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蟹酿橙鲜香美味,一口吃下,连浑身毛孔都舒坦了。

    甄妙满足的眯了眼,赞叹道:“世子,你的手艺不错,这蟹酿橙味道好极了。”

    “可喜欢吃?”见她喜欢,罗天珵同样心情飞扬。

    甄妙点头:“喜欢。”

    罗天珵得意的挑挑眉:“这道菜简单,我就去问了问做菜的师傅,就学得**不离十了。”

    甄妙嘴角抽了抽,强忍着没有笑出来。

    这些日子,也不知道是哪个,天天带着一身螃蟹味回家。罢了,看在他认真努力的份上,给他个吹牛的机会吧。

    “怎么了?”见甄妙神情古怪,罗天珵问。

    “没事,就是觉得夫君好厉害!”甄妙笑眯眯道。

    罗天珵矜持的笑:“这也不算什么,那师傅还有一道拿手菜是香辣蟹,回来我再问问,学会了还做给你吃。”

    还是螃蟹!

    甄妙默默为自己点了根蜡,面上不露声色地笑:“好,到时候我再做几道菜,就能凑一桌子席面了。”

    她想了想道:“就做百花鱼肚和芙蓉肉吧,这两道菜清淡些,里面又都放了虾肉,配着香辣蟹正好,对了,再加一道冰糖湘白莲。”

    罗天珵下意识咽咽口水,问:“那百花鱼肚和芙蓉肉名字甚雅,是以鲜花入菜吗?”

    甄妙扑哧一笑:“不是,那百花鱼肚是把炸好的鱼肚用鸡汤煨了去腥,层层叠叠铺在青瓷盘上。再把调好的虾肉酿于鱼肚上,加了火腿末、香菜末蒸好,瞧着如百花盛开。芙蓉肉则是把肉片切成叶子形状,火腿切成梅花瓣,装盘时以姜丝作蕊,图的就是个美观雅致罢了,和鲜花无关的。”

    同为吃货的罗天珵听得心驰神往:“皎皎你什么时候做?”

    甄妙就笑:“等世子什么时候有时间学了香辣蟹呀。”

    罗天珵顿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吭吭哧哧道:“也不一定非等香辣蟹的,这蟹酿橙不也很好?”

    见甄妙一个橙子吃完了,他又递了一个过去。嘱咐道:“蟹肉寒凉。不宜多吃,只能再吃这一个。剩下的,我叫人送到怡安堂去孝敬祖父祖母。”

    甄妙捧着香喷喷的橙子,心想。反正吃一口也是肠胃不受。吃两个也是肠胃不受。既然都吃了,那干脆先过了嘴瘾好了,省得两头委屈。

    她拿着调羹舀了一勺。笑眯眯喂进嘴里。

    罗天珵见她吃得香甜,莞尔一笑。

    不出所料,没过多久,罗天珵照例回了衙署,甄妙终于松了口气,只等着吃螃蟹的后遗症发作了。

    像她这样的吃货,因为吃不了螃蟹不知道扼腕叹息多少回,来到这的第一个秋天就悄悄试过了,没想到换了副身子,照旧不能吃。

    只是令她没想到的是,这具身子的反应更大,没出一个时辰,她就开始频频跑净房,上吐下泻,到最后腿肚子都打颤了,吓坏了一屋子伺候的人。

    “大奶奶,婢子去前边找半夏,让他叫世子爷回来吧。”阿鸾小心翼翼道。

    白芍沉着个脸念叨道:“大奶奶,不是婢子说,您总该爱惜自个儿的身子,既然吃不了螃蟹,怎么还强吃呢?”

    青鸽反驳道:“白芍姐姐,这你就不懂啦,螃蟹好吃呢。”

    她心疼的望着甄妙:“大奶奶,您吃了难受,以后让婢子替您吃得了。”

    甄妙额角青筋直跳,抚着肚子咬牙道:“都闭嘴!”

    屋子里终于安静了。

    她气若游丝:“白芍,扶我去榻上躺着。阿鸾,不许去找世子爷。你们都听着,今日的事儿谁也不许外传。”

    “那,那总要请个大夫来呀。”百灵忧心忡忡。

    甄妙小心翼翼躺好,摇头道:“不必了,请了大夫,世子也就知道了。我吃了螃蟹,就是上吐下泻难受点,转日就好了,并无别的大碍,你们都放心。行了,阿鸾留下伺候着,你们都出去吧。白芍,等下的对账,你就辛苦些。”

    等人都出去了,甄妙捂着隐隐作痛的肚子,无意识地盯着婴戏莲的幔帐叹了口气。

    为了不让夫君大人失望,顺便混几口螃蟹吃,她容易嘛!

