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三郎面无表情的站在罗二老爷和田氏跟前:“父亲、母亲找我?”

    罗二老爷冷哼了一声,坐在太师椅上没说话。

    三郎额角青筋跳了跳:“父亲、母亲若是无事,那儿子就先回去了。”

    他转身欲走,田氏忙把他叫住。

    “三郎——”田氏打量着儿子的神色,“你自打去了军营一直没回来过,娘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两个多月前,娘给你订了一门亲事。”

    三郎猛地瞪大了眼,拳头捏得咯咯作响:“母亲说什么?”

    罗二老爷一个茶杯就砸了过来:“小畜生,你这是什么态度?给你定亲难道还要听你的意见吗?”

    三郎这万般不情愿的模样,是对嫣娘还不死心吧?

    这个孽障!罗二老爷脸色铁青,恨不得把三郎吃了。

    三郎轻松躲过那个茶杯,任由它在脚边跌得粉碎,目光锁定田氏,问出的话似乎耗尽了所有的力气:“不知母亲给儿子定的是谁家的姑娘?”

    这个时候,田氏似乎有些愧疚,可想想三郎如今在外的名声还有他那不可告人的心思,就把那点愧疚压了下去,道:“就是你的表妹。”

    “什么!”三郎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田莹。

    这倒不是因为他对田莹有什么特别的,而是田家两个适龄的表妹里,田莹居长,要是定亲的话,第一个想到的自然就是她了。

    三郎那颗心就像浸在了油锅里,烫的他喘不过气来。

    “母亲,您真的给我订了表妹?”三郎往后退了退,他脑海中闪过的,是从小到大田莹那咄咄逼人的样子。

    他不由笑起来:“母亲,二郎是兄,我是弟,他没定亲。为什么定亲的是儿子?”

    “孽障,你还有脸问为什么?”罗二老爷怒喝,“你瞧瞧你做下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儿,凭什么还跟你二哥比?”

    “我当然不能跟二哥比。”三郎冷笑,心在胸腔里急速跳动着,仿佛再不说些什么,就要爆裂开了,“我又没买通道士胡言乱语,更没有——”

    他声音太大,吓醒了在隔间小憩的五郎。

    五郎赤着脚就跑了出来。见到这架势,吓得抱住了三郎大腿:“三哥——”

    三郎只觉如鲠在喉,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

    眼前的两人,是他的父母亲,要真的说出嫣娘肚子里的孩子是罗二郎的,那这个家就真的完了,到时候五郎该怎么办?

    三郎心灰意冷,摸了摸五郎的头,对着田氏有气无力地道:“儿子知道了。若是没别的事,儿子就走了。”

    “三郎。”田氏把三郎喊住,嗫嚅着,“你二舅母来过了。说想要你表妹提前嫁过来,给老夫人冲冲喜。”

    “二舅母?”三郎一愣,“怎么是二舅母?”

    田氏有三个兄弟,田莹是大舅的女儿。这关二舅母什么事儿?

    “定的你田雪表妹,你二舅母不过来,难道要你外祖母亲自过来不成?”

    三郎松了口气。

    不是说他对田雪就有男女之情。可凡事都是要对比的,他本已认命娶田莹,现在变成了田雪,竟有几分庆幸了。

    不管怎么说,雪表妹的性子还是极好的。

    他脑海中晃过田雪的眉眼,说不上多欢喜,可对这门亲事却没有那么抗拒了。

    “儿子知道了。”

    三郎往外走,被五郎拉住:“三哥,你好久没带我玩了。”

    “走吧。”三郎拍拍五郎的手,抱着他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五郎很不乐意,还在嚷:“三哥,我都七岁了,快放我下来!”

    等两个儿子都走远了,田氏收回目光看向罗二老爷,叹道:“老爷,三郎既然安安分分的答应了亲事,您以后就别总提那件事了,他不过是年轻见识少,一时犯了糊涂罢了,我们把这事压下去不提,等他娶妻生子也就一点事没有了。”

    “哼,他若还敢有心思,我定会打断他的腿!”

    田氏心中一冷,语气变了:“一个巴掌拍不响,老爷,嫣娘难道就一点错没有么?”

    罗二老爷早把嫣娘当了心头肉,颇有点提不得碰不得的意思,闻言恼了:“嫣娘是生的好些,这也是错么?”

    田氏冷笑:“那大郎媳妇生得也好,怎么不见三郎多看一眼?分明是嫣娘不本分,才带坏了府上的哥儿!”

    “田氏,如今家里事情正多,我不想和你吵,明日我去接嫣娘回来!”罗二老爷甩下这句话,拂袖走了。

    嫣娘重新回到了杏花巷住,整个人越发清冷了,半点不像初为人母的样子。

    到了饭点,袅袅炊烟从各家各户的烟囱升起,趁着烧火婆子出去抱柴的工夫,有人从不算高的围墙跳进来,把一包药粉撒进了正煮着的汤里。

    只是等他走了后,又有一人悄无声息的出现,一拂手就把那汤罐打翻了。

    烧火婆子抱着柴进来,破口大骂:“又是哪里来的野猫,真是杀千刀的!”

