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罗天珵脸色立刻黑了:“他莫非打你主意了?”

    “那怎么会呢。不过还遇到了一个人,琴弹得非常好,要是你也在就好了,听他谈一曲,真是有绕梁三日之感。他定是位琴道大家。”

    “是什么人啊,弹得这么好,有机会的话请到府上来就是了。”

    “听安郡王叫他君浩——”

    对方瞬间没有了声音,甄妙抬了眼看去,顿时吓了一跳。

    罗天珵面无表情,眼睛像黑洞似的,深邃无底,没有一丝光亮,内里盛满了说不清的情绪,就如绝望无边的海,能把一切淹没。

    “世子,你怎么啦?”

    甄妙伸出手,落在罗天珵手臂上,疑惑地喊他的字:“瑾明?”

    “不要碰我!”

    一股大力传来,甄妙被推了一个踉跄,眼看着罗天珵缓缓蹲了下去,双手插入头发中用力握紧。

    他孤零零蹲着,像一只被人遗弃的流浪狗,无辜又可怜,也或许是如此,露出的利齿虽把人咬伤,甄妙还是没法置之不理。

    她跟着蹲下,伸手拍了拍他的头,被他抓乱的头发毛毛的刺着她的手心,酥酥痒痒的,顿觉手感不错,又拍了两下。

    罗天珵呆呆抬头:“你在做什么?”

    “还问我?你好端端的,怎么发疯了?”甄妙皱着眉,连挺翘的鼻子都跟着皱起,显得很俏皮。

    罗天珵猛然清醒,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自镇定下来。

    他早就想过了,不再因为前世的事和她闹腾的,这样子,只会给他们之间添加裂痕罢了。

    他扶着额头,眨了眨眼,眼底立刻泛上来水汽,显得湿漉漉的:“刚刚忽然剧烈的头疼。”

    “头疼?”甄妙心道不妙,世子身体壮实的和小牛犊子似的,这头疼,难道跟精神有关?

    见甄妙脸色不对。罗天珵笑着弹了她额头一下:“想什么呢。是这些日子公务繁忙,没有休息好。”

    甄妙松了一口气,扬声喊了在下风处守着的阿鸾:“把我梳妆台第三层屉子里的那柄半月形牛角梳拿来。”

    “是。”阿鸾转身离去,不多时取来一柄梳子并一枚巴掌大小的西洋镜。

    甄妙接了过来。推了推罗天珵:“坐好。”

    “什么?”

    “给你梳发啊。你看看自己成什么样子了。跟鸡窝似的,若是飞来一只草鸡,都能在你头顶生蛋了。”甄妙把西洋镜丢给他。

    罗天珵本想反驳。看清镜子里的模样,乖乖闭了嘴,任由甄妙立在身后,替他轻轻顺着头发。

    一下一下的梳着头,仿佛把他心底最深的那个结也梳的有些松动了。

    他吐了一口浊气,笑道:“小舅送的这些西洋物件,确实是极好用的,这西洋镜就不说了,十几年前也有一些流入大周,这次他带来的叫望远镜的玩意儿,将来能有大用途的。”

    “是呢。”甄妙点头,“那望远镜确实不错,可以观星,还能赏风景。不过这样的物件,最好是用在军中,不要流入到寻常人手里。”

    罗天珵有些激动的转了身,梳子把他头发扯住,疼的咧了一下嘴,却顾不得这个,抓了甄妙双手兴奋地道:“皎皎,你也能想到这些?”

    他第一次用望远镜,就意识到,把此物用到作战中观望敌情,是再好不过的了,却没想到皎皎一个女子,也有这样的见识。

    “坐好!”甄妙把缠绕在牛角梳上的发丝小心解下,随口道:“这还用想吗,只在军中使用,还能察看敌情之类的,要是流落入普通人手里,特别是某些心思不正的男子手里,万一拿它来偷看大姑娘小媳妇洗澡怎么办?”

    罗天珵身子一震。

    这样的用途,他怎么没想到!

    甄妙梳通了头发,奈何挽发手艺太差,只得喊阿鸾:“阿鸾,过来给世子爷把头发挽起来。”

    阿鸾应了一声,半垂着头过来,被罗天珵制止:“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阿鸾,你退下吧。”

    他拿起刚刚放到一旁的白玉簪,三两下就挽好,动作干净利落。

    甄妙颇有些惊奇:“世子,你居然挽的还不错。”

    平日里,都是夜莺给她梳发,她的手艺,只能用“呵呵”两个字形容。

    罗天珵睡在她那里时,就算不用上朝,每日寅正就要起床练剑了,要是上朝,那么寅初就得起来。

    也就是说,当甄妙起来后,要不他就已经去上朝了,要不就重新沐浴更衣,收拾的清清爽爽陪她一起用早饭了,梳头发这样最普通又不可或缺的事,就被某个神经粗的女人华丽的给忽略了。

    甄妙忽然觉得有些心虚。

    她最关心他的,就是今天吃了什么,明天想吃什么,别的方面,似乎不是那么合格呢。

    “我当然会了,你这个堕马髻,我也会梳,要不要给你重新梳?”罗天珵并没有责怪的意思。

    上辈子,他最艰难的时候,连草根都吃过了,别说梳头发这样的小事了,人在绝境之下,还真没有什么学不会的。

    想一想,还是皎皎最懂得他的心意,今日吃些什么,明日想吃什么,句句问到了他心坎里去,再贤惠不过了!

