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罗天珵想好了,只要二王子敢来,他就要把他打得自个儿都认不出自个儿来。

    只可惜淮河两岸突发大水,在工部历练的六皇子一行匆匆赶过去了。

    昭丰帝更是大怒。这淮河四年前就爆发过山洪,当时无数百姓流离失所,朝廷拨了大笔银子用于赈灾和筑堤开河,今年雨水虽比前两年多,可也不该出现如此险情。

    他怀疑当初的赈灾款被贪墨,就派了锦鳞卫去暗查,罗天珵作为锦鳞卫的二把手,自然是亲自跑了一趟。

    罗二老爷现任鸿胪寺少卿,管着诸番宴劳、送迎之事,就被二王子赖上了:“罗大人,您本该是我的岳父的,可惜我与您的女儿没有缘分。不过我还是想去贵府看一看她生活过的地方。”

    罗二老爷不好推辞,带着他去了。

    第一次去没见到府上的二姑娘,二王子以国公府饭菜好吃为借口,第二日又去了。

    一连去了一个多月没见到人,二王子受不住了,直接道:“我想见见府上二姑娘。”

    依着他的性子,上门第一日就想提出来了。

    在他看来,如果是他想找的那个姑娘,他就剖白自己的心给她看看,看能不能打动她,只要她想跟着他,管她是定亲还是成了亲,他都要带她走,要是她不愿意,那他也不强求,这样磨磨唧唧的干什么。

    只可惜有个在大周生活了十几年的下属告诉他,这大周讲究男女大防,他要是一来就这么说,恐怕以后连门都进不了了。

    二王子看着变了脸色的一屋子人,心里在想,早知道耽误了一个多月还这样,他还不如一开始就直说了。

    “反正,今日我见不到府上二姑娘。就不走了。”

    众人……

    好一会儿,罗二老爷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二王子,这不合规矩,我们大周朝在室女是不见外男的。”

    “我不是大周人。”二王子一脸无辜。

    罗二老爷暗骂一声,娘的,以后谁再说番邦人傻,他跟谁急!

    “咳咳,二王子,小女外祖母抱恙,随她母亲一起去探望了。目前不在府里。”罗三叔发了话。

    罗三叔擅画人物,看一个人第一眼就是看他的眼睛。这二王子双眼黑白分明,清澈明亮,瞧着是个挺不错的孩子,相较起来,双眼不能视物的贺朗他就有些不喜了。

    在他看来,一个人失明,看不见大好河山,看不见良辰美景。更看不见那些千姿百态的美人儿,实在是大大的不足,女儿跟着这样的人太委屈了。

    不过他才把这意思流露出一点点,就被宋氏罚着跪了一宿的搓衣板。再不敢乱说了。

    “不在府里?”

    “对,不在府上。”

    二王子很失望,默默走了。

    路上二王子闷闷不乐,随从出主意道:“王子。属下听说国公府的二姑娘是公主伴读,您想见她,在她们下学的时辰守在宫门外。说不定还能见到的。”

    二王子一听,大喜,立刻跑到宫门外不远处的街上守着去了。

    到了未末时分,一辆辆精致小巧的马车驶出来,随从激动地道:“王子,您看,最后面那辆马车就是镇国公府的。”

    “你确定?”

    随从点头:“属下曾在大周生活过十几年,知道他们的贵族出行,马车都有独特标志。这些日子属下看了,镇国公府的标志就是那样的。”

    二王子难掩激动,等前面马车都走远了,最后一辆马车刚刚拐入一段清静的街道,就策马奔了过去,拦在马车前面。

    “请问里面坐的,是镇国公府的二姑娘吗?我是蛮尾国的二王子,我,我想见见你。”不知为何,看着静默的马车,向来无所畏惧的二王子心中忐忑起来。

    马车里,突然飞出了半个西瓜。

    二王子接住,咧嘴笑道:“你是请我吃瓜吗?”

    车门帘忽然掀起,跳出一个骑装打扮的姑娘来。

    这姑娘身量高挑,一身鲜红骑装衬得她越发明眸皓齿,正是方柔公主的另一位伴读,出自将军府的欧阳桃。

    今日正巧是学骑马的日子,她一身衣裳未换,手中还持着马鞭,一鞭子甩过去,在空中卷起漂亮的鞭花,一张脸俏生生却绷得紧紧地,冷哼道:“我不是请你吃瓜,是觉得你的脸皮,比这西瓜皮还要厚!你是罗二姑娘的什么人,凭什么想见她就要见?你知不知道因为你连日来的举动,罗二姑娘已经成了许多人非议的对象?“

    “你不是罗二姑娘?”

    “我当然不是,不然早拿鞭子抽你出气了!二王子,不要仗着你异族的身份就装傻充愣,罗二已经订了亲,你这样根本不是心悦她,而是害了她,心悦一个人才不是你这样的!”

