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二王子打量着犹在昏睡的罗知雅。

    她身上穿着蛮尾姑娘最常见的斓裙,只是这裙有些旧了,洗得褪了色,但这也无损她的美丽,是大周女子那种独有的温婉美丽。

    二王子失望之余,又有些欣喜。

    她是大周女子,很可能就是当晚失踪的侍女,说不定就知道罗姑娘下落的。

    只是,她还在昏迷着,牧民这里显然没有好大夫。

    马蹄声传来,不久后十数位勇士前来,其中一人跪地道:“二王子,王召您回去,明日就是大王子大婚了。”

    二王子紧抿了唇,狠狠踢了一下放在帐篷外的瓦罐,才咬牙吐出一个字:“好!”

    蛮尾和大周不同,像他们王子的身份,可以娶三位王妃,虽也有大小之分,却不像妻妾的差别,她们的孩子甚至有同等的继承权,端看谁更出色罢了。

    大哥虽已有一位王妃,可大周公主是要当大王妃的,他们兄弟感情颇好,明日婚礼,他不可能还留在外面找人。

    说到底,大周和蛮尾的交好,是建立在大周公主和蛮尾大王子联姻的基础上的,他的婚事只是捎带着,有或者没有,无关大局。

    就算是大周那边知道罗姑娘失踪了,甚至是死了,都不会有什么大的反应,这也是婚礼如期举行的原因。

    可是,明日原本也是他的婚礼,现在,他心爱的姑娘却不知道在哪里!

    二王子接过缰绳,利落的翻身而上,吩咐道:“你们几个留下,好好守着这位姑娘,稍后我会请大夫过来看她,她什么时候醒了,你们立刻通知我。”

    说完。一夹马腹,健马如风,疾奔而去,把所有人甩在了后面。

    婚礼盛大无比,大周公主身穿曳地红色长裙,头戴王妃桂冠,一颗硕大宝珠正垂在额间,越发明艳逼人。

    大王子牵着她的手,缓缓从红毯上走过,可以听见清脆铃音袅袅不绝。迎接的是无数人的欢呼声。

    二王子又是欢喜,又是伤心,等大王子携着公主的手走向华丽的帐子,他悄悄上了马,又去了当初大周的送亲队伍安营扎寨的地方,在这附近反复的寻找起来。

    天黑下来,一无所获,他策马去了牧民那里。

    巧的是,那位姑娘醒了。

    二王子忙去见她。第一句就问:“你是什么人?”

    罗知雅其实醒了有一阵子了,发现自己身处陌生的地方,那些奇装异服的人说的话,她完全听不懂。就悄悄沉默着。

    这忽然出现的男子,说的居然是大周语!

    她有些欣喜,随后心又微微一沉。

    这人穿的,可和那些守着她的人差不多。他们是不是蛮尾的侍卫,特意来寻她的?

    那这个人,应该是个侍卫长吧?

    “你是谁?”二王子又问了一遍。

    罗知雅心里一紧。不行,她不能暴露身份,不然一旦被带到蛮尾王宫,初霞公主一定会杀了她的!

    可是,她该怎么回答呢?

    看着二王子殷切的眼神,罗知雅一时之间想不出对策,惊惧间灵机一动,脸色煞白,扶着头惨叫一声,直挺挺昏了过去。

    二王子有些失望,喃喃道:“还没说话,又晕了,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随公主和亲的侍女呢?”

    罗知雅闭着眼,听到这句话心里一惊,这人竟然猜测她是侍女,是不是要把她带回去见公主呢?

    这一刻,她有些后悔装晕了。

    正寻思着要不要寻个机会醒来,就听那男子说了一连串听不懂的番语,随后脚步声渐远。

    罗知雅一直提着心,却不见那男子再回来,这样一直过了数日,她精神好了许多,已经能够下地走路了,那男子终于又出现了。

    有了几日的心理准备,还有男子离去那日提到的“侍女”二字,罗知雅渐渐有了主意。

    从那男子数日未出现,也未把她带走来看,如果她只是一个侍女,他显然是不怎么在意的,那么,她是不是有机会逃脱呢?

    “你不必怕,我们蛮尾的男子,也不吃人的。”二王子生怕这姑娘再晕了,尽量语气温柔,先一步说道。

    罗知雅头微垂,点了点头。

    “那你是随大周公主和亲而来的侍女吗?”

    罗知雅手指并拢,揪着那令她肌肤有些不适的斓裙,又点了点头,轻轻说了一个字:“是。”

    二王子喜上眉梢,再也忍不住,一把抓了她的手:“当日有匪徒夜袭,你既然是失踪的一员,可见过罗姑娘?”

