他说完见甄妙骤然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他,好像他撒了弥天大谎似的,心莫名的就有些不舒坦。

    甄妙确实很诧异。

    她没想到,六皇子也帮着太子妃说话。

    虽说每次见了六皇子都没什么好事儿。可几位皇子中,要说起来,和六皇子还算最亲近的,特别是有甄太妃那层关系在,她甚至觉得两人勉强算是朋友了,如今看来,倒是自作多情了。

    皇室中人,果然是心思莫测。

    甄妙有些心灰意冷,冷冷道:“太子妃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不过眼下,我要先回府了。什么时候皇上召见,我再进宫也不迟!”

    她说完,冲众人福了福。转身走了。

    “我送佳明回去吧,二位皇兄,太子妃和太孙就劳烦你们护送回宫了。”

    甄妙回头看了跟上来的六皇子一眼,也不理会他。扭了头继续往前走。

    太孙已经没了气息又被甄妙救活的事此刻已经传遍了,甄妙一路走出去,无数眼睛都黏在了她身上。所过之处都是低低的议论声。

    “快看,佳明县主出来了。”

    “真的是佳明县主把已经没气的太孙救活的吗?她是神仙不成?”

    “千真万确,我亲眼看见的。佳明县主是不是神仙我不知道,不过绝对是有些非凡手段的。”

    有人嗤笑道:“有非凡手段又如何,太孙不是被她撞到河里去的吗,太孙要是一点事没有,顶多算是将功补过,太孙若是落下什么病根儿,那佳明县主恐怕还有的麻烦呢!”

    就有人问张朝华:“那时候你不是走在后面吗,真的是佳明县主把太孙撞下的吗?”

    最开始有人问时,张朝华还犹豫一下,现在已经可以毫不迟疑地点头了:“不错,我当时瞧着是呢。”

    六皇子和甄妙本来已经走了过去,奈何这些人越说越兴奋,声音不小心大了一点点,六皇子由于练武,又是个耳朵灵敏的,他顿住脚步,转了身大步走回来停在了张朝华面前。

    所有人一下子噤声,只看到六皇子一双凤眼微挑,似笑非笑地道:“你是永嘉侯府的张少奶奶吧?本王还是提醒你一声,药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如果有需要,自有你说个一清二楚的时候,如果没需要,张少奶奶还是少议论天家之事的好!”

    他说完,挑眉笑吟吟看在场众人一眼,转身走了。

    留下众人面面相觑,都出了一身冷汗。

    别说这事涉及了太子妃和太孙,就是佳明县主也是半个宗世女了,她们这样堂而皇之的议论,可不是惹祸吗!

    当下都收起心思,没等的留饭,一个个起身告辞了。

    等到了外面,甄妙停下脚步:“王爷止步吧,不敢劳您相送。”

    六皇子看了甄妙一眼,笑眯眯地道:“佳明,你这是在生气?”

    甄妙冷笑:“不敢,只是我心思直,有什么说什么,和几位王爷那是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怎敢还让王爷相送呢?”

    六皇子气乐了:“佳明,你今日受了委屈,也不能迁怒无辜吧?本王哪里得罪你了?”

    他说到这里琢磨一下,脸色有些古怪:“该不会是因为我赞同了桂王的话吧?”

    见甄妙那表情,显然是说中了,当下有些无奈:“佳明,就算我想偏向你,也不能睁眼说瞎话吧?”

    “你是说太孙身体一直很强健?”

    “是啊。”六皇子点头。

    甄妙翻了个白眼:“这还不叫睁眼说瞎话?”

    她快走几步想把六皇子甩开,六皇子大步跟上去:“怎么你说的本王越来越糊涂了,我到底哪里胡说了,这种事,你随便问问宫里的人,都知道啊。”

    甄妙渐渐冷静下来,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六皇子劝道:“佳明,你也别太担心,只要太孙没事,父皇不会把你如何的。”

    甄妙正满腹疑惑。便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六皇子骑马,把甄妙送回了国公府,却没有进去。明面上,罗天珵还在闭门思过,自然是没法待客的。

    甄妙回了清风堂,见罗天珵不在正房,问道:“世子呢?”

    “世子爷在内书房。”白芍道。

    甄妙也没带丫鬟,直接去了内书房,一推门,正见到罗天珵手捧书册一脸认真的看着。

    罗天珵见甄妙进来。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就把手中书卷往枕头下塞。

    甄妙本来没当回事,可见他动作古怪,倒是诧异了:“在看什么呢?”

    “虎矜经!”罗天珵迅速答道。

    因为慌乱,那书没有塞好,啪的一声掉地上去了。

    甄妙捡起来看,那书皮上写着“虎矜经”三个大字,是罗天珵的笔迹。

    她就笑道:“怎么你还特意包了书皮啊?”

    “这是孤本,原来的封面已经没了。”罗天珵解释着。伸了手去拿,“这是兵书,没什么好看的,我先收起来吧。”

    甄妙把书册往后挪了挪。

    罗天珵腹部有伤。又有了没法对人说的反应,哪敢挪动身子去抢,只得可怜巴巴说:“皎皎,快给我吧。孤本珍贵,别弄坏了。”

    甄妙听他这么一说,倒是理解了他的紧张。嗔道:“就算再珍贵,见了我也不必赶紧藏起来啊,我对兵书又没兴趣,难道还给你抢过去不成?”

    罗天珵松了一口气。

    甄妙把书递过去,口中道:“这书我只听过,倒是没看过呢,孤本倒是真的难得了。”

    她完全是随意的翻了一下,然后呆若木鸡。

    罗天珵只觉脑袋轰了一下,整个人都不大好了!

    完了完了,他看小黄书被媳妇抓了个正着!

    不是说没兴趣的吗,还翻什么翻?女人的话太不可信了!

    他又尴尬又羞恼,一时之间忘词了。

    甄妙表情呆滞,手却下意识地翻着,见那一页页的,页页姿势不同,内容实在震撼,喃喃自语道:“这怎么,怎么和我出阁前一晚,母亲给我看的小册子挺像的?”

    她目光落在那古铜色印云纹的硬纸书皮上,灵光一闪把书皮拽了下来,然后就露出一个全新的封面:“鸳鸯集锦。”

    罗天珵拿手遮了遮眼,心中把半夏骂了个狗血喷头。

    现在太子那边已经料理的差不多了,他在家里养伤实在无聊,又不想看那些兵书史集的,就命半夏拿些有趣的话本来,没想到,那混蛋居然给他拿来这个!

    咳咳,他当然是义正言辞,恼羞成怒的把半夏赶出去了,后来实在无聊,对,就是无聊,这才忍不住看了。

    至于包书皮什么的,那不是因为无聊嘛,绝对不是因为怕人发现!

    被媳妇逮个正着儿,罗天珵羞愧难当,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看去,就见甄妙举着书,一脸认真看着。

    “咳咳!”他狠狠咳嗽一声。

    甄妙回过神来,干笑两声:“瑾明,你在养伤,看这个不太好吧,我没收了!”

    罗天珵……

    等过了这个插曲,甄妙就把今日之事细细说了,最后道:“那太孙,果真是身体强健的孩子?”

    “不错,皎皎,你怎么会问这个?”

    甄妙低着头,拧着帕子。

    罗天珵就道:“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甄妙笑了笑,才把疑惑说了:“你也知道我嗅觉较常人灵敏些,太孙分明是要长期服药,身上才会有那种气味,可你们都说太孙是身子强健的,我却想不明白了。”

    罗天珵心中一动,猛然想到了什么。(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