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说来也怪,自打田雪进门后,老夫人的病竟一天天的好了起来。

    这样一来,再没有人因为新娘是冲喜嫁进来的就心存轻视,反倒是格外高看了一眼,田氏走路都生风,一扫往日不得意的样子。

    她私下教田雪:“多到老夫人跟前伺候着,老夫人这病是因为你带来的喜气好起来的,你好好侍疾,以后老夫人绝对高看你一眼。到时候,有老夫人的宠爱,你也不比甄氏差的。”

    这些日子田氏也琢磨了,老夫人大病一场,何尝没有元娘没了的原因,而寻根究底,元娘之所以会和亲蛮尾,还不是拜甄氏那个贱人所赐!

    老夫人面上不说,心里也是明白的,对甄氏恐怕不会再像往日那般毫无芥蒂的疼惜了。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她且要看看,害了她女儿的那个贱人将来到底是什么下场!

    提起甄妙时,田氏眼神都发了狠,看得田雪心中一寒。

    “听见了没有?”

    “姑母,给祖母侍疾是侄女的本分,无论老夫人喜不喜爱,侄女都会好好做的。”

    要说起来,人都是奇怪的。

    以往田氏觉得田雪懂事沉稳,可现在站在婆婆的角度,又觉得她太死心眼了,没有甄氏的伶俐讨喜。

    她皱了眉,不知何时爬上眼角的细纹能夹死苍蝇:“以后在家里,就不要叫姑母了,你现在是国公府的媳妇,让别人听见了,不像话。”

    田雪脸一下子涨红,强忍着涌上来的泪水道了声是。

    她回了新房,见三郎正在院子里打拳,就站在一旁静静看,等三郎收了拳。掏出一条丝帕给他拭汗。

    “我自己来就是了。”三郎有些不好意思,伸手去接那帕子。

    田雪不言不语,踮了脚仔细给他擦。

    女子淡淡的馨香袭来,在鼻端萦绕不去,想着昨晚的旖旎,三郎耳根悄悄红了。

    对雪表妹,他没有对嫣娘那种激烈的情感,嫣娘在他心头就是那水中月,镜中花,虽然美好。却是他终生不能触及的疼痛。

    而雪表妹,温柔似水,跟她在一起,他觉得舒适放松,能这样过一辈子,想来也是不错的。

    他不再回避,凝视着田雪,这才发觉她眼圈微红,问道:“怎么了?”

    “风大迷了眼睛。等下就好了。”

    想着田雪是刚从馨园过来的,三郎沉了脸:“母亲若是说了什么,你别往心里去,自己该如何就如何。”

    “三郎?”田雪惊诧。

    三郎背过身。好一会儿说道:“雪表妹,你一直这样,就最好了。”

    他似乎想逃避什么,大步而去。留下田雪静静站在那,揉碎了攀附在桂树上的牵牛花,心中若有所悟。

    甄妙坐在秋千架上出神。八哥和白猫就在她脚边打架。

    也许是混熟了,这两个家伙现在互掐起来,不像以往非要掐个你死我活,倒有点闲着没事打一架混时间的意思了。

    罗天珵匆匆从衙署赶回来,在月洞门口停住了脚,看着这一幕,心情有些复杂。

    “世子爷——”

    罗天珵挥了挥手,示意丫鬟们退下,轻轻走了过去。

    甄妙还在发呆,并没有察觉到身后的动静,秋千却忽然动了起来。

    秋千高高飞起,浅碧色的裙摆跟着翻飞如蝶,她惊叫一声回了头,颇有几分气急败坏:“罗天珵——”

    尾音长长的,正是少女音色如泉的时候,听的人心头痒痒的,更别提那回眸一瞥,美人含嗔的独特风情。

    所以,蛮尾二王子才不远万里,再次进京了吧!

    想到这里,罗天珵整个人都冒黑气了,再加上二人这段时间那若有若无的别扭劲还没过去,他手上使力,把秋千推得更高。

    到后来,秋千几乎已经是平行的了,只剩甄妙的惊叫声。连八哥锦言和那双瞳异色的白猫都惊呆了,停止了互殴好奇张望着。

    “罗天珵,你这混蛋——”甄妙脱了手,整个人被甩了出去。

    罗天珵腾身而起,在半空把她接住,转了几圈落下来,甄妙还有些头晕眼花,推了推他道:“你发疯啊?”

    “当时他就是这么接住你的?”

    “什么?”

    罗天珵拦腰把她抱起,一声不吭的走到秋千那里坐下。

    锦言和白猫都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打量着。

    罗天珵从来不待见这俩货。那只鸟从一开始就跟他对着干,好像他吃过它八辈祖宗似的,这只猫本来是他寻来给甄妙做伴的,却引狼入室,最爱在他们夫妻亲近时跳到甄妙怀里占地盘。

    他就不懂了,那么点的地盘,它到底跟他抢什么?

