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是安郡王!

    前一世的安郡王,应该在两年前,就死于永王别庄的那场刺杀事件,可这一世,因为有他的干预,安郡王却活了下来!

    所以君浩提前进京,是因为安郡王的关系吗?

    他们是至交好友,还是说,有更深的原因?

    在锦鳞卫呆的久了,收集的往往是见不得光的情报,行的往往是暗地里的事,他习惯的想多了些,又把那暗卫叫回来:“去查一查,安郡王和君浩来往的情况。”

    经过千锤百炼的锦鳞卫暗卫,听到要查安郡王,面上并无任何变化,规规矩矩应了一声是,心中却有些不理解。

    谁不知道安郡王遛鸟斗狗,吃喝玩乐无一不精,乃是京城一等一的老纨绔,这样的人,小麻烦不断,却没什么可以查访的价值。

    不过一个优秀的暗卫,不需要有自己的想法,而是要有绝对的执行力。

    暗卫退下后,罗天珵罕有的没了心情办公,站起来在屋内来回踱步,最后走了出去。

    “大人——”

    路过的两个下属向他打招呼,他矜持地点点头,走出了衙署大门。

    两个下属同时呼出一口气,其中一人道:“不知为何,近来觉得罗大人威严越发重了,也不知在家里时,他这个模样,会不会吓坏了夫人。”

    另一个人挤挤眼:“瞎操什么心,要我说。罗大人在家里恐怕就是笑多了,来了衙署才没力气笑的。”

    “不会吧?”

    “你是不知道,之前有段时日,罗大人三天两头要侍卫去买东西,不是五味斋的点心,就是张氏卤肉的烧猪,再不就是天客来的灌汤包,不是买给夫人吃的,还是买给自己吃的不成?”

    那人想了一下神情冷肃的罗大人啃猪蹄的形象,惊吓地摇了摇头。

    “都在扯些什么。这么闲。没有事情做了吗?”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

    两个人心中一凛,忙低头道:“杜大人。”

    锦鳞卫与罗天珵分庭抗礼的另一位指挥同知杜彦生冷哼一声,越过二人大步走了过去。

    两人悄悄对视一眼,赶忙走了。

    杜彦生停住脚。回头看了一眼。脸色冷硬如冰。

    同是锦鳞卫指挥同知。就因为皇上的偏爱,他倒像个陪衬了。

    特别是——暗卫全被掌握在了罗天珵手里!

    因为是天子近臣,他也隐约明白昭丰帝的身体状况。别看现在昭丰帝上朝,看着脸色不错,还有精神和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御史打擂台,其实从年初开始就服用秘药,他也是近来才得到的消息!

    一个靠服药来支撑上朝的皇帝,身体情况如何,可想而知了。在他估计,昭丰帝虽还算是壮年,也就是这三五年的事了,甚至更快也说不定。

    锦鳞卫这个部门,和其他部门大不相同,一旦新皇登基,第一个调整的就会是它!

    齐王身体有疾,燕王德行有失,剩下的三位王爷中,秀王摆明了要当一个闲散王爷,桂王和辰王中,目前看来桂王的机会是最大的。

    可是,夺嫡之争,步步惊心,风云诡谲,万一胜出的是辰王呢?

    在辰王还是皇子时,他们算是有过过节的。

    杜彦生不愿多想往事,绷紧了唇角,大步走了进去。

    罗天珵立在街头,看着拦在面前的安郡王,很有种打晕了带走好好审问的冲动。

    他暗暗吸口气,看着嬉皮笑脸的安郡王问:“王爷有何事?”

    安郡王啪的一声,把折扇打开挥了挥,挑着嘴角笑道:“罗世子这话,可让本王伤心了,没有事,就不能找你了吗?”

    罗天珵盯着安郡王说话时吐出的白气,再瞥一眼他手中的折扇,嘴角微微抽搐。

    “走啦,罗世子,去陪本王喝一杯茶如何?”安郡王眨眨眼,故作神秘地道,“我发现了一处好地方,那里的茶是一绝。”

    罗天珵略微想了想,点头:“既然王爷相邀,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

    “走——”安郡王伸了手,搭在罗天珵肩膀上。

    罗天珵额角青筋跳了跳,干脆利落的退开一步甩开,然后道:“不知王爷想去何处?可要骑马?”

    “哦,不用,那地方骑马不方便,我们走走吧。”

    穿过几条街巷,罗天珵脚步有些迟疑。总觉得这里有些熟悉,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

    沿着一条长而窄的巷子往前走,转了个弯后,多了一条水渠。水渠同样是狭窄的,仅仅能没过脚踝,却浑浊看不见底,呈现出一种暗粉色,散发出脂粉香。

    看到这条水渠,罗天珵立刻想到这是哪里了。

    这是京城最盛名的风月街,这条水渠,是那些烟花女子梳妆后,懒得出去,打开了窗子,就把洗脸水倒了出来,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这么一条浅浅的水渠,称作胭脂渠。

    前世,罗天珵当然是来过的,只是一来记忆有些遥远了,二来,这安郡王还真是个人才,这么偏僻的路,难为他怎么找得出来!

