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祝神医?

    这个姓倒是罕见,不过前一世,有一位姓祝的神医却相当有名的。

    那位祝神医祖居北江,战争一起,辗转到了靖北,他原本名声不显,之所以陡然间名声大噪,却还有个缘故。

    当时靖北厉王的妻弟金展雄,是位作战骁勇的将军,他有两大爱好,一是打仗,二是美人。他府中有一个好大的园子,足足养了数十位美人,可奇怪的是,那么多女人,多年来竟没有一个给他生个一儿半女。

    到后来,他也着了急,美人也不挑了,专门寻了些腰细屁股大,据说是好生养的来,可依然不见任何动静。

    也许是病急乱投医,不知怎的就求到了祝神医那里,祝神医说了一句令人震惊的话:“这根子,出在将军这里。”

    这话就如惊雷,把人炸懵了。

    金将军威风凛凛,中气十足,怎么也不像身子不行的!

    他回过神来,气得拔剑就要把祝神医斩了。

    祝神医说:“将军可以斩我,但也斩断了自己的子孙缘。”

    子嗣对男人的重要性,甚于功名利禄,金将军到底是没敢杀,吃起祝神医配的药来,说来也怪,只吃了半年,园子里就有数位美人怀了孕。

    北地苦寒,女人受孕的几率似乎比南边小,这一下子,祝神医顿时成了炙手可热之人。

    罗天珵收回回忆,瞥了那大夫一眼,不由感叹,这祝姓倒是爱出神医啊。

    等等!

    这祝大夫,该不会就是那个祝神医吧?

    想着祝神医擅长的,罗天珵脸都绿了。

    “祖母,孙儿还是不必看了,孙儿没病!”这一次他说出来。都有些咬牙切齿了。

    任哪个男人被怀疑不行,也绝对不能忍啊,这要不是自己祖母,早抡起拳头先打一顿再说了。

    老夫人垮下脸,幽幽长叹一声:“孙儿大了,就是不如小时候贴心了,那时候你那么大的小人儿,祖母病了,还给祖母试药呢,现在顺便让你看个大夫。你都不愿意了,巴拉巴拉巴拉……”

    罗天珵听的太阳穴直跳,赶忙点了点头。

    与其听祖母的念叨,他还是不行吧!

    等诊治完,在罗天珵杀人的目光下,祝神医淡定地道:“公子身子极健朗的,老夫人放心吧。”

    “祝神医,你有话都可以直说,咱们这样的人家。不会讳疾忌医的。”

    罗天珵差点吐血。

    祖母,您是多不相信孙儿啊!

    祝神医也是狠狠抽了一下嘴角,才道:“公子真的身子骨很好,老夫人若是不放心。我可以再开些药丸,吃了对身体更有好处。”

    老夫人这才放心的放祝神医开药去了。

    罗天珵回了清风堂,脸还是黑的。

    他猛灌了一杯凉茶,见甄妙出来。那股邪火腾腾往上冒,把丫鬟们赶出去,直接就抱起她丢到了床榻上。然后整个人压上来。

    等到天色渐黑,二人才云消雨散,他抚着她纤细白皙的后背,眯了眼问:“皎皎,祖母最近有没有和你说过什么?”

    祖母?

    甄妙略一琢磨,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忍不住笑道:“祖母该不是担心你身体了吧?”

    罗天珵抿了唇,伸手在她臀部打了一下,恼道:“你还笑!”

    见他脸色实在不好,甄妙伸手,戳一戳他坚硬如铁的胸膛:“怎么气成这样?”

    罗天珵没好气地道:“祖母给我请了个神医!”

    甄妙微怔,随后笑得停不下来。

    “皎皎——”罗天珵在她耳边轻喃,“为了你夫君的名声,咱们努力要个孩子吧。”

    甄妙轻轻点了点头,心头却有些沉重。

    她这身体,恐怕是不易受孕的,应该和她两次落水有关。

    她要是真的生不出,那会怎么样呢?

    原来,有的时候,两情相悦也是不够的。

    察觉甄妙情绪的低落,罗天珵亲了亲她脸颊:“怎么了?”

    他想到了什么,忙道:“你别急,咱们虽要努力,可这孩子什么时候来都是缘分,咱们还年轻,就是晚个三四年,也无妨的。”

    甄妙不想谈论这个,岔开了话题:“今日我撞见了一件事。”

    “什么事?”

    甄妙迟疑一下,道:“我撞见了二郎和……嫣娘在一起……”

    她看一眼罗天珵,见他神色没有变化,不由道:“你怎么一点不惊讶,莫非早知道?”

    罗天珵笑道:“是啊。”

    他当然可以装作乍然听闻,可在甄妙面前,却不想这么做。

    如果连在自己的妻子面前,还要戴着面具,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见罗天珵也知道,甄妙没了那种说人是非的压力,鄙夷道:“那二郎,真是个品行低劣的,竟把这事推到了三郎身上,怪道前段时日,二叔恨不得打杀了三郎呢。”

    罗天珵轻笑一声。

    父子反目,兄弟结仇,这才刚开始呢。

    二郎是不想要嫣娘肚子里那个孩子生下来吧,这当亲爹的还真是狠心,就连他这当大伯的都不忍呢!

