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太子妃缓缓坐到地上,抖如筛糠,在太后的逼问下,竟是半个字都吐不出来了。

    “母妃——”太孙甩开内侍的手,奔向太子妃。

    一个又软又热的身子滚进怀里,太子妃紧紧搂着太孙,忽然痛哭出声。

    太孙被吓懵了,伸手摸了摸太子妃的脸:“母妃,您怎么哭了?”

    他好奇的张望,看到床榻上的孩子,顿时一怔,问道:“母妃,他是谁,为什么和我好像?”

    太子妃说不出话来,只抱着太孙无声流泪。

    太后隐隐明白了什么,脸色铁青,一字一顿问道:“是啊,太子妃,你能不能告诉哀家,既然你怀里抱着的是太孙,那床上的又是谁?”

    太孙环着太子妃脖子,咬着唇问:“母妃,到底怎么啦?”

    太孙已经算是半大孩童,在这皇宫中长大,心思自是比同龄的孩子多些,他拉了拉太子妃的胳膊,然后以祈求的目光望着太后。

    太后被看的有些心软,却知道这里面问题大了,强行转了目光,对昭丰帝道:“先让太孙下去吧。”

    昭丰帝点点头,示意内侍把太孙带下去,然后迟疑了一下,道:“佳明,你也下去吧,先陪陪太孙。”

    太子妃紧紧搂着太孙不放手。

    太后冷声道:“或者,你想当着太孙的面解释?”

    太子妃一下子颓然,手缓缓松开了。

    “母妃,母妃——”太孙不知到底出了什么事,心中惶恐。

    等太孙被带下去后,太后缓缓坐了下来,扫了一眼还在昏睡的“太孙”,问太子妃:“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太子妃一时说不出话来。长长指甲在手心折断,掐出月牙形的红痕来。

    还是昭丰帝先开了口:“母后,是儿子没有跟您说,初霞出发那日,太子意图逼宫篡位,如今已经被儿子软禁起来了。”

    “什么!”太后豁然而起,死死盯着昭丰帝,好一会儿,面色才恢复平静,声音还是抖的。“皇上,这么大的事儿,你竟一直瞒着哀家,看来哀家真的是老了。”

    “母后,是儿子错了,儿子也是怕您担心……”昭丰帝说了这些,就有些精力不济,长长喘了一口气。

    太后看了大恸,在她心里。谁都比不过这个儿子,太子和太孙都比不上。

    要知道孙子重孙她有许多,可当皇帝的儿子,只有这一个!

    “那你说。这真假太孙是怎么一回事儿?”太后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坐在地上的太子妃。

    事已至此,太子妃知道已经回天乏力,若是再隐瞒。惹怒了皇上和太后,说不定立刻处置了太孙,若是坦白。或许看在太孙是天家血脉的份上,还能给儿子留一条活路。

    她垂了头,终于开口:“是我父亲……我父亲安排的替身,想趁着出宫吊唁的机会把太孙送走。”

    “送到哪里去?莫非还想着东山再起不成?”昭丰帝冷声问道。

    太子妃慌忙摇头:“儿媳不敢,只是想着给太孙留一条生路,让他以后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那这孩子,怎会和太孙如此像?”太后指了指床榻上的孩子。

    太子妃抿了唇,没看那孩子一眼:“是我族中远亲,这孩子几岁时被父亲见到,发现和太孙有几分相似,就悄悄养了起来。”

    “真是好毒的心肠!”太后长叹一声。

    太子妃忍不住替父亲解释:“这孩子先天不足,寻常人家本就养不活的,若不是父亲,恐早就夭折了。”

    太后嗤笑一声,凉凉看了太子妃一眼:“难道说,一头挨宰的猪为了多长些肉又养活了些时日,还该对养它的人感恩戴德吗?这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太子妃被说的面红耳赤。

    “这么说,那孩子落水一事,佳明县主是受了无妄之灾了?”

    太子妃本能的想摇头否认,忽觉一道冰冷目光落在身上,她微微抬眼,就见罗天珵冷冷看了过来。

    他立在不远处,面若冷玉,目中含霜,明明未发一言,却把她原本想说的话给冻住了。

    太子妃心头渐渐浮起寒气。

    短短两日,他能猜到真假太孙一事,并把真的太孙找出来,这真的是人能做到的么?

    他,他一定是妖魔!

    见太子妃怔怔不语,太后叹道:“哀家明白了。”

    昭丰帝和太后又问了一些情况,被领到偏厅的甄妙和太孙则相对而坐。

    甄妙面对着太孙,心情有些微妙。

    她恼恨太子妃把她牵扯进来,而因为这个,真正的太孙本该获得自由,如今却又重回了牢笼,虽说是太子妃自作自受,可看着这么小的孩子,很可能悄无声息的死于这场宫变,要说面对着他能做到心如止水,那就不是她了。

    于是甄妙就只盯着桌几上摆着的枇杷瞧。

    “你想吃?”一道童音响起。

    甄妙诧异转头,就见太孙一脸嫌弃地盯着她。

    他伸手拿了一个枇杷递过来:“给你吃吧。”

    甄妙接过来,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好。

    太孙的声音响起:“那个和我很像的人,是谁?”

