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娘,三郎对嫣娘的心思,一直没放下过……”

    “什么!”田氏猛地站起来,因为动作太急,眼前一阵眩晕,身子晃了晃。

    二郎忙把田氏扶住:“娘,您别急坏了身子。”

    田氏惨笑一声:“这个孽障,哪还在乎我这当娘的!”

    她神情悲戚,面色忽然惨变:“那,那嫣娘的孩子——”

    二郎眼帘一垂,轻声道:“想来三郎不会那么大胆的……”

    “不成,我要去问问他!”田氏不顾身体的不适,抬脚要往外走,忙被二郎拦住。

    “娘,刚刚我们吵架,就是为了这事儿,您也知道三郎的性子,您若是去找他,他不管不顾的嚷出来,那该如何?且您忘了年头时,三郎差点自尽的事了?”

    田氏倒吸一口气,一下子瘫软到床榻上。

    “娘——”二郎半跪着,一下一下替田氏捶腿,“我看三郎对嫣娘虽有思慕之心,却不敢做出那样的事来的,许是他开窍晚,连个通房都没有,这才一下子迷了心。”

    田氏听着点点头,心中一动。

    二郎和三郎也十八了,本就到了说亲的年纪,若不是这一年半载颇为不顺,相看好的人家也因为田家出事没了消息,二人的亲事都该定下来了。

    看来,是该尽快给三郎说个媳妇儿,让他收心了。

    至于嫣娘,无论她和三郎有没有事情,这个孩子却不能留了!

    这个贱人,她本该直接把她远远卖出去的,可老爷像老狗看着肉骨头似的,天天在家盯着,让她无从下手,且她有了身孕。要是发卖,老夫人那里也不会同意。

    可偏偏,她的顾虑还没法对别人说,若是让旁人知道三郎的心思,那儿子这一生可就毁了!

    田氏回神,冲二郎勉强笑笑:“二郎,你劝着你弟弟点儿,娘先回去了。”

    二郎送着田氏出了门口,转回来默默坐在床榻上,有些出神。

    嫣娘那孩子。是绝对不能留的,他不能冒这个风险,也只能通过母亲,把那孩子除去了。

    或许他是心狠了些,可是他想要的,始终是嫣娘,至于孩子,还是嫡子更好些。

    更何况,这孩子是在这样的情景下出生。一旦生下来,以后每一次见了,他都会如鲠在喉,会陷入永远的猜测纠结中。

    二郎静坐良久。有些动摇的心渐渐坚定了。

    三郎冲回了自己院子,直奔井边,掬起一捧冷水拍到脸上,略略清醒了几分。站直了身子。

    他不后悔,可这心里,怎么如此难受呢?

    三郎失魂落魄的进了屋。轰走了小厮,呆呆坐了一会儿,起了身出门向后院行去。

    这个时候,通往后院的门还没有落锁,三郎穿过长廊小径,直奔了馨园,到了馨园门口,却踌躇了。

    他虽和二郎断绝了兄弟情义,可见了母亲,又该怎么说,难道说二郎和嫣娘有了苟且之事,嫣娘肚子里的孩子是二郎的吗?

    那样的话,母亲定然会受不了打击,嫣娘恐怕也性命不保,至于二郎——

    三郎自嘲笑笑,说到底,再恨他也是一起长大的亲兄弟,他又怎么能眼瞅着他身败名裂,毁了一生呢?

    三郎转了身渐渐远去,像抹孤魂般游荡着,不知不觉,竟走到了清风堂。

    “三公子?”守门的婆子见了,大为惊讶。

    三郎骤然惊醒,在婆子诧异的目光下,不自觉道:“我找大哥。”

    “三公子您稍等。”那婆子忙去禀告。

    不多时,百灵走出来,把三郎请进去,领到了花厅。

    看着花厅里的人,三郎有些诧异:“大嫂?”随后有些慌乱,低头看看还没来得及换的衣裳,又下意识扯了扯乱糟糟的头发,脸顿时红了,火烧火燎地问:“大哥呢?”

    甄妙命阿鸾上了茶,解释道:“你大哥这两日回来的晚,不过每日这个时候,也差不多该回了,你略坐坐就是了。”

    她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其实比三郎还要诧异。

    看三郎这样子,怎么像是逃难的,这个时候跑过来,害她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呢!

    “我还是先走了!”三郎腾地站起来,转身就走。

    他本来也是不知不觉走到这里,甚至想见见大哥的心思自己都说不清是为什么,更何况大哥还不在。

    对这位大嫂,他一直都不觉得亲近。

    甄妙见状没有再劝,把三郎送到了门口。

    等三郎一离开,她想了想,吩咐百灵:“明早打听一下,前院有没有出什么事儿。”

    没过多久,罗天珵回来了,甄妙就把三郎过来找他的事说了。

    罗天珵意外地挑挑眉,随后叮嘱道:“以后这院子,不许二房那边的人进来。”

    甄妙讶然。

    他皱了眉,伸手弹了一下她额头:“记住了,尤其是二郎、三郎,他们是男子,万一发什么疯,一群丫鬟婆子拦不住,你岂不是要吃亏?”

