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胡姨娘额头见了血,直挺挺倒下去,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室内尖叫声响起,一片混乱,戚氏有着身孕,乍然见着这样的场景,顿时受不住昏了过去。

    甄妙担心老夫人受不住,忙去扶她。

    这老太太却很是沉稳,拄着拐杖盯着躺在地上的胡姨娘看,眉头拧成了麻花,心道,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吗?据说小户人家的媳妇们最喜欢这么干。

    “祖母——”甄妙担心的喊了一声。

    人年纪大了,要是有高血压,见了这场景可别受了刺激。

    老夫人转手拍拍甄妙,安慰道:“莫怕。”

    说完一叠声的吩咐着:“红福,一事不烦二主,快去把太医追回来!红喜,赶紧叫了冯大夫过来,先给四夫人看看。你们几个,先把胡姨娘抬到厢房去,拿纱布把伤口堵上。”

    然后,还不忘甩给杨嬷嬷一个眼色。

    杨嬷嬷会意,立刻前去探了一下胡姨娘鼻息,然后转过来,冲老夫人轻轻点头。

    那意思是说,胡姨娘还活着。

    一时之间,下人们又忙而不乱的行动起来。

    甄妙……

    这什么老太太啊,还让不让年轻人好好表现了!

    没等冯大夫过来,戚氏已经悠悠转醒,第一句话便问道:“胡姨娘怎么样了?”

    老夫人沉声道:“戚氏,你安心躺着,冯大夫来了立马就会给胡姨娘看的,她虽受了伤,但应该没有性命之忧。”

    戚氏听了,心中隐隐松了一口气。

    如果胡姨娘是被冤枉的,就这么一头碰死了,传扬出去。倒成了她把人逼死的了,那老爷又会怎么想?

    戚氏是正统的大家闺秀,胡姨娘身份虽不同寻常,可成为姨娘后,她便再没放在心上,因为她明白,老爷不会给胡姨娘超出妾室之外的东西了,胡姨娘去争,去抢,只会把老爷的情分磨光。

    相较之下。她倒是更不愿胡姨娘现在就含冤死了,反倒成了老爷心中一个特别的女人。

    这时冯大夫赶来了,直接被丫鬟领去了厢房。

    老夫人宽慰戚氏几句,去了外间等着。

    田氏见这情景,知道去搜查胡姨娘屋子的事只得不了了之了,暗暗骂了一声晦气,这商户女倒是对自己狠得下心来,她还真没见过受了点冤枉,就寻死觅活的。

    不知宋氏什么时候转回。她心中忐忑起来,但这个时候开口要走也是不能的,只得硬着头皮等着。

    那太医也急匆匆赶来了,额头见了细汗。冲老夫人一礼,然后环顾了一下。

    田氏便道:“人在厢房呢,快带太医过去。”

    太医脚步还未动,就听老夫人轻咳一声道:“刚刚我那儿媳又昏了过去。现在虽醒了,我怕她有个万一,还是劳烦太医再去看看吧。红福。带太医去里间瞧瞧四夫人。”

    太医心中狐疑,面上不动声色的跟着红福进去了。

    老夫人瞥了田氏一眼。

    田氏有些尴尬。

    她以为,老夫人把太医又叫回来,是给胡姨娘看病的,胡姨娘身份虽低微,可撞了墙看着触目惊心的,老夫人竟能无动于衷。

    其实这倒不是老夫人心狠,她早年上过战场,见了血不像寻常妇人那样只有晕的份,那胡姨娘是皮外伤,这太医却是擅长妇科的,请过去看根本没必要,还平白多些麻烦。

    老夫人暗恼田氏说错了话,就把她冷在一旁,只和甄妙说话。

    田氏狠狠盯了甄妙一眼,只觉这一天简直糟心透了。

    等太医看完告辞,冯大夫也出来了。

    胡姨娘果然没有性命之忧,卧床静养却是要的。

    等冯大夫也走了,宋氏带了人过来了。

    看了跟在宋氏身后的人一眼,老夫人问道:“这是——”

    “老夫人,这是伺候嫣娘的丫头。”

    “怎么把她带来了?”老夫人端起茶,喝了一口。

    宋氏说话干脆利落:“儿媳去厨房查问过了,这酥炸核桃仁最近几日每日早上都会做上两份,一份是送到玉园给四弟妹的,一份是送到馨园给嫣娘的。”

    两人同时查出身孕,身份虽有别,但国公府在穿戴吃食上,向来不是小气的,老夫人早就发过话,二人的吃食可以另点。

    “儿媳见是这样,就去了嫣娘那里一趟,没想到倒是巧,那时候嫣娘屋里桌几上摆着的那碟子酥炸核桃仁还没撤了,看样子,倒是一筷子未动的。”

    老夫人听了,微微挑眉,示意宋氏继续说。

    宋氏指了指那跟来的丫头:“当时就是这丫头对儿媳解释的,你现在再跟老夫人说一遍吧。”

