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都住口!”甄妍和甄妙急急赶来,甄妍冷喝了一声。

    她们姐妹嫁得好,这些下人最懂眉眼高低,哪有不认得的,当下就一静。

    甄妍当机立断:“都跟我走!”

    甄妙悄悄提醒:“这事儿还是直接对大伯娘说吧,祖母那里就不要提了。”

    甄妍欣慰点头,妹妹到底是懂事了不少,这喜庆的日子祖母要是知道这种糟心事儿,非气出个好歹来不可。

    明华苑,梧桐叶子有的已经泛黄,被风吹落,铺满了青石路,踩上去沙沙作响,安静却沉重,就如此刻的心情。

    蒋氏看着跪在地上的人,脸色铁青。

    “大伯娘,您放心,人都在这里了,没有旁的人看见。”坐在下首的甄妍道。

    娘家出了这种事儿,被她当姑奶奶的撞见,也不是什么光彩的。

    “先扶乔家姑娘去隔间整理一下。”蒋氏说到这顿了顿,嘱咐一旁的丫鬟,“去请二夫人过来。”

    这乔家姑娘是李氏娘家姐姐的庶女,李家对李氏向来不冷不热,但自打二叔进京,任了左通政一职,两边走动就渐渐多了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蒋氏开口问跪在地上的丫鬟。

    那丫鬟花容失色,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连声音都是抖的:“几位姑娘一起行酒令,姑娘输多了几次,酒量又浅,就喝多了,让婢子扶着出来透口气,后来渐渐走远了,姑娘觉得有些难受走不动了,就让婢子回去叫人来抬,谁知婢子带着人回来,就看到——”

    她伏在地上浑身发抖,不敢再说下去了。

    那小厮虽还没来得急做什么。可他已经蹲下去,手都要碰到姑娘身上去了,这要是传扬出去,姑娘名声就完了!

    她是姑娘的贴身丫鬟,姑娘要是毁了,她又能有什么好下场!

    丫鬟越想越怕,心中懊悔起来。

    姑娘明明说今日之事关系着她一辈子的幸福,可是说好的蒋解元,怎么会变成一个小厮?

    蒋氏沉着脸,看向小厮。

    小厮同样吓得不轻。连连磕头:“夫人,小的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轻薄姑娘啊——”

    话未说完,蒋氏厉声喝道:“住口,再胡乱说,拔了你的舌头,扔到乱葬岗去!”

    不管这小厮存没存那个心思,这样的话都不能传出一个字去。

    小厮倒也不算笨的,听蒋氏这么一骂,立刻反应过来。连连磕头道:“原本小的是在路上碰到的蒋解元,见他喝得似乎有些多了,还差点摔倒,就扶着他走了走。谁知蒋解元吐到了小的身上,打发小的回去换衣裳了。小的换好衣裳,担心蒋解元喝多了一个人在园子里出事,就又匆匆赶回来了。然后找不着蒋解元,就见月季花丛旁躺着一个人,小的吓了一跳。还以为那位姑娘出了什么事,这才凑过去看看。”

    小厮说到这看看那丫鬟:“没想到小的刚过去,就听她们喊起来了。夫人,小的所说句句属实啊,请您明察!“

    要说起来,在那个时候,花香馥馥,彩蝶飞舞,一个姿色动人的姑娘躺在那里,他身为一个正常男人,心里没起一点涟漪是不可能的,甚至因为对方和他平日打交道的女子身份天壤之别,他在惶恐之余更生出一种兴奋。可要说他真的敢做出什么事来,却是不能的,当时的他,真的只是凑过去看看那姑娘是死是活,若是能顺便摸上一把那细嫩的小脸蛋,就再妙不过了。

    小厮还在忐忑蒋氏的态度,蒋氏听到扯上了蒋宸,心里一沉,不由看向甄妍姐妹。

    甄妙开口道:“大伯娘,我和姐姐当时在山上八角亭,无意间看到了这边的情况,远远瞧着那小厮离去不久,蒋表哥就回去了。”

    至于怎么回去的,咳咳,这个就不用提了。

    蒋氏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越想越怒。

    对一个在内宅混了数十年的妇人来说,要她相信这事是巧合,还不如相信猪会上树!

    那位乔姑娘,打的居然是她侄儿的主意!她一个小姑娘家,怎么敢?

    “大夫人,二夫人过来了。”丫鬟站在门口禀报。

    听到“李氏”两字,蒋氏心中冷笑。

    李氏是乔姑娘名义上的姨母,真的和此事无关吗?

    “请二夫人进来。”

    李氏人还未至,声音就到了:“大嫂,我外甥女出了什么事儿?”

    她风风火火进来,四下环顾,看到跪在地上的人,又见蒋氏铁青的脸色,心中一喜。

    那事看来是成了!

    “大嫂,我那外甥女呢?”

    “乔姑娘受了惊吓,在隔间歇着呢。”

    “怎么妍儿和妙儿也在?”

    甄妍道:“当时这些人都围着乔姑娘,正巧被我和四妹看见,就送乔姑娘来大伯娘这里了。”

    “大嫂,我外甥女到底怎么啦?”

