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宫内传来消息,说太孙已醒,亲口说出当日落水之事和佳明县主无关,为此,太子妃还送了许多赔礼到镇国公府上。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可不久后,又出了大事,太孙时醒时昏,高烧不已,拖了小半个月,竟这么没了,太子妃悲伤过度,重病不起,全力救治后病情勉强稳定下来,神智却不大清楚了。

    因为事情最开始的起因,无论和甄妙有无关联,她总是牵扯了进去,京中官宦勋贵之家都在猜测,佳明县主定会被迁怒了。可没想到就在这时,原本停职查看的镇国公世子罗天珵又官复原职,这一下,把那些猜测都打破,许多人对镇国公府更重视了一些。

    眼见着进了五月,天一日日暖了起来,墙角的石榴花开的正艳,雀儿摘了几朵,笑盈盈地跑进来替甄妙簪发。

    看着鬓间火红的石榴花,夜莺赞道:“大奶奶可真好看。”

    甄妙抿唇笑道:“还是夜莺的手巧。”

    雀儿不依道:“大奶奶,难道不是婢子采的花儿好看吗?”

    主仆正说笑着,百灵进来禀告:“大奶奶,紫苏姐来给您请安了。”

    甄妙大喜:“快让她进来。”

    紫苏是三月出嫁的,当时说好放她两个月的假,这一晃就到了。

    不多时,珠帘掀起,已经换成妇人妆扮的紫苏走了进来。

    她穿了一身淡紫色裙衫,带了一对珍珠耳珰,色泽虽一般,却足有莲子米大,以她的身份,也算是难得了。

    再看她脸色却有些苍白,人仿佛比出嫁前还清减了些,甄妙唇边笑意一收。问道:“怎么瘦了?”

    紫苏似乎有些尴尬,抿了唇没有吭声。

    “莫非是罗豹对你不好?”甄妙声音微冷,“若是这样,我去对世子说,你是我身边最有脸面的大丫鬟,嫁了人还受气,那打的也是我的脸!”

    紫苏忙道:“没有,大奶奶,他,他对婢子极好的。”

    说着脸上染上一层胭脂:“婢子……婢子是有了。害喜得厉害……”

    甄妙怔住:“就,就有了?”

    紫苏似乎极不好意思,半低着头道:“是当月就怀上的……”

    “紫苏姐姐好福气,恭喜紫苏姐姐了。”几个丫鬟笑嘻嘻道。

    甄妙也笑起来:“那可真是好事。对了,都说三个月内还不稳当,是要好好养着的,你快回去歇着吧,当差的事儿,等你孩子断了奶再说。”

    她又命白芍取了一些补品给紫苏带着。直把清风堂那些伺候的丫鬟婆子羡慕的不行。

    等罗天珵从衙署回来,见甄妙心情不错,就问道:“今日有什么喜事么,这么高兴?”

    甄妙抿嘴笑道:“要说喜事。还真是有的,今日紫苏回来给我请安,原来已经有了一个月身孕了。”

    “这倒是好事。”罗天珵点点头。

    偏偏甄妙补上一句:“要说起来,罗豹还挺有本事的。”

    “嗯?”罗天珵挑挑眉。“你再说一句?”

    谁有本事啊?

    罗豹那小子看来是不想混了,主子这边还没动静呢,他居然敢抢先一步有孩子?

    甄妙自知失言。干笑两声。

    罗天珵拦腰把她抱起,转入内间放到了床榻上。

    他整个身子覆上去,吐出的气息拂到甄妙的脸颊上,把她的脸吹出了朵朵桃花。

    “药已经不用吃了吧?”

    甄妙点点头,又有些慌乱:“你身上还有伤。”

    “早好得差不多了,我轻点就是了。”罗天珵眼中已经燃起了一簇簇火苗,一个轻吻落到她耳垂上,接着是额头、眉毛、下巴,顺着精致小巧的锁骨一路向下,二人衣物早已一件件脱落,随意的丢在地上,像是一朵朵肆意绽放的花。

    绣着婴戏图的青色纱幔不停的晃动,一层层的似是被风吹起,犹如碧波荡漾的湖水,千万道涟漪一直落到人心里去。

    晚膳热了又凉,外面已是繁星满天。

    甄妙浑身已经散了架,一寸寸骨头都像被碾过了般,她无力的抬脚,去踹那个人,却被他一把捉住,满足地低笑道:“不努力点怎么行呢?你就不想要个我们两人的孩子?”

