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王爷——”屋子里伺候的见六皇子进来,忙拜了下去。

    甄静神色一凛,僵硬的转了身,见六皇子面色阴沉,扯出一张笑脸迎了上去,同时示意伺候的人退下。

    六皇子伸手把抱着孩子的奶娘拦住:“小妞妞怎么哭了?给本王看看。”

    他熟练的抱过孩子摇了摇,说来也怪,小小的婴孩立刻就止住了哭声,用水洗过的眸子瞪着来人。

    六皇子嘴角多了抹笑容,看向甄静的神色缓和了些:“你如今也是侧妃了,整个王府的后院,目前以你为尊,纵是有什么不如意的地方,冲孩子发什么火?”

    六皇子这番话虽是指责,却点出甄静与众不同的身份,对女儿的宠爱更是毫不遮掩,甄静顿时顺了气,露出的笑容也甜美了许多。

    “王爷说的是,是妾一时失态了。”她接过孩子温柔哄了哄,眼角余光扫着六皇子嘴角的笑意,这才把孩子递给奶娘:“姐儿该吃奶了,带她下去吧。”

    这一次,六皇子没有拦。

    等室内只剩下了两个人,甄静怯怯的伸手,挽住了六皇子的胳膊,一对丰盈结结实实贴在了他手臂上。

    “到底怎么回事儿?”六皇子收回落在那处的目光。

    甄静抿了唇,握了握手指,委屈地道:“妾说不出口。”

    六皇子有些烦了,淡淡道:“既然说不出口,那便不说了。”

    甄静嘴唇一抖。

    这。这画风有些不对,不说了,那她接下来的告状怎么办?

    “王爷——”她杏眼圆睁,有水雾涌现,湿漉漉的煞是惹人怜惜。

    六皇子却不再接这个话茬了,挑了挑眉道:“我想先给小妞妞取个小名儿叫着,省的一直小妞妞、小妞妞的叫。”

    “还是王爷想得周到,原本想着小妞妞还小——”甄静心中一喜。

    不管王爷按不按常理出牌,他对女儿的喜爱是假不了的,这对她绝对是大有好处。

    “王爷想给小妞妞起个什么小名儿?”

    六皇子像是早已想好。脱口而出:“就叫珍珍吧。”

    “珍珍?”甄静一怔。

    “对。珍珠的珍,怎么样?”

    甄静说不出哪里古怪,却总觉得不对劲儿,在六皇子注视下。迟疑的点了点头。

    珍珍。听起来是个好名字呢。

    秋意渐浓。镇国公府碧波池里的荷叶已经残了,俏丽的丫鬟们也在外面加了薄衣,甄妙捏着温氏送来的帖子。眼睛晶亮。

    小舅舅总算是到了!

    “去衙署问一下世子,今日能否早点回来。”她吩咐青黛。

    青黛出去没多久,罗天珵就走了进来:“皎皎,我陪你一起去接小舅。”

    二人一路赶到京郊码头,温墨言、甄焕还有蒋宸已经等在那里了。

    甄妙带着帏帽,由罗天珵扶着下了马车。

    “世子,四妹,你们也来了。”甄焕有些意外。

    “大哥。”甄妙踮了脚眺望,“小舅舅的船,什么时候到?”

    “约莫还要一两个时辰,江边风大,你在府里等着就是了。”

    甄妙抿了唇笑:“平时整日都在府里呢。”

    又是一阵马蹄声渐渐近了,到了众人面前翻身下马,一一打了招呼,到了甄妙这里,笑道:“你二姐带着砚哥儿在伯府等着呢。”

    来接人的都齐了,望着远处随意闲聊着。

    江水透彻,与天际连成一色,有燕在远处江面上盘旋,被时不时经过的船帆惊得飞散,也有胆子大的,在船桅上停了停,一掠而过。

    远远的,一艘乌漆双层大船缓缓驶来。

    “那官船是不是?”甄妙看向罗天珵。

    罗天珵低声道:“小舅是随东禺驻官一同进京的,大概带的东西不少,想必就是这艘船了。”

    温三舅出洋归来一事,已经报与昭丰帝知晓,正逢开海禁之时,他此次进京,必然是要面圣了。

    船靠了岸,温墨言紧紧盯着下船的人,见一个青年男子陪着一位年龄略长的男子上了岸,眼睛一亮,大步迎了上去:“二哥——”

    “四弟!”青年男子面露喜色,对身边男子道:“三叔,他就是墨言了,您还认得出来吗?”

    那男子一身笔挺的袍子,面容俊朗,眼角有着少许笑纹,更显得平和近人。

    温墨言面色激动,立刻拜了下去:“三叔——”

    男子立刻笑着把温墨言托起,朗声笑道:“这就是墨言啊,当时我离家时,你还像个小猴儿,最爱爬树,你那小表妹告了你的状,就被你父亲揍得屁股开花。”

    温墨言耳朵都红了,做贼似的扭头瞅甄妙一眼,尴尬地道:“三叔,您别埋汰侄儿了,您提的小表妹也来了呢。”

    他冲甄妙招手。

    甄妙忙提着裙角走过来,冲温三舅盈盈一拜:“小舅舅,我是甄妙,您还记得么?”

