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什么?”田氏的反应就激烈多了,她直接站了起来,带倒了椅子。

    二郎那点小情况自是被人忽略了,只有罗天珵轻轻扫了一眼,笑得意味深长。

    老夫人皱着眉扫了田氏一眼。

    田氏却顾不得众人的目光,紧紧盯着纪娘子问:“嫣娘当真有了身孕?”

    她心里翻江倒海起来。

    那次从娘家得了那种能勾着男人到屋里来的药物,她又多问了一句,可否有药服用了能使男人绝育的。

    答案自是否定的,不过那大姑说了,这男人要是长久的吃芹菜,也是能避孕的,不过一旦停了,就恢复了。

    这个法子,她手不够长,用不到清风堂那边去,就下了狠心用到了罗二老爷身上。

    每日给罗二老爷的饭菜里,必有一道加了芹菜做成的。

    新开脸的雪雁用那种药把罗二老爷勾去了好几次,田氏对那大姑的话是极为相信的,现在是又惊又怒,难道说,这个法子是不管用的?

    只可惜娘家倾覆,那大姑也在被清算的人里,她却是没法去问一问了。

    “这一点,小妇人还是不会看错的。”纪娘子不卑不亢地道。

    田氏勉强露出个笑:“那就请纪娘子开些安胎的药吧,以后时时来府上问诊,一旦有不妥的,定要及时告诉我和老夫人。”

    老夫人暗暗点头。

    自打田家倾覆,田氏行事倒是强了些。

    不过嫣娘有孕,老人家并不觉高兴,淡淡道:“一个通房,就不必事事知会我了。”

    罗二老爷听了脸色微变,想要替嫣娘说几句话,见老夫人脸色淡淡的,到底是咽了下去。

    也罢。左右他衙门没什么事,平时多留在家里看顾着嫣娘,别让田氏那个恶妇害了就是了。

    一顿饭没滋没味的散了。

    罗四叔却是兴高采烈的陪着戚氏回了玉园。

    胡姨娘是妾,没有资格吃这顿团圆饭的,知道罗四叔回来,饭都没吃下几口,翘首以盼着。

    终于见正院的丫鬟含珠把七郎送了回来,不见罗四叔身影,她难掩失落,接过七郎转回了屋。

    到了半夜。就派丫鬟阿杏去正院传话。

    “老爷,七少爷不舒坦,姨娘请您过去看看。”

    罗四叔皱了眉:“请大夫了么?”

    “还没有,七少爷一直哭着喊您。”

    戚氏开了口:“老爷,既然是七郎不舒坦,您赶紧过去看看吧。”

    罗四叔有些为难。

    七郎自幼体弱,他是知道的,身为父亲没有不担心的道理,可戚氏刚查出有孕。正是需要人体贴的时候……

    他这一迟疑,戚氏心中微暖,推了推他:“老爷,快去吧。我这么大个人,能有什么事儿,倒是七郎,正需要你。”

    罗四叔握着戚氏的手。点了点头,柔声道:“那我过去看看,七郎若是没事。我便回来。”

    戚氏嗔他一眼:“大晚上的来回折腾什么,您就歇在那边吧,再说,我有了身子,按规矩本就该分房睡的。”

    罗四叔替她塞好被角,这才转身离去。

    等到了跨院,罗四叔看着站在门口等的胡姨娘,问:“七郎呢?”

    “七郎刚刚睡下,才吐了,许是糯米吃多了不消化。”胡氏有些贪婪地看了罗四叔一眼,引着他往里走。

    罗四叔目光落在胡姨娘鬓间那朵娇艳的芍药花上,微微皱了眉:“我去看看七郎。”

    七郎就歇在西间,小小的身子埋在锦被里,露出巴掌大的小脸,床前留的灯昏暗不明,倒是看不出他脸色如何。

    看着幼子,罗四叔心到底是软了下来。

    刚刚,他是有些猜疑胡氏是不是拿孩子当借口叫他过来的,不过孩子自幼身体不好,倒是真的。

    或许是他多心了。

    “老爷,七郎刚睡了,我们别惊着他了,先去歇着吧。”胡姨娘仰着头,满目温柔。

    罗四叔沉默良久,终是点了点头。

    他一直在兵营,回来的次数并不多,每次回来也只能呆几日,算起来,胡姨娘这里许久没来过了。

    她是他的妾室,还以妻子的身份生活了那么多年,既然跟他回了国公府,于情于理都不可能一直让她独守空房的。

    胡姨娘见罗四叔点头,眉眼间满是欢喜,小意服侍着他躺到床上,目光瞄着那还在燃烧的红烛,得意地笑了。

    不能一起吃团圆饭又如何,老爷回来的第一日,总算歇在她这里了。

    也不知道戚氏今天睡不睡得着呢?

