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难道说,王爷真的对甄四念念不忘?

    甄静想到那个难堪的夜晚,她丢失了少女最宝贵的东西,那个男人却用轻飘飘的语气,在她面前提起另一个女人,那个女人还是她的堂妹!

    这种感觉,远比他提起的是一个陌生女人来的耻辱!

    甄静心里存了疙瘩,瞧着刚出生的女儿就总觉得像甄妙,虽不至于嫌恶,一番慈母心到底是淡了许多,只一心盼着再为六皇子生下一个儿子来,这就暂且不提了。

    罗天珵带着甄妙从辰王府出来,先送她回了镇国公府,然后径自去了衙署。

    他召来暗卫吩咐:“选几个可靠的人去荆州十里庄。”

    这一次淮河之行,意料之中,并没有查出大的舞弊案来。

    昭丰帝失望之余,一方面着手安排重开海禁事宜,一方面又拨了赈灾银,把淮河两岸的河堤重新休整。

    淮河横跨南北,途经离京城极近的荆州,荆州常年雨水不丰,历来拨去修葺河工的款项,下落都心照不宣。

    只是敬德十八年,荆州一场暴雨,河水从十里庄决堤,淹了沿岸村庄无数,十里庄数百口人更是无人生还。

    那一年他刚出了祖母的孝期不久,名声扫地,旧友皆避之不及,一个人骑马出城散心,就见和淮河相通的护城河水势大涨,偶尔还有泡大了肚子的尸首飘过。

    荆州决堤一事震惊朝野,因为那一段河段。竟是用稻草充作石料筑堤的!

    那一年,是大周朝最风雨飘摇的一年。

    昭丰帝大怒之下,朝廷的震动不比这动静小,三皇子最有力的支持者,他外祖一家,就是在这次事件中跌了跟头。然后六皇子才在与三皇子的较量中迅速胜出,在昭丰帝驾崩后,坐上了那个位置。

    敬德十八年,离现在还有五年,对罗天珵来说。实在是太久了。

    只要一想到有一个人惦记着他媳妇。还能活蹦乱跳五年,他就夜不能寐!

    他用手指在檀木桌面上写下“十四”两个字,然后手指扣起,闲闲敲打着。

    等明年。他要提前引爆此事。若是在打压三皇子不得翻身之余。能挽救些百姓的性命,也算是为他和皎皎将来的孩子积福了。

    当然,现在他也要给三皇子找些乐子。省得他胡思乱想!

    罗天珵双眼微眯,遮住了狠戾的光芒。

    三皇子回了燕王府,安顿好景哥儿,压不下心头燥热,没等天黑就去了往日最宠爱的一个妾侍那。

    揽着爱妾一番折腾,看着被压在身下的人双目微闭,温顺柔婉,顿觉索然无味,没等入巷就翻身起来,整理好衣裳扬长而去。

    他回了书房,只觉一股无名火无处发泄,抬脚又走了出去。

    燕王府精致气派,秋日里,处处是景。

    三皇子站在一处赏菊,遥遥看着一个妇人由丫鬟领着由远及近款款而来。

    那妇人穿了鹅黄的裙衫,身姿窈窕,如柳随风,这么走来,给人步步生莲之感。

    看着那鹅黄色身影,三皇子鬼使神差站在了去路处。

    等妇人走近了,领路丫鬟忙行礼:“见过王爷。”

    三皇子目光落在妇人那里。

    那妇人跟着敛衽施礼,并不抬头,声音温雅:“小妇人见过王爷。”

    她规规矩矩的低着头,三皇子只能看到她发髻间那颤巍巍的钗头银蝶,并数朵娇艳的海棠绢花,还有那一截纤细白皙的脖颈。

    三皇子移开目光,问那丫鬟:“这不是府上的吧?怎么这个时候在园子里行走?”

    “回王爷的话,这是教大姑娘针线的邢师傅,平素都是教完就走的。”

    “这样么?”三皇子望向妇人,“邢师傅,不知小女学得如何?”

    妇人这才微微抬了头,恭敬回道:“大姑娘蕙质兰心,已经学会好几种针法了,在她这个年纪,算是难得的。”

    三皇子这才看清妇人长相。算不上极美,却胜在年轻,皮肤白嫩,腰细腿长,就这么静静站在那里,别有一番韵致。

    三皇子微微一笑,声音有些低沉:“邢师傅这话就是过溢了。小女顽劣,自打王妃去后无人管教,恐怕野的不成样子,说她会了好几种针法,本王却真有些不信的。”

    “王爷!”妇人有些惶恐的抬眼看了三皇子一眼,又飞速落下,“小妇人不敢胡言。”

    三皇子笑得温和:“邢师傅莫慌,本王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还想细问问小女的情况,请移步这边。”

    妇人迟疑之际,三皇子扫领路丫鬟一眼,淡淡道:“你就在这等着。”

    “是。”丫鬟半个字不敢多说,忙应道。

    三皇子已经转了身,去了菊花架子那边。

    “邢师傅,快过去吧,让我们王爷久等就不好了。你放心,我们王爷对人极好的。”

    等妇人过去,三皇子神态放松,问道:“邢师傅是哪里人,住在何处,家里都有什么人?”