    她骂骂咧咧的重新煮上了汤。

    第二日嫣娘被接进府,二郎隐在暗处站了半天,狠狠砸了一下树干。

    树干震动,落下不少叶子来,站在枝头的鸟受惊飞起,惊慌之下一泡鸟屎就掉下去了,好巧不巧正砸在二郎头上。

    二郎觉得有东西落下来,伸手一摸,脸色顿时变了,也顾不得想为何嫣娘那孩子安然无恙了,火烧屁股般飞奔回了院子。

    嫣娘应付走了罗二老爷,坐在窗前望着院子里那架葡萄树出神。

    这个时候葡萄已经熟了,一串串错落不一的掩映在绿叶间,紫莹莹如玛瑙。

    “去剪几串葡萄来。”她打发屋里伺候的丫鬟出去,抚了抚小腹。

    这个孩子,世子爷是想让她生下来吧,因为罗二郎不敢要!

    她一早就知道的,罗二郎越不想要的,世子爷就越愿意看着那事发生!

    她有时候也会忍不住想。世子爷对罗二老爷这一房,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让他这样步步算计?

    不过她明白自己棋子的身份,既然当初是世子爷把她从那炼狱般的地方解救出来,又答应替她报仇,那她就该遵守最开始的誓言,付出一切替世子爷办成这件事。

    她又轻轻抚了抚小腹,已经三个多月了,有的时候都能感觉到那奇妙的血脉相连。

    这孩子生下来就注定是不幸的,不过比起她一家几十口人命的血海深仇。这是她该付出的代价,她谁也不怨!

    嫣娘眼前又闪过那个场景。

    他一剑挑了那个肥猪般的男人,站在她面前问:“我带你走,替你报仇,你愿不愿意为我做一件事?这件事会让你牺牲身体、尊严,甚至是一切。提前讲清楚,我不是怜香惜玉的人,救你帮你,就是为了交换。所以也可以说,你是靠自己的力量报的仇。你想好,若是答应了,就不能后悔了。”

    她几乎没有犹豫。就点了头。

    她的身体、尊严,早就不复存在了,只要能报灭门血仇,没有什么是她不能牺牲的。

    “主子。葡萄洗好了。”

    “放那里吧。”嫣娘恢复了平静,淡淡道。

    没过几日,镇国公府披红挂彩。吹吹打打办了一场喜事,时间虽仓促,来道贺的人却多不胜数。

    田莹之母孟氏看着这场面,艳羡的眼珠子都红了,回去后暗地里又骂了田氏一通。

    这话正巧被田莹听见,田莹板了脸道:“娘,您说什么呢,难道女儿是嫁不出去了,还要上赶着和堂妹一起让人挑拣?”

    孟氏恨铁不成钢:“傻丫头,你还以为是原来啊,就是原来,以咱家的家世,想配你表哥都不是易事!娘最气的还是你姑母偏心,什么好事都便宜了雪丫头。如今雪丫头倒是得了好亲事,却害得你不方便在你姑母家住了!”

    自打田雪和三郎订了亲,田雪自然不好再住在国公府,连带着田莹也回了田家。

    “不成,等过上一段日子,娘还得跟你姑母提,要她接你过去住。”

    “我不去!”

    “你敢!”孟氏伸出手指,狠狠点了田莹额头一下。

    田莹红了眼,哭着出去了。

    第二日敬茶,甄妙才算有机会仔细看这位三弟妹一眼。

    田雪虽在国公府住了一段日子,平日她们却极少见面的,现在认真打量,才发现是位气质沉静、形容秀气的美人儿。

    她穿了大红绣缠枝莲的罗裙,脚步轻盈,亦步亦趋地跟着三郎敬茶。

    三郎总是要等上一等,无意间流露出对新婚妻子的照顾。

    拜完了老国公,新妇在病床前给老夫人敬了茶。

    老夫人还在睡着,新妇举止沉稳,一举一动都流露出对床上老人的恭敬,她足足跪了一刻钟才站起来。

    甄妙对田雪印象不错,给的见面礼是一支金镶红宝鸢尾步摇,那红宝石足有莲子米大,璀璨生辉。

    田雪接过来,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瞥了三郎一眼。

    “大嫂给你,你就拿着吧,还不快谢过大嫂。”

    田雪道了谢,田氏一阵心塞。

    甄氏出手大方,她这做婆母的面上也有光彩,可她大方过头了,给的东西比她这当婆婆的给的还好,这不是寒碜她嘛!

    甄妙瞥田氏一眼,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她现在就是有钱,任性,没空照顾一个一肚子坏水的人的心情!(未完待续。。)

    ps:感谢菇凉阿江、胖胖25、热恋^^、长长妈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各位。作为一个婚了六年的女人,柳叶想说,没有不吵架的夫妻,再相爱的两个人,也可能有些观点是南辕北辙的,不是说一相爱就万事大吉了,所以大家淡定一点看小两口的波折吧。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