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珍贵么?呵。”罗二郎轻笑一声,碾碎了指尖的花瓣抛在地上,又往甄妙离去的方向看了看,这才走了。

    甄妙带着几个小娃娃往回走,一群丫鬟浩浩荡荡跟着,路上遇到了老国公。

    老国公眼睛一亮,扑了过来,揪住了甄妙的衣袖。

    甄妙仿佛看到一只褶子颇多的沙皮狗,尾巴冲着她猛摇。

    她忽然觉得这样联想有些大逆不道,忙干咳一声:“祖父——”

    老国公嘿嘿直笑:“我要吃藕圆子。”

    甄妙迟疑了一下,就见五个小豆丁一起仰着头,双眼晶亮望着她。

    “好。”

    甄妙把一老五小捡回了清风堂,安顿在花榭里,又从温三舅给的两大箱子礼物里翻出了有着小人在跳舞的八音盒,巴掌大小会弹出布谷鸟的自鸣钟,还有能套在拇指上的望远镜等物件。

    见一老五小都拿着稀奇玩意玩得热火朝天,这才转身去张罗吃食。

    小半个时辰后,她端上来金黄色的炸藕圆子,淡绿色的薄荷糕,乳白色的酥酪,色彩缤纷的水果捞,还有半透明的水晶莲子冻。

    五大一小欢呼一声,正要开吃,有丫鬟疾步走来,到了甄妙跟前低声道:“大奶奶,宫里来了旨意,要您陪提举夫人进宫面见太后。”

    甄妙有些意外,很快反应过来,提举夫人,说的就是凯丽。

    “只要我陪着,没说两个孩子的事儿?”

    “并未提。”

    甄妙点点头。吩咐道:“把这些点心分成几份,给几位主子装好带走。”

    她要陪凯丽进宫,就不便留老国公几人在了。

    老国公得了自己那份,紧紧的护着,等回了怡安堂,献宝般给老夫人看。

    “这是——”

    “好吃,孙媳给的,你尝。”老国公把一块酥酪塞进老夫人口中,接着又拿出了八音盒,很聪明的拧了开关。随着乐声响起。一对小人儿旋转起来。

    “这也是孙媳给的?”

    老国公猛点头,这一次却眼巴巴盯着老夫人,生怕她占了去。

    老夫人眼有些泛酸,心道她这老头子也不傻。知道点心常有。西洋的奇巧物件不常有。

    “大郎媳妇。也算有心了。”老夫人想到了什么,问身边立着的红福,“宫里是不是来了懿旨?”

    “嗯。已经传到大奶奶那边去了。”

    老夫人思量一下,道:“你先叫大奶奶来我这一趟。”

    红福应了一声退出去,过了一会儿甄妙走了进来:“祖母,您找我?”

    “来,这边坐。”老夫人屏退左右,“大郎媳妇,你几次进宫,觉得太后待你如何?”

    甄妙迟疑了一下,坦言道:“太后对孙媳疏远有礼,孙媳觉得,太后似乎不大待见儿媳。”

    老夫人叹道:“这恐怕是太后的迁怒了。”

    见甄妙面露不解,解释道:“其实很多人不知道,昭云长公主当年出嫁,你公公奉了先帝的命令,混在送亲队伍里暗中保护公主。结果长公主大婚当晚刺死了月夷族长,连夜出逃,护送公主回来的,就是你公公。从前昭云长公主柔顺乖巧,有这样的惊人之举,太后认为和你公公脱不了干系,此后就对国公府一直不冷不热的。祖母本不欲再提这些往事,只是怕你在宫中受了冷落,胡乱揣测之下反倒容易生事。你只要记着,在宫里少说多听,不求太后青眼,只要平平安安的就好了。”

    “孙媳知道了。”甄妙听了陈年八卦,这才恍悟,为何昭云长公主对她另眼相看来。至于太后的冷眼,其实在她未嫁入镇国公府之前就感觉到了,凭直觉,说不准是另外的缘由,只是这个,却不必对老夫人说了。

    甄妙辞别了老夫人,与凯丽一起上了马车,被内侍领着进了慈宁宫时,就听见里面欢笑声一片,还夹杂着男子的声音。

    甄妙颇为惊异的看过去。

    汤姆苏和保罗就坐在太后下首,一左一右陪她聊天。

    “太后,佳明县主和温提举夫人到了。”

    里面的人闻声望来,汤姆苏和保罗同时惊喜的站起来。

    “凯丽公主——”他们欢快的用母语对凯丽打了招呼。

    太后一脸困惑,甄妙不厚道的想,这种别人听不懂,只有她能听懂的感觉可真不错!

    “美丽的夫人,你也来啦,我和保罗一直想再见到你。”

    在太后诧异又鄙视的眼神中,甄妙笑容都僵了,这两个奇葩,这种时候为什么就想着换成大周语了!

    太后冲凯丽招手:“你是叫凯丽吧,哀家听说,你是海洋那边的一位公主?”

    凯丽一脸茫然,想着甄妙说过,别人说的话听不懂时就可以问她,立刻侧了头问:“妙,哀家,是什么家?”

    太后……

    甄妙……

    她勉强用简单的语言解释:“就和你们那边,国王的母亲身份是一样的。”

    她耳朵尖,听到汤姆苏和保罗用母语在窃窃私语。

    “我早就想问了,还是凯丽公主最聪明。”

    “这还用问,我一听就明白的,肯定是因为她儿子是国王,所以她才最爱家!”

    这两货,真是够了!

