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田氏急出了冷汗,正想说什么,没想到甄妙轻飘飘道:“祖母,如今四婶有了身孕,三婶要开始操心二妹嫁妆的事儿,孙媳又是个笨拙的,二婶身子若是大好了的话,不如这家还是让二婶管吧,孙媳到时候跟着好好学着就是了。”

    那么多下人围观了二公子的屁股,到时候要打杀多少人啊,她管轻了不好,管重了也不好,还是交给苦主的亲娘吧。

    田氏先是一喜,随后有几分迟疑。

    哪有把管家的权利往外推的,该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老夫人闻言,倒是瞧了田氏一眼,语带关切地问道:“田氏,你身体最近怎么样啊?”

    田氏心里一惊。

    娘家以后不能为她撑腰,她的两个侄女还要在府里讨生活,两个儿子的婚事想要办得体面,只靠公中那点银子可是不够的,这管家的权利若不借着这个机会收回来,那就更没有机会了。

    她忙露出一个笑容:“儿媳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那就依大郎媳妇说的,你们二人先一起管着,你这当婶子的,多指点着大郎媳妇点儿。”

    “儿媳知道了。”田氏心中暗喜。

    甄妙同样笑着应下来。

    接下来,田氏把昨夜围观的下人们依次叫到议事厅审问,掌嘴还是轻的,有那平日嘴碎的,直接就命人先打上几板子再说。

    厅内气氛低沉,田氏瞥了甄妙一眼:“大郎媳妇,这管家,是要刚柔并济,可不能一味面嫩心软,不然这起子奴才就敢翻了天。”

    甄妙连连点头:“二婶说的是呢,侄媳就是太面嫩心软,所以这管教人。还得二婶出马。”

    看着低眉顺眼的侄媳妇,田氏心里又有些打鼓了。

    这大郎媳妇,可不是个面性人儿,如今怎么如此好说话了?

    她急于找出编造儿子谣言的人,精神又有些不济,这个念头在心里晃了晃,并没有深究。

    倒是那些噤若寒蝉的下人,个个心中后悔不已。

    亏他们念着亲娘老子或者本人是田氏提拔起来的,自打大奶奶管家后总有些阳奉阴违,可如今看来。还不如大奶奶管着家呢,至少出手没这么狠啊!

    昨夜的事儿,他们虽看到了,可谁敢胡乱编排主子的不是,还嚷的人尽皆知了,更何况,那传言也太不着边际了,二公子哪里是被歹人强了,就是两兄弟打架嘛。

    一群下人跪在院子里。五月份的日头虽算不上毒辣,却晃得人眼花,心中是又委屈又害怕又后悔,田氏在府里经营了十几年的慈善稳重当家夫人形象。就这么悄悄散尽了。

    未到晌午,罗二老爷回来了,黑着脸直奔到这里,见了田氏就问:“田氏。昨日我一夜未回,府里怎么会出了这种事儿?二郎呢?”

    “二郎去国子监了。”

    “国子监?”罗二老爷抬高了声音,“他。他不是出事了,怎么还去国子监?”

    田氏怔了怔,随后明白过来,咬了牙道:“老爷,您怎么也听外面人乱说,根本没有的事儿!”

    “没有的事儿?那为什么外面人传的有鼻子有眼,连二郎屁股上的胎记都说出来了?”

    田氏听了羞恼不已,忙使了个眼色,示意甄妙还在一旁。

    罗二老爷这才注意到甄妙也在,有些不满地道:“甄氏,这里乱糟糟的,都是一些男仆,你怎么也在呢?”

    甄妙本来一直眼观鼻鼻观心,冷眼看着田氏教训下人,可没想到这位二叔一来,就把她扯进来,还说的这么难听。

    这岂不是说她不自重,往男人堆里扎?

    这样的长辈,也真是够了!

    甄妙绷着脸,淡淡道:“侄媳是得了祖母的吩咐,跟着二婶学管家理事呢,这男仆女仆,都是国公府的下人,侄媳身为世子夫人,现在若不跟着二婶好好学着,将来接手时就该焦头烂额了。”

    这话说的罗二老爷和田氏都是一阵心塞。

    罗二老爷气恼哼了一声,不再搭理甄妙,问田氏道:“我问你,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昨晚,就是二郎和三郎都喝的多了点儿,兄弟二人吵起来了,谁晓得事情怎么就传成了这个样子!”

    罗二老爷听了,嘴角抖了抖,最终狠狠骂道:“田氏,你养的好儿子!”

    田氏恼怒不已。

    什么叫她养的好儿子,这儿子是她一个人能养出来的吗?

    她现在重新拿回了管家权,当着下人的面儿就这么给她没脸,那以后还怎么拿捏人!

