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话音落定,就见寒光一闪,挂在二王子腰间的弯刀被他抽出,迅疾落在罗知雅耳侧,他几乎是暴怒地道:“你胡说!”

    罗知雅“啊”地尖叫一声,眼一翻倒了下去。

    她这次昏迷的太利落,直接冲刀刃上去了,所幸二王子反应快,立刻把刀抽开。

    守在外面的人听到声音冲进来,二王子道:“叫大夫来,把她弄醒。”

    等待的时间格外漫长,看着又吓昏的女子,想着她说的话,二王子心烦意乱,暴躁的在帐篷里来回踱步,到后来实在忍不住,一拳捶在矮几上,那矮几立刻被捶个粉碎,木屑横飞。

    总算是听大夫说一声醒了,二王子把旁人都赶出去,坐在罗知雅身边,直直盯着她。

    罗知雅睁开眼见到近在咫尺的二王子,心不受控制的急跳,眼睛睁得极大又有吓昏的趋势。

    二王子忍无可忍,威胁道:“你要是再敢昏过去,我就剥光你的衣裳,把你扔到狼堆里去!”

    罗知雅身子往后一缩,吓得牙关打颤,这一次却不敢昏倒了事了。

    “你这女人太爱说谎,之前说是公主的侍女,现在又说是二王子的未婚妻,看来我只有把你带去见公主了。”二王子深恨她冒充心上人,语气冰冷地道。

    他眼神孤鹜,像是一只倔强凶狠的狼,眼前的猎物不老实,就会立刻用牙齿和利爪把她撕成碎片。

    在这样的眼神逼迫下,罗知雅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她边哭边伸手入怀,取出一物递过去,抽泣道:“这是二王子去我家做客时,亲手交给我父亲的,说是送给我的礼物。”

    怕眼前的男人不相信。她赶忙道:“二王子说这是他的贴身匕首,你把这个带回去,就说是寻我时无意间发现的,二王子见了匕首,你就知道我没有说谎了,我确实是镇国公府的大姑娘。”

    二王子却已经傻眼了,他晕乎乎地接过匕首,看了罗知雅一眼,随后仿佛受惊般猛然跳起,一阵风跑了出去。

    留下罗知雅呆呆的坐在原地。心想,蛮尾男人太可怕了,动不动拔刀不说,好好说着话,莫名其妙就发疯跑了。

    这些日子她冷眼看着,那些看守她的男子,大口吃肉,肉居然是半生的,冒着血丝。果然是未开化之地,男人与野兽无异,也难怪说发疯就发疯了!

    正惊惧着,眼前又刮起一阵风。二王子又回来了。

    罗知雅骇得往后挪了挪,一脸警惕地盯着二王子。

    二王子似乎出去发泄过了,情绪已经稳定许多,他紧握着那柄镶满了宝石的赤金匕首。再次问道:“这匕首,真是你的?”

    “不是我的,怎么会在我这里呢。我总没有力气去抢别人的。”罗知雅略略镇定了心神道。

    “那我最开始见你,你为什么不承认自己的身份呢?”

    罗知雅沉默了,心念急转。

    此人是蛮尾国的侍卫,心定然是向着已经成为蛮尾王子妃的初霞公主的,她若是说因为得罪了初霞公主,怕她要她的命才不敢回去,他为了邀功定会立刻带她回去了!

    该如何应对呢?

    是了,据说这蛮尾人非常崇尚真挚的男女之情——

    罗知雅心头一动,有了主意,立刻露出哀婉的表情,头微垂,显得格外纤弱:“其实……我已经有了心上人……”

    她脸上渐渐染上红晕,声音轻柔哀切:“他是我的表哥,我们自幼一起长大,青梅竹马,曾经许下非君不嫁,非卿不娶的诺言。”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同意亲事?”二王子似乎有些同情,语气缓和了许多。

    罗知雅苦笑一声:“在大周,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有女子说话的地方,何况我是皇上赐婚,对表哥虽有万般情意,可为了父母家人,也不得不从了。”

    “这么说,你其实不想嫁到蛮尾来了?”

    罗知雅迟疑了一下,点头:“是,我心里有了表哥,怎么会想再嫁给别人。侍卫大哥,既然阴差阳错之下我失了踪,也传出了死讯,那么这世上便没有罗大姑娘这个人了,求您高抬贵手,送我回去吧。”

    “你想回去找你表哥?”

    罗知雅看了一眼二王子脸色,抬手拭泪道:“年初,我外祖家犯了事儿,十岁以上男丁都发配靖北充军了,我表哥也在其中。今生,我和表哥恐怕再难有相见之日,不过能回到京城,留在他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我心里也是欢喜的。”

    说到这里哽咽出声,眼角余光飞速瞄了二王子一眼。

    二王子表情木木的,眼神难辨悲喜,可忽然,绚丽的喜悦之花在他嘴角绽放开来。

    他心爱的姑娘还活着!

    他压抑着欢喜,声音颤抖地问了一句:“那日,二王子在京城,救下一个惊马的女子,那女子是镇国公府的姑娘,我想不明白,那姑娘为什么变成了你?”

