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送走了温三舅一家,日子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天越发的凉,每日清晨,枝头窗棂都开始结了一层白霜,呵一口气,就可以看见缭绕的白龙。

    甄妙听了管家的回报,有些诧异:“二夫人今日要出门?”

    “是的,说是要去大福寺上香。”管家毕恭毕敬地回道。

    他们这些人,若说最开始时还有些蠢蠢欲动,那么在田氏身体越发不济,直到娶了儿媳还没有再重新管家时,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就淡了下来。

    甄妙沉吟一番道:“你去把掌管书信来往的王管事叫来。”

    前些日子罗二郎那阴阳怪气的表现,总让人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说不定,二房那边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了。

    不多时,王管事就一路小跑着赶来,微微有些气喘:“大奶奶,传小的来有什么吩咐?”

    “王管事,坐。”甄妙示意白芍搬来一个小杌子。

    王管事快速看了白芍一眼,又赶紧收回了目光,轻轻坐在了小杌子上,身子前倾。

    “最近这段时日,二房那边可有什么帖子书信?”

    “二房?”王管事心头一跳,大奶奶这是干什么,虽然管着家,但连其他几房的书信往来都过问,似乎有些过了。

    不过他还是没敢犹豫太久,就道:“回大奶奶,这段时日,专门给馨园那边送的帖子,总共有两张。一张是三奶奶娘家的,还有一封……是建安伯府送来的。”

    他也觉得稀奇,那建安伯府送信,不是给大奶奶的,居然是给二夫人的。

    甄妙一听是建安伯府送来的,立刻心里一沉。

    她反应再迟钝,也没忘了李氏前不久带着五妹、六妹过来是做什么的!

    这么说,田氏和李氏,这是达成协议了?

    “行,王管事。你先下去吧。白芍,替我送送王管事。”

    “大奶奶太客气了,不敢劳烦白芍姑娘送。”王管事起了身,话虽这么说。却忍不住又看了白芍一眼。

    白芍绷着脸。淡淡道:“王管事。请吧。”

    等把王管事送走,甄妙叫来了阿鸾和青黛,想了想。又喊了青鸽:“走,随我去大福寺上香。”

    大福寺就在皇城背后的青山上,甄妙乘了马车,行了不到一个时辰也就到了,只是想要进寺院,却只能把马车停在一旁,沿着山梯拾级而上,还好这段路对没有停下过锻炼的甄妙来说,并不算什么,其他三个丫鬟,除了阿鸾略有些"jiao chuan",青黛和青鸽更是健步如飞。

    见了知客僧,甄妙禀明了身份,然后道:“我和婶婶相约一起来上香,乘的马车在路上坏了,耽误了些时间,不知道我家婶婶现在在哪个殿里上香了?”

    知客僧不疑有他,双掌合十道:“贵府二夫人就在天王殿右侧的厢房里,明悟,带女施主过去。”

    一个小沙弥过来,脆声道:“女施主,请随小僧来。”

    一行人从大殿穿过,隐约听到屋子里传来的说笑声。

    “女施主,到了。”

    小沙弥上前敲开门,田氏看清来人,不由怔住。

    甄妙露出个笑容:“二婶,我那车子总算修好了,没让您久等吧。”

    不等田氏说话,她冲小沙弥道了谢,领着阿鸾三人进去了。

    大福寺的厢房不大,打扫的却非常安静,里面陈设也不粗陋,窗台上还放着一盆开得正好的茶梅,一看就是为大户人家的女眷提供休息的地方。

    就是因为屋子不大,甄妙只是扫一眼,就把里面情形看了个清楚。

    李氏还坐在厢房靠墙砌的大炕上,手边是一张炕几,上面摆着茶具,甄冰和甄玉则在李氏下首坐着。

    见甄妙看过来,甄冰脸色通红,格外难堪,甄玉则板着个脸,似乎在强自忍耐着什么。

    甄妙气得心肝疼。

    李氏可真行,就算再想与田氏结亲,也没必要巴巴的把五妹带来给人相看呀,尤其是罗二郎那种货色,就是大街东头那家生了天花一脸麻子的姑娘,配他都糟蹋了!

    “二婶和二伯娘,这是巧遇吗?”