    妇人低着头回答:“小妇人是南淮人,五年前嫁到了京城,因为会些南边的绣法,为了补贴家用,在天绣阁当了绣娘,后来就受聘来教大姑娘针线了。外子在京郊开了个小酒馆,两个女儿也都在那边。”

    “京郊啊——”三皇子语气有些奇异,“这一来一去,邢师傅岂不是很不方便?”

    “不,不,小妇人长期雇了辆马车,只是费些时辰罢了。”

    三皇子轻笑一声:“依本王看,邢师傅以后还是住在王府好了,不授课的日子再回去。”

    “王爷?”妇人惊讶的抬头。

    三皇子却再懒得啰嗦,一手捂住妇人的口。一手把她按倒。

    “呜呜——”妇人激烈挣扎,所有喊叫都被三皇子宽大的手掌堵在喉咙里。

    三皇子眼睛渐渐泛红了,用腿禁锢住妇人修长双腿,直接褪了她裙衫下的里裤,一个挺身就入了进去。

    花影摇动,虫鸟哀鸣,不知过了多久,三皇子才餍足的站了起来,看着草毯上泪流不止的妇人,对不远处早已吓傻的丫鬟吩咐道:“扶邢师傅去客房歇着。”

    他弯了腰。附在妇人耳边道:“不准寻死。不然本王伤心了,可是会找你家人讨个说法的。”

    妇人又羞又怒,再也忍不住昏死过去。

    到了晚上,三皇子又去了安置妇人的小院。依然是用强要了她身子。自此食髓知味。夜夜离不得她,金银珠宝绫罗绸缎流水般的拿来哄着妇人。

    时日久了,妇人竟也软化下来。等后来三皇子终于厌了,赏了一笔银子打发她走时,竟有些依依不舍了。

    妇人离去时那哀怨不舍的眼神,激起三皇子极大的满足感。

    有的时候,底线是一道看不见的锁,一旦被打破,就会放出意想不到的凶兽来。

    自打这次得手后,三皇子对那手到擒来的侍妾、歌姬,再提不起半点兴趣,却专爱那颜色好的年轻妇人。

    三皇子找到了新乐子,罗天珵这边,也没闲着。

    京城有一个酒肆处在偏僻的巷子口,平日除了酒,只卖一些简单的下酒菜,如花生米、茴香豆、猪耳朵等物,到了蟹肥菊美之时,却多了两道菜,一道香辣蟹,一道蟹酿橙。这两道菜,在饕餮客中是相当有名的,每当那酒旗上多了蟹钳的图案时,人们就会蜂拥而至。

    罗天珵闲下来时,就去那家酒肆,跟着厨子同时也是酒肆的老板,学那道蟹酿橙。

    原本他是想两道菜都学的,只是对做菜向来不在行,怕都学会时,蟹最肥美的时候就过去了,这才舍了一样。

    蟹酿橙,想来女子会更喜欢吃吧?

    “对了,就是这样。”老板掀开罗天珵亲手从蒸锅里取出的橙子盖,看了看里面颜色,点了点头。

    他不知道此人身份,可那笔银子,还有此人隐隐流露出来的气势和贵气,足以让他把家传手艺倾囊相授了。

    “那多谢老板近来的教导了。”

    “不谢,不谢。”老板擦了擦汗。

    罗天珵莞尔:“那我便告辞了。”

    “贵客慢走。”老板狠狠松了口气。

    罗天珵转头:“对了,明年我还来!”

    还来?

    老板瘫坐在擦得锃亮的长条凳上。

    祖宗哎,这位爷学一道蟹酿橙学了小半个月,明年还来,他还是考虑搬家好了!

    不提老板的心碎,罗天珵亲自去选了一篓最肥美的蟹,提了菊花酒,兴冲冲回了国公府。

    “世子,这么多蟹呀,你这是——”

    罗天珵拉着甄妙的手,笑道:“皎皎,你随我来。”

    他把她拉到清风堂专设的小厨房,把下人都赶了出去。

    “你等着,我给你做一道菜尝尝。”

    这道菜,他已经做了上百遍,糟蹋的螃蟹都数不清了,以至于现在闻到那股子蟹味,都有些反胃,可一想到就在一旁看着的甄妙,心中却多了几分喜悦和迫切。

    他熟练的收拾螃蟹,剔除橙肉,动作有条不紊又不失迅速。

    甄妙站在门口,凝视着认真做菜的罗天珵,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她家世子,学会洗手作羹汤了呢。

    “皎皎,你尝尝怎么样?”罗天珵取下蒸好的橙,舀了一勺蟹肉递过来。

    甄妙望着他笑:“好呀。”

    她没有犹豫,把鲜美四溢的蟹肉吃了下去,心想,让肠胃不受什么的,暂且一边去吧。(未完待续。。)

    ps:再过一个多月,武汉就到了吃麻辣小龙虾的时候了,不过想到最近增长的体重,整个人都不好了。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