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甄妙愣了好一愣,才总算理解了老夫人的意思,她当下就结巴了:“祖……祖母,大郎他,他身子没问题……”

    老夫人拭泪:“都这时候了,你怎么还替他瞒着呢?”

    “祖母,这个我真没瞒……”甄妙脸红成了个虾子,心道这老太太是怎么神转折到世子不行的,最开始时,不是在夸她的翡翠凉果好吃吗?

    “大郎媳妇啊,你就跟祖母说个实话吧,大郎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了?”

    甄妙哭笑不得:“祖母,孙媳说真的呢,大郎挺好的……”

    和老太太讨论自个儿男人行不行,她看到自己的节操已经摇摇欲坠。

    老夫人见甄妙神情尴尬,心道罢了,年轻媳妇儿到底是面嫩,不知道这没有子嗣的重要性,大郎那里,只得她多操心了。

    老夫人有了主意,就放甄妙走了,她指指高几上赏心悦目的翡翠凉果,笑道:“这个看着就让人舒坦,吃着更是好的,你四婶最近害喜,把这个给她端过去吧。”

    甄妙暗暗松口气,笑盈盈道:“祖母,这是孙媳孝敬您的,您自个儿留着吃。我那里还多做了些,等下就给四婶送去。”

    说完,生怕老太太再说出什么惊人的话来,赶紧告辞了。

    这一路走出了细汗,等回了清风堂,阿鸾忙拿了帕子给她擦汗,墙角放着的冰盆子散发出丝丝凉气,甄妙深吸一口,整个人都舒坦不少。

    她吩咐青鸽道:“把早上做好的翡翠凉果装一碟子,送到玉园去。”

    想了想,站起来道:“罢了,我亲自走一趟吧。”

    许是因为罗四叔是他们夫妇寻回来的,戚氏对她相当不错。

    甄妙素来是个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想着戚氏有孕在身。罗四叔远在兵营,说不得心情郁郁,她多过去看看,也是应该的。

    还好现在还早,不到太阳毒辣的时候,甄妙放缓了步子,等走到玉园时,倒是比从老夫人那里逃回清风堂好多了。

    通传后,甄妙被请进去,戚氏嗔怪道:“这样的天。我这里又呆不住人,你怎么亲自过来了。”

    因为有孕,这屋子里没敢放冰盆,甄妙一进来就感到比旁处热了,见戚氏脸色虽不大好,眼中倒是流露出真切的欢喜,她就笑道:“还不是想婶子了。”

    她示意青鸽把食盒拿过来,目光一扫小桌几上放着的几样小食,眼睛一亮:“四婶还没吃东西啊?”

    “刚端上来呢。”

    “那我来的倒是不巧了。耽误四婶吃饭。”

    戚氏摇摇头:“一直没有胃口,本来也吃不下。”

    说着伸手一指:“倒是这道酥炸核桃仁,我吃着还不错,这几日的早饭都会上的。太医也说了。这核桃仁吃了,对胎儿是极好的。”

    她说着,随手夹起一块核桃仁吃了,知道甄妙是个爱吃的。笑道:“大郎媳妇,你也尝尝吧,不过我今儿吃着。似乎没有前两日香。”

    戚氏随意瞥了用甜白瓷碟子装着的酥炸核桃仁一眼,恍然道:“是了,今日的核桃仁,没放芝麻呢。”

    甄妙是个好美食的,这酥炸核桃仁呈现出一种琥珀色,看着就很诱人,她当然不会拒绝,接过丫鬟递上来的新筷子,夹了一口放入口中,细嚼慢咽了,才抿唇笑道:“四婶,这道酥炸核桃仁,可没我做的好吃哩。”

    酥炸核桃仁火候重要,调味同样重要,熬制糖汁时,应该加了柠檬汁,才更美味,这道小食显然没有放。

    就这样,四婶还害着喜,居然就觉得是美味了。

    “大郎媳妇也会做?”

    人在自己擅长的领域都是自傲的,甄妙抿抿嘴道:“这小食好做的很,有个小炉子就成了,四婶若是想吃,叫人去大厨房取了食材过来,侄媳做了,您尝尝到底是哪个好。”

    戚氏笑了:“行,今日我是有口福了。”

    甄妙把食盒揭开,端出翡翠凉果来:“四婶若是吃不下别的,先吃一个凉果垫垫肚子。这核桃仁,等我做好了,您尝着哪个好吃再吃哪个,省得现在吃多了,等会儿就吃不下了。”

    戚氏笑着点头,吃了一个翡翠凉果,等吃第二个时,忽然眉头一皱,捂住了肚子,那只咬了一口的翡翠凉果就滚落到了地上。

    “四婶?”甄妙吓了一跳。

    短短功夫,戚氏额头已经见了汗,她强咬着唇道:“我这肚子有些疼——”

    屋子里的丫鬟一下子慌了。

    甄妙同样有些无措,忙道:“快去请太医。”

    她无意间瞥到滚落在地的凉果,白中透绿的颜色,煞是晶莹美丽,让人看着就心生舒爽凉意。

    这凉意,让她心中一惊,福至心灵地吩咐道:“青鸽,这桌上摆的,案上放的,凡是能入口之物,无论吃的喝的,你都盯好了,不许人动一下。”

    从未听说戚氏这一胎凶险,这腹痛十有**不是无缘无故的,这万一和她送的翡翠凉果有关——

    甄妙这么一想,就出了一身冷汗。

    若是如此,不管真相如何,她都不好交代!