    “滚一边去。”

    甄妙听了大怒,起身就走。

    罗天珵把她拉回,太阳穴突突直跳:“我是让它们滚。”

    锦言和白猫百般不情愿的走了。

    “蛮尾的二王子又进京了。”他忽然来了一句。

    甄妙不动了,眼中闪过疑惑。

    “他进宫面圣,提出想求娶二娘。”

    “二娘?你是说罗知慧?可是她定亲了呀!”甄妙很吃了一惊。

    罗天珵脸色发黑,手死死握着秋千的绳索,一动不动盯着甄妙。

    甄妙心中一沉,问:“皇上该不会是答应了吧?”

    “皎皎,你是希望皇上答应,还是不答应呢?”罗天珵试探地问。

    什么蛮尾对女子束缚少啊,蛮尾的牛羊肉比京城的香啊,蛮尾的王子还不错啊,她居然说过这种话,真是气死他了!

    “当然是不希望了,虽说蛮尾二王子也不错,但二娘已经订了亲,且那位贺公子眼盲心不盲,也是个极好的人,我看二娘对那门亲事并不抗拒,又何必横生波折呢?”

    “蛮尾二王子不错。贺郎也极好?”罗天珵面无表情地问,手又紧紧握了握绳索。

    甄妙眼睛往那里瞄去,提醒道:“松手!”

    此时二人是一起坐在秋千上的,罗天珵一手环抱着甄妙,一手握着秋千绳索。

    听甄妙这么一说,他顿时以为她又恼了,要他放开她。

    “不放!”

    于是甄妙眼睁睁地看着那绳索断开,二人一起摔在了地上。

    看着垫在身下的罗天珵,甄妙哭笑不得:“我一定是和秋千八字不合。”

    二人爬起来,都有些狼狈。反倒打破了这些日子那若有若无的距离。

    “那皇上到底有没有答应?”

    “当时我正好在,禀明皇上二妹已经订了亲,皇上暂时拿话把二王子稳住了。”

    罗天珵并不担心罗知慧,他当然清楚二王子真正想要的是谁!二王子若是执着这门亲事,只要让他发现二妹不是那个人就成了。

    可是,只要一想到有人不远万里而来,就为了拿着锄头在他墙角挖土,他就有把那人的脸按在墙上的冲动。

    “皎皎,你该不会以为。二王子就对国公府的姑娘情有独钟吧?”罗天珵问了一句,叹口气,“这些日子,那些宴请你都不要去了。”

    他就算不惧二王子的特殊身份。却怕二王子和他抢媳妇的流言传开来,谁让蛮尾那些人脑子里长得都是肌肉呢!

    甄妙一下子明白过来,脸微热,乖巧的点了点头。

    “皎皎。”罗天珵揽住她。嗟叹,“他们是不是都比我好?”

    甄妙顿时纠结了,要不要说实话。这真是个问题。

    “皎皎?”

    “他们性格,是比你好一点点。”

    揽着她的手一紧,罗天珵挑了挑眉:“嗯?这是你真心话?”

    这丫头是故意气他吧,她分明说过心悦他的,别人怎么会比他还好?

    “皎皎,我想听你真心话。”

    “真的?”甄妙有些不确定。

    “真的。在你心里,他们性格比我好一点吗?”

    显然不是啊,他们性格比你好太多了,谁像你这样性子阴晴不定,心思深沉四海,行事不择手段啊!

    甄妙伸出手指,比划大了一些:“说实话,好不少。”

    “甄四!”罗天珵气个倒仰,一拂袖想走,又不甘心,就摆了个要走不走的姿势不动了。

    甄妙看的好笑,拉住了他,笑盈盈道:“不是你想听实话的嘛。”

    罗天珵斜睨着她不语。

    “世子,他们再好呢,在我心里,有一点永远及不上你好。”

    “什么?”罗天珵眼睛一亮。

    他就是想听这种实话!

    “不纳妾,不收通房。”甄妙真心实意地说。

    这两点,或者可以说是一点,是她会把心交出来的最根本原因。至于二人性格方面的一些摩擦,她想,这些都是可以慢慢来的吧。

    “小妒妇,这样的实话你也敢说出来。”罗天珵清俊的脸庞染上笑意,显得格外俊朗。

    连日来的阴霾一扫而光,他拉着她的手,低声道:“皎皎,我会对你好的,只对你好。但是其他方面,我也有我的坚持,我只能保证,不会去伤害无辜的人。”

    “我是怕你深陷其中——”

    “不会!”罗天珵打断她,“万一有那一天,你可以骂醒我,却不许先在心里设了屏障和我疏远了。不然我就躺在里面不出来了,闲得无聊,就多拉些人作伴。”

    这个无赖!甄妙丢了个白眼过去,心情却好多了。

    二人一起动手,把秋千重新架了起来。(未完待续。。)

    ps:对于一些童鞋反应的打开是乱码等问题,可能是网站又抽风了。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