    “惊马?”罗知雅略一琢磨,脸色微变,差点脱口而出“什么镇国公府的姑娘,那是我大嫂”,鬼使神差地,她把这句话咽了下去,有些狐疑地打量着二王子。

    到这时,她总算察觉眼前男子有些不对劲了。

    要说起来,罗知雅也没那么迟钝,只是自打那夜遇刺,她又把初霞郡主得罪死了开始,就一直处在极度的惶恐中,接着又受了重伤,周围人说的话完全听不懂,蛮尾国对服饰不那么讲究,二王子穿着比起其他勇士也就是稍微光鲜些,这些日子不停奔波寻人,每次来到这里见罗知雅,都是一身灰尘一脸土,她没往一国王子身上想,也就正常了。

    二王子见罗知雅神色,猜到她所思,心情甚好地道:“嘿,我就是你不想嫁的那个蛮尾二王子——”

    话音一落。就见罗知雅白眼一翻,又要晕了。

    “别晕,别晕,你做得挺好的!”

    这句话及时稳住了罗知雅:“啥?”

    她哪里做得好,她怎么不知道?

    二王子挠挠头发,难掩雀跃的心情:“我是说,你不想嫁我,我想娶的是当日救的那位姑娘,现在我们没有在一起,这不是挺好的吗?”

    如果他们已经成婚。他再也不能娶那位姑娘了,但现在,只要他回宫对父王说,父王一定会帮他向大周提出请求,再娶一位贵女回来的。

    这一次,他亲自去,一定不能弄错了!

    罗知雅先是愣住,随后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自己不想嫁是一回事儿,别人不想娶她。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实在是可恼!

    她暗暗咬牙,默默咽下一口血。

    二王子态度好多了,小心翼翼地问:“那位姑娘,是你的姐妹吗?”

    什么姐妹。那是我大嫂!那个女人,可真不知羞耻,成了亲竟还到处招蜂引蝶!

    罗知雅心中狠狠骂了一通,脸上却露出温婉的笑容:“我在家里。大半时间都呆在闺房里看书刺绣,并没听说惊马的事儿。”

    “哦,是么?可是当时我问了。别人说那马车是镇国公府的。”二王子有些失望。

    罗知雅见状一笑:“如果是我们府上的马车,那应该是我们府上女眷了,可也说不定是我嫂嫂呢。”

    “嫂嫂?”二王子一怔,想明白这两个字的意思,忙摇头道,“不是的,当时我听见她的侍女喊她姑娘。”

    原来如此!

    罗知雅笑得意味深长:“是么?那我们府上,和我年龄差不多的姑娘,就是我的堂妹了。”

    她深深看二王子一眼,一字一顿道:“她叫罗知慧。”

    她这一诈死,将来回了京城,再不能以国公府大姑娘的身份见人了,只能悄悄见了母亲,以远房亲戚之类的身份嫁到外地去。

    她想过了,这样固然委屈,可总比留在蛮尾,被怀恨在心的初霞公主不知什么时候要了她性命强。

    可是,到底是意难平!

    她本是国公府的大姑娘,公卿之家,甚至是皇室,有什么是她配不上的?

    就因为甄妙那个贱人,给她带来这场无妄之灾,让她从云端跌落在了泥里,从此只得隐姓埋名嫁给一个平庸的男人!

    还有罗知慧,凭什么好事都被她占了,她才是嫡长女,可当上公主伴读的是罗知慧,被骆夫人收为弟子的是罗知慧,躲过了这场赐婚的还是罗知慧!

    老天何其不公!

    既如此,她倒要看看,二王子为了心上人再去京城后,是求娶罗知慧呢,还是见了真人后,把他对甄妙那个贱人的心思昭示天下呢?

    无论怎么样,都有一场好戏看了。

    知道了心上人的名字,二王子对罗知雅大为满意,痛快的应承道:“好,我派人送你走。”

    既然她真的是镇国公府的大姑娘,那他带回王宫就是自找麻烦了。

    “你伤势恢复的怎么样,能经得起颠簸么?”

    罗知雅担心夜长梦多,忙道:“我已经好了。”

    二王子很快安排好了马车,里面一应物品俱全,甚至还有两箱子皮毛衣裳。

    “二王子太客气了,不用准备这些的。”

    二王子笑道:“等入了秋,靖北就冷起来了,你用得着的。”

    “靖北?”罗知雅一时没反应过来。

    “是啊,我送你去你表哥那里,以后你们就不用分开了。”二王子粲然一笑,“你不用谢我,用你们大周的话说,这叫两全其美。”

    罗知雅如遭雷击,半天说不出话来。

    二王子已经利落上了马,马鞭甩出漂亮的鞭花,冲她挥了挥手,眨眼间就远去了。(未完待续。。)

    ps:感谢有有66打赏的桃花扇,风de羽打赏的香囊,缘分的馨香、天降腐女1号、苗苗zoe、妖孽无罪、宦楣、熱戀^^、胖胖945打赏的平安符,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