    见甄妙不语,他低头想了想,道:“母妃要我以后在外面好好生活,是要那个人替我和母妃生活在一起吗?”

    “还好那个叔叔把我带回来了,不然他不是要抢了我的母妃!”太孙皱了皱眉,伸手推一把甄妙,“哎呀,你是哑巴啊,什么都不说,真是讨厌死了!”

    他站起来往外跑,想去找太子妃,被内侍死死拦住。

    这时罗天珵已经出来了,冲甄妙笑道:“已经没事了,我们回家吧。”

    路上,马车里,甄妙见他脸色苍白,嗔道:“你伤势还没好。非要亲自进宫么?”

    “事关重大,还是亲自跑一趟放心,再说,你也在宫里呢。”

    甄妙心中一暖,低头看到手中一直握着的枇杷,沉默下来。

    “怎么了?”罗天珵凑近,笑问道。

    看着放大的俊脸,甄妙抿了抿唇,问:“皇上会如何处置太子妃和太孙呢?”

    “这个,皇上哪会和我说呢?”

    “你猜猜嘛。”

    罗天珵沉吟一下道:“如果我猜的话。太子妃肯定是不能再留的,那假太孙亦是,至于真正的太孙,却不好说了,这个就要看皇上和太后是否会心软了。怎么,你同情太孙?”

    “要说同情,那假太孙更可怜些,不过总的来说,孩子都是无辜的。”

    罗天珵冷笑:“这话我不赞成。”

    “嗯?”

    他伸手。揉揉她的脸:“我倒是认为,父债子还天经地义,你想想,太子若是逼宫成功。以后得好处的还不是太孙,倒霉的还不是其他皇子皇孙?这次太子妃构陷你成功,得逍遥的还不是太孙,倒霉的还不是你?怎么。这世上哪有只享受好处,不承担处罚的好事儿?若是这样,那更不乏人铤而走险了。”

    “你说的也有道理。”甄妙缓缓点头。

    只是想想一个不足十岁的孩子将要面对的命运。毕竟不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儿,她无能为力,只愿身边人过得更好。

    张朝华被送回了永嘉侯府,就被老夫人叫去问话,见婆婆乔氏也在,忙一一见礼。

    “你怎么说的?”老夫人直接问道。

    张朝华露出个笑:“孙媳就是照直说的。”

    她性子活泼,爱说爱笑,又和大姑子是手帕交,自嫁进来后,颇得老夫人和婆母喜爱,这日子过得自是顺风顺水的。

    “那太后如何说的?”

    “孙媳冷眼瞧着,太后对佳明县主并不待见呢,太子妃当时带去伺候太孙的那些下人,说法和孙媳也是一样的。”

    老夫人和乔氏对视一眼,微微点头。

    既然是太后和太子妃共同的意思,那张氏不说有功,至少是无过了。

    这样便好!

    “张氏,你今日进宫也累了,就下去歇着吧,不管怎么说,以后这事还是少提起。”

    “孙媳知道了。”张朝华脆生生应道,笑得眉眼弯弯。

    上了年纪的人,都稀罕看个笑脸,老夫人见了心里舒坦,神色又缓和几分。

    正在这时一个丫鬟匆匆进来禀报:“老夫人,宫里来人了!”

    “快请进来!”老夫人一惊,站了起来亲自去迎。

    那内侍进来道:“咱家过来,是传太后口谕的,太孙落水一事已经查清楚了,和佳明县主无关!”

    老夫人面色微变,看向张朝华。

    张朝华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那内侍看过来,声音尖细地道:“这位就是少奶奶吧,太后还说了,少奶奶以后遇事还是看清楚了再说,千万不要人云亦云!”

    他说完,拱了拱手:“咱家这就回宫复命了。”

    老夫人强忍难堪,示意丫鬟把装了金锞子的荷包塞过去。

    那内侍倒是没有推辞,揣入衣袖扬长走了。

    老夫人回头看了张朝华一眼,对乔氏淡淡道:“你是张氏的婆婆,她年纪轻,有时难免毛躁,你要多管着点儿,不然丢的也是永嘉侯府的人!”

    乔氏忍气道了一声是,带着张朝华离去,等回了自己院子,实在气不过,把张朝华狠狠训斥了一通,罚她禁足一个月。

    张朝华面嫩,为此和夫君吵了一通,小夫妻冷战了好一阵子,这便是后话不提了。(未完待续。。)

    ps:感谢光之风童鞋几个月前打赏的财神罐,这么说总有种欠扁的感觉,不过好歹还上了。正好过年还上,让大家也高兴一下,顺便求个粉红。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箭三雕?咳咳,这样貌似脸皮有点厚,但不接受砸臭鸭蛋,砸红包是可以的,遁走。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