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是……是这人给了贫道五百两银子,让贫道那样说的……”

    罗四叔眼底杀机隐现,摸了摸腰间那把刀,罗二老爷则骂出声来:“无耻贼道,为了几百两银子,竟说出那番丧尽天良的话来,大郎,你可不能轻饶了这贼道士!”

    罗天珵挥了挥手,两人把道士架了出去,只留下了四房主子。

    “三位叔叔,先不急,总要都审完了再说。”他踢了踢地上被打得半死的小厮,“现在说,留你一条性命,本世子说话算话。”

    那小厮半抬了头,模样无比凄惨。

    “不说的话,也没什么,再问别人就是了,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罗天珵语气淡淡的,仿佛地上的不是人,而是蝼蚁一般。

    “是……是胡姨娘!”

    “你再说一遍!”罗四叔猛然上前,一把揪住小厮的领子。

    小厮被揪得喘不过气来,拼命挣扎着。

    “四弟,你都快把人掐死了,还怎么说?”罗二老爷幸灾乐祸地道。

    “是胡姨娘给了小的银子,让小的这么说的。”趁着罗四叔怔忪松手的时机,小厮说道。

    “既然这是四弟房里的事儿,该怎么处置,四弟你拿个主意吧。”田氏好心地道。

    罗二老爷冷笑:“四弟,不是二哥说,你那个姨娘心太大,这手伸的未免太长了些,现在她就敢借着老夫人的病算计弟妹,将来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依我看,还是趁早打发了她!”

    那个胡姨娘,姿色不过普通,竟也能笼络了四弟的心,真是稀奇了。

    哪像他的嫣娘,有沉鱼落雁之容,还乖巧本分。

    罗四叔闭了闭眼。又睁开:“二哥放心,真是胡氏犯的错,小弟定不轻饶!”

    他面沉如水看向罗天珵:“大郎,我这就把胡氏带来,与这小厮扯白清楚。”

    “四弟,都这样了,还扯白什么?那是你的妾,过来和一个小厮扯白,丢的也是你的人。”

    “捉贼捉赃,胡氏犯了再大的错。也不能不明不白就打发了。”罗四叔语气有些颤,面上已恢复了冷静,转身往外走。

    “四叔,还没问完呢,您先稍安勿躁。”罗天珵说完,拍了拍手。

    又有一个人被压进来,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仆。

    那小厮瞬间来了力气,惊恐喊道:“祖父——”

    老仆头发都散了,形容狼狈。嘶声道:“狗蛋,你到底犯了什么错,咳咳咳咳——”

    他猛咳不止,罗天珵挥手让人把他送到了隔壁间。

    “怎么样。再不说实话,你那祖父可要替你受罪了。”

    小厮倒吸一口冷气:“世子,您,您不能啊。小的祖父从老国公爷年轻时就伺候他老人家,现在已经一把年纪了,经不起任何折腾了。”

    “打。”罗天珵吐出一个字。隔壁传来惨呼声。

    甄妙咬着唇,有些难以接受的瞥了罗天珵一眼。

    罗天珵恍若未见,面无表情盯着小厮,语气缓慢,声音清晰,如一个个冰珠砸在人心头上:“我只想听实话,不想听废话。再给你一次机会,说了,我留你一条性命给你祖父养老送终,不说,那你就到地下去孝顺你祖父吧,对了,还有你那卧病在床的祖母!”

    小厮身子一颤,瞪大了双眼,惊恐的望着罗天珵,随后瘫软在地。

    原来,世子爷早就清楚了!

    他自幼没了父母,是跟着祖父祖母长大的,替那位跑腿,也不过是为了多拿些银子,给祖母救命罢了,若是再瞒下去,连累的祖父祖母都没了性命,他图个什么?

    “我……我说……是二公子……”

    这话一出,气氛就一窒,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

    然后才是罗二老爷的怒喝:“胡说八道!”

    他抬脚照着小厮心窝踹去。

    小厮被踢个正着,当即吐了一口血。

    他还不解气,再踹,被罗天珵拦住。

    罗二老爷气急败坏:“大郎,这奴才秧子污蔑你兄弟,你还拦着我?”

    罗天珵语气冷冷的:“二叔,还是听他把话说完。”

    小厮强撑着上半个身子,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世子爷,小的这次没有说谎,真的是二公子交代的,他拿了一百两银子给小的,还拿了一根老参,让小的给祖母调理身体。”

    罗天珵示意侍卫把小厮带下去,片刻后又带进来两个人。

    其中一个是外院药房的账房,另一个是田氏院子里的丫鬟红豆。

    红豆被五花大绑着,口中还塞着汗巾子。

    田氏一见红豆,脸就白了。

    这红豆是她曾经的心腹大丫鬟朱颜的亲妹子,自打朱颜被烧光了头发丢了大脸,就一蹶不振了,去年她打发她嫁了人,红豆就是那时候进院子的。

    想着朱颜也是可惜了,她很给这丫头几分体面,年初的时候就提了她当二等丫鬟,在那些苦熬资历的丫鬟中已经算是难得了。

    莫非,这事还真和二郎有关?