    罗知雅被二王子突如其来的动作骇了一跳,惊叫一声。

    二王子这才想起大周和蛮尾是不同的,忙松开手,抱歉的咧嘴一笑。

    “我……我看到罗姑娘脖子中了一刀,滚下去了,当时我想去拉她,不知怎么脚下一滑就踩空了,再醒来,已经在这里了。

    她停了停,又道:“我隐约记得,当时是落进了一条河里。”

    这一点,二王子问过救她的牧民,当时就是在河畔发现的这位姑娘。

    那河从大周绕着格拉山脉,一直流到蛮尾,被蛮尾人誉为明珠河。

    这几日,他一直顺着明珠河走,就是希望能出现奇迹。

    可是听这侍女说罗姑娘脖子中了一刀,二王子脸色猛然白了。

    他瞪大了眼睛,表情狰狞,把罗知雅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

    二王子反应过来,忽然转了身,一阵风般冲了出去。

    罗知雅跌坐在毯子上,心扑通扑通狂跳,心道蛮尾男子就是粗鲁,这男子看着比旁人英俊些,可也难脱本性,刚才那模样,就像要把她吃了似的。

    二王子冲出了帐篷,一直冲到了河边,捧起水拍在脸上。仰着头把眼底涌现的温热液体倒了回去,然后手狠狠捶在河畔顽石上。

    冷硬的拳头,顿时皮开肉绽,血涌了出来。

    他也不擦拭,直接把拳头浸没在水中,河水氤氲成一团红色,渐渐向四周扩散,一些原本被惊退的鱼儿反倒顺着血腥味凑了过来。

    二王子动也不动的坐在河边,坐了许久才起了身,返回了帐篷。

    罗知雅跪坐着。她身边的小几上摆着一份炖羊肉,一碗羊汤,还有一盘水果。

    她受不了羊肉的膻气,只拿了水果慢慢啃着,见二王子进来,手一抖,啃了一半的果子掉了下去。

    接受了心上人的死讯,二王子整个人都没了精神,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像是被遗弃的小狼狗。

    他只说了一句话:“姑娘,你先好好养伤,等伤好的差不多了,我带你去见大周公主。”说完。竟转身走了。

    罗知雅又惊又怕,满腹的草稿来不及说,有那看守的人在又无处可逃,整日心惊胆战。

    二王子带回了罗姑娘已死的消息。

    蛮尾王问:“我儿可还想要大周的姑娘?”

    因为出事地点在大周界内。较起真来还是大周有所亏欠,要是趁着这个机会为二王子再次求娶大周贵女,大周帝王定会应允的。但二王子却摇了摇头。

    他想要的,从来只是那个惊了马摔出马车还记得微笑的美丽姑娘,不是因为她是大周女子。

    特别是不久前被牧民救下的那名女子,总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若是大周女子都是如此,他情愿随便在蛮尾挑一个姑娘,为他生娃娃好了。

    蛮尾王也不勉强,派出特使,快马加鞭给大周送信去了。

    和亲公主途中遇刺,镇守边界的总兵肖恒派了大批人手搜查刺客的踪迹,蛮尾这边同样出动了不少勇士。

    两国交界之处的镇子,人们茶余饭后皆在议论此事,大周贵女途中香消玉殒的消息越传越远。

    罗知雅心惊胆战的养着伤,从偶尔路过懂大周语言的人那里得了这个消息,说不清是喜是忧。

    这一日,二王子又来了。

    “我带你回王宫。”

    罗知雅听了,扑通一声跪下来,哀求道:“请您不要送我去王宫。我本有父母亲人,随公主远嫁,实在是迫不得已,既然那日我已失踪,在公主那边就已经是个死人了。求您可怜可怜我,送我回故土吧。”

    她说着哭起来,嘤咛婉转,格外惹人怜惜。

    二王子却皱了眉,他性情爽朗,不拘小节,可到底是一国王子,不是那真的粗鄙之人。

    大周公主已经来了大半个月,带来侍女众多,对大周侍女多少有了些印象后,他心底就生了几分怀疑。

    “姑娘,你不是侍女吧?”

    罗知雅眼睛蓦地睁大。

    “我觉得你和那些大周侍女是不一样的,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我,我真的是侍女……”

    “那姑娘就随我回去,让公主看看再说吧。”

    “不,我不要去见公主!”罗知雅拼命甩脱二王子抓来的手,脸上毫无血色。

    “那你就告诉我你是谁。”

    “我说了,你会送我回大周吗?”

    与其被这男子强行带到初霞公主那里去,丢了性命,她情愿暴露身份赌一赌。

    反正罗大姑娘已经是个死人,连那送信的特使都走了好几日了,只要自己苦苦哀求,他一个侍卫长,也没必要平添麻烦,执意把她带回王宫吧?

    他可是好久前就寻到自己了,等她已死的消息传遍了才带回去,定会落个失职的罪名!

    在二王子的逼迫下,罗知雅抖着唇,说道:“我,我其实是镇国公府的大姑娘,蛮尾二王子的未婚妻。”(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