    “大奶奶,您用汤婆子暖暖肚子吧。”阿鸾不知从哪里翻出一个冬日常用的巴掌大小的汤婆子来,注了热汤,裹了绒布,给甄妙放在小腹上。

    小腹热腾腾的,疼痛略略缓解,甄妙才把紧蹙的眉舒展开,叹道:“阿鸾,你有心了。将来离了你,我恐怕都不习惯了。”

    “大奶奶?”阿鸾惊讶抬头。

    甄妙用说话来分散注意力:“前些日子,世子和我提了,他有个下属看中了你,让我问问你的意思。”

    阿鸾扑通跪下来:“大奶奶,婢子不想离开您。”

    “怎么是离开我?像紫苏,她若不是恰好有了身孕,此时也该回来给我当管事媳妇了,你到时候也是一样的。”

    阿鸾低着头:“婢子还是想再伺候大奶奶两年再考虑。”

    甄妙见她说得坚决,想着阿鸾今年不过十五六岁,在丫鬟中确实不算大,既然她暂时没有嫁人的心思,再留上两年也是可以的,就不再强求。

    室内一时安静下来,阿鸾侧坐在床榻沿上,替甄妙按捏着眉心。

    几个丫鬟出去后,还有些担心。

    “真的不给大奶奶请大夫吗,万一出什么事怎么办?”青鸽有些不安的问。

    “呸呸,大奶奶怎么会出事,你这丫头再这么嘴笨舌拙,我可要打你了。”百灵斥道。

    “我也想不通,大奶奶分明吃不了螃蟹。怎么还要吃呢?”雀儿摇了摇头。

    百灵看看四周,见小丫鬟们离得远,这才压低了声音道:“你们还小,自然是不懂这些道理的,那螃蟹呀,是世子亲手做给大奶奶吃的。我若是大奶奶,别说是吃了肠胃不受,就是砒霜,也会笑着吃下去的。”

    她真的无法想象,像世子那样的男子。居然会亲手为妻子做菜。

    那些斯文人说君子远庖厨。她一个丫鬟懂不了那么多,却觉得,会为大奶奶做菜的世子,胜过所有优雅斯文的贵公子。

    被一个男子如此相待。还有什么可求的呢?

    “砒霜你也吃?百灵姐姐。你傻了吧?”青鸽越听越迷糊了。

    雀儿年纪虽小。却隐隐明白了些,这算是世子爷和大奶奶的闺房事,她不好意思多说了。只抿了嘴笑。

    百灵伸手,捏捏青鸽肉嘟嘟的脸:“你才是个傻丫头呢!”

    傻丫头却跳起来,有些结巴地道:“世子爷——”

    百灵和雀儿回头,都傻了眼。

    不知站在台阶上多久的罗天珵大步走过来,脸色微凝:“刚刚你们在说什么砒霜?”

    百灵垂了头,在罗天珵的凝视下,顿感压力,小心翼翼道:“世子爷,是婢子和她们说笑呢。”

    罗天珵心中狐疑,冷声问:“大奶奶呢?你们怎么都在外边?”

    他说着抬脚往里走,青鸽最是个听话的,想着甄妙的嘱咐,慌张拽住他衣角,大声道:“世子爷,大奶奶睡着了!”

    罗天珵回了头,盯着那满是肉坑的手,嘴角抽了抽。

    要不是这胖丫鬟,他还真会以为有人生了不该有的心思。

    在罗天珵注视下,青鸽下意识的松开了手。

    他转了身,大步走了进去,推开门,正见阿鸾扶甄妙起来。

    短短工夫不见,她竟憔悴了许多,瞧着连走路的力气都没了。

    罗天珵变了脸,大步流星走过去,推开阿鸾把甄妙横抱了起来:“怎么了,既然不舒服,就好好躺着,起来做什么?”

    甄妙强忍着尖叫,都快哭了:“别,别动!”

    “嗯?”

    “你轻轻地,轻轻地放我下来。”

    “啥?”罗天珵呆了呆。

    “快点!”甄妙咬了牙。

    见她难受的厉害,罗天珵轻轻把她放在了床上:“那么难受,还乱动!”

    甄妙都快晕了:“我要去净房,阿鸾!”

    阿鸾过来,重新把甄妙扶起来,对罗天珵道:“世子爷,先让婢子扶大奶奶去净房吧。”

    等甄妙有气无力的从净房出来,罗天珵隐隐想明白了,冷着脸道:“阿鸾,你先出去。”

    “大奶奶——”

    “大奶奶有我照顾!”

    阿鸾看甄妙一眼,见她不反对,转身出去了。

    罗天珵揽住甄妙,无奈又生气:“你吃不了螃蟹?”

    甄妙迟疑片刻,还是点了点头:“嗯。”

    “既然吃不了,怎么还要吃?身体能是这样糟蹋的吗?”罗天珵气得不行。

    甄妙抿了抿唇:“想着是你辛辛苦苦学会的,就想尝一尝。”

    罗天珵一颗心顿时软的不行,又心疼又生气,这一次,却是生自己的气了。

    “是我不好,竟然不知道你不能吃螃蟹。”他低头亲亲她的发丝,想着从丫鬟们那听来的只言片语,叹道,“你也是个傻丫头,不能吃就要坦白告诉我,只要你领了我的心意,我就开心了。要是我准备的是砒霜,难道你也吃啊?”

    甄妙丢了个白眼过去:“我有那么傻啊?为了领你的情,吃砒霜死了,好让你以后给别的女人做蟹酿橙?”

    罗天珵长舒一口气,抚着她的背:“没那么傻就好,要是真那样,我会被你气死的。不过你放心,这辈子,我不会给别人做蟹酿橙的。”

    二人拥抱了一会儿,他想了起来:“什么叫我辛辛苦苦学会的,我就是问了那师傅一遍而已。”(未完待续。。)

    ps:难道是因为最近写的甜蜜,所以粉红票多了起来?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