    田氏勉强笑笑:“是呢,谁知就这么巧,遇到你二伯娘了,还看到了你两个堂妹,啧啧,不是二婶说,你两个堂妹,都是顶好的姑娘。”

    甄妙抿唇一笑:“我家妹妹,确实是好的。”

    田氏暗暗翻了个白眼,心道夸你胖,你还喘上了,要不是二郎那番话,我还看不上呢!

    甄妙毫不客气的坐在了炕上,语气一转:“不过二婶也谦虚了,我三弟妹也是极好的。”

    她对着李氏眨眨眼:“二伯娘,我三弟妹是二婶娘家的侄女,乖巧懂事,和二伯娘亲如母女,我这上面没婆婆的人瞧在眼里,别提多羡慕了。”

    李氏脸上笑容一僵。

    她先前也打听过了,要说对这门亲事,最不满意的就是这一点。

    别看田家败了,可那小儿媳是田氏的亲侄女,任别的儿媳再好,在婆母面前也越不过这亲侄女去,就算田氏面上不显,心里也是偏向着那边的。

    要是那样,她的冰儿说不定就要受气了。

    田氏一听甄妙这么说,顿时急了,忙道:“那丫头就是老实,远不如你两个堂妹灵秀呢。”

    该死的,这门亲事,她想不想要是一回事,要是被甄氏搅合了,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甄妙一脸诧异:“二婶,我听说,田家几位姑娘里,要属三弟妹最出挑呢!”

    这话里的意思就是说,田雪是您娘家最出众的姑娘。居然远不及我两个堂妹,那您娘家也够挫的!

    田氏被噎的上不来气,瞪着甄妙,嘴唇翕动着。

    甄妙体贴的给了她台阶下:“二婶,侄媳明白,您一定是谦虚啦。”

    废话,我当然是谦虚!田氏差点忍不住翻个白眼。

    就见甄妙嫣然一笑:“不过三弟妹那样出挑的人,您都觉得不如意,未免太挑剔啦。”

    李氏一听,觉得不对劲了。神马?自己的亲侄女。都这么挑剔,那对她的闺女还能有好?

    甄妙自打进屋来,笑语盈盈,却一个坑接着一个坑的挖了给田氏跳。

    田氏蹲在坑里爬不上来。欲哭无泪。气得眼前隐隐发黑。

    “二婶这次来大福寺上香。是替二郎祈福来了吧?”

    田氏拿起雪白的手绢儿矜持地按了按嘴角:“是呀,我老早就想为了二郎来这一趟了,一直没得着机会。没想到今日出来了,就巧遇了李夫人,这真是缘分了。”

    二郎开春就要参加会试,她当娘的出门给儿子祈福,再正常不过了吧?

    甄妙一脸担忧地劝道:“二婶,你也别太担心了,二郎身子虽单薄,瞧着面色也是苍白的,想来是整日埋头苦读太用功了,身体才受不住的缘故,要我说呀,每日多出来走一走,练练身子骨,说不定就好多了。”

    “什么?”李氏眼神如刀,刮向田氏。

    她是想把女儿嫁到国公府来,更是看中了前途无量的未来年轻进士,可没想着让女儿将来守寡的!

    李氏目光短浅,也有目光短浅的好处,听甄妙话里话外暗示罗二郎身体不好,心里就隐隐的打起了退堂鼓。

    田氏气狠了,再顾不得还有李氏等人在场,恼道:“甄氏,你这就是太操心了,二郎身子好得很,你做嫂嫂的,什么时候见着他脸色苍白了?”

    这话是告诉李氏,甄氏当嫂子的,平日避嫌还来不及,哪来那么多机会见到二郎,说二郎身体不好的话就是信口胡言了。

    甄妙挑着唇角,给了最后一击:“有几次世子不在,二郎来清风堂,我瞧着他脸色不大好,也不好多劝。”

    李氏一听,就觉得不对劲了。

    世子不在,罗二郎去清风堂做什么?这当小叔子的,莫非对自己嫂嫂还有旁的心思?

    她暗暗抬眼,仔细瞧甄妙一眼,见她唇若丹朱,目似点漆,丰润面颊上一双酒窝,令人望之沉醉,心中就是一沉。

    她是女人,还是盘根错节的大家族出来的庶女,可不像那些一本正经的贵妇人一样,太明白美色对男人的杀伤力了。

    和男人的**相比,那些禁忌有时候都可以抛到一旁去,他们李家的上一辈,就有一个姑姑上吊死了,那时候她年纪小,贪玩与姐妹们捉迷藏躲到了床底下,就听到了祖母和大伯的议论声。

    原来那位姑姑死时已经有了两个月身子,孩子居然是隔房堂兄的!

