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温三舅似乎得了昭丰帝青眼,频频被召入宫,不久后就成立了东禺市舶司,正式开了海禁。

    市舶司设提举一人,由昭丰帝指了亲信的宦官担任,左右副提举各一人,温三舅被授了左副提举的职,协助提举掌海外贸易、关税等事务,虽只是从六品,却是实打实的肥差,更是容易出政绩的位置,右副提举则是选了东禺当地的官员任命。

    这样一来,温三舅不日就要离京,各类宴请层出不穷。

    海上贸易,只要稍有远见的都知道,就是在掘金,无论是百年望族,还是新兴权贵,都想趁机搭上这趟船。

    温三舅虽然暂居副提举,也是因为他才回归大周,上位者总要有个制衡防范,但可以想见,凭着他十几年旅居海外的经历,在这一行定然得心应手,恐怕用不了两年就会更进一步了。

    罗二郎正在问田氏:“娘,儿子听说,建安伯府的二夫人约您一起去大福寺上香?”

    田氏近来春风得意,闻言抚了抚鬓发道:“我还正犹豫着去不去呢。”

    虽说婚姻大事,用不着和儿女多说,可罗二郎在田氏心里向来懂事孝顺又有分寸,在和罗二老爷渐渐离心的情况下,免不了要和最受器重的儿子说一说。

    “娘也不瞒着你,是那李夫人看中了你。”田氏略有些得意的翘起嘴角,“娘还在犹豫。”

    罗二郎眸中异彩一闪,问道:“娘犹豫什么?”

    田氏撇嘴:“这一家两个女儿都嫁到咱们府上来。说出去总不大好听。这也就罢了,你看甄氏,何尝把我放在眼里,我可不待见甄家人。”

    见罗二郎凝眉不语,田氏咳嗽一声道:“这两个月,有意和咱家结亲的可不少,家世都是不错的,娘想着,干脆等来年春闱后再说。”

    “娘,您是不是忘了。甄二老爷官居四品。要说起来还是儿子高攀了。”

    田氏立刻不乐意了,柳眉一竖:“那又如何?一日不分家,你就是一等国公府的公子,再者说。以你的年纪出身。等中了进士。就是尚公主都够了。”

    “娘——”罗二郎有些无语,“这尚公主,听着荣耀。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消受的了的,您想想,要是真有个公主儿媳,做婆婆的可说不得碰不得。”

    李氏一想,心中一凛。

    她刚才是句玩笑话,可宫中如今正有位任性之名远播的公主,来春正是议亲的时候,要真指给儿子,以后她还要供着儿媳妇,那还不活活憋屈死!

    这样说来,儿子的亲事还真要早些谋划了。

    “那娘再好好瞧瞧,只是那李夫人是庶女出身,又是继室,连个儿子都没生,她的女儿配我儿实在不美。”

    在田氏看来,甄二老爷官位虽不低,可这官位又不像爵位,还能世袭。等建安伯府分了家,甄二老爷致仕那一天,那一支也就落没了,能帮上儿子什么忙?

    她儿子就不一样了,年纪轻轻就能踏入官场,有国公府的庇佑,不出二十年就能成为朝廷栋梁。

    田氏警惕的看了罗二郎一眼:“二郎,我记着前些日子李氏带着两个女儿来过府上,你莫非是——”

    罗二郎不以为然的笑:“娘,您想到哪里去了。”

    他想起那日见到的甄五姑娘,文雅秀气,尚可算是美人,只是尝过嫣娘那样的绝代佳人后,却觉寡淡无味。

    “那便好。娘怎么觉着你对这门亲事颇为在意呢?”

    “娘,您想想看,大嫂进门后,对您如何?”

    田氏脸色立刻冷了下来:“提她作甚?”

    罗二郎笑了:“娘,儿子是想,若是娶了大嫂的堂妹,大嫂再想对您不恭敬,就该寻思寻思了。”

    是的,那日的一脚之仇,他一定要报!想来娶了她的堂妹,磋磨一番,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样子,也是别有乐趣吧。

    田氏有些意动了。

    她苦于不是甄妙的婆婆,经常被她堵的生闷气,要是把那甄五姑娘娶了进来,想怎么拿捏怎么拿捏,说不得为了堂妹,甄氏还要赔笑脸呢。

    “娘,国公府早晚是要分家的,以现在大哥大嫂和咱们的关系,将来恐怕指望不上。”

    田氏彻底意动了。

    随着大郎夫妇混得风生水起,谋划多年的爵位十有**是无望了,要是二郎娶了甄五,等大郎袭爵后,就是看在甄五的份上,甄氏也会关照几分。

    “那行吧,娘这就给李夫人回话。”

    罗二郎笑着出去,站在月洞门口往嫣娘所在的院子方向望了望,收了笑容,攥了攥拳。

    早晚有一日,他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第一步,自然是专心准备会试,争取进入一甲!嫣娘这边,只得暂且忍耐一二了。

    想着说动了李氏答应那门亲事,罗二郎脚步都轻快起来。踏上青石小径穿过园子,远远的一袭粉丝的云飘来,他停住脚,笑着喊道:“大嫂。”

    他目光下移,落到甄妙一手牵着一个的孩童身上。

    “二弟没有闭门读书么?”甄妙见了罗二郎,就一阵心塞,随意应付了一句就要走。

    罗二郎上前一步,二人只有不足两尺的距离,已经能闻到对方的气息:“大嫂还没给小弟介绍呢。”

    甄妙沉下脸:“二弟,有件事你恐怕不知道。”

    “什么事?”