    蒋氏扶扶鬓角,口气不冷不热:“说起来,那乔姑娘只是令姐的庶女,弟妹倒是关心。”

    见蒋氏这态度,李氏更加笃定,定是那蒋宸着了算计,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蒋氏才这种态度。

    李氏嘴角勾了勾。

    蒋氏生气又如何,有她在,别想把此事敷衍过去,一定要蒋宸给她那便宜外甥女一个说法!

    ”大嫂,你这话就不对了,只要灵儿叫家姐一声母亲,我就是她的姨母,到哪里都是这个理儿。灵儿来咱家做客,要是出了什么事儿,我这当姨母的怎么对家姐交代!“

    正说着,又有丫鬟进来禀告:“李夫人来了。”

    蒋氏打发跪着的下人们先下去。

    片刻后进来一个妇人,梳着光滑的髻儿,只插了一根海棠花金钗,看年纪大了李氏有十来岁,面容方正,眼角已经有了浅浅细纹。

    这李夫人,就是李氏的三姐,其实只比李氏大四五岁罢了。夫君现今正外放做官,她则带着儿女回了京城。

    蒋氏看了心中一叹,李氏确实好命,虽然嫁给二叔当填房,又没有儿子,可二叔向来没有那些糟心事,她自己不觉得如何,其实不知惹了多少人眼红了。

    不说远的,就说这位李夫人,是嫡女身份。嫁的也是朝廷命官,可瞧着却如此苍老,不管明面上多体面,内里的苦楚,不问而知。

    李夫人是个礼数周到的人,见了礼后,等着蒋氏开口。

    蒋氏隐去蒋宸曾出现的事情不提,把事情简要说了说。

    “也没有外人看见,就是乔姑娘受了点惊吓。”

    李夫人面沉似水。豁然站了起来:“是小女失礼,我先带她回去了。”

    “等等!”李氏急忙站起来,见众人都向她看来,急切之间。死死盯着蒋氏,“大嫂,您是不是有什么没提的?”

    “二弟妹这是什么意思?”

    李氏冷笑道:“我先前派人去给老爷他们送醒酒汤,可是听说蒋宸去了园子里醒酒。要算起来正是那个时候,怎么到您口中,就变成小厮了?该不是您那侄儿喝多了。无意间冒犯了我外甥女,您替他遮掩了吧?”

    “住口!”蒋氏气得面色铁青。

    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竟是不顾两家的脸面,非要祸害她侄儿了!

    “三姐,我可是替灵儿着想,她要是被蒋解元冒犯了,还能说到什么好人家,可不能就这么遮掩过去,耽误了灵儿一辈子!”

    李夫人冷冷扫了李氏一眼,才开口:“四妹,不过是小厮见灵儿睡着了,过去瞧了瞧,怎么到你口中,就成了被人冒犯了?要是灵儿毁了名声说不到什么好人家,那也是你这姨母言语不慎!”

    她是不待见这个庶妹的,只可惜人情往来,不是由着喜好来的。

    李夫人陡然翻脸,李氏一时怔住了。

    有了这么好的机会,她这个三姐竟然也不要?不过是一个庶女,名声有碍又怎么了,只要能和前途无量的蒋解元结亲,背后还有南淮蒋家和建安伯府,这难道不划算吗?

    “蒋夫人,我这就把小女先带回去了。”

    蒋氏示意丫鬟请乔姑娘出来。

    一见到李夫人,乔姑娘浑身就是一颤,见她板着脸要带她走,当下就傻了,哭着望向李氏:“姨母,您可要替我做主!”

    “替你做什么主?”

    乔姑娘咬着唇,瞬间下了决心:“母亲,姨母说的不错,当时和小厮在一起的,还有蒋公子,只是见女儿挣扎,那小厮怕主子有麻烦,才赶紧劝蒋公子走了!”

    她当时悄悄睁开眼,也见到蒋解元的,他那样子分明醉的不轻,恐怕一点记忆都没有了,真的牵扯进来,他自己恐怕都不确定。

    那丫鬟本来就是她的心腹,自然随着她说,至于那小厮,就算反驳,有她这番话在,也可以说是替主子开脱,有姨母在,不怕此事不成。

    见乔姑娘信口雌黄,蒋氏勉强忍住怒火,道:“把那些人带进来。”

    没想到甄妙开了口:“大伯娘,那些下人还是不必叫进来了,这不是讲道理的时候。”

    你跟她讲道理,她跟你耍流氓啊!

    此事不当机立断,一旦传扬出去,三人成虎,人云亦云,对蒋表哥怎么都是一种损伤,说不定还真被趁机赖上了也不一定。

    甄妙走到乔姑娘面前,伸手就是一巴掌。

    众人瞬间惊呆了。

    她却不紧不慢地问:“乔姑娘,两个选择,一个是那小厮见你睡在那里,过去看了一下,一个是那小厮见你睡着,趁机非礼,恰巧被我和姐姐看到了。走出这个屋子前,你选好吧,这样我和姐姐出去后才知道怎么说。”(未完待续。。)

    ps:感谢芍药99打赏的香囊,感谢calendar、曼曼大人、月亮彎彎投的粉红。儿子上吐下泻,很心塞。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