    “梅娘,夫人她有喜了。”罗四叔的声音传来。

    胡姨娘身体一僵,狠狠掐了自己一把,才找回了声音:“那真是大喜了,明日我去给夫人道喜——”

    说到这里,胡姨娘声音哽咽,转头与罗四叔对视,白皙手臂环住他的脖子,像个小女孩般娇嗔道:“老爷,听了这好消息,我心里替夫人高兴,可不知怎的,又有几分难受。七郎自小身子骨体弱,我这心时时刻刻揪着——”

    罗四叔拍拍她的背:“有太医给七郎调养着,慢慢会好的。”

    胡姨娘“嗯”了一声,便主动迎了上去。

    一时之间鸳鸯帐暖,被翻红浪,胡姨娘想着戚氏已经有孕,心里就烧了一把火,足足痴缠了大半夜,要了三次水才算安分下来。

    等天亮时依偎在罗四叔怀里,软声道:“老爷,我听说今年是乡试之年,来年就是会试,到时候全国各地许多才子都会汇聚京城。您知道,我那幼弟奇哥儿年纪虽小,却是个会读书的,我想让他来京城长长见识,对他的学业定会大有裨益的。”

    对胡氏的幼弟奇哥儿,罗四叔印象不错,人聪慧不说,品行也是个好的。能来京城他倒是乐见其成。

    “那你先写信回去把事情说一说,奇哥儿若是愿意,我就派人去接。”

    “还问什么,老爷直接去接就是了。”胡氏心中一喜。

    罗四叔摇摇头:“奇哥儿虽小,却是个有主意的,你还是先和他说好吧。”

    胡氏这才点点头,等罗四叔一走,就迫不及待的写了信,命人送去宝陵县了。

    自打得知嫣娘有了身孕,二郎心里就起了轩然大波。整晚没合眼,第二日眼底都是青的。

    他一直在寻思,嫣娘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想利用嫣娘去算计大哥的,可到后来,自己一颗心却不小心落到了她身上。

    当然,他不是三郎那个熊的,喜欢上嫣娘,他不后悔。更不会吓得寻死觅活的!

    反正只是个通房,又不是官府记了名的妾,等父亲不稀罕了,他设个计谋让父亲把嫣娘打发出去。他再悄悄安置在外面,也不是办不到的。

    可是,这个时候,嫣娘怀了孩子简直让人疯了。

    这孩子出生。将来算是他的弟弟,还是儿子呢?

    若是父亲的孩子,哪怕将来把嫣娘打发了。他还怎么要一个生下父亲孩子的女人?将来万一再有了孩子,这算怎么一回事儿?

    二郎来来回回的走着,有种撞墙的冲动。

    不行,他一定要见嫣娘一面!

    许是欢喜坏了,罗二老爷一连数日黑天白夜的都呆在嫣娘屋子里,二郎只能暂时歇了心思,心里存了事儿,精神就不大好了,正巧有同窗邀他喝酒,便出了门。

    三郎得了消息后,因为将要去兵营而雀跃起来的心情同样有些低沉。

    对那个夜晚惊鸿一瞥就闯入心头的女子,要说现在就完全放下了,是不可能的,不过知道她是父亲的女人后,所有心思就被他深深埋藏了起来,当知道她有了父亲的孩子后,他更是明白,这份初次萌动的情,到了彻底从心里割舍掉的时候了。

    许是今晚的月色太孤清,许是萦绕在心头的情愫太复杂,三郎不由自主的推门而出,走向二人相遇的那个地方。

    在这里开始,也在这里结束,挺好的。

    三郎自嘲的笑了笑。

    却忽然,一双纤纤素手勾住了他的手腕,三郎豁然转头,要挣脱的动作在看清那人的模样时一下子消失了,理智还没回笼,就被她拉进了假山洞里。

    三郎怔怔看着那绝美的容颜,随后惊醒,挣脱了她的手转身就走。

    “三郎——”清清淡淡的声音,犹如用养着碧莲的水涤荡过的,偏偏尾音缠绵,牢牢捆住了他的脚。

    三郎背对着她,尽力挣脱那声音对他的缠绕:“嫣娘,请你自重——”

    说到这里,却说不下去了,说到底,是他先动的心,和她有什么关系?

    可是,她拉他过来,是为了什么?

    一时之间,三郎心乱了,他狠了狠心,抬脚就走。

    一个柔软馨香的身子贴上来,双手像蔓草般缠在腰间。

    三郎如遭电击,呆立不动。

    她用柔嫩的面颊轻轻蹭了蹭他的后背,吐气如兰:“三郎,这孩子,是你的,你知不知道?”

    “什么?”三郎猛然转头,死死瞪着嫣娘。

    嫣娘面白如雪玉,只有两颊微红,像是一株青莲顶端那小小的花骨朵,清极,艳极。

    她说出的话却让三郎懵了:“这些日子你都没去我那儿,今晚我特意支开了老爷,就是想来告诉你的,可巧就在这里遇见了——”

    话音未落,手腕被三郎紧紧抓住:“你说,你有了我的孩子?”(未完待续。。)

    ps:感谢box欣打赏的大蛋糕加更,又成功还了一章。感谢投红包和粉红的童鞋们。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