    甄妙扶戚氏躺到床榻上,等太医匆匆赶来,趁着混乱之际,问阿鸾:“我们那小厨房,没有闲杂人等进去过吧?”

    自打出了绛珠的事儿,罗天珵把清风堂又来了一次大清洗,这一次连甄妙的陪嫁丫鬟婆子都不例外,查了个一清二楚才算完,这些人也警醒了许多,听甄妙这么一问,阿鸾就轻声道:“没有呢,小厨房不是寻常的地方,整日有人守着的,但凡是做给主子们吃的东西,青鸽是必然盯着的。”

    甄妙略略放了心。

    这时候,老夫人和田氏、宋氏都得了消息,赶过来了。

    “四弟妹这是怎么了?”一进门,田氏就语带关切地问道。

    “太医还在里面看呢。”甄妙道。

    老夫人坐下,并不多言。

    不大会儿,太医出来,老夫人忙站了起来:“太医,我那儿媳如何?”

    太医拱手道:“夫人是动了胎气,还好不大严重,等服了安胎的药,应会无妨了。”

    老夫人皱眉:“好好的,怎么会动胎气呢?”

    她扫一眼屋子里伺候的人:“莫不是你们主子磕着碰着了?”

    满屋子丫鬟低了头不敢说话。

    太医欲言又止。

    “太医若是有什么话,但说无妨。我那儿媳年纪不小了,这一胎本就要比寻常妇人艰难些,平日里更该多加注意。”

    这可是国公府,如今圣眷正隆,太医略一琢磨,就说了实话:“夫人那样子,倒像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所幸量小。”

    老夫人心中一沉,看了甄妙一眼。

    就在刚刚,她可是要大郎媳妇送翡翠凉果来给戚氏吃的,莫非就是应在这上面?

    她当然不信大郎媳妇会害戚氏,她们一个大房的世子夫人,一个四房的婶子,能有什么矛盾?

    可若是有人,借着大郎媳妇的手害人呢?

    这是万幸吃的少,孩子没事,万一真的流了产,就算查出那害人的,那大郎媳妇以后也不好做人。

    老夫人熄了当众仔细盘问的心思,对太医道:“府上久未添丁了,厨房那边一时疏忽了,送来些孕妇不适宜吃的,也是有的。还要劳烦太医把孕妇忌讳的吃食写个单子,回头给厨房送去。”

    田氏听了不干了,如今是她管着家,厨房那块更是重中之重,老夫人这么说,岂不是说她没管好吗?

    等太医去了隔间写方子,田氏就道:“老夫人,儿媳早就交代过厨房,定要仔细着送来玉园的吃食了。”

    她早瞥见了落在地上的翡翠凉果,知道这是甄妙的独门点心,心中冷笑,面上不动声色地道:“老夫人,我看这个还是问清楚的好,万一这伺候的人不经心,拿了什么不该吃的给四弟妹,就算叮嘱好了厨房那边,也防不住这边啊。”

    见老夫人有些迟疑,田氏直接瞪了屋子里的丫鬟们一眼,厉声道:“今儿个四夫人都用过什么,你们一一说清楚,若是有隐瞒的,一律发卖出去!”

    她心里有些遗憾。

    今日,就是对那祸水动手的日子,正巧戚氏这边也出了事,若是戚氏这孩子掉了,那祸水就算有什么事儿,谁还顾得上她。

    几个丫鬟吓得跪了下去,连连求饶。

    甄妙冷眼看着,淡淡笑了:“二婶说的对,四婶怀着身子,若是吃坏了可是大事,还是查清楚了好。”

    她理解老夫人的维护之心,可这事儿若是不今日扯清楚了,就算旁人不说,她也得当这冤大头了。

    既然查不查都会如此,那还不如查了,或许就能查出别的来呢。

    想往她头上扣屎盆子,也得看个头够不够高。

    老夫人见到了这份上,暗叹一声,道:“二夫人问你们话,你们好好说说吧,我知道你们都是尽心尽力伺候四夫人的,只要说的是实话,定不会迁怒你们的。”

    于是一个丫鬟战战兢兢道:“四夫人一大早就没有食欲,只喝了些水,然后,然后——”

    她瞥了甄妙一眼,豁出去道:“然后吃了一个大奶奶送来的翡翠凉果,第二个只咬了一口,就开始腹痛了。”(未完待续。。)

    ps:儿子病了,唯一的一章存稿君又没了,忧桑。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