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罗知雅被二王子盛意拳拳的送往靖北,与发配充军的表哥有"qing ren"终成眷属去了,至于她有没有哭晕在马车上,那就谁也不知道了。

    二王子满心欢喜,重新踏上前往大周京城的路,亦不必多提。

    京城已经进了七月,天热的像是淌了火,街上行人都少了。

    蛮尾特使送来的那封信放在昭丰帝书房案头,令他气恼不已。

    刺杀公主,这显然是厉王手笔!

    那些番邦小国,以蛮尾与大周靖北之地相隔最近,一旦厉王兴兵作乱,大周和蛮尾为掎角之势,对靖北威胁甚大,所以那边才屡次对和亲公主出手。所幸这次没有被他们得手,只可惜镇国公府的姑娘了。

    临别前,罗知雅也曾在宫门口拜别昭丰帝,昭丰帝遥遥一瞥,犹记得那是个眉目如画、温婉可人的姑娘,他叹息一声,起手落笔拟了一份圣旨。

    “皇上,几位大人到了。”内侍小心翼翼地道。

    昭丰帝把写好的圣旨放到一旁,淡淡道:“宣他们进来。”

    片刻后,几位重臣鱼贯而入。

    “几位爱卿,上次议的事,可有头绪了?”

    李阁老第一个站出来道:“皇上,臣认为,海禁万万不能放开,十几年前东凌之乱,扰民无数,至今龙虎将军还在东凌剿匪,一旦开放海禁,后果不堪设想!且如今蛮尾边界要增兵驻守,燕西外丹亦是蠢蠢欲动,若是再放开海禁分散兵力,一旦有战事,将会十分吃紧。”

    礼部尚书杨裕德附议道:“皇上,臣也认为不宜放开海禁。”

    “呃,杨大人又是什么道理?”昭丰帝不动声色地问。

    “回禀皇上,海外番邦礼制不全。行止粗鄙,当初开放海禁,东禺一带番人众多,大周百姓受其影响,有伤风化之事层出不穷。还有那海外传教士,在东禺建教堂,传教义,煽动老百姓信奉邪典,一旦重开海禁,此风一起。实乃国之大患啊!”

    昭丰帝把目光投向其他几人。

    “臣认为,海禁可以开。自从四年前淮河特大洪水暴发,用于赈灾、重建的白银多达百万两之巨,至今仍国库空虚,若是开了海禁,单这一项的赋税就足以填补亏空。”户部尚书道。

    对户部尚书的话,昭丰帝心有戚戚,面对拥兵十万的靖北厉王,明知他生了异心。却不想轻易粉碎了这表面太平,还不是因为没银子,想要再休养生息几年嘛。

    “难道为了银子,就要引狼入室吗?”李阁老怒道。

    户部尚书拂袖:“没有银子。何来室可以防狼?”

    几个重臣各执一词,说的唾沫四溅,闹哄哄竟和民间菜市场无异,昭丰帝坐在书案后面拿折扇半挡着。一直盯着那方雕龙端砚,在忍不住把它砸出去之前及时道:“几位爱卿,此事还是改日再议吧。”

    把人都赶了出去。昭丰帝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心中感概,到底是老了,以前这些老家伙在他面前争上两个时辰,他还兴致勃勃当做看戏,可现在,却有种拿砚台砸他们脑袋的冲动!

    “去传旨吧。”昭丰帝吩咐完内侍,起身走出御书房,在岔路口停了停,道,“摆驾玉堂宫。”

    内侍一愣。

    玉堂宫,是曾经的贵妃娘娘,后来降为昭仪的蒋昭仪寝宫,自打蒋昭仪失宠后,这玉堂宫皇上从未踏足过了。

    他心中诧异,面上却半点不敢流露,高声道:“摆驾玉堂宫——”

    昭丰帝摆驾玉堂宫,在后宫掀起了轩然大波,那道圣旨到了镇国公府时,同样掀起了轩然大波。

    随着内侍拖着长长的尾音念完了最后一个字,除了早已得到消息的罗天珵,其余人无不脸色巨变,田氏更是缓缓瘫倒在地。

    罗知雅追封德馨县主,罗二老爷擢升为鸿胪寺少卿,田氏也由六品的安人升为了五品的宜人,更别提赏下来的真金白银,可是这些都是拿她唯一女儿的性命换来的!

