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三郎的婚事算是有了着落,田氏总算安了心,这才有了精力,打算对付西跨院那个祸水了。

    要说这嫣娘,平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守在那小院子里,让她想寻错处都没机会。若不是罗二老爷两条腿天天往那边跑,她还真以为那是个安分的。

    田氏强撑着身体管了家,自是多了许多便利,更何况那大厨房里原就有她的人,现在也无非是等待最好的时机罢了。

    田氏这边打起精神要收拾嫣娘,玉园的西跨院,同样不平静。

    胡姨娘之前写了信给幼弟,迟迟得不到回信,只得又派了人亲自去了一趟宝陵县。

    宝陵县距京城不远,快马加鞭,不出十日便是一个往返。

    那派去的下人没把人接来,总算带回了口信。

    “哥儿说了,学业繁重,就不来了。”

    胡姨娘很不高兴,对心腹婆子抱怨道:“嬷嬷,你看奇哥儿怎么不来呢,他十岁大的小人儿,学业能繁重到哪里去?”

    那婆子忙安慰道:“哥儿自小就是个好学的,跟着那先生读书惯了,许是觉得来京城耽误时间——”

    胡姨娘扼腕:“他年纪小,哪里懂这些,这京城才是文人荟萃之地,等他来了,先寻一个更有学问的先生,过上两年我求老爷把他安排去国子监读书,将来金榜题名还不是手到擒来?”

    那婆子便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小主子读书是大事儿,她一个婆子,当然不懂,也不好乱说。

    “不行。”胡姨娘一甩帕子,“我再写信催催他。”

    她提笔,利落的写了信,洋洋洒洒一大篇。把来京城的好处细细说了,写完吹了吹,道:“奇哥儿大了,有了主意,总要跟他说明白才好,不然我这当姐姐的为他好,他反倒不领情了。”

    “看您说的,哥儿哪能不想着太太呢,打小可是太太把哥儿拉扯大的。”

    胡氏这才抿嘴笑了,脑海中晃过那个一本正经的小人儿。倒是越发想幼弟了。

    这姐弟虽有血脉亲情管着,可人的感情都是相处才更深厚,幼弟留在宝陵,就算有国公府的名头护着,他年纪小,又一心读书,也难保在有些事上被亲族们蒙蔽了。

    且幼弟将来定是个有出息的,若是能中了进士,她这当姐姐的虽是姨娘。却也能有几分底气。

    想到这里,胡姨娘就心里难受,老爷的心也太狠了,他们也当过正经夫妻。可现在老爷守着妻妾之别,难得回来一次,她还要借着七郎的名头才能让他往她这来上一两遭儿。

    那戚氏有了身孕,不能伺候老爷。他宁可留在书房里,也不多往她这来。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她是妾嘛!

    她仔细想过了。她和戚氏,都和老爷有几年的夫妻情分,戚氏有儿子,她也有儿子,她比戚氏差的,就是这层身份,偏偏老爷是国公府的公子,讲究这些,她真是无可奈何了。

    若是戚氏没了——

    这个念头,已经在胡氏心里盘旋了许久。

    凭着她对老爷的救命之恩,说不定就能打破那规矩,让老爷把她扶了正。

    毕竟老爷不是长子,又是武将,就算有些不大讲究的地方,也不算什么。

    退一万步,就算她还是只能当个姨娘,老爷娶了继室,那填房可和老爷没有好几年的夫妻感情,更没有儿子,想要像戚氏这样死死压着她,却是不能了。

    胡姨娘扯了扯帕子,压低了声音问道:“厨房那边,可打点好了?”

    那婆子点头。

    胡姨娘笑了。

    她别的没有,就是有钱。

    她再清楚不过,那些下人,有哪个见了钱不眼开的,所谓的忠诚,不过是塞的银子还不够多。

    且她平时打点那些人,并不提什么要求,一来二去,那些人早就在不知不觉中拿的多了,再想断了,却是难了。

    拿人手短,等她需要用人的时候,难道还能推脱么?

    “不忙着动手,我看馨园那位二夫人,定是容不得她院子里那位有孕的通房的,说不定咱们到时候只需要顺水推舟就好了,这样就算暴露了,也不关咱们的事儿。”

    那婆子迟疑着点了点头,有心想劝劝,终究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她一直看着太太长大的,太太因为母亲去得早儿,不像寻常人家的姑娘那么娇贵,后来老爷也没了,太太受到的万般难处她是一直知道的,能把那个家撑起来,又怎么会没有些手段。

    出手对付戚氏,要她说,是有些过了,可太太认定了的事儿,却是无人能改变的。

    很快到了六月,天热了起来,大清早外面树上知了就叫着,吵得人心烦。

    这一日,甄妙过来给老夫人请安,特意带了解腻消暑的翡翠凉果。

    老夫人去年吃过后就一直想着这一口,见了顿时心情大好,当着甄妙的面就连尝了两个,笑道:“你二婶忙着管家,我看她一直脸色不大好,就免了她日日请安,你四婶有了身孕要养胎,我这里倒是越来越清净了,幸亏有你这丫头在,不然我这老婆子,吃东西都觉得没趣了。”

    甄妙笑道:“祖母喜欢吃孙媳做的东西,孙媳才觉得高兴呢。”

    老夫人喝了一口清茶,转了话题:“我听说,大郎放出去的那两个通房也都有孕了?”