    “我的又没乱,重新梳什么?”甄妙有些不开心,她这是被鄙视了么?

    她家夫君大人,不但会梳男子发髻,还会梳女子发髻,到底给不给人留活路了?

    她本想回头跟着夜莺学一下如何梳男子发髻的,这下好了,至少堕马髻她也要学了。

    “皎皎,你有最想做的事么?”

    坐在合欢树下铺着柔软棉垫的竹椅上,望着远处墙角光秃秃的梅树,罗天珵忽然问道。

    甄妙觉得气氛不错,未加思索,便道:“我生来最想做的事有两桩,一是做美食吃美食,这个目前看来算是实现了,还有一桩,就是能到处走走看看,见识不同的风景和人物,这一件,估计是没有实现的可能啦。”

    她笑眯眯看罗天珵一眼,面上并无感伤之色:“不过人生不如意事十之**,我两桩心愿能实现其一,已经是比其他人运气了。”

    罗天珵沉默半天,拂了拂她被风吹乱的额发:“等将来,我们的儿女大一些,我就带着你到处走走。”

    “当真?”

    “当真。”

    甄妙抚掌:“那我要先去天雪山,我阅览了山川志,据说天雪山上有天然形成的十二座天女石,还有大大小小的温泉,若是泡在温泉里,在大雪纷飞中看天女石,端的是奇妙无比。”

    “好。”罗天珵一口答应下来。

    能和媳妇一起泡温泉,他现在就想去了,怎么办?

    投桃报李,甄妙问:“世子,那你呢,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罗天珵望着她桃花瓣一般的面颊,心道,我刚刚从那炼狱归来时,想的只有报仇。而现在,最想的是——能早些实现你的心愿。

    所以——

    “皎皎,我们努力,早些生个娃娃吧。”

    有了孩子,把他养大些,就能脱身到处走走了。

    甄妙嘴角笑意一僵,心情陡然沉重起来,不欲被他看出,又露出一个笑容,嗔道:“还在外面,说这些做什么?除了这个呢?”

    罗天珵心中想到一些事,一时没有留意甄妙神色的变化,听她这么一问,鬼使神差就把那话问了出来:“皎皎,若是我遇到了危险,你……会为我不顾性命吗?”

    他还是问出来了,心底隐隐松了口气。

    不想制造裂痕,他不会再和她闹腾,但有些话,没有一个答案,那么裂痕本身,是一直存在的。

    甄妙想了想,摇了摇头。

    罗天珵说不清心中是失望,还是苦涩,又有些气愤。

    他们都过了这么久的日子,她还摇头,可她却愿意为了君浩挡剑!

    “咳咳,你遇到的那个琴师……长相如何?”

    要是说比他好看,他立刻去划花了那混蛋的脸,也不多划,就来九九八十一刀吧。

    甄妙眨了眨眼。

    话题跳转太快,她有些跟不上!刚刚还问要死要活的事呢,现在又问起琴师相貌了?

    “难以描述他的样子,只是见了,就想到用‘公子如玉,举世无双’八个字来形容最适合不过了。”甄妙斜睨了抬脚欲走的罗天珵一眼,不解地问,“不过,这和咱们有什么关系?”

    罗天珵收回了脚,露出个灿烂的笑容。

    罢了,他大人大量,以后见了只划七七四十九刀算了。

    “世子,你刚问的话,我也不知道答案。人是很奇怪的,有的平时信誓旦旦,说那些话时也是真心真意的,可真的事情发生了,却本能的退缩了。还有一些人,平时甚至觉得讨厌对方,可紧要关头,却能做出为对方牺牲的事来。”

    “歪理!”

    罗天珵心中却舒服了些,把那绣好的荷包挂到了腰间。

    等他第二日去了衙署,叫来暗卫:“去查查,近来和安郡王来往的君浩,为何进京的。”

    君浩比前一世早进京了四年,到底是哪里引起的变化?

    他习惯性的用手指轻叩着桌面,忽然动作一顿。

    等一等,他想到了!(未完待续。。)

    ps:感谢啦啦啦lll打赏的和氏璧,我掐指一算,负债累累了肿么办?感谢云听雨e打赏的香囊,感谢13888182410、彩色斑斓打赏的平安符。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