    那账房一进来,就老老实实的摊开账本,指着一处道:“这是馨园这大半年来领取的老参。”

    罗天珵接过账本,递给罗二老爷瞧:“二叔您看,自打二婶年初身子不大好,每月从药房领一支老参,前几天却多领了一支。”

    那账房瞥了红豆一眼,道:“听药房的学徒说,当时是馨园的姐姐来领的,说大姑娘没了,二夫人受不住,身体不大好,所以多领一支。不过那学徒家里老娘病了,告假回去了。”

    “这与二郎何干?”罗二老爷依然不相信,五个儿女中,最令他骄傲的长子,会与内宅阴私扯上干系。

    罗天珵挥手让这二人出去,看向田氏。

    田氏白着脸,嘴唇微抖,强自镇定吐出一句话来:“是,是我叫红豆去领的,当时得知元娘没了的消息,我实在撑不住了。”

    罗天珵似笑非笑:“真的是二婶叫红豆去领的?”

    甄妙冷眼旁观,心中微动,总觉得世子这话问得有些古怪。

    田氏急于替二郎遮掩,忙点头道:“不错,我还记得,那日红豆领回来后,我见她出了一身汗,还特意赏了她一只银戒子。”

    田氏这话是说给红豆听的,暗示红豆只要顺着她的话说,以后定少不了她的好处。

    这妇人的心思,也足够曲折了。

    罗天珵心中冷笑,面上却淡淡的,目光流转,斜睨了一眼红豆,这才道:“二婶这话,倒是令侄儿更困惑了。”

    他吩咐那侍卫:“把人带进来。”

    珠帘响动,出现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子,田氏定睛一看,失声道:“小桃?”

    “这是怎么回事儿?”她看看小桃,又看看红豆,越发不解。

    小桃跪了下来,说了一句话:“老参是婢子去领的,领回来后,交给了二公子。”

    “贱婢,休得胡说!”田氏抬手给了小桃一个耳光。

    小桃捂着脸,哽咽道:“夫人,婢子也是没有法子,世子爷查下来,实在是瞒不住了。”

    “大郎,我是你二婶,难道你宁愿相信这贱婢的话,也不相信我的话?是我派红豆去拿老参的。”

    罗天珵挑挑眉:“那二婶能不能回忆一下,是那日的大概什么时辰派红豆去的?”

    田氏微怔,心念急转。

    二郎素来心细,如果真是他打着自己的幌子多领了一支老参,那派人去领老参的时间,应该和往常自己派人去领的时间是一样的。

    她心一横,道:“这领东西,都有个规矩,自然是每次去领东西的那个时辰了。”

    罗天珵翻翻药房账房留下的账本,笑道:“这上面倒是记着呢,每次都是巳时领的,最近这次也不例外。”

    田氏狠狠松了口气。

    却听罗天珵语气一转道:“不过这个时辰,红豆姑娘应该在会客吧?”

    他挥挥手,侍卫把红豆口中的汗巾子拿开,红豆扑通跪了下来,痛哭道:“夫人,那日上午,婢子姐姐过来了,和婢子说了大半天的话,婢子留她用了饭,当时守门的婆子还有厨房里的都晓得的。是婢子对不住您,您饶了婢子吧。”

    国公府的下人众多,总有一些的家人亲戚不在府上,偶尔有事寻来,像红豆这种夫人院子里的二等丫鬟,哪有不给脸面的,更何况朱颜原本就是大丫鬟放出去的。

    田氏脸上血色褪尽,恨声道:“贱婢!”

    红豆颤巍巍伏在地上,一味抽泣。

    罗天珵翘了翘嘴角,没有红豆,还有黄豆、绿豆、黑豆,馨园那么多下人,总有一个那日有事不可能去药房的,他不过是要田氏亲口说出这个人,令谎言不堪一击罢了。

    “去请二公子、三公子过来。”

    甄妙深深看了罗天珵一眼,随后低下头抚弄着衣角,心中一沉。

    世子要三郎过来做什么?

    想到二郎面不改色往人身上泼脏水的品行,她隐约有些明白了。

    世子恐怕是想让三郎更加看清二郎的真面目,然后兄弟彻底反目吧?

    明知道罗天珵这样做,也不算错,甄妙心里还是有些说不出的惆怅,就像他当时回答二叔的那番话一样。

    不多时,二郎和三郎先后进来了。(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