    就听甄妙还在说道:“难不成,这坏事做尽的活得人模狗样,受了委屈的,倒成了丧家之犬了?”

    她想到那日三郎绝望无助的样子,心底生了几分怜悯。

    “皎皎,你这是心疼三郎了?”罗天珵嘴角挑起,笑的有些危险。

    甄妙瞪他一眼:“再乱说,我就去跟祖母说,你该吃药了。”

    罗天珵摸了摸鼻子。

    甄妙目光投到远处,说了句:“只是觉得不公罢了。”

    “放心,人在做天在看,有的时候,报应只是来得晚一些。”

    罗天珵笑着想,马上就要乡试了,紧接着就是会试,人总要爬到高处。摔下来才更疼一些。

    甄妙点点头,起身张罗晚膳去了。

    京城艳阳高照,北地气候正是怡人。

    长长的送亲队伍缓缓前进着,两旁青草繁茂,足有半人高,往远处看,是一望无垠的草原,点缀着绚烂野花,零星可见一个个帐篷像倒扣的馒头,颇有几分野趣。

    初霞郡主掀了帘子。百无聊赖的打量着外面。

    刚开始,她还觉得有些新奇,可这样的景色看了数日,早就厌倦了。

    “什么时候才能到达蛮尾?”她招了随身的侍卫问。

    那侍卫抱拳行礼道:“回禀公主,等越过那道山岭,就快到了。公主放心,昨日蛮尾的使节已经骑着快马先去报信了。”

    初霞郡主遥看了一眼起伏的山峦,叹了口气。

    天将擦黑时,队伍总算到达了山脚。停下来安营扎寨。

    初霞郡主精疲力竭的走出马车,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她抬头仰望,心想。这北地的天,仿佛比京城要高一些。

    “公主。”

    初霞郡主转过身,勉强点了点头。

    罗知雅暗暗咬了牙,面上却不动声色。挂着温婉地笑:“公主有没有觉得凉?这边连气候都和京城差别如此大,旁处想来更是大不一样了,这么一想。我这心里就惴惴的。”

    在她想来,二人都是远嫁,论心情,同病相怜,论身份,她虽比不上尊贵的公主,却也是从京城来的这些人中最高的了,将来二人在蛮尾,自是要齐心协力才好。

    只是这初霞公主性子古怪,她笑脸迎人这么久,到现在才勉强和她说说话。

    初霞郡主懒得揣度罗知雅心思,撇了撇嘴道:“罗大姑娘,天气不同你心里都惴惴的,胆子未免小了些,倒不像国公府出来的了。”

    一番话说的罗知雅面红耳赤,初霞郡主勾了勾唇走去用饭,这才得了清净。

    众人都乏了,草草吃了饭就钻进了营帐歇息,只留了守夜的侍卫。

    偏偏初霞郡主想着过了这道山岭,就真的是离了故土,恐怕终身不得见了,她从营帐后面开的帘子出去,选了个背风处,遥望着京城的方向。

    罗知雅有心和初霞郡主交好,一直留意这边的动静,见她单独一人出来,便也没带侍女,悄悄跟了过来,然后站在另一边,装作偶遇的样子,隔着一段距离打了招呼。

    “你怎么在这里?”

    “想着明日踏上的土地就不是大周的了,就睡不着了,公主殿下呢?”

    听她这么说,或许是相同的感受令初霞郡主心有触动,她语气比平日缓和的多:“我也是。罗大姑娘,我们聊聊天吧。”

    罗知雅心中一喜。

    她知道,这个时机选对了,将来到了蛮尾,还有什么比大周公主更可靠?

    圆滑、温和、懂礼,其实罗知雅是按着标准的大家闺秀培养起来的,她深知过犹不及的道理,配合着初霞郡主的节奏,语气清浅的闲聊着,有时候停下来,二人谁都不语,就静静的在这大周边界的夜色中,沉淀着那份复杂的心情。

    又是一阵沉默过后,初霞郡主刚想开口说回去吧,却猛然捂住了嘴巴缓缓蹲下去,拼命对罗知雅使眼色。

    罗知雅微怔,下意识的照做,蹲下后往那个方向望了一眼,差点把捂住嘴巴的手咬破了。

    几个黑影悄无声息的潜进营地里,手起刀落,那守夜的侍卫连哼一声都来不及,就缓缓倒下。

    初霞郡主最先看到的,就是那刀举起时,在月色下一晃而过的白光。

    她们一直呆在外面,眼睛早适应了环境,很快就看到那几个黑影向着营地中最华丽的两个帐子去了。(未完待续。。)

    ps:感谢皓妈jn打赏的财神罐,感谢打赏和投粉红的童鞋们。这几天家里断网,昨天实在没好意思大晚上再去同事家,只得断更了。今天还有一更补回来,皓妈jn的财神罐等网好了,也会有加更答谢的。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