    “那是什么样的?”二王子听傻了。

    “心悦一个人,应该是谁能给她幸福,就会替她高兴,祝福她,保佑她,不给她带来半点伤害和困扰!”

    二王子目瞪口呆:“这不是心悦一个人,是犯傻吧?”

    “哼!夏虫不可语冰!”欧阳桃气得瞪圆了眼,脸颊鼓起,就像小桃子。

    “而且,我只是想见一见罗二姑娘,是不是心悦她,要见了才知道。”许是自来了京城,就没遇到过说话这么敞亮的人儿,二王子不小心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欧阳桃一听急了,柳眉倒竖,怒骂道:“你这人渣!”

    她一鞭子抽过去,二王子躲开,抽出腰间软鞭缠了上去,手腕一抖,那鞭犹如灵蛇,把欧阳桃挥来的鞭子死死缠住。

    欧阳桃只觉手上一松,心爱的鞭子已经到了那人手上。

    不,是缠在了那人手中的长鞭上。

    看着这情景,欧阳桃又羞又气,脸一下子红了。

    “发生了什么事?”一个清透中带着点茫然的声音响起。

    帘子掀起,露出一个睡眼惺忪的姑娘的清秀面庞。

    她茫然眨眨眼。看看好友,又看看二王子。

    她今日有些不舒坦,欧阳桃不放心才陪她一起回去,上了马车就昏昏沉沉睡着了,怎么好友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吵起来了?

    “你是罗二姑娘?”二王子浑身一震,死死盯着罗知慧。

    罗知慧作画时专心致志,平时却迷糊随性,半点不受二王子猛然爆发气势的影响,清浅一笑:“是呀。”

    随后心中懊恼,娘说过不许随便笑的。尤其是对陌生人,那样显得不庄重,她又忘了。

    二王子却像受惊的兔子般,她一笑过后,竟然拉着缰绳后退数步,随后策马飞奔走了。

    罗知慧和欧阳桃同时呆住。

    罗知慧心想,娘果然没有骗她呀,她把人吓跑了。

    欧阳桃反应过来,更是大怒:“这人渣。带着我的鞭子跑了!”

    重新回了马车,她气得啪嗒啪嗒掉眼泪:“那鞭子还是我入选公主伴读后,哥哥送我的哩!”

    “他是谁呀?”

    欧阳桃瞪大眼睛:“你还不知道他是谁?”

    见罗知慧一脸茫然,恨声道:“他就是那个二王子。天天去你家堵你的那个!”

    罗知慧嫣然一笑:“阿桃,那你莫担心呀,等他再过去,我就叫人去找他要。”

    这。这真的是你该关心的重点么?欧阳桃捶了捶车壁,气哭了。

    二王子跑出去很远,最后下了马。牵着缰绳失魂落魄的往前走。

    “都不是,都不是,她到底在哪儿呢?”

    随从跟上来,气喘吁吁。

    “镇国公府,我记得有三位姑娘,是不是?”

    “是,是,不过剩下那位姑娘,据说才八岁!”

    二王子听了大为失望,难道说她不是镇国公府的?

    不对,他明明在国公府的跑马场上遇到过她的,那领路的丫鬟还叫她大奶奶。

    “阿塔,那有了婆家的姑娘,都会被叫做大奶奶么?”

    随从听了摇头:“属下记得,应该叫做姑奶奶。”

    又长了一辈儿?二王子想用头砸地,大周的语言实在太复杂了!

    随从给了会心一击:“被称为大奶奶的,一般是这府里的女主人吧。”

    女主人?女主人!

    二王子猛然想起了罗大姑娘说过的话。

    “当日乘坐马车的,可能是我嫂嫂呢!”

    原来她嫁人了!

    二王子忽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问随从:“阿塔,你说我要是把她抢过来,带来的人能护着我们顺利回蛮尾么?”

    随从要哭了:“王子,这里和蛮尾是不一样的,抢亲不成的!”

    二王子想想不甘心,还是想亲口问问她。

    又一次登了门,罗二老爷抢先道:“我那侄女真的不在府里,实在抱歉了。”

    昨日这二王子居然去宫门外堵人了,今日一早,府里已经派人去告了假,宋氏真的匆匆带着罗知慧回了娘家,估计在二王子离开京城之前,是不会回来了。

    其实对罗二老爷来说,他是无所谓罗知慧嫁给谁的,甚至出于利益考虑,更希望她嫁给二王子,这样皇上才会更看重国公府。

    可惜老夫人放话了,他要是拦不住二王子,再把二娘搭进去,她就不认他这个儿子了。

    罗二老爷现在是真的怕老夫人再气出个好歹来,哪敢不听。

    他端了茶,等着二王子知难而退。

    二王子挠了挠头:“那我能见见府上大奶奶么?”

    “噗——”罗二老爷一口茶喷了出来。(未完待续。。)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