    这丫头是后来罗二老爷亲自挑来伺候嫣娘的,因为见惯了罗二老爷对嫣娘的好,胆子倒是比寻常丫头大,当着一屋子主子的面儿,话语还利落:“回老夫人话,我家主子没碰那碟子酥炸核桃仁,是因为我家主子有喜后,吃不得芝麻,一吃就吐。”

    “哦,那怎么一连几日,厨房都做了这个给那边送去呢?”老夫人淡淡问道。

    那丫头忙道:“因为之前特意交代过,所以送去的酥炸核桃仁都是没放芝麻的,可不知怎么,今日的却放了,放的分量还不少,所以我家主子才一筷子都没动。”

    听到这里,田氏脸已经白了。

    宋氏让贴身丫鬟把从嫣娘屋子里带来的那碟子核桃仁端出来给老夫人看。

    老夫人立马道:“把四夫人吃剩的那碟子核桃仁拿过来。”

    红福立刻端了过来,两碟子核桃仁摆在一起,一个洒了密密麻麻的白芝麻,另一个则干干净净的一粒芝麻也没有。

    事已至此,众人都明白了,这两碟子核桃仁,送错了地方。

    这么说,原本掺杂了红花汁的核桃仁。应该是送到嫣娘那里去的?

    若是如此,那胡姨娘果然是冤枉的了?她可没有害嫣娘的理由!

    所有人目光都落在了田氏身上。

    六月的天,田氏额头却渗出了细密的冷汗,她张了张嘴,却发现嗓子眼是干的,可她知道,这个时候总要说点什么。

    这么一急,眼前就有些发晕,她扶了扶额头,一脸惭愧道:“老夫人。都是儿媳管教不严,才让厨房出了这种乱子,回头儿媳定会严查!”

    宋氏冷眼旁观,笑得矜持。

    二嫂是越发脸皮厚了,这是把人都当傻子呢,事已至此,谁还不知那碟子核桃仁是谁动的手脚,嫣娘有孕,可碍不着别人。

    老夫人淡淡道:“既然这厨房已经交给宋氏查了。便由她先查着吧。田氏,我看你精神越发差了,最近还是好好修养的好。”

    这便是把田氏的管家权又免了。

    宋氏同样有些惊讶,在她想来。嫣娘是个通房,就算老夫人不满田氏的做法,也不会为了一个通房落她面子的,厨房这事应该顺手推给田氏。由她把人清理了,同时也是个警告,以后不敢乱来。倒是没想到,居然还要让她接着查下去。

    田氏也白了脸:“老夫人?”

    老夫人对田氏越发失望,那嫣娘,当初她特意安排了人,就是防着她有孕,结果被田氏母女自己搅黄了,如今人有了身子,又不是那大着肚子进府的,到底是国公府的子嗣,再下这种狠手却实在过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到底不想太削田氏面子,淡淡道:“你且放心养着,有你三弟妹和大郎媳妇在,不会出什么乱子的。”

    说完起身道:“大郎媳妇,扶祖母回怡安堂。”

    等回了怡安堂,这番折腾下来,也到了用晌午饭的时候,老夫人没有多少胃口,吃了几口就放下了。

    甄妙吃相不失优雅,奈何胃大,照例是吃了两碗饭才放下筷子,见老夫人盯着她看,不好意思地道:“吃少了,就心慌……”

    老夫人大笑,心中的憋闷倒是消散了不少,挥退了伺候的人,问道:“大郎媳妇,你说今日这事,是不是该继续查下去呢?”

    事实很明显,田氏想对付嫣娘肚子里的孩子,在核桃仁上动了手脚,结果被拿错了,再查下去,也不过是打田氏的脸罢了。

    她这事做的虽不对,但为了一个通房,还是老夫人原就有些不喜的通房,再怎么样也不会处罚田氏太过的,收回管家权已经够了。

    这是绝大多数人的想法,可此时,老夫人却特意问了甄妙。

    甄妙偏偏是个思维不拘一格的,她认真想想,道:“要是孙媳说,这事还是要查个明明白白的。”

    “哦?”

    甄妙抿着唇笑道:“事情查清楚了,该怎么处置,或者不处置,这是一码事,但是不查,说不定就会有疏漏呢。”

    “大郎媳妇觉得会有什么疏漏?”

    “别的倒也不知道,只是有一点,那拿错了的核桃仁,看着是巧合,但有没有文章,就要查查才能知道了。”

    老夫人听了大笑。

    这也是她想到的,那胡姨娘以死证清白,可这清白不是死不死就能证明的,这小门小户的闺女,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用不了多久,宋氏就悄悄回禀,查出厨房看火的婆子和胡姨娘身边的婆子走得极近,当然,那婆子死活不承认她做过什么事儿,没凭没据的,宋氏也无可奈何了。

    老夫人听了,沉吟一番,叫来人道:“去兵营把四老爷叫回来,就说我病了。”(未完待续。。)

    ps:最后一天了,求个粉红,今天还会有加更。这个月粉红名次有些惨,你们一定是不爱我了,泪奔。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