    温三舅又惊又喜,仔细打量着甄妙,笑道:“我早就说过,我这小外甥女长大了会是个倾城佳人,果然不出所料。”

    见她已是妇人打扮,与温墨言并肩而立,恰是一对璧人,不由叹息,他这侄子真是个傻子,怎么就不知道肥水不流外人田的道理呢。

    “三叔,我来给您介绍一下。这是大表姐夫,侍郎府的公子,今年已经中了举人。”

    温三舅见孟延年眉清目秀,连连点头。

    “这是表妹夫,是镇国公世子,现任锦鳞卫指挥同知。”

    温三舅笑容一顿,显然是吃了一惊,仔细打量着罗天珵。

    眼前的青年举止恭敬。却难掩那种久居人上的气质,一看就是个不好驾驭的,他不由为外甥女捏了一把汗。

    温墨言又把甄焕和蒋宸介绍了。

    几个青年皆是人中龙凤,温三舅笑着介绍了身边颇为引人瞩目的两个异族人:“这是汤姆苏和保罗,从大洋对岸的国家来的。”

    两个金发碧眼的异族人热情的与罗天珵几人一一拥抱。

    甄焕和蒋宸是愣住了,罗天珵则是强忍住一脚踢飞一个的冲动。

    眼看着那汤姆苏和保罗两眼放光的站到了甄妙面前,罗天珵摸了摸藏在袖中的匕首。

    好想甩出去,戳瞎他们的眼睛怎么办?

    “天,东方的姑娘,都是如此美丽吗?”汤姆苏用怪异的腔调喃喃道。

    保罗已经单腿屈膝。就要握了甄妙的手来吻。

    感受到罗天珵几乎凝为实质的杀人目光。温三舅忙抢救道:“保罗,东方的礼仪,和你们那边不同,对女子是不能行吻手礼的。”

    吻手礼??

    罗天珵拎出了匕首。阴森森看着二人。

    甄妙多少了解西方的习俗。为了避免夫君大人蛇精病发作。忙裣衽施礼,也不多言,轻盈后退站在了罗天珵身侧。

    罗天珵遗憾的把匕首收了回去。

    这时船上下来一个牵着两个孩童的女子。

    温三舅脸上笑容更大。直接过去牵着女子的手走过来:“这是我的妻子,凯丽。”

    凯丽也是金发碧眼,与温三舅站在一起,只比他矮了一寸,五官深邃,身材丰满,以甄妙的审美来看,是个百里挑一的大美人。

    “三舅母——”甄妙行了礼。

    凯丽露出热情的笑,给了甄妙一个结实的拥抱,然后对着她额头亲吻了一下。

    所有人瞬间石化了。

    罗天珵袖子中的匕首收了又放,放了又收,心中万般纠结。

    谁能告诉他,一个女人亲了他媳妇,他该怎么办?

    温墨言几人都被凯丽亲吻甄妙的行为震住了,心道她是长辈,万一也对他们如此,他们到底是反抗呢,还是反抗呢?就是来接个人,不带这么考验人的啊!

    “这是我的儿子杰克,女儿爱丽丝。”

    杰克七八岁的样子,黑发黑眼,却五官深邃,小小年纪显出惊人的俊美来。爱丽丝只有四五岁,头发和眼睛都是浅棕色的,乍然一看和大周的女童很相似,若是细看,却别有一番美丽。

    因为几人还在发呆,温三舅介绍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甄妙暗笑了一声,蹲下来,也亲了杰克和爱丽丝的额头一下,笑道:“杰克,爱丽丝,我是你们的表姐,欢迎你们到大周来。”

    爱丽丝眼睛立刻亮了,伸出雪白的胳膊,抱住甄妙衣袖,睫毛忽闪着:“表姐,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杰克大声道。

    两个孩子自打来了大周,因为相貌和这里人有异,总是面对那些探究的目光,就算是对他们很好很好的祖母,也经常盯着他们发愣。

    孩子是最敏感的,当然不喜欢这样的打量,而甄妙态度自然,无形中就赢得了他们的好感。

    “是我先喜欢的!”爱丽丝大喊。

    “你喜欢了我也可以喜欢!”

    “哥哥坏,又和我抢,我要爹地揍你!”

    杰克抡起拳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了爱丽丝一拳,洋洋得意道:“那我先揍了你再说!”

    两个孩子都是用了母语,温墨言他们无人听懂,只知道甄妙亲完了两个小家伙后,两个孩子就掐起来了。紧跟着温三舅怒目圆睁,打了小男孩屁股一下。

    温墨言低声对甄焕道:“异族人风俗好奇怪,被女子亲吻额头后,就要自相残杀吗?”

    甄焕……

    骏马长嘶,一人疾奔而来,却是昭丰帝来召温三舅和同来的异族人即刻进宫的,并点名由罗天珵陪着。

    其余人则在温墨言的坚持下,先回了他的住处。(未完待续。。)

    ps:感谢ruxin_81、枫之殿打赏的香囊,小枫都是老读者啦,看见好亲切。感谢铁加曼rpg、熱戀^^打赏的平安符。刚刚接到电话要去加班,整个人都不好了。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