    “这个,又不是想就成的。”甄妙有气无力地道。

    她还不到十七岁,要说起来,现在要孩子还早了些,可这个年代都是如此,她也不可能做那特立独行的一个。

    罗天珵笑道:“但是不想,孩子是不会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想着甄妙的体质,他握了她的手:“不过孩子是缘分,我们也不强求,什么时候有凭天意就是了,但你以后可不能再让我吃素了,不然我可真要去当和尚了。”

    甄妙脸上发热,还是点了点头。

    自此二人多了些运动,连饭都多吃了一碗。

    等端午那日,全家聚在一起包粽子,远在兵营的罗四叔也回来了。

    他这次可以休息小半个月,等临走时,是要带三郎一起的,三郎因此也多了些笑模样,有些恢复了爽朗的本性。

    甄妙这次大展身手,包了十八种馅的粽子,每一个都只有核桃大,用不同的丝线绑着,扎成了一串。

    老夫人看了笑道:“大郎媳妇,你能者多劳,可要多包些,这个用来走礼甚好,等明日,满京城都知道镇国公府讨了个巧媳妇了。”

    “祖母您又说笑了,还是趁热尝尝味道好不好吧。”甄妙亲手剥了一个蛋黄粽递给老夫人。

    这蛋黄粽京城不多见,她选的是腌制正是时候的好鸭蛋,融在上好的糯米里,伴着粽叶的清香,格外诱人。

    老夫人尝了一口,大赞:“不错。”

    其他人拿着自己那串,忙问:“哪个是蛋黄的呀?”

    “系着青色丝线的就是了。”甄妙解释道。

    众人就纷纷挑了系了青色丝线的粽子来吃。

    戚氏给罗四叔剥了一个,又给六郎、七郎各剥了一个,然后拿起自己那个咬了一口,谁知刚吃进去,就觉一阵反胃,疾步往外走。

    罗四叔色变,跟上去抓住戚氏的手:“怎么了?”

    戚氏再也忍不住,干呕起来。

    罗四叔大急:“莫不是吃坏肚子了?”

    戚氏满脸通红,回头看了老夫人一眼。

    老夫人脸色一喜,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戚氏,你这莫不是有身子了?”说着一叠声喊丫鬟去请太医。

    众人注视下,戚氏颇有些无地自容,轻声道:“媳妇也说不准。”

    她已经有两个月未曾换洗了,许是罗四叔那次回来有的,可她这个年纪,实在有些不敢相信。

    其实戚氏还不到三十岁,根本不算大,只是她曾经心若死灰,这心里总像过了一辈子似的,就总觉得自己年纪大了。

    等太医过来诊了脉,就连声道喜。

    老夫人大喜,趁着这喜气儿,忙请太医给府上女眷都看看。

    田氏和宋氏不过是应个景儿,众人目光都放在了甄妙身上。

    甄妙有口难言,他们也就是这几天,才有了夫妻那回事儿,孩子投胎就算用飞的,也来不了啊!

    果不其然,太医就只是说了些身子康健之类的场面话。

    老夫人眼底闪过失望,很快又恢复了平常,笑着让丫鬟送太医出去。

    倒是罗二老爷终于坐不住了,站起来讪讪道:“母亲,嫣娘似乎也不大舒坦,能不能请太医过去看看?”

    那太医听了,心里一阵膈应。

    这嫣娘是谁他不知道,可一想就知,应是这位罗二老爷的小妾通房了,他好歹是太医署的太医,寻常人家想请都请不到的,就算这镇国公府非同一般,让他去瞧一个通房,未免太过分了。

    不过明面上,这太医肯定是不愿得罪勋贵的,便等着老夫人发话。

    老夫人先是一怔,随即收了笑道:“嫣娘什么身份,也能劳烦太医去瞧?可别折了福分!就让冯大夫过去看看吧。”

    太医听了脸色回转,拱拱手告辞了。

    罗二老爷听了心里大急,脱口而出道:“不可!”

    冯大夫怎么样他能不知道吗?

    那是早被田氏笼络住的,原本用来算计大郎当然好,可要是去给嫣娘看病,万一听了田氏的吩咐害了嫣娘可怎么是好?

    老夫人冷笑:“这冯大夫已经养在府上十几年了,怎么还不能给一个通房看病了,老二,莫非你觉得嫣娘金贵,非要太医看不可?”

    田氏在听了罗二老爷说给嫣娘诊脉时,心就凉了,差点尖叫起来,不过经历了娘家倾覆的事,她也沉稳许多,笔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他们母子过招。

    这一刻,她很庆幸老夫人是个明白人,绝不会为了一个通房让正经儿媳没脸面的。

    感到两个弟弟不赞同的目光,还有罗天珵的冷眼旁观,罗二老爷有些难堪,可不敢和老夫人顶着来,瞥见甄妙,灵机一动道:“母亲,那冯大夫在妇科上似乎不大擅长,不如请纪娘子去看看吧。”

    老夫人听了,这才点头。

    这顿饭众人就吃得有些心不在焉,还未吃完,就有丫鬟领着纪娘子过来了。

    “府上姨娘,是有喜了,已经一个多月了。”纪娘子道。

    啪嗒一声,二郎筷子上夹着的一块排骨落回了碟子里。(未完待续。。)

    ps:多谢大家的红包和粉红,么么哒。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