    甄妙已经飞速抬脚,在他膝盖上踢了一脚。

    罗二郎腿一软,跌坐到地上。

    “我就是患了一种怪病,只要成年男子靠的太近,腿就不受控制的抽筋。”

    罗二郎爬起来。气得脸色铁青,还没站稳,又被甄妙一脚踹倒。

    她一脸无辜:“你看啊,又开始抽筋了。”

    罗二郎狼狈爬起来,怒容满面,死死瞪着甄妙。

    甄妙抿唇笑道:“二弟,我这隐疾,麻烦你别对人说啊。”

    罗二郎气得手抖。

    这话他当然没法对人说,不然别人怎么想,他没事离嫂子那么近是什么意思?

    甄妙望着罗二郎。笑眯眯的想。小样儿,有口难言吧?有口难言就对了!

    她那笑容灿烂娇艳,落到罗二郎眼中,异常刺眼。反倒刺激的他冷静下来。恢复了从容的神态笑道:“小弟记住嫂嫂的话了。大嫂好好逛园子吧,小弟先行一步。”

    他转了身,步履从容一步步走远。甄妙却有些不安了。

    一个人能从盛怒转为言笑晏晏,往往是有更好的底牌。

    那么,二郎的底牌是什么呢?

    她心事重重,杰克和爱丽丝不依了。

    “表姐,您说带我们去采莲子的。”杰克仰着头,额头上的淤青触目惊心。

    两个孩子住在温墨言那里,因为是小院子,小小年纪憋不住,就去巷子口玩耍,结果被一群孩童围攻了,杰克额头上的淤青,就是为了护住爱丽丝,被一块土疙瘩砸伤的。

    温三舅很快就要动身回东禺,重新租赁宅院不值当,想着妻儿都和甄妙亲近,就开了口,让妻儿在国公府暂住些时日。

    “好,我们走。”甄妙一手拉着一个到了碧波湖,荷叶已经衰败了,零星几个泛黄的莲蓬孤单单立着。

    她带了青鸽和雀儿两个丫鬟出来,把雀儿和爱丽丝留在了岸边,命青黛划着船,靠近零落的莲蓬。

    “表姐,是这样摘吗?”

    “对,杰克很聪明。”

    杰克开心的笑起来,小船渐渐划到湖心,莲蓬也摘了小半竹筐,忽听岸边传来爱丽丝的哭声。

    甄妙回了头,就见五郎、六郎还有七郎不知何时来了岸边,远远的可见五郎正在拉扯爱丽丝长长的辫子,雀儿死命护着,又不敢真的伤了五郎等人。

    “青黛,快划回去!”

    青黛手上用了巧劲,小船不复来时的悠闲,很快回了岸边。

    杰克比甄妙动作还要快,跳上岸冲过去就和五郎打在一起:“你欺负爱丽丝,我揍你!”

    甄妙跑过去喊:“都住手!”

    杰克和五郎同时看她一眼,随后砰砰砰,打得更激烈了。

    甄妙咬了牙:“两个臭小子,再打,以后再也不给你们做点心吃!”

    这话可比刚才的话管用多了,杰克和五郎立刻停下,眼巴巴看过来。

    见甄妙面露不快,五郎恶人先告状:“大嫂,她是哪里来的小妖精?我在为民除害!”

    小妖精?甄妙嘴角猛抽,这话要是十年后的五郎说出来,她觉得更合适些,现在,就只剩下喜感了。

    甄妙把泪痕满面的爱丽丝揽过来,耐心的替她解着凌乱的发辫,用不经意的语气道:“五郎,你也开始读书了,先生没有教过你,宁默勿燥,宁拙勿巧,方为君子之道?”

    五郎不服气:“可是我又没有乱说,她头发和眼睛都好奇怪,就是小妖精嘛!”

    “爱丽丝头发又长又软,和你一样也是两只眼睛,哪里奇怪了?”

    “她,她的颜色不一样!”

    甄妙随手指了不远处的一丛月季花:“你们看,那丛花五颜六色,还有那些漂亮的宝石也是颜色不一,难道说绿色的宝石是宝石,红色的宝石就不是宝石了吗?”

    五郎顿时迷惑了,看看六郎。

    六郎一本正经的道:“都是宝石。”

    “可是……”五郎还是有些迟疑,“那为什么我们的眼睛都是黑色的,只有她的不一样呢?”

    甄妙见爱丽丝也巴巴望着她,捏了捏她的脸蛋道:“所以啊,爱丽丝才更珍贵呢。”

    小小的女孩,眸中的紧张和难过顿时一扫而空。

    甄妙带着几个孩子走远,罗二郎才从花木一侧走了出来。(未完待续。。)

    ps:感谢反求诸己打赏的灵宠缘,这是妙偶的第一个盟主,激动了一晚上,不过实在太破费啦,有些惭愧。感谢晚照清空打赏的香囊,獨樂不如眾樂打上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大家。

    强烈推荐写《春闺记事》、《衣香》的15端木景晨大神的新书《医嫁》,端木大大的书品质是相当有保证的,都超级好看,大家赶紧收藏吧。

    简介:凌青菀觉得最近生活有点不对劲。

    她的家人、她的屋子,明明熟悉,偏偏又觉得陌生。

    莫名其妙学会了医术。

    梦里还有个声音不停喊她“姐姐”,虽然她根本没有妹妹。

    她想着一步步往前走,总能明白因果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