    甄妙觉得自己的耳朵被荼毒了,忙收回了注意力。

    凯丽行了个不熟练的蹲礼:“哀家,您说的不错,我是赛尔特的小公主。”

    甄妙捂了嘴。

    太后脸已经成了猪肝色,为了维持天国风范没有发火,狠狠剜了甄妙一眼。

    甄妙自动屏蔽了太后的冷眼,又对凯丽解释一番。

    庆幸的是。后来没有再出什么乱子,太后听凯丽等人讲异国风俗,特别是宫廷里的穿着礼仪,大感兴趣,最后竟把凯丽留了下来。

    “哀家见了她就喜欢,把她留两日,佳明,你们先退下吧。”

    甄妙说不出反对的话,只得随着汤姆苏与保罗一起告辞了。

    路上汤姆苏和保罗稍微落后几步,用母语在商量。

    “嗨。保罗。你说,妙女士愿意当我的"qing ren"么?我看了好几天了,发现她最美丽。”

    甄妙走在前面,抽了抽嘴角。她知道在这个时期。西洋那边相当混乱。贵妇们拥有"qing ren"太寻常了。可当着她的面就这么肆无忌惮的议论,太过分了吧?

    保罗盯着甄妙的背影,遗憾的摇摇头:“妙女士虽然美丽。可是胸太平了——”

    甄妙一个趔趄差点栽倒。

    保罗比划了一个弧度道:“我还是喜欢温先生家里的厨娘。”

    甄妙下意识回忆了一下,一个**可以甩到肩膀上,屁股能当做磨盘的妇人出现在脑海里。

    她打了个哆嗦,回了头,再也忍不住道:“两位先生,你们慢聊,我先走了,再见。”

    “再见。”汤姆苏和保罗一同用母语回复了,等甄妙走远了,猛然瞪大了眼。

    她,她怎么会说他们的语言?

    再想到刚刚肆无忌惮的议论,两个金发碧眼的大男人,顿时如没了精气神的金毛狗,浑身都不得劲了。

    甄妙走得飞快,眼睛忍不住扫胸前一眼。

    明明已经呼之欲出了,到底哪里平了?

    她又羞又怒,一个分神不小心踩住了裙角,金砖铺就的地面本就光滑可鉴,立刻就一个出溜滑出了数丈远。

    在一侧领路的内侍掩住了口。

    轻笑声传来:“佳明,见了皇兄,用不着行这么大的礼。”

    甄妙整个人都不好了,心想,六皇子一定是扫把星吧,为什么每次见了他都倒霉!

    她一寻思,比起不小心跌跟头,还是行礼更体面些,就咬了牙道:“佳明见过六皇兄,许久没见着六皇兄了,行礼也是应该的。”

    “倒是长进了啊。”六皇子摸了摸下巴,“既然许久没见了,怎么你三姐的册封宴,还有珍珍的满月宴,你都没过去呢?”

    甄妙抬了眼看他:“佳明怕又发生什么不愉快,让六皇兄为难。”

    她和甄静之间,已经隔了太多的东西,不可能和好了。

    “不为难,我铁定向着你。”六皇子理所当然地道。

    甄妙一时怔住。

    六皇子却已经错过她,大步往前走了。

    怕凯丽在宫里留的久了惹出麻烦,等了三日,甄妙就递了牌子,想以爱丽丝病了为借口,把凯丽接出来。

    “凯丽?今日哀家已经让她出宫了。”太后对身边内侍道,“把小柱子叫进来。”

    等小柱子进来,太后问:“小柱子,哀家命你送凯丽回去,你是否亲自把她送回了国公府?”

    小柱子身子抖如筛糠,太后脸色渐渐变了:“怎么?”

    她一拍桌子:“还不快说!”

    “太后,奴才送温提举夫人出宫,碰到了……安郡王,安郡王说他亲自送温提举夫人回府,让奴才先回宫。”

    太后和甄妙对视一眼,都脸色难看。

    安郡王,可是出了名的喜欢美貌妇人,行事肆无忌惮,偏偏还无人管束。

    “胡闹,快去安郡王府,如果凯丽在那里,立刻传哀家懿旨,让她随佳明县主一起回宫!”

    甄妙带着内侍赶往安郡王府,谁知到了门口,就见一群人围在那里议论纷纷。

    甄妙叫人一打听,脸色顿时变了。

    温三舅恰好在路上撞见了带着凯丽的安郡王,激愤之下,大庭广众之下把安郡王打伤了,已经被五城兵马司的人抓走了。(未完待续。。)

    ps:感谢丢丢剪剪打赏的和氏璧,啦啦啦lll打赏的财神罐,吴千语打赏的桃花扇,弈小鱼、hang20030714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周末要加班,本来打算的加更只能推后了。

    推荐三叹大大的新书《骄婿》,设定很萌的,女主先穿成猫咪,又穿成人。

    盛京有两大新闻:

    一,男丁凋零的傅家一跃变成侯府了。

    二,傅家七小姐死而复生了。而且据说她醒来后变的性情古怪、馋嘴嗜睡、傲娇恣意,比从小娇生惯养的高门闺秀还要讲究,随性到亲婶子也敢抽打,亲奶奶也能忤逆……

    某男看着密报,摸着下巴:这小妞挺好,挺个性,挺别致,挺出乎他意料,刚巧他最擅长顺毛,拐回去当媳妇说不定正好。

    某小妞慵懒的晒着太阳,这一穿先变喵喵再变人,不留神成了人生大赢家,运气挡都挡不住,连男神都赶着送上门!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