    罗天珵看着暗粉色的水渠嫌恶的不行,往里边躲了躲。

    这样一躲,把安郡王露在了外边,他一个不小心踩空,一脚踏进了水渠里,虽然收回得快,鞋面还是沾染了污水,好在穿的是鹿皮靴,不至于像布鞋那样狼狈。

    安郡王却不在乎的一笑,自嘲道:“还没见到美人,倒先惹上胭脂债了。”

    罗天珵心中却越发警觉起来,笑着道:“王爷让在下越发好奇了,这青天白日的,这街上哪来的美人?”

    安郡王啧啧道:“你看看你。这也太迫不及待了吧?”

    罗天珵一个趔趄差点栽进胭脂渠。谁迫不及待了?不带这么侮辱人的啊!

    二人走走绕绕,最后进了一处宅子。

    那宅子外面瞧着普通,内里却别有洞天,占地颇广,曲径通幽,一座座小巧精致的绣楼掩映在花木间。

    二人进了一座装饰着牡丹图案的绣楼,有婢女笑意盈盈的迎上来,把二人引入内室,奉上香茗。

    茶香缭绕中,屏风后面的琵琶声忽然响起。轻拢慢捻。珠落玉盘,等渐渐归于无声时,一个怀抱琵琶的美人低首转了出来,粉颈微抬。娥眉颦笑。端的是一位佳人。

    见罗天珵没有反应。安郡王懒洋洋挥手,女子不发一言的福了福退下,箫声又起。片刻后,又是一位美人出现。

    这样来来去去足有十多个美人,各有千秋,令人眼花缭乱。

    见罗天珵拿出雪白的帕子拭汗,安郡王得意地笑了。

    到底年轻气盛,这么多莺莺燕燕一出,不信你能无动于衷!

    “罗世子,感觉如何?”

    罗天珵叹一声:“人太多,地方太小,闷的我头痛病都犯了。”

    安郡王……

    他咬牙:“实话说了吧,罗世子,这些美人,我想和你换一个人。”

    “什么?”罗天珵冷下脸,条件反射的就从袖中抽出了匕首,等他反应过来时,匕首已经插在了那张名贵的花梨木桌子上。

    匕首刀身浸没,只留匕首柄还在颤巍巍晃动。

    安郡王面色发白,不可思议的望着罗天珵。

    罗天珵恢复了理智,并不后悔。

    他娘的,安郡王这个老混蛋,老畜生,莫非想拿这些破烂货,换他的皎皎不成?

    “罗世子——”安郡王吞吞口水,“别激动,别激动,本王就是想要她去我府上一趟,实在不行,到时候还给你送回来也成啊,那些美人,我也不要了。”

    “王爷,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又把我当什么人?”罗天珵一字一顿,说出的话像冰箭,要是能射出去,安郡王此时恐怕已经成为一只千疮百孔的老刺猬了。

    他当然知道,以皎皎如今的身份,安郡王不可能把她抢回府,但这老东西居然敢打着春风一度的主意?

    居然,居然还直接找他交易来了,难道说,前世的绿帽现在还在闪耀着无形的光芒吗?

    被罗天珵这激烈的语气震住,安郡王干笑道:“罗世子别急啊,你听我说,其实本王也是为了一个朋友——

    咔嚓一声,某人名为理智的那根弦断了。

    “你敢!”罗天珵伸出手,一下子揪住了安郡王的脖子,气息急促。

    原来这老王八是来给君浩当说客的!

    才见了一面,就打皎皎的主意了,他早该想到的,那个"yin gun",前世肯定就是这么无耻的纠缠皎皎,不然皎皎一个深宅妇人,怎么就和他在一起了呢?

    一定是这样不错!

    罗天珵越想越气,手上也越收越紧。

    破空声响起,他带着安郡王一起跳来,顺势把安郡王挡在自己面前,用匕首抵住他后心。

    突然出现的两个暗卫有些迟疑。

    “退……退下!”安郡王艰难的喊了一声。

    两个暗卫面面相觑,无声的潜伏了起来。

    因为这番动作,安郡王脖子得到了解放,他大口呼吸着缓解了一下喉咙的疼痛,欲哭无泪地道:“罗世子,你能不能把匕首放下啊,多大点事儿,值当的这么激动?”

    话音刚落,就觉那匕首一抖,火辣辣的疼痛传来,安郡王差点哭了,气急败坏地质问:“罗世子,本王拿十多个上等的美人,找你换一个丫鬟,你至于吗?”(未完待续。。)

    ps:感谢coolsake打赏的香囊,桀瓿打赏的平安符,晴空墨色打赏的礼物。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

    推荐一本欢乐温馨的完结小甜文,书名《嫡欢》

    简介:喂,世子童鞋,本姑娘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干掉你,这样你还要追我?

    已经完结啦,可以开宰了!感兴趣的童鞋可直接搜索书名《嫡欢》~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