    甄妙有些犹豫:“这样是不是过了点儿?”毕竟明面上还没撕破脸皮呢。

    她想了想,道:“那以后若是二郎、三郎来找你,你不在时,我便随意找个借口把他们打发了,要是二婶,她是长辈,总不好把她拒之门外。”

    见罗天珵面色不虞,她眨眨眼:“二婶最近一直身子不好,放心,真的有什么事儿,吃亏的也不是我。”

    罗天珵怔了怔,随后大笑。

    他倒是忘了,皎皎向来不装那种贤惠人,这真是极好的。

    等甄妙睡着了,他抚着她披散开来的青丝,琢磨着三郎的来意。

    那小子来找他干嘛,今日不是热闹得很吗?

    莫非——是察觉这其中有他的手笔?

    罗天珵摇摇头,若是如此,那就不是三郎了。

    他想来想去,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最不可能的可能。

    莫非,他是来找他这个大哥倾诉的?

    他是过来人,当然明白,人在极端绝望无助时,是想有那么一个人,能听他说说话的。

    一时之间,罗天珵竟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滋味。

    最后他冷笑,那些还没有发生的,只不过是因为他的改变才没有发生,并不是因为那对狼心狗肺的夫妇幡然悔悟,所以他不会放弃对二房的报复,至于三郎,他便只冷眼旁观吧。

    这一夜,冷月孤凄,不知多少人辗转难眠。

    翌日,百灵早早的就把打听来的消息禀告给甄妙:“大奶奶,说是昨夜二公子院子进了歹人,把……把二公子给……”

    “嗯?”甄妙摩挲着一只凤头钗,笑道,“百灵,你说话怎么也吞吞吐吐的了?”

    百灵跺跺脚,脸色绯红:“那歹人,把二公子给强了!”

    雀儿正端了百合粥进来,闻言捂着嘴,惊呼道:“男人也能被强吗?”

    这太能了啊!

    甄妙猛点头,然后在丫鬟们诧异的目光下,咳嗽一声:“净胡说!”

    “真的呢,外面人都传遍了,说当时二公子衣不蔽体的,身上都是血,连,连——”百灵羞恼不已,“哎呀,那话婢子实在说不出口。”

    甄妙端起百合粥喝了一口,淡淡笑道:“实在说不出口,那便不说了吧。”

    啥?

    百灵被噎个半死,哀怨望着甄妙。

    大奶奶,不带这样的啊,虽然人家很羞涩,可打听来这么匪夷所思的消息,不说完岂不是憋死人嘛!

    她清了清喉咙,道:“婢子实在说不出口,可这是大奶奶交代要打听的,那也只能厚着脸皮说了。外边都在传,那歹人强了二公子,还说谁若是不信,可以去看看,二公子的屁股上还有一块红枣大的胎记呢!”

    “噗——”甄妙含在口中的百合粥喷了出来,哭笑不得地道,“百灵,这个,你真可以别说。”

    等喝了粥垫了垫肚子,她赶去怡安堂给老夫人请安。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田氏的哭诉声:“老夫人,昨晚分明是他们两兄弟喝的有些多,一时顽皮打了起来,可谁知天还没亮呢,就传出这样不堪入耳的谣言来。您说这让二郎以后还怎么见人,怎么进学啊!”

    名声上有了污点,哪怕再有才名,想要在科举中脱颖而出就难了,若是没有根基的,有了这样的名声,甚至连参加科举的资格都没有了。

    “昨夜他们兄弟吵架,看到的只是一些下人,谁知竟有人敢编排出这样的事来,老夫人,不是儿媳说,大郎媳妇到底还年轻,管家有所疏忽也是难免的,这才没有约束好下人,只可惜二郎受了这无妄之灾!”

    甄妙走进来,请了安,忙请罪道:“祖母,二婶说的是呢,孙媳自当家后,生怕行差踏错一步,这前院后院的人手安排都未曾改变过,想来有不合时宜处也是难免的,幸亏二婶给我提了醒儿。”

    她一叠声道谢,却把田氏堵个半死。

    说人手没有换过,那岂不是说她以前安排的这些人不规矩,故意在大奶奶管家时使绊子。

    而且她这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想把内外院的下人们都来个大换血?

    这偌大的国公府,她经营了十几年,各处早安排好了人手,现在虽交出了管家权,可她说话办事还是管用的,可这人要真的一换,她又没了管家的权利,将来那可真是寸步难行了。(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