    甄妙嘴角笑意微僵。

    那两个通房,她没放在心上,哪还打听她们有没有孕啊,倒是老夫人居然还留心这个?

    老夫人看甄妙这神情,哪还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可是老太太心里也苦啊。

    你说长房就这么一个独苗孙子,成亲一晃快两年了,到现在媳妇肚子居然还没有动静,老太太面上不显,心里能不着急吗?

    这还不是最让老太太忧心的,那两个通房打发出去后,老太太多了个心眼,派人留意着,没想到这一留意,就发现两个通房打发出去不到三个月,就全都怀上了!

    这下子,老太太整个人都不好了。

    说得难听点,不怕媳妇不能生,就怕这男人不能生啊!

    她那大孙子,看着挺生龙活虎的啊,莫非有什么问题是表面看不出来的?

    见老夫人盯着她不放,甄妙勉强笑笑:“能当个正头娘子,生儿育女,她们也是有福气的,说起来,倒是孙媳粗心了,没怎么操心过这些。给她们挑人家的事儿,全是世子操心的。”

    听到这里,老太太心情更差了。

    要说起来,那两个通房也是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她这大孙子把人打发出去也就罢了,还能给挑好了人,这心里竟是一点不别扭,该不会,大郎他不行吧?

    “大郎媳妇啊,你嫁过来,也有一年多了吧?”老夫人拍了拍甄妙的手。

    甄妙笑得有几分勉强。

    老夫人这话一开头,后面是不是就该给世子安排通房了?

    虽说如今他们夫妻琴瑟和鸣,恨不得日日缠在一块儿,再容不了旁人进来的,可若是老夫人发话,她身为孙辈,又是嫁过来一年多肚子没动静的,真不好开口拒绝。

    院子里现在好不容易清净了,就算弄进来当摆设,想着也是堵心的。请神容易送神难,要是新添的通房再被打发出去,到时候她的名声就不好听了。

    甄妙琢磨了一下,琢磨明白了。

    罢了,这人生在世,哪能里子面子全要了,她总不能为了一个好名声给自己添堵,既然这名声早晚都要玩完,那也不用等什么以后了,省得多些堵心,老夫人现在若是开口,她就不要这脸面了,直接拒绝了。名声不能吃不能喝的,她没这个闲工夫养着!

    甄妙打定了拒绝的主意,反倒从容多了,淡淡笑道:“是啊,日子过得还真快,那时候孙媳才刚及笄呢。”

    夫妻的房中事,大郎媳妇肯定不好说的,老夫人使了个心眼,直接诈道:“大郎媳妇,你说你受了这么久的委屈,怎么就不知道和祖母说呢?”

    啥?

    甄妙眨眨眼。

    等等,这话本貌似有些不对!

    她受什么委屈了?

    难道说,世子因为是重生的,所以对人的态度不大正常,特别是对她忽冷忽热的事儿被老夫人察觉了?

    这也不能吧,这都是他们夫妻关起房门之后的事儿,老夫人是怎么知道的?莫非清风堂里,还有老夫人的眼线?

    甄妙心中掀起惊涛骇浪,见老夫人拿眼瞄着她,只得先应付过去:“孙媳不委屈,大郎……大郎现在挺好的……”

    老夫人倒吸一口气。

    什么?现在挺好的,这就是说以前果然不好了?且看大郎媳妇这勉强的样子,说不准现在也是不行的!

    老夫人整个人都不大好了,忍不住道:“大郎媳妇啊,自打你嫁进来,祖母就把你当亲孙女一样的,你受了那么大委屈,怎么就一直憋在心里呢!”

    甄妙有些感动,又有几分惭愧,原来老夫人不是要给世子添通房,而是担心她受了委屈。

    “祖母,孙媳真不觉得委屈,您就放心吧。”

    老夫人都没法呼吸了,抚着胸口道:“我这没法放心呐。大郎媳妇,大郎身子有问题,你怎么不早说呢?这女人身子有问题得治,男人也是一样的啊,大郎爱面子不提,你怎么也糊涂呢?”

    纳尼?(未完待续。。)

    ps:上班第一天,好心塞,为什么不能一直放假呢。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