    “老爷,这当务之急是把那杀千刀的嘴碎奴才找出来,然后想法子把外面的流言平息了,至于二郎、三郎,您想教训以后有的是机会,随便怎么教训都行,反正您就这两个儿子。”

    罗二老爷气得不行:“谁说我就只有这两个儿子,要是——”说到这里,到底还是住了口。

    虽说得知嫣娘有孕的消息,他欢喜的简直要飞起来,这种感觉,是在田氏初次有孕时都未曾体会的,可他终究还是明白,别说嫣娘不一定会生出儿子,就算生的是儿子,可这刚出生的庶子,哪怕他再疼爱,也是不如成年的嫡子重要的。

    田氏心里也是一痛。

    好啊,那小畜生还没生出来呢,这就想要她两个儿子让道了,他也得有那个从娘肠子里爬出来的福分!

    气急了,田氏反倒冷静下来。

    她自个儿清楚,她的身体自打年前那些事儿,是越来越差了,尤其是是娘家出事后吐了血,伤了根本,哪怕面上看着还好,内里却亏空下去,她不能再大悲大怒的,她且要好好活着,看着两个儿子给她添孙子呢!

    田氏恢复了几分当家夫人的从容:“老爷说什么?”

    罗二老爷自知失言,忙摇头:“没,没什么,还是先审问这些奴才们吧。”

    甄妙坐在下首看戏,虽素来看不惯田氏,可现在冷眼瞧着,也觉得罗二老爷就是个贱渣,还是贱透了的那种!

    她同情地瞥了田氏一眼。

    二婶,跟着这样的贱渣过日子,也难为你慢慢变态了。

    收到甄妙同情的小眼神,田氏心里堵心,差点又喷出一口血来。

    这人呐,不怕栽跟头,就怕一头栽在平日你恨不得踩下去的人脚边儿,那人同情的看你一眼,然后抬脚走了。

    “夫人。”罗二老爷言语间缓和了几分,“你这样审问不行,让我来。”

    田氏一声不吭,算是默认。

    罗二老爷发话道:“把这些人单独叫到屋子里去问,谁能提供线索,重重有赏,谁若是隐瞒不报,和别人说的对不上,就打上五十板子,全家老小都发卖出去!”

    他说完,威风凛凛环视一眼,又露出了个笑:“放心,若是谁提供了线索,也绝不会把他的身份透露出去。”

    罗二老爷成竹在胸,用这个法子一直审问到下午,终于从一个下人嘴里问出东西来。

    “是伺候二公子的小厮当归和白术说的。”

    罗二老爷听了,当即把二人传唤来。

    “当归、白术,有人说了,是你们二人传得谣言,你们可知罪?”

    当归和白术连连磕头讨饶:“老爷,小的们是自小伺候二公子的,谁传谣言,小的们也不能传啊,还望您明鉴!”

    罗二老爷盘问了大半天,早就心烦意乱,冷笑道:“那这么多人,怎么不说别人,偏偏说你们俩呢?”

    当归和白术急得连连磕头。

    “也或许,是你们中的其中一个说的,老爷,我看还是用您刚才的法子,挨个审问吧。”田氏端起茶盏润了润嗓子。

    当归和白术对视一眼。

    要是说那谣言是真的,他们还真的会怀疑是对方传出去的,自己是受了牵连,可昨夜二公子和三公子吵架,别人不知道,他们可是隐隐约约听到了那番惊世骇俗的话的。

    他们是自小陪着二公子长大的,深得二公子信任,二公子早嘱咐他们把昨晚听到的烂在心里,他们也是这么打算的,可无端起了谣言,看二老爷的意思,要是他们不说出个一二来,恐怕是无法脱身了。

    白术一下子没了力气,颤巍巍道:“老爷,小的有话说——”

    “白术,你疯了!”当归死命拉扯他,“你忘了公子的叮嘱了?”

    白术哭道:“我也不想的,若是只要我一条小命就罢了,当归,我不像你,是孤身一人。我还有父母兄弟姐妹一大家子呢,我自己死不要紧,总不能害了他们!”

    他拼命磕着头:“老爷,小的说了,求您别牵连小的家人。”

    “你说吧。”罗二老爷见事情有了眉目,微微松了口气。

    白术头贴着地面道:“老爷,小的们不可能传出那样的谣言,因为昨晚小的们是亲眼看着二公子和三公子打起来的。还听到……”

    “听到什么?”

    白术狠了狠心,咬牙道:“听到两位公子隐隐约约提到了嫣娘,不过当时小的是在外面守着,具体的没听清——”

    这话没说完,罗二老爷已经猛然站了起来,盯着田氏似乎要把她生吞活剥了,气急败坏地问:“三郎呢?”(未完待续。。)

    ps:感谢童鞋们的打赏和粉红,想到马上要上班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