    她当时迷迷糊糊听不大懂,却知道这不是好话,就把这事儿死死埋在了心里,后来年龄渐长,才恍然大悟,然后看那些道貌岸然的人觉得分外可笑起来。

    在她看来,什么都是虚的,只有掌握到自己手里的好处,才是真的。

    那罗二郎就是再有才华,家世再好,没有好身子骨儿,女儿的福气也不是长久的,他若是还对妙儿动了什么心思,那女儿就更没什么福气可言了。

    李氏站了起来,因为盘腿坐得久了,腿有些发麻,身子一晃,忙被甄冰扶住。

    她干笑一声:“田夫人,我想起来家里还有点事儿要处理,就先回去了,不耽误你们上香了。”

    田氏气得头晕,扶着额头,怒瞪着甄妙:“甄氏,你说二郎去清风堂,是怎么回事儿?”

    这小贱人,居然往二郎身上泼污水,真是让人忍无可忍,就算在外人面前闹翻了,她也不在乎了。

    甄妙伸了手,牢牢地扶住田氏胳膊:“二婶,您怎么啦,快消消火,难得出来一趟呢。侄媳没有说什么呀,就是二郎几次去清风堂找世子,可惜世子都不在,他们兄弟也没说上话。”

    世子不在,二郎才过来。

    二郎过来找世子,世子不在。

    语言的艺术就是这么奇妙,同样的话,只要颠倒个顺序,话里意思就完全不同了。

    甄冰和甄玉目光灼灼望着甄妙,满是崇拜。

    她们四姐,什么时候这么给力了?

    田氏被甄妙噎得不行,又不能主动挑个明白,把污水往自个儿儿子身上泼,眼看李氏带着两个女儿要走,又气又怒之下,白眼一翻,就往炕上倒去。

    因为屋内不宽敞,李氏和田氏带来的丫鬟都在其他房间候着,屋子里就一群没经过风浪的女子。

    一见田氏忽然昏倒,李氏骇了一跳,张嘴就要喊。

    甄妙及时把她拦住,异常淡定地道:“二伯娘,别慌,二婶近来身体不好,时常昏厥,这事儿我有经验!”

    李氏惊讶的瞪大了眼:“四姑奶奶,你还会处理这个?”

    甄冰和甄玉望向甄妙的眼神更崇拜了,四姐居然都会看病了!

    甄妙伸了手,对准田氏人中就狠狠一掐,田氏吃痛,嗷的惨叫一声就坐了起来。

    甄妙笑眯眯对李氏道:“二伯娘您看,这是我跟一位老太医学的,用来救治昏迷的人最管用了。”

    她把老太医一搬出来,田氏要骂出口的话生生咽了下去,鼻子下端顶着鲜明的指甲印,气得身子直抖。

    甄冰和甄玉对视一眼,掩口而笑。

    甄妙可没工夫哄着田氏,既然把这门亲事搅合散了,她的目的也就达到了,难道还要护送着田氏回娘家不成?

    “二伯娘,那我先送您出去吧。”

    “哦,哦。”李氏从呆愣中惊醒,点了点头。

    把田氏孤零零抛下,甄妙陪着李氏到了外面。

    “二伯娘,既然来了,您还是去上一炷香吧,我许久没和妹妹们说话,想带她们随意走走。”

    李氏迟疑了一下,点了头。

    她虽不喜甄妙,但甄妙如今身份和未出阁时相比已经大为不同,女儿们能和她亲近,也是好事。

    甄妙带着甄冰姐妹不紧不慢往前走,最终在放生池旁停了下来。

    “四姐。”甄玉率先开了口,“多谢你今日过来了。”

    不知何时起,少时姐妹间的那点芥蒂已经随着甄妙的嫁人而烟消云散,反倒是每次见面,心中越发觉得亲近起来。

    甄妙拂了拂池边石台上的落叶,垫上帕子坐下来,这才道:“五妹、六妹,二伯娘和我二婶有什么打算,你们心里也有数,怎么今日还跟着过来了,若是传扬出去,话就难听了。”(想知道《妙偶天成》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zhongwenwa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未完待续。。)

    ps:今天会努力加更,最后一天了,欢迎童鞋们拿粉红票投喂。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