    这一刻,田氏忽然觉得得来的一切都没有了意义,根本没等内侍走,她就失声痛哭起来。

    三郎还在兵营,二郎忙于准备乡试早已留宿国子监,此时还未得到消息。

    围在田氏身边的只有年仅七岁的五郎,还有比他长一岁的三姑娘罗知真。

    罗知真一直惧怕嫡母,怯怯站着不敢上前,五郎见母亲倒地痛哭,抱着她胳膊也放声哭起来。

    老夫人脸色苍白,勉强抬了抬手,哑着嗓子道:“先送二夫人回房。”

    “不,我不走!”田氏忽然站了起来,疾风般冲到甄妙面前,扬手就照着她脸打去,口中喝道:“都是你这个贱人,害了我的元娘——”

    田氏手腕一疼,剩下的话堵在了喉咙里,对上了罗天珵隐怒的眼神。

    “二夫人悲伤过度,有些神志不清了,赶紧送她回去!”罗天珵手上悄悄使劲,田氏疼的顿时眼前发黑,根本顾不得再说什么,就被扶着走了。

    老夫人叹口气,由罗天珵和甄妙一左一右搀扶着,脚步蹒跚回了怡安堂,这一刻,仿佛苍老了好几岁。

    “我没想到,元娘年纪轻轻,就这么去了,是国公府对不住她啊!”老夫人说完,深深看了甄妙一眼。

    深究起来,罗知雅会被赐婚,确实是因为甄妙惊马才引来的,老夫人再明白事理,忽闻从小看到大的嫡长孙女就这么惨死了,对甄妙的心情就复杂起来。

    人非圣贤,迁怒,是每个人都会有的情绪。

    甄妙被老夫人这一眼看得心中难受又委屈,若是对着田氏,她自是可以说,有因才有果,若是没有那有问题的车夫,又哪来的惊马之事?

    那车夫是谁安排的,想必田氏心里也明白的。

    可面对一向对她宽容疼爱的老夫人,她所有的解释都默默咽了下去。她知道,老夫人这时候正难受,迁怒,其实是另一种发泄罢了。

    她微微垂了头,一只手却悄悄伸过来,在她手上安抚的拍了拍。

    甄妙抬眼,就见罗天珵冲她温柔笑笑。

    甄妙嘴角勾了勾,示意自己无事。

    正在这时,老国公冲了进来,他满脸是汗,裤腿高高卷了起来,双手小心翼翼兜着衣裳下面。

    他冲到老夫人面前,献宝一样把兜起的衣裳掀开一些,露出里面密密麻麻的蝉蛹来。

    老夫人本就心情悲痛,突然见了这个又惊又怒,劈手一打,老国公用衣裳兜起来的蝉蛹就撒了一地。

    那些蝉蛹黑黄相间,个个都有小指大小,在屋里伺候的丫鬟见了,都头皮发炸,强忍着不惊呼出声。

    老国公低头看了看地上的蝉蛹,又看看脸色难看的老夫人,忽然像个孩子般扯着老夫人衣袖哭起来。

    老夫人又是后悔又是难受,种种情绪赶在一起,脸色越发难看了。

    “祖母,孙儿先送您回屋。”罗天珵忙去拉老国公。

    对着罗天珵,老国公脸一沉,照着他劈头盖脸打过去:“你这混小子,敢管你老子,我非揍死你!”

    罗天珵拿痴傻的老祖父没法子,虽有一身力气,也只得傻站着任由他打。

    甄妙看不下去,又怕老夫人气出个好歹来,凑过去喊了声祖父。

    也许是她常常做吃食送到怡安堂来的缘故,一听她说话,老国公竟停止了打人,眼巴巴瞅着她。

    这是又想要吃的了。

    甄妙瞥见地上的蝉蛹,灵机一动:“祖父,我们一起把这些蝉蛹捡起来,我给您炸着吃好不好?”

    “能吃?”

    “能的,很香。”

    老国公喜笑颜开:“好,好!”

    二人蹲下来,头挨着头把那些蝉蛹一一捡了起来。

    甄妙哄着老国公出去了。

    老夫人收回目光,叹了口气:“大郎,你也去吧,祖母想好好歇一歇。”

    甄妙到了小厨房,把蝉蛹收拾好,然后切了几根芹菜,放了辣椒丝、花椒粉等佐料,炒了一大盘干煸蝉蛹。

    诱人的麻辣香气传出来,乖乖等在外面的老国公迫不及待的吃了一口,烫得直跳脚。

    看着无忧无虑的老国公,甄妙也觉得心情好了许多。

    “真香。”罗天珵不知何时过来,站在门口说道。

    老国公突然大怒:“你媳妇快生了,你还乱跑,快给老子回去!”

    罗天珵乖乖走了。

    甄妙安抚好老国公,才往清风堂走。

    罗天珵在路上等她。

    二人并肩走着,他无奈道:“祖父偶尔会把我当成父亲,然后就是一顿训斥,没吓着你吧?”

    “没有,祖父其实就像个单纯的孩子。”

    “皎皎,今日祖母只是悲伤过度,你不要往心里去。”

    甄妙摇头,她其实想问罗天珵,在你的前生,她还不是她,没有惊马的发生,罗知雅也是这么香消玉殒的吗?

    想了想,觉得没有意义,默默咽了下去。

    老夫人却一下子病倒了。

    不知是年纪大了还是怎么,这一病,竟是来势汹汹。

    她握着罗天珵的手,道:“大郎,祖母怕是不成了,你祖父迷了心智,浑浑噩噩的像个稚子,祖母想代他写个折子,请皇上把这国公之位,提前传